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r1a好看的都市小說 諸天普渡 ptt-第825章 最大的道理 (二合一章)讀書-rwrmn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青红两色剑气。
一化青虹倒卷,洞穿虚空,如一条通天之路,直上青天。
一化血浪滔滔,将黑暗搅成碎片,露出清明世界。
一绿一白两道人影,自青虹、血浪之中飞出。
前者一袭轻纱绿裙,衣袂飘飘,眉目清冷,如月中仙子,踏空而来。
后者却是一身白袍,头带方巾,打扮得倒比一众儒门学子更像文人秀才。
只是与儒门学子堂皇正大、傲骨刚烈的气质截然不同。
嘴角含笑,仙气缈缈,直似云中仙子。
“又来两个妖女!”
藏在暗中的洪易心下惊道。
此时,上善两剑之下,又是两个婀娜身姿,自虚空之中,被逼了出来。
原来,一直就另有敌人,暗伏周边,等待时机。
上善也早有所觉,一直暗中提防,并四处搜寻暗中敌人的踪迹。
若不将暗中之人逼出,即便他们败了那赵妃蓉,也必定要付出代价。
关键时刻,这暗中潜藏之人雷霆一击,足以令他们万劫不复!
“何方妖女!”
那名断臂学子此时满脸惨白,看到两个被上善逼出身形的如仙女子,并未因其仙姿玉貌而有半分动容。
疆海之王 蚕丝如故
反而浓眉倒竖,嘶哑着声喝斥。
碧血长龙凌空盘旋舞动,倒转龙头。
龙口大张,朝赵妃蓉噬咬而来。
一只袭爪疾探,朝那名绿纱女子抓去。
龙尾一甩,扫向那儒袍方巾女子。
竟是同时攻向三名高手。
三个女子眼中虽有惊色,却不见几分惧色。
这碧血长龙看似威力惊天动地,却只是对普通人而言。
她们三人都是仙姿玉质,人中之凤,只差半步便能超凡脱俗,成就鬼仙。
想要伤到她们,并没有那么简单。
“百年干戈流战血,河倾昆仑势曲折!”
就在这时,其余数名儒门学子口诵诗句,正气凛凛,杀意冽冽。
而后竟也学着他先前之举,一拳回捣心口,喷洒热血。
那碧血长龙瞬间涨大数倍。
一只龙爪探下,便笼罩方圆数里,骇人之极。
龙吟声声,如雷霆炸响。
龙尾摆动间,罡风阵阵,撕裂虚空。
三女终于面色大变。
露出惊惧之意。
她们不能不惧。
这碧血长龙,气势滔天。
竟如活物一般,透出庞大无匹的阳刚气血,至大至阳,纯粹无比。
龙吟之声,真有至阳雷霆毁灭之意。
撕空罡风,真如天上的雷池阳罡。
被那纯阳气息一冲,三女都只觉神魂几欲为之一散。
重生之田园生活
如雪遇春阳,蜡融于炬。
“哼!”
三女俱都不再掩藏手段。
各逞神通。
赵妃蓉闭起双目,却是将阴神都附进了那柄碧绿的木剑中。
碧绿的剑影变得通天彻地,散发着一种不似人间所有的浩大神威。
与硕大的龙口正面相抗。
上下四方腾飞不休,漫天绿影。
打得碧血长龙龙吟震天。
苏沐身形凌空,急速倒退,躲避着那如影随形般的巨大的龙爪。
伸手于身前一招,虚空开裂,显出一道混沌的缝隙。
一柄长剑从中飞出。
这剑通体呈四方之形,古朴之极,剑刃上星纹罗列。
乍一看,似有无数的黑洞在其中流淌,吸纳着世间一切。
苏沐素手轻挥,四方古剑划过,便听一声高亢龙吟,似乎吃痛而叫。
龙爪应声而落,竟从中断裂。
重化碧血,却是向那口四方古剑剑身上倒卷而入。
去是被那剑身上的星纹黑洞尽数吸了去。
那儒袍方巾女子也不甘示弱,双手一招。
身边便飞起五颗浑圆如丹丸一般的珠子。
大如核桃,却浑圆无一丝瑕疵。
除却色分为五,其余毫不起眼,但微微微转动,四面八方陡然刮起狂暴飓风。
风中有五色,撕空之声刺入耳中,五内欲裂,神魂也有刀割刃磨之痛。
那不是寻常的飓风。
是五行之罡,剑中之煞。
锋锐无比。
只是一搅,一截龙尾瞬间被其搅碎。
“昂!”
碧血长龙受此重创,尤如活物般发出痛吟,纯阳浩大之气顿时一消,龙形也难以维持,瞬间崩散。
漫天血雨飘洒,尚未落地,便化作缕缕烟气。
都市之星 陸凱文
“噗!”“噗!”
