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pe6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能提取熟練度-第1209章 阿種的身世,白首太玄經!熱推-tjjaf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而随着夜未明做出选择,一旁的闵柔却是猛地抽出长剑,遥指梅芳姑:“梅芳姑,你化装易容,难道便瞒得过我了?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为我那可怜的孩子报仇!”
言罢,不等一旁的石清做出反应,已经挺剑出手,率先朝着梅芳姑攻了过去。
梅芳姑见状却只是冷笑一声:“小贱人,你当我怕你不成?”
言罢,也不废话,当即便出手与闵柔对战起来。这一交上手,众人才发现那梅芳姑的实力,竟然还要更在闵柔之上!
七星弑神
特别是阿种,他之前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苦寻多年的妈妈,竟然还拥有一身如此厉害的武功!
按照故事背景描述,梅芳姑一直苦恋石清不可得,这才因爱生恨。石清明知这种情况,心里本就觉得对她有所亏欠,本不欲与其动手,可是眼见到闵柔落入下风,随时可能面对危险,终于再顾不得其他,当即便抽出宝剑,与闵柔联手对敌。
石清、闵柔夫妇所修炼的虽然不是什么双剑合璧之类的合击功法,但夫妻二人之间的默契却是远非常人可比,两者联手,在战力方面的增幅本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梅芳姑的实力,也只是比闵柔略强出一线而已,自然不可能是他们两个人联手之敌。
眼见到梅芳姑遇险,阿种一时间却是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另一边的丁不四和梅文馨见到自己的宝贝闺女被人欺负,当时就不干了,当即各自出手,便准备上前助阵。
这时,夜未明终于动了。
众人只见到眼前黑色的虚影一闪而过,夜未明已经在所有人措不及防的情况下,施展《一阳指》同时封住了石清、闵柔、梅芳姑、丁不四和梅文馨五个人的周身大穴,速度之快,手法之精,在场众人之中,除了阿种之外,竟无一人可以看清!
一旁的阿种,见到夜未明阻止了众人争斗,先是心底一松,跟着又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大哥哥,现在……该怎么办好?”
倾世盛宠:惹火妖妃狠嚣张
“你什么都不用管,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处理就可以了。”言罢,夜未明却是转头看向一旁准备多时的三月:“现在梅芳姑已经被我制住,是时候测试一下你升级之后的双眼,究竟对幻术的增幅,达到什么地步了。”
“你就瞧好吧!”
说话间,三月已经上前一步,凝神看向梅芳姑双眼的同时,一双秋水一般的眸子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本黑色的瞳孔,在这一刻变成了金黄之色,随之一股无可抵抗的恐怖吸力从她的瞳孔之中绽放开来,让首当其冲的梅芳姑心神一荡,表情随之变得木讷起来。
原本,以三月的实力,想要控制如梅文馨、梅芳姑这样等级的NPC,还需要诸多铺垫与配合,或者附以其他手段才可勉强成功。但在“察言观色”技能升级之后,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对视,便可以轻松对梅芳姑施展“移魂大法”!
瞬间完成了《移魂大法》的催眠工作,三月冲着夜未明做出一个OK的手势,随之开口问道:“梅芳姑,当年你掳走石庄主夫妇的孩子,真的将他残忍的杀害了吗?”
见到梅芳姑这等反应,一旁已经尝试过《移魂大法》滋味的梅文馨如何不知她的女儿正面临与她之前相同的命运?
想要出声唤醒梅芳姑,但夜未明却早就防着他们从中搞破坏,所以在刚才出手制住众人的时候,将丁不四两口子的哑穴也给顺便点了。
一键禁言,方便快捷!
“我……”听到三月的询问,已经被她成功催眠的梅芳姑浑浑噩噩之间,正准备答话,却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外力的干扰,皱眉挣扎了起来。
“呀!”
与此同时,作为施术者的三月,却是忽然惨叫一声,捂住了眼睛,伏下了身子,看起来十分痛苦。
夜未明见状顿时一惊,连忙伸手将她扶住,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
三月依旧痛苦的捂着双眼,同时摇头说道:“系统提示,说我的‘察言观色’技能之前升级得太快,缺少了一个进化的过程,现在补上,另外会将察言观色的部分技能独立出来,生成一个特殊肢体,名为‘秋水明眸’,甚至部分能力还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增强。”
夜未明点头:“这是好事啊。”
三月无奈的说道:“可是系统说,我这双眼睛进化的过程需要一个小时才能进化完成,期间将处于失明状态,需要有人保护才行。”
夜未明轻轻点头,算是彻底明白了三月的眼睛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进化了。
这压根就是系统的一种保护,不想让夜未明通过这种近乎作弊的方法,查清阿种的身世之谜。
我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我真不是神棍 恰靈小道
在这熊耳山上,显然并不存在什么能够威胁到三月安全的存在。不过为保万无一失,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将阿红和飞椅召唤出来,让它将三月带到百米高空之上,避免在双眸进化的过程中,遭受到什么预料之外的突然袭击。
做完这些之后,夜未明却是将目光落在梅芳姑的身上。
要知道,这里会《移魂大法》的人可不止是三月一个。这招,我也会!
