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三十三章 殺手再現分享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虽然霜城魔只是随手一指,但,太白巅峰的大神哪怕吹出一口气都不能小觑。
“嘭!”
青萍剑刚与指剑对碰在一起,张若尘便是感觉到神山撞击一般的巨力落在身上,身周的真理规则被尽数冲散,身形炮弹般飞出去千里,在劫云边缘位置,才勉强定住。
但,霜城魔这一指大有讲究,蕴含强大剑魂,可以直斩张若尘的神魂。
神魂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若不是有佛祖舍利护体,张若尘怀疑自己的神魂,已经碎裂。神魂碎裂虽不会死,大神一念就能重凝,但创伤却没那么容易疗愈。
另一头,霜城魔一剑将轩辕青劈飞出去,斩得她浑身鲜血淋漓,差点被四分五裂。
此刻的霜城魔当真是凶神恶煞,纵然你轩辕青是天尊之女,貌美如仙,也要全力以赴镇压。
霜城魔感知到了什么,投目向站在劫云边缘的张若尘看了一眼,见这道士,竟然只是脸色发白,并没有受多重伤势,心中不禁疑云密布。
这个青萍子,当真是古怪。
初入太乙境而已,实力强大得简直变态。
放开我的小姐姐
刹那间的犹豫后,霜城魔在击杀风岩和擒拿轩辕青之间,选择了先擒拿轩辕青。
那五彩泥人就算渡过神劫,却也未必能够唤醒纯阳神剑的剑灵,甚至关于纯阳神剑剑灵的一些传闻,都未必当得了真。
但轩辕涟已至,擒拿轩辕青却是迫在眉睫。
否则,万一无月大人在风云霸的临死反扑中陨落,他们黑暗神殿拿什么与轩辕涟对抗?
“唰!唰……”
一连劈出三剑,霜城魔将轩辕青的神躯打碎,当真是丝毫都不怜香惜玉。
中了黄泉花毒的轩辕青,在霜城魔这种强者全力以赴的攻伐之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张若尘几次都想出手救援,但都克制住了,根本不信轩辕青做为天尊之女,身上没有几件秘宝。分明就是她的苦肉计,想要逼张若尘使用出底牌,主动暴露身份。
毕竟她暴露张若尘的身份,会得罪张若尘,遭到反噬。
而张若尘主动暴露身份,也就怪不得她。
“青萍子道友,助我……”
轩辕青主动求救,声音既是美丽,又很虚弱,更充满绝望。就像,一个被彪形大汉拖进青/楼的绝色少女,向街上一位背剑侠士含泪求救。
但凡是有几分血性的男儿,怕都要义无反顾的冲上去英雄救美。
张若尘举起青萍剑,引动天地间的真理规则,万千剑气在身周凝聚,却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反而道:“这是霜城魔声东击西的计,风岩已到渡劫的关键时刻,贫道必须拼死护他周全。青道友,你再支撑片刻!霜城魔,有本事冲贫道……来……”
话音未落,霜城魔真的来了,是追着轩辕青的血雾长河和青天莲而来。
这女人果然是铁了心,想要逼他出手。
血雾长河飞至张若尘身后,凝聚出轩辕青的曼妙仙体,青天莲收于凝白的眉心。脸上的面纱,早已不知所踪,气息较之先前虚弱了太多。
霸爱小妻子:宝贝让我宠 郁菲
但张若尘哪有心情看她长什么模样,纵然是灵秀神胎,绝尘仙子,又怎么比得过杀气腾腾而来的霜城魔耐看?
“你怎么连神王符、神尊符都没有一张?”张若尘实在是不信,心中很不悦,眼神冰冷。
依旧看着霜城魔。
轩辕青声音柔弱,道:“我身上是真的没有能够挡住霜城魔的秘宝,若是骗你,天诛地灭。快拿出逆神碑,我们联手,足以护住风岩渡过神劫。或者,动用剑祖的魄剑!”
“天诛地灭”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百变娇娃pk帅帅会长 猫眼女孩
张若尘实在是心中腻味,所谓天尊之女原来也就这样,除了有一位天下第一的父亲,别的还真没有什么比得过自己。
但,要张若尘就这般暴露身份,是不可能的。
“战!即便是自爆神源,贫道也有护风岩渡过神劫。”
张若尘大喝一声,同时,向狼祖之子阿木尔和玉灵神传音,希望他们能够暗中相助,却见对面气势正盛的霜城魔突然停步。
霜城魔精神力和神魂急速收缩,将神境世界都释放出来一角,仿佛一条毒蛇遇到了苍鹰,眼神警惕无比。
什么情况?
难道“自爆神源”的口号,竟是将这位执掌黑暗神剑的大神镇住?
但很快张若尘收起了这一天真的想法,察觉到不对劲,自言自语道:“好熟悉的感觉。”
黑暗中,响起一道笑声:“不愧是霜城魔,我还没有出手,只是生出了杀念,就被你感知到了!”
声音从四方传来,无法锁定。
霜城魔的巨身神躯早已收缩到正常人类大小,但,依旧魁梧卓然,眼神沉冷的道:“你敢来杀我?”