儒门学子纷纷再次喷吐鲜血。
只是这一次喷出的血,如浆髓般粘稠,赤中泛着丝丝缕缕的金玉之色。
这是髓血。
是儒门学子习练六艺,炼铸肉身,达到极精深境界才会有。
相当于一般武者的炼髓换血的境界。
却比寻常炼髓换血更要精深玄妙。
必然是根基本源遭受到重创,才会吐出这等血来。
即便这几人今日能逃过这一劫,也已经根基损毁。
再不可能有一丝业进,余生都要受尽伤疾病痛的折磨,难以寿终而必定早亡。
“太上道圣女苏沐,我倒没有想到,你竟会出手助我?”
苏沐的出现,令赵妃蓉微感意外。
“太上道行事,只问天心,不问人意,我助的是我自己,与你无关。”
苏沐淡然说道。
目光流转,扫过那儒袍方巾的女子:“五行剑煞?”
“听冲出云蒙国天龙派有一位年轻高手,十分了得,年纪轻轻,神魂强大,堪比鬼仙,”
“乃是是八大妖仙之首,孔雀王的女儿,当年出生之时,有鬼仙要悄然附体,被孔雀王察觉,以五行颠倒炼魂之法,生生将那鬼仙炼死,”
“留下纯粹的神魂之力,全都成全了其女,你便是孔雀王之女,幸雨仙?”
她虽是在问,却没有半点疑问之意,早已断定。
“我倒是没有想到,连云蒙国也要插手此事,难道是真要再次对大乾兴起刀兵?”
那儒袍方巾女子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我可不管什么国家大事,”
“只是听闻儒门绝艺了得,还有能令人窥得阳神大道的绝世宝典,便来见识一番。”
美目流转,看向苏沐笑道:“不想却见到了太上道圣女,等将见识过儒门那位夫子的本事后,正好与你交手一番,也见识见识太上道的无上道术武功。”
三女一人一句,旁若无人,似乎根本不将儒门学子放在眼中。
但事实上,她们虽在说话,手中也从未停止攻杀。
碧血长龙溃散之时,三女的攻势也没有半点停滞。
言语虽暗含敌意,手下却各自配合无间,欲剿杀儒门学子。
碧绿剑影漫空飞腾,散发的阴神之力,已从虚幻涉入现实,将虚空都扭曲。
看上一眼,便令人天旋地转,难以站立。
五行剑煞如龙卷,五色风罡如柱通天。
所经之处,岩石、沙土、草木,俱成粉尘。
直透出一种毁天灭地之势。
四方古剑明暗不定,似将光都吸了进去。
剑过之处,虚空塌陷,无匹的吸扯之力,令得远远躲藏的洪易也几欲被吸扯过去。
只有守定神魂,观想过去不动弥陀,端坐虚空,才稳住身形。
无论是谁,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手。
要趁那几个儒门学子伤重之时,趁势将其灭杀。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清叱声中,上善手中月光宝剑直刺而出,如一道巨大的渊壑横亘。
渊壑之中,无数白金剑气肆虐。
如同千军万马,一声令下,冲杀出来。
万千兵戈,闪烁着令人心神俱寒的锐气。
身若烘炉,爆发出如潮血气,浩浩荡荡。
浩然正气上冲云霄,星河摇动。
剑气,血气,浩然正气,这是身、意、剑,三者合一之剑。
是上善将自己苦修的一切尽数爆发、升华,而刺出的一剑。
是他如今掌握的最强大的一剑。
是无敌的一剑!
有我无敌!
此剑一出,当有气吞天下之势!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粉基地】即可领取!
饶是赵、苏、幸三女都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年轻一辈高手,见了这一剑也是颜色大变。
只是直直一剑刺出,便将三个女子的攻势尽数冲刷,笼罩其中。
气吞万里如虎!
这一剑,没有半点花巧。
身意剑合一,尽付一剑。
不过是刹那之间,胜负已分。
连声响都没能发出。
似乎连声音都被这一全给吞噬。
只见那无数道白金剑气秘恢宏血气交缠,爆发出霎那的璀璨。
一切声光便尽数湮灭其中。
现场本就狼藉不堪,如今只见一条巨大的沟壑,从上善身前丈余之外,一直蔓延出去,远远看不到头。
只怕是有数里之长。
赵、苏、幸三女,本是个个国色天香,姿容绝世,一个比一个更不似人间所有。
此时却是满身狼狈,尘头垢面,分立在沟壑两旁。
“好,好,好!”
“好一个儒门!”
不知是上善有意为之,还是深恨那赵妃蓉。
剑势之中,她首当其冲,受创也最重,此时也最为狼狈。
一连道了三个好字。
脸上看不出喜怒。
但谁都能感受得到,她那积蓄到极致的怒气。
那如月宫仙子般,一身绿纱,满身清冷的苏沐轻抚衣袖,抚去一身尘土:
“儒门?没有想到短短不过十年时间,在我太上道的眼皮子底下,竟成长至如此境地!”
“看来我这次决定出手,助正一、方仙、大罗等派,灭杀儒门根基,还是歪打正着。”
放不下的执念 君亦陌路
“若让你们继续发展下去,这天下岂不是要大乱?”