夜未明本想亲自尝试催眠梅芳姑,就算同样会遭到系统保护,但若是能让他的“阴阳妖瞳”进化一下,也是好的。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便被他立刻否决掉了。
他这个想法看似美好,但显然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使用。且不说系统会不会那么照顾自己,就算计划成功,也只会分薄自己查清阿种身世的任务奖励而已。
更主要的是,万一系统也让他失明一个小时,便很有可能会扰乱他原本的计划。
想清楚其中利弊之后,夜未明果断放弃了的强行催眠梅芳姑的想法,而是随手一道指风弹出,点住了她的哑穴,也和对付丁不四、梅文馨一样,给她来了个一键禁言。
见到夜未明如此举动,一旁的阿种想要开口劝他解开众人的穴道,又担心众人的穴道一旦解开,便又要立刻打上一个你死我活,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却见夜未明已经转过头来,笑呵呵的看向他说道:“阿种,你之前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你和石中玉长得那么像,不论什么人见到,都会下意识的把你当成是他?”
阿种闻言立刻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认错的,阿绣就从来都没有认错过。”
夜未明:……
这是问题的重点吗?
山村棺材鋪 大夢中人
不过见到阿种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样子,夜未明也知道他并不是诚心和自己抬杠,于是皱眉问道:“我要问的,是你到底好不好奇?”
阿种点头:“我当然好奇。大哥哥,难道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现在还不知道。”说话间,夜未明却是从包袱里取出一大碗事先准备好的清水出来:“不过,只要你肯配合我一下,相信我们很快便会得到答案了。”
阿种闻言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好啊,大哥哥你说,要我怎么配合?”
夜未明将清水与小龙泉同时送到阿种面前,十分认真的说道:“滴一滴血,在这碗水里。”
“好!”
阿种也不犹豫,直接便接过小龙泉,割破手指之后,将血滴入碗中。
哭泣的蝴蝶 似曾相识颖归来
夜未明满意的点了点头,跟着又从对方手中接过小龙泉,转身来到石清面前。随手一道指风点出,后者由于穴道受到刺激,手臂不受控制的抬了起来。
事实上,夜未明只是制住了石清夫妇的穴道,却并没有点他们的哑穴,所以他们夫妇还是可以说话的。
只不过见到夜未明此番举动,他们两个的心里大抵已经猜出了夜未明的想法。因此,即便石清被夜未明如同提线木偶一样的摆弄,也并没有生出任何不满,反而对他接下来的动作抱着无比的期待。
淑女愛財 江小樓
这时,却见夜未明将手中小龙泉在石清指间一划而过,割破了对方的手指,让其鲜血同样滴入水碗之中。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全部被夜未明手中这个平平无奇的水碗所吸引,十双眼睛齐齐盯着碗里的两滴血液,期待着其后续的变化。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却见碗中的两滴血液很快便彻底的融为了一体,再也难分彼此。
“啊!”见到这一幕,闵柔顿时惊呼一声,跟着便是看了看石清,又看了看阿种,最后看了看梅芳姑,眼角却是禁不住留下了伤心的泪水:“师哥。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原来……原来这位少侠便是你和梅芳姑所生的孩子……我……”
犹豫了一下,不禁转头看向夜未明:“还请夜少侠解开我的穴道,让我早点离开,免得影响别人一家人团聚。”
见到闵柔这般反应,夜未明的脑袋里简直画满了问号。
我说,大婶。
你这联想能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看得出来,你绝对是一个喜欢自绿的人啊!
網遊之傲視群雄
石清这时却是说道:“冤枉啊!闵柔,我石清对天发誓……”
“打住!”
不等石清把话说完,夜未明已经不耐烦的点了他来了个一键禁言,跟着来到梅芳姑的面前,随手一招,直径用“控鹤功”的手法,将她的手臂提了起来。
在后者仿佛要杀人的目光注视下,又是大手一挥,将她的衣袖撸起,露出半条洁白的手臂,同时指着上面一个红点对众人问道:“你们可认识这是什么?”
闵柔见状先是一愣,随之却是禁不住惊呼道:“守宫砂!”
