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kkm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九十七章 五國聯軍-ekwi5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大梁,王宫
魏王跪坐在上位,案前放着酒盏,他喝了一口酒,而双手却是微微的颤抖着。
龙阳君坐在一旁,认真的说道:“秦国以蒙骜为将军,统帅三十万精锐士卒聚集三川,又以王龁为副将,统帅十万大军驻扎在华山,负责物资粮食的调动….秦国共动员四十万大军…有将领蒙骜,司马梗,胡阳,张唐,蒙武,羌等人….”,龙阳君认真的说着,而魏王的手也就愈发的抖动了起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投资好文】,看书领现金红包!
暧昧游戏:总裁快闪开
魏王放下了酒盏,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龙阳君的眼里满是绝望。
“魏国可以动员多少士卒呢?”
“最多十万人…我已经向诸侯求援,可是…”,龙阳君无奈的低着头,先前,赵国,楚国遭受到秦国的进攻,龙阳君希望魏王能派兵前往救援,可是魏王却抱着一副任由他们互相残杀,魏国抓紧机会发展的心态,没有派出援军,甚至还趁着楚国内乱偷偷的侵占了它几座城池。
当初魏王还沾沾自喜,觉得秦,赵,楚混战,魏国坐享其成,这是大好事啊,他们打得越狠越好,这还没有过去多久呢,秦国就将目标放在了魏国之上,四十万大军啊,魏王想起这个数字,就觉得自己的背后凉飕飕的,耳边都能听到秦人的喊杀声,魏王深吸了一口气,方才问道:“诸侯们就当真不肯来救援魏国吗?”
龙阳君当初就曾多次劝说魏王出兵救援,可是魏王却总是说独善其身,龙阳君现在是真的有点想告诉他,其他诸侯现在也开始想着独善其身了…可是龙阳君又不能对魏王说这样重的话,龙阳君思索了片刻,方才俯身朝着魏王长拜。魏王愣住了,他有些害怕的问道:“您是想要离开寡人吗?”
龙阳君说道:“如今魏国面临灭亡的危难,秦国四十万人陈列在前线,这是怀着灭亡秦国的想法来发动战争的,请您即刻派人赶往赵国,请求信陵君返回魏国,魏国之内,只有他才能统帅军队,与秦人交战!”,魏王大怒,他站起身来,说道:“这么大的魏国,那么多的魏人,却非要去请回一个背弃魏国客居在赵国的人嘛?”
“若是信陵君能成为魏国的将军,那各国都会派出援军,这是因为他们都厌恶秦国,而信陵君在各国…各国都相信信陵君可以击败秦人,所以会派出军队来听从他的命令…这是击退秦国的唯一办法。”,龙阳君本来是想要说信陵君在天下的威望可以让诸侯信任,可是他还是换了个说法。
魏王有些呆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思了起来。
“上君,不能再迟疑了…不能再迟疑了…”,龙阳君站起身来,双眼赤红,他指着自己说道:“请让我用性命来担保,我知道您不信任信陵君,可是他绝对不是这样的小人,若是他作乱,臣可以自裁在您的面前!请您不要再犹豫了,若是等到蒙骜斌临城下,就是信陵君返回魏国,也没有什么用了!”
魏王呆愣的点着头,说道:“让他回来..让他回来。”
……..
