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gil寓意深刻小說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三百一十四章 瑪利亞的禮物閲讀-jf6ik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没错……家人在的地方即是家。
即使昔日的记忆已然被自己彻底忘却,即使对方根本感受不到爱……但血脉作为链接、仍然将两人的心串在了一起。
玛利亚在安南身上检查了许久。
她用指尖确认、安南的皮肤上到底有没有伤痕,又捏了捏安南的左肩和大臂,又摸了摸背部,确认这肉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
安南像是娃娃一样被摆弄着,却是没有丝毫不耐。
玛利亚全身检查一遍之后,便是深深叹了口气。
“小安南……长大了呢。
她向后退开一步,喃喃道:“身体也是,终于强壮起来了。”
那是当然……我离家的时候力量7体质6,现在力量有15点,体质属性更是已经破了五十、进入了超凡领域了。
安南心中念道。
玛利亚双手捧起安南没有握着权杖的那只手,用指尖仔细的感受着安南指肚的肌肉,低着头轻声说道:“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很辛苦吧?”
“……还好。”
安南沉默了一瞬,才低声答道。
辛苦倒是不怎么辛苦。
“毕竟我也不是一个人,我也有朋友和能够信任的人。”
“……朋友要好好的选择。”
玛利亚抬起头来,有些忧虑的重复道:“有些朋友是没有意义的。坏朋友只会拖累你、带坏你、伤害你……一定要好好选择朋友,选择好朋友。要选择那些能够跟得上你的脚步、能够帮得到你,能够激励你或是能够监督你的朋友。
“不要想着……自己能够带着所有人前往远方。那样就太累了……”
玛利亚那冰蓝色的瞳孔注视着安南,仿佛专注的凝视着整个世界一般:“你虽然现在是大公,但也没有必要为这个国家献出生命……偶尔还是可以自私一点的。”
她说着与伊凡和德米特里截然不同的言语。
因为对于玛利亚来说,安南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玛利亚对不同的人,有非常明显的“等级”——与自己能够亲近到什么程度、能够说什么话、能够给予怎样的帮扶与回馈……如果两个朋友吵起来,她应该站在哪一方,她心里一直以来,都有非常明确的标准。
甚至,不仅仅是朋友。
对于玛利亚来说,无论是权力、能力、使命、荣耀、亲情……如此种种、在她心中,都有异常明确的等级。
九阴九阳
她才是真正拥有冬之心的人。
或许因为她是凛冬家族中相对稀少的女性后代,她的返祖迹象更加明显——性格、才能与血脉形态都更接近老祖母。
冰冷、理性、家长感……以及牺牲论。
酷總裁的刁寶貝
假如没有《天车之书》,她毫无疑问是整个家族中力量与意志最为强大的那个人。
而在玛利亚心中,安南的“地位”非常高。
因为安南才是玛利亚最亲的亲人……比德米特里更亲。
这是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中,一直存在却总是被人故意忽略的常识——也即是同父异母的孩子与同父同母的孩子之间的亲昵程度,必然是有差距的。
即使再粉饰以“兄弟情”,但这份血脉之间的差距却是客观存在的。
玛利亚与德米特里之间的感情,必然没有她与安南之间更加亲近。无论是她与德米特里之间的年龄差距太大,亦或是他们之间只有一半重合的血脉都是如此。
若是一般的孩子,或许会为了弥补这份客观存在的感情差距,反而故意疏远安南——以此来对德米特里表示,这份“兄弟的感情是公平的、平等的”。
就好比是自家亲生的孩子与养子吵起来时,反而会偏袒养子一般。
但玛利亚却完全没有这么做。
她从最开始,就意识到对安南的感情就比对德米特里更加强烈。也没有对此做任何掩饰、或是为了彰显公平而走均衡主义的打算……她的偏爱没有半分隐藏,无论对谁都是如此。
这实际上,也是安南主要由玛利亚照料长大的原因之一——这正是来自玛利亚的强烈要求。她才能以只比安南大五岁的年龄,参与到了德米特里所负责的抚育弟弟的行动中,而凡是她能做的事、都拒绝德米特里插手。
成效也是显著的。
安南那生而知之的卓越智慧,最开始并没有对玛利亚与德米特里展示。知道这件事的,主要是伊凡……再就是老祖母,之后就是弗拉基米尔。
安南接触到“十指”的时候,甚至比德米特里还早。
在那之前,德米特里一直以为安南是一个“怕羞”的人;而玛利亚以为安南是一个“温柔”的人。
这实际上是因为安南懒得出去找小屁孩玩,又不想对这个固执的、努力照顾自己的姐姐甩脸子。
一直到安南带着德米特里,与腐夫对赌之时……
他的智慧,从那时才开始初步显现于兄姐眼中。
在那之后又过了许久……德米特里逐渐习惯了安南的指挥与监督,玛利亚却是一直到安南去年离家、祛除了自己的记忆之后,才终于从伊凡那里后知后觉知道了一切。
安南也能猜出来,为什么一周目的自己、一直瞒着玛利亚。她的性格就是安南大于一切……自己抛却记忆寻求正义之心、契合天车之道的想法,肯定是不会受到玛利亚支持的。
——这也是玛利亚第一次与安南联系时,当时情绪有些失控的原因。
安南原本以为,他回国之后见到玛利亚……玛利亚还会有更激动的举动。比如说给自己一巴掌,或是抱(住安南的)头痛哭、再或者是闹别扭不理自己。
结果没想到……
仅仅只是仔细的查看着全身上下而已。
其实安南也是能够理解玛利亚的想法的。
毕竟,安南诞生后不久,他与玛利亚的母亲也死去了。
她一共诞生了四个孩子,安南是第三个——她是在生下第四个孩子后去世的。而老二与老四,分别死在了两岁时与满月时,只有玛利亚与安南成活。
玛利亚看着自己的弟弟们出生、死亡,看着母亲在年轻的岁月死去、如今她所尊敬的父亲也离开了他们。
——安南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了玛利亚最亲的亲人。每次看向安南与自己几乎一致的面容时,这份感情就更加深刻。
而这次回来之后。
美女房客 摩越
安南与她终于是有了不同。
无论是那给人以陌生感的温暖微笑,异色的瞳孔、肩膀处的咒纹、变得结实起来的身体……
公子极恶
她用力摇了摇头,驱散了那些画面。
“我给你带了礼物,安南。”
天下為聘:王爺快到碗裏來
玛利亚伸出手来,立在自己唇前,认真的说道:“是绝对不能告诉德米特里……又对你现在的情况肯定很有帮助的礼物。”
“……是什么?”
“是这个。”
说着,玛利亚从怀中取出了一只爪子。
是真的【一只爪子】。犬科动物的爪子。
“这是我废了好大的劲,才终于从毒蕨之柱的荒原里刨出来的……
“那个叛徒贝拉的【噩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