精华言情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討論-第三十三章 電影節?(第三更)展示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我的梦幻年代
楷哥大导演…
最近挺尴尬的。
《道士下山》…
影评人magasa老师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艺术才华对一些导演来说,是总量恒定的。
若是在前面支取过量,整个后半生都会处于透支的状态。陈导演从《黄土地》到《霸王别姬》再到《荆轲刺秦王》,这十余年的创作无论成败,都壮怀激烈,淋漓尽致,但从《和你在一起》之后,经过《无极》,到《赵氏孤儿》,再来到现在的《道士下山》,感觉就像霸王从垓下出来,不管怎么用力拼杀,挽回颓势,每一步都只是在逼近乌江!
很对,《妖猫传》空有形式,《白粥流星》干脆基本的现实逻辑都不讲了!
当然,他不缺洗地的!
也不缺资本追捧,再不济,也能跟小四一起担任导师嘛!
顺便带一下自己老婆的艺人…
打工人·楷哥!
反正,他已经从一线大导演掉队了…
既没有商业成绩,电影也不出彩,但不管怎么讲,人家也是戛纳金棕榈获得者,这种对话李胺的情况,总应该邀请人家的!
陈栋见沈梦溪没说话,劝了一句:“我觉得您还是去一趟比较好…”
“怎么了?”
“怎么说你也是电影学院的骄傲啊!”
“…什么时候?”
“28号,听说他的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用了120帧、4K、3D的技术…”
沈梦溪点头:“我知道这个事。”
顺便加了一句:“凡是用技术、特效主打宣传的电影,要么故事讲的不到位,要么故事本身很沉闷,不讨市场欢心!”
陈栋下意识就问:“《阿凡达》?”
“…”
每天一个辞职小技巧?
沈梦溪语塞了,陈栋赶紧换了个话题:“你不看好这部电影吗?”
“谈不上看好不看好,《少年派》透支了李胺太多的思想,他现在有点沉迷技术…认定了120帧是电影的未来!”
“那你觉得是吗?”
沈梦溪摇头:“谁知道呢!”
……
电影的本质是以一个被观赏的形式纯在的!
诞生一百多年,这点一直没变。
有个话题:电影将来会是什么没样子?
应该还是技术上的革新,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比如能感受到气味、有触感、视角自由等,总而言之,有更多的参与感。
这些技术在现在也已经初现端倪了。
比方说交互式体验…
早在1967年的加拿大世博会上就已经有最早的交互式电影了——观众需要在关键情节处通过按钮选择决定剧情走向。
但一直没发展起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技术的局限。
在电影院座椅上加装按钮投票决定剧情走向,不止体验单一,小部分观众还会一直选不到自己心仪的走向,肯定是达不到预期的互动效果。
随着载体的进步,内容消费的主要终端开始转移到了小屏幕,也就是智能手机上,互动有了进一步的发挥空间,奈飞有《黑镜》等互动剧,腾讯也做了《最后的搬山道人》…
当然啦,电影不会消失!
随着观众审美的提高,大众对于文化的需求慢慢强烈。
艺术电影应该会出现新的高峰!
至于120帧…
意义不大!
电影在这种超高清里失去了本质和定义,原来和电影有关的词汇,比如梦幻,颠倒,燃烧,神秘,灿烂,忧伤,矛盾,等等,全部被数字夺走了魂魄。
所谓的“沉浸式数字体验”,跟高清电视有什么区别呢?
……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沈梦溪答应了会出席交流会,陈栋离开。
执行制片又跑了过来:“导演…”
“怎么了?”
“有人找!”
“谁呀?”
“贾章柯还有马可·穆勒…”
“谁?”
沈梦溪怀疑自己听错了…
老贾还有马可·穆勒?
都市没有恋爱 都市风景线
他跟这俩人完全不挨着!
马可·穆勒是2011年之前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主席…
沈梦溪压根没参加过威尼斯,虽然跟老马认识,但一点私交也没有…
狼王独宠之王妃难追
穿越之家有小夫郎 夜悠
贾章柯更不用说了,沈梦溪当年可没少喷第六代!
“好修是因为平遥国际电影节,他们想让咱们的电影开幕!”
“…啊?”
沈梦溪有点犹豫…
《看不见的客人》立项的时候,沈梦溪给吉尔斯·雅各布发了邮件,说自己有一部电影,准备用罗生门结构叙事,后者很感兴趣,直接预定了主竞赛单元门票——沈梦溪是戛纳嫡系啊,就连《唐人街探案》这种纯商业片,戛纳展映,主办方也用了最高礼仪,卢米埃尔大厅放映!
而且,明年是戛纳七十周年…
阿谋有《痛苦与荣耀》,沈梦溪则有《看不见的客人》…
多好!
现在,平遥影展来抢片子…
沈梦溪不是很想答应。
“你去跟他们说一下,就说我已经答应雅各布会把电影带去戛纳…”
“…那好吧,”执行制片犹豫一下:“导演,要不然您亲自去跟他们说?”
“…行!”
……
老贾想做电影节,而且不只是小众的电影节…
其实平遥国际电影节,从它诞生就带有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来源于贾章柯、来源于平遥古城的地标、或许也来源于艺术总监马克·穆勒的策展安排。
独立、文艺、小众电影…
就是它的符号!
但是老贾想做大,不想小众!
怎么做大?
最快速的方法就是让沈梦溪也加入…
有沈梦溪的地方,就由大众关注!
你说,为什么不找流量?
邀请杨小蜜之类的担任形象大使或者宣传大使…
那还叫电影节吗?
不如叫金鹰奖!
“贾导演…”
“马可·穆勒先生!”
沈梦溪很热情走了出来…
“沈导演…”
三人直接用中文交流——马可·穆勒一嘴流利的中文。
其实威尼斯电影节定位挺恶心的,新任主席阿尔贝托·巴贝拉亲口说的:电影节是为制片人提供可能性的。
我们有充分的自由欣赏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其中也包括那些有着严格审查机制、不允许作品自由流通和被观看的国度。
什么意思呢?
就是鼓励第三世界国家的导演拍一些禁片!
所以,这几年,中国电影不怎么参加威尼斯了…
“我已经答应雅各布会把电影带去戛纳…所以…”
沈梦溪耸了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