赵国,邯郸
魏无忌看起来比以往还要老了一些,这位翩翩公子,此刻看起来有些颓废,双眼无神,他醉醺醺的,看着身边的门客们,大笑着,又指着面前的魏国使者,问道:“您说什么?魏王想要请我返回魏国来担任统帅?”,魏国使者正是远近闻名的贪财小人,段干子。
魏王实在是没有人可以用,龙阳君要负责大梁的防守工作,而其他大臣又得不到他的信任。
段干子自发的请求来请回魏无忌,尽管龙阳君再三反对,可魏王还是派了他前来。
魏无忌并不喜欢他这个人,或者说,魏无忌是痛恨他的,段干子无谋,少智,贪财,多次被范雎所收买,诬陷信陵君,迫使信陵君无法返回自己的家,当魏无忌的门客看到他的时候,非常的不客气,一脚就将他踹翻,拿着匕首就要宰了他,还是魏无忌制止了他们的行为,戏虐的看着面前的段干子。
段干子跪坐在魏无忌的面前,他的衣裳被撕烂了,脸上也不知是挨了谁的拳头,鼻血不断的滴落,他浑身颤抖着,看着面前的信陵君,低着头,他认真的说道:“信陵君…信陵君…魏国要灭亡了..蒙骜带着三十万大军,攻打魏国,魏国没有可以统帅军队的人,没有人可以击退他…”
“可以让您来担任统帅啊?我听闻,您曾说过,自己可以轻易的击败白起,说白起是徒有虚名,蒙骜尚且不如白起,您为什么不去击退他呢?”,魏无忌又喝了一口酒水。
天价毒妃:断袖王爷别碰我 微冰
段干子脸色赤红,他低着头,他说道:“我的先祖段干木…是魏国有名的贤人,他曾辅佐魏文侯称霸中原….到我这一代,家道中落…除却家里的藏书,已经与庶民没有什么区别…”
“我不想要听这些。”
“不,请您听我说…我真的很想要效仿先祖,建立像他那样的功业…可是我没有这样的才能,我怯弱,贪婪…”,段干子哭了起来,他擦拭着眼泪,继续说道:“我想要效仿他人割城求兵的办法,最终也是失败,我曾要了范雎的贿赂,我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财…”
“我很害怕他人看不起我…所以我溜须拍马,奉承上君…帮着上君来对付他厌恶的人…我四处吹嘘,其实我什么都不会…可是现在,魏国真的要灭亡了…秦人不是要攻占几座城池,他们是要来灭掉魏国的祭祀…我也是个魏人,我的先祖,也安葬在那里…我不能让先祖的尸骨受到这样的侮辱…”
段干子的眼泪忍不住的流着,他朝着魏无忌俯身大拜,这才说道:“是我对不起您,是因为我的诬陷,让您离开了魏国,这都是我一个人的过错…但是,请您一定要救下魏国,魏人都很思念您,与您有仇恨的,诬陷过您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他缓缓拔出了自己的短剑。
魏无忌看到他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他狼狈的哭着,大哭着,颤抖着,迟疑着,将短剑放在了自己的脖子前,而他这样狼狈的模样,却是让魏无忌的门客们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们叫道:“您要割得深一点,不然是很难死掉的!”
听到这句话,段干子的哭声更大了,他握着短剑,闭上了双眼,对魏无忌大叫道:“请您一定要救下魏国啊!!”
那一刻,他动手了,短剑便朝着自己的脖颈划去。
段干子用尽了全力,却发现自己手中的短剑一动不动,只是在他的脖子划开了一道痕迹,就无法再移动了,段干子睁开了双眼,却看到魏无忌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短剑。魏无忌认真的看着段干子的双眼,段干子哭着看着他,就看到魏无忌大笑着,将短剑从他手中夺走,这才伸出手来在他的脸上胡乱的摸了一把。
“别急着去死,先给我备好马车!”
段干子茫然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周围那些发笑的魏国豪杰们。
这些门客们纷纷站起身来,抱怨道:“这下,我们都要死在战场上了。”
魏无忌笑着说道:“这可未必,或许是我宰了蒙骜呢!”
“得了吧,您什么时候打赢过呢?我还是提前写好遗书吧!”
“哈哈哈~~~”
段干子茫然的看着这些随意调笑的众人,急忙站起身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他傻笑着说道:“我这就去备车!”
……..
赵王看着面前的老臣庞煖。
他有些迟疑的说道:“您说的很对,赵国与魏国的确是兄弟那样的国家,可是赵国这才经历了一次战败,怎么能再次发动战争呢?赵国没有足够的粮食,没有充足的人力,军械也是严重的不足,廉颇将军病倒了,李牧更是在云中,赵国就是有心要帮助魏国,也根本没有实力帮助它啊。”
“何况,这次蒙骜带着四十万的大军来讨伐魏国,赵国就是派出军队,只怕也是损失惨重啊。”
庞煖认真的说道:“我听闻,魏王要以信陵君为将军,抵御秦国。赵国没有粮食,可以向魏国借取一些,而军械这些也是如此,由信陵君来统帅这些军队,就是战局不利,他也一定能带着军队安然返回….难道您还信不过他吗?当然,若是您不放心让魏人来统帅赵国的军队,我可以来统帅赵国的军队。”
弃土
“您?庞公,您已经快八十岁了吧?您还想要出征??”