她竟然就是散花楼的花魁,太上道的圣女,苏沐。
哪怕是在惊怒之中,她说话也是风轻云淡。
好似高高在上的仙子,俯视人间,没有凡人的情欲。
幸雨仙虽是一身狼狈,却仍面带笑容:“真是不枉此行,这一剑,已经有武圣之力,”
“只是弟子便有这般能为,那位亚圣公看来确有实学,我更想见识了。”
“咳咳!”
对于三女的话语,上善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这一剑,比上一次在西山山谷中,更为精进,已经是他生平极致。
却也受创更重。
这是精气神极致升华的一剑。
若没有足够的修为支撑,对己身损伤极大。
“确实是无敌的一剑。”
赵妃蓉极怒之下,也没有否认这一点。
冷笑一声:“不过,以你的实力,这一剑一出,也再无余力,只能束手就戮,我看你等如何再逃?”
“还是你以为,从我们这里逃出去,便能逃过此劫?”
“各大门派,早已高手四处,截杀儒门学子,便是你们那位夫子,也难逃劫难,只待圣人世家发难,他也要身败名裂,届时,皇帝大怒,下旨抄斩,他连皇宫也走不出来,”
“人头落地,抄家灭门!”
“今日,注定是儒门覆灭之日!”
“住口!”
一个学子强撑伤势,怒骂道:“夫子学究天人,若是他老人家在,尔等宵小贼子,反手可灭,岂能容你等在此大放厥词!”
“咯咯咯,死到临头,仍不自知。”
赵妃蓉冷笑道:“我倒希望,那陈辟小儿能坚持得久些,待我杀了你们,再去杀他,”
“亚圣公?好大的名头,若是不能亲手玩弄一番就死了,岂非可惜之致?”
“胆敢辱及夫子!”
“我等势与你不共戴天!”
一众学子纷纷大怒。
“哈哈哈哈,我倒要瞧瞧,一群垂死挣扎之人,如何与我不共戴天。”
赵妃蓉一声大笑,苏、幸两女冷眼旁观,实则是被上善一剑重创,趁机暗自调理。
虽非已无手段,却不似赵妃蓉那般决绝,哪怕自损,也定要致对方死地而后快。
赵妃蓉神色骤冷,碧绿剑影再现。
她这剑却是有古怪,身受重创,威力却未减分毫。
“死吧!”
漫天碧绿剑幕再现,遮盖众人。
此时儒门众学子伤重难立,上善一剑之后,也无余力。
确如那妖女所言,都只能束手待毙。
但众人脸上,却不见半点畏惧。
睁着双目,眨也不眨,看着那阴冷剑影临身。
正气浩然,视死如归。
逆亂傳說 血狐
暗处,洪易见状,便已暗捺不住。
这些儒门学子,个个是人中豪杰,他不能不救!
他也并非热血上头,意气冲动。
以他的实力,或能与其中几个学子相比。
但绝难与上善与那三女相比。
只是三女此时已身受重创,他若要救人,此时才是最好时机。
黑少冷主的撤旦天使 satan.沫.
“铮!铮铮!”
就在此时,洪易刚刚想要爆发念头神明之力,袭杀赵妃蓉。
却听几声琴音乍起。
悠悠冥冥,似从天边传来,又如泣如诉,近在耳边。
“渺渺苍冥,渺渺苍冥,清风拂双翕。万里杳无形,莫留停,上九霄也物最灵……”
一阵清朗歌声远远传来。
洪易顿觉虚空凝滞,如陷泥潭之中。
那漫天的碧绿剑影,也似被凝固了一半,静止在空中,难动分毫。
“谁!”
赵妃蓉猛地怒喝。
其余两女自然也觉出周身异常,神色陡然一变。
“铮!铮!”
回应她的,却只是那悠悠琴声。
“哈哈哈哈!”
只听又是一阵长笑声传来:
“伶师弟,你的琴音,未免太过低沉,我等儒门学子,正该有匡扶天下、安邦定国的乾坤之志。”
“妖女狂言,胆敢妄议夫子,岂知井中观天,可笑不自量?”
“待我来教训你。”
“大河之水天上来!”
……
皇宫,乾元大殿。
殿中众人,大半皆非寻常之辈。
哪怕远隔重楼,百里之遥,也能感应到玉京城内外,接连有几股滔天气息,冲天而起。
还有一股股血气狼烟、浩然华光,直冲云霄。
重生之和親皇後 秋月吟霜
浩浩荡荡,连成一片,如遮天之云。
几乎将整个玉京城都遮蔽。
殿中之人,不由神色大变。
这等惊天动地之势,莫不是有敌国举国来攻?!
这可是玉京城!
“呵呵呵。”
一直安静站立的洪辟,忽然发出轻笑。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神色中朝那孙先生和方圆道:“我想你们搞错了一件事……”
洪辟面带笑意:“道理,不是用嘴讲的。”
也不顾两人莫名其妙的神色,环视殿上:“你们可知,我最大、最精深的道理是什么?”
群臣惊疑之余,倒是好奇他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道理来。
却见洪辟话锋却是一转,望向乾了乾帝:
“陛下,治国之道,我确是不太擅长,不过于教化之道,倒还有几分心得,”
“治国需用贤,无论何时,皆为湾之真理。”
“今日,辟便为陛下举荐几位治国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