跟着,她再度看向石清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愧疚:“师哥,我刚刚错怪你了。不过这梅芳姑既然还是处子之身,自然不可能是石少侠的亲生母亲,而他又和咱们的玉儿长得如此相像。更主要的是,石少侠的血液居然可以与你的血液相融,难道……”
说到这里,闵柔的目光却是再一次落在了阿种的身上:“他就是咱们的坚儿?”
“这种猜测十分靠谱。”夜未明这时也插口说道:“首先,当初梅芳姑是在掳走你们孩子之后,又送回来一个血粼粼的婴儿尸体。闵柔女侠只见到孩子的身上穿着石中坚的衣服,便认定了那个被害的孩子一定是自己的骨肉。”
“殊不知,梅芳姑虽然对石清因爱生恨,但终究不忍心对他的孩子痛下杀手。但心中怨气难平,便将那个孩子留在身边,既不将他害死,也不给他什么好脸色,还直接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狗杂种’。可不论如何,阿种能够长大成人,也要多亏了她当年手下留情。”
白自在这时候却是凑上前来,禁不住好奇的问道:“夜少侠办案的本事的确厉害,但我有一点还是不清楚,你是如何断定那个梅芳姑,一定是处子之身的?”
“这就要考医学了。”夜未明耸了耸肩道:“医学讲究望、闻、问、切,其中光是一个‘望’字,便有很多的讲究。其实不论男女,在破身之前与破身之后,表现出来的气场都是不一样的,真正的医术高手,只需要看上一眼,便可分辨出来,哪怕她乔装易容,却是改变不了身上的气息。”
在回答过白自在的问题之后,夜未明转而继续自己之前的话题:“当然,以上这些,都不过是我主观的猜测而已。具体的事情经过,还需要让梅芳姑亲口来说才行。”
言罢,却是屈指连弹数下,便这样轻描淡写的解开了所有的穴道。
穴道被解开之后,眼见事情败露的梅芳姑立刻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们说得没错!狗杂种就是你们两个生下的野种,我将他收养也不是处于什么善心,只是为了可以天天骂他狗杂种,还要让他喊我叫妈妈,我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
“哈哈哈……”说着说着,梅芳姑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笑过之后,却又是面露狰狞的怒吼道:“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就带着你们的狗杂种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说完,已经头也不回的转头跑回草屋之中,许久没有任何动静。丁不四、梅文馨和阿种发现情况不对,连忙冲进去查看,却发现梅芳姑已经割腕自尽了。
这一次,夜未明并没有出手救人。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且不论梅芳姑的所作所为是否该死,但是她这种一心求死的偏执想法,便不是任何医术能够救得过来的。
他只是十分热心的自带棺材,给梅芳姑举办了一场标准化的葬礼。让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都随着梅芳姑的入土,烟消云散吧?
嗯……
顺便收获《内功心得》×1!
待到梅芳姑的丧事料理完毕之后,三月早已经恢复了视力,在听到夜未明调查真相的过程之后,禁不住在队伍频道里问道:“阿明,作为一个现代人,你应该知道滴血认亲的事情,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言吧?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采用这种方法。”
夜未明理所应当的答道:“因为古代人就信这个啊。”
“不。”三月摇头:“我的意思是说,既然这种事情没有科学依据,那么如论阿种是不是石清夫妇的孩子,血液都不一定会融合,你就不怕出现意外吗?”
“当然不怕。”夜未明冲着三月眨了眨眼睛:“医术古籍上有著,若以白矾置入水中,虽非亲生父子也可以相融,若以清油置入水中,虽为亲生父子也不可以相融。”
“我那碗水,是加了料的。”
三月闻言一愣,随之不禁有些震惊道:“你也不怕事后露馅?”
夜未明再次摇头:“现在梅芳姑已经亲口承认了事实真相,那碗水是否有问题,并非问题的关键,我为何要怕?”
这时,却见阿种快步朝着他们这边走来:“大哥哥,多谢你帮了我这么多,还帮我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爹娘。阿种无以为报,身上就只有这本秘籍还有些价值,希望大哥哥一定要收下!”
叮!你完成了隐藏任务“寻找妈妈”,由于你不但找到了阿种口中的“妈妈”梅芳姑,更顺带查清了阿种的身世之谜,帮他找到双亲,获得完美级任务评价。得到任务奖励:《太玄经经络运行图》秘籍×1!
重生黃金聖鬥士
——————
PS:
1、本章4800字,尽量做到不断章。
墨羽青驄 諸葛青雲
2、本章副标题(为【壶中日月】加更278/1300)
3、日常求月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