赵王忽然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对,急忙又说道:“寡人并不是不信任您,寡人只是担心您…”
“臣无碍,臣还能为您再征战十年。”
赵王愣了一下,方才说道:“上年秦国攻打赵国,寡人也曾向魏国求援,可是魏国呢?他并没有派出一兵一卒,如今寡人又为什么要帮助他们呢?”
夜間刑事部
“上君,您知道上年秦国为什么只是征召了十几万人来攻打赵国嘛?”
末日鑄魂師 恨鐵不成魚
灌籃之亞久津 畫筆
“寡人不知道。”
“这是因为他担心魏国和楚国,他需要分出士卒来抵御他们可能的进攻…故而不能全力来对付赵国,您想想,若是赵国这次不帮助魏国,等到魏国灭亡了,秦国下个目标会是谁呢?到时候,他们带着五十万的军队来灭亡赵国,赵国又能怎么办呢?您必须要出兵,不出兵会让赵国灭亡!”
赵王沉思了片刻,这才点着头,说道:“好,就请您来担任将军,带十万军队,跟随信陵君来迎战秦国。”
……..
楚国,王宫里
楚王看着坐在面前的黄歇,欲言又止。
“大王叫我来,是为了出兵魏国,抵御秦国的事情嘛?”,黄歇一语道破了楚王的心思,楚王一愣,方才苦笑着说道:“在先前,因为寡人执意要向秦国复仇,屡次战败,楚国只能偏安一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寡人怎么敢还去与秦国开战呢?”,楚王摇着头,说道:“还是积累国力…”
“不,大王…楚人无论遭受了多少次的失败,无论经历了什么样的苦难,他们都不会低头…秦人攻占了我们的巴蜀,夺走了我们的南郡,如今将我们压制在东南角落…可是我们依旧不低头,哪怕他们将我们覆灭,将我们全部杀死,只要还有一个楚人活着,他就不会低头,他会继续拿着兵器跟秦人作战…”
“魏国若是灭亡…楚国就要独自面对秦国的军队…您想要派兵去救下魏国,这是对的,我并不反对,何况,一个庶民又能反对什么呢?”,黄歇笑了起来,连续经历了多次失败的黄歇,此刻却振作了起来,他站起身来,说道:“我愿意帮助您来讨伐暴虐的秦国!只要您不嫌弃。”
“哈哈哈!好,就让景阳来统帅大军,赶往魏国,您还是如往常,负责物资调动!”
江山美人刀
……..
“寡人为什么要出兵秦国呢?”
“秦国跟寡人无冤无仇…”,燕王不悦的看着面前的剧辛。
“大王,秦国是要施行一王天下的策略,他是要灭亡所有的国家的,先是魏国,然后是赵国,之后就会是燕国,若是如今不派人去救援魏国,那等他们来攻打燕国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剧辛不断的劝说,他来劝说燕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在这些时日里一直在不断的拜见燕王,请求燕王出兵。
这让燕王非常的烦恼,他看着面前的老将军,无奈的叹息着,方才说道:“好吧,好吧,既然这是您所要求的,那若是这次的战争失败,您又该怎么办呢?”
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 连玦
“那就请您赐予我一把剑。”
“好!那就由您来统帅燕国的军队,赶往救援!”
剧辛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俯身朝着燕王大拜,看着面前毫不在意的燕王,剧辛的背变得更加佝偻了一些。
…….
“寡人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一直都在等待着复仇的机会,如今赵,燕,魏,楚等国联合起来,组成了强悍的联军,这是复仇的大好机会啊!寡人要向秦国复仇!寡人要建立韩国的霸业!”
韩王拔出剑来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