“有人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价格,无论是挑战自我,还是为了钱,这笔生意,我都得接。当然关键还是,黑暗神剑对一个杀手而言太诱人了,而像黑暗大三角星域这种诸天都管不到的地方又实在太少。你说,我怎能不来?”那声音飘忽不定。
霜城魔道:“出价的人,是轩辕涟?”
“杀手一般都不喜欢泄露雇主的信息。”
霜城魔冷哼道:“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除了轩辕涟还能有谁出得起杀我的价格?难怪他敢放心大胆的去追杀噬地。但,千横一竖你不该卷进来,更不该来杀我。”
嘘!鬼王驾到
飘忽不定的声音,道:“你是觉得,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你们黑暗神殿的神灵占据绝对的优势,能感应到所有黑暗规则的波动,任何杀手,都无法偷袭和暗杀?”
“你的伏击,不就失败了?”
霜城魔眼神移动,似已经锁定千横一竖。
“不!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小看你霜城魔,黑暗神殿的殿主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将黑暗神剑交给一个废物执掌?暗杀?不存在的。我要明杀你!”
盛世独宠,侯门毒妻
一道快到张若尘的真理之眼都很难分辨的暗影,从虚空冲出,从霜城魔身前一闪而过。
霜城魔出剑速度,亦是快到没有影子。
“嘭!”
一击对碰,神气激荡,空间晃动。
紧接着,第二次、第三次……
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霜城魔和千横一竖已是碰撞上百次。
虚空中,光影变换,人影不停闪烁。
神力一圈圈蔓延出去。
“轰隆!”
霜城魔激发出神剑的威能,直接将暗影震飞出去。
但,那道暗影也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法,竟挡住神剑之威,再次近身霜城魔。
张若尘以剑域抵挡二人的战斗余波,心中惊叹二人可怕的速度,但,却没有一丝敬畏。即便眼前这二人,无一不是威震天庭地狱,让天下诸神闻风丧胆的存在。
张若尘才修炼多少年,已是有资格近距离观战,甚至是交手一二。
达到他们的水平,甚至是超越他们,绝不会等太久。
先前霜城魔能够先一步感应到暗藏的千横一竖,也只是因为千横一竖的杀念是针对他。换做是针对张若尘,张若尘只会比霜城魔更先生出感应。
硬拼,的确差距还很大。
但张若尘一心要逃走,无论是霜城魔,还是千横一竖要杀他,都绝非易事。更何况,张若尘并不是完全没有反制之力。
一连串的交锋之后,千横一竖并未伤到霜城魔分毫。
但霜城魔却越来越急切,因为劫云正在缓缓散去,那尊五彩泥人似乎渡劫成功了,正在凝聚神源和神座星球。
一切都在向坏的方向发展!
就在霜城魔分心的瞬间,眉心被刺出一道血痕。
伤口很浅,却让霜城魔立即收敛心神,惊得无以复加,他可是知道,千横一竖的修为绝对没有达到太白境巅峰。
张若尘落得清闲,向站在一旁的轩辕青传音:“风岩已经渡劫成功,最后的护法,就交给青道友了!”
“你要回旭风神舰救地狱界的神灵?然后逃走?”轩辕青道。
张若尘微微舔了舔嘴唇,需要说得这么直白吗?
难道是觉得如今形势逆转,她要卸磨杀驴?
轩辕青又道:“你就这么一走了之,大家只会更加怀疑青萍子的身份,要推断出是你,将不再是难事。张若尘武道修为没有废的秘密若是传了出去,你就算躲在星桓天不出来,也未必安全。”
张若尘眼神一沉,没有去看站在身后的她,很快又恢复自然,传音道:“你将我留下,是想让你兄长轩辕涟亲自出面威逼,还是利诱,从而让我返回天庭?”
轩辕青发出一声像是受了冤枉一般的幽叹:“若尘,你误会青了!若是要逼你回天庭,青只需大喊一声你张若尘的名字,比什么都好用。”
轩辕青的年龄大张若尘不知多少,唤一声“若尘”,倒有长辈亲近晚辈的意思,有意拉近距离。
张若尘脸色稍霁,轩辕青这人倒也的确没有什么坏心思,而且是一个敢打敢拼,意志坚强的女子,志向高远,且一心都是为了天庭的团结,为了天下苍生。
但终究起点太高,天尊之女的身份,使得她从小看到的和接触到的,都是最美好的一面,看不见最深处的肮脏,自然也就有些理想主义。
甚至“为了天下苍生”,“为了天庭团结”,多半也只是从小被灌输的思想。
她没有做过凡人,怎知苍生?
她没有过撕心裂肺的仇恨,怎知仇恨难以化解?
或许是看中了张若尘的天资和潜力,或许是想要拉拢星桓天,又或许是想借他化解昆仑界和天堂界的血海深仇。
总之,她将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以为凭借天尊之势能帮张若尘扫清天庭中的一切障碍。
但张若尘背后,早就已经交织出一张巨大的暗网,牵扯的利益和强者,远超她的估算,背负的性命之多,已经到了不是张若尘说自己想退就能退,想选择站队就能站队的地步。
天尊之势的确很强,但张若尘之势又怎么会弱呢?
只不过,这股势,因为张若尘被擎祖废了,被那些上位者给忽视了!如此看来,擎祖倒是帮了张若尘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