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403,雪鴞:第十二章(3)推薦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究竟要出什么样的招数,才能抓住付斐的软肋,从而让他说实话呢?面对付斐那让人可气的执拗,顾云菲不知所措,要知道暴力都不能让他妥协。如果付斐是他推想中的案犯,他是她见过的最特别的怪家伙,会漠然置之自己的生死。
顾云菲天真地以为付斐会向她的暴力低头,不想他根本不吃这一套。面对顾云菲愤慨的拳脚,他置若罔闻,仿佛她揍的是一个木偶,不是有血有肉——能给出反应的人。
暴力不能让付斐妥协,顾云菲万般无奈,只得改变策略,攻破他的心理防线,或者找足的证据证明他是恶魔。
顾云菲把意外从蛇肚里拿到的旗杆状钥匙给付斐看,“明山有一条标号为2的眼镜蛇,已经死了好几天。那条蛇应该是你的吧!你把他掐死了。”
付斐无所谓地歪坐在地上,瞟了一眼顾云菲食指和拇指竖着捏着的钥匙,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液,慢悠悠地说道:“你怎么就确定那条蛇是我掐死的?而且蛇还是我的?”
顾云菲铿锵道:“——因为这把旗杆状的钥匙是你的!”
付斐丝毫没有被顾云菲掷地有声的话语所撼动,有气无力地嗫嚅道:“蛇的身上和钥匙上面有我的名字吗?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是我的。”
顾云菲一时哑口无言,不过让她有了一个离奇的想法,这把旗杆状的钥匙,会不会是罗菲拿的袁芙芙的那把?
將軍 有喜
罗菲从袁芙芙梳妆台屉子里拿到这样一把旗杆状钥匙,给她看过后,她记得一直放在他书房的办公桌上。她马上给桃花山庄打了电话,让用人马上去看看罗菲书房桌子上有没有一把铜制的旗杆状钥匙。事态紧迫,她让用人确认后,要立刻回电话给她。
在没有得到用人的回复之前,顾云菲陷入了新的沉思……
极品哑妃
冒牌王妃闹离婚:想踹我,没门
难道这把旗杆状的钥匙才是罗菲在明山出现过的真正证据——钥匙其实是罗菲的,但是钥匙为什么会在一条被人掐死的蛇肚里呢?这简直就是一个让她懵到不能找着方向的疑问。当然,这得在这把钥匙确实不是付斐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可能性。
用人很快回复了电话给顾云菲,她说她没有在书房桌上看到旗杆状的钥匙,别的地方她大略地找了一下,也没有找到她描述的那种钥匙。
如果钥匙没有在罗菲书房的桌上,那就是被他拿走了,想必不是他放到了别处。
这让顾云菲有了一种假设,罗菲失踪那天,他拿着袁芙芙那把旗杆状的钥匙,去明山跟同样有这种旗杆状钥匙的付斐见面,因为他想当面问问付斐,袁芙芙手中的那把钥匙,是不是他送给她的,袁芙芙的失踪他是不是知道一些内情,不想付斐就是雪鸮凶手,让一向自信可凭自己的力量搞定一切的罗菲遭了殃——掉进了付斐早就设计好的陷阱。
罗菲太过高估个人的力量,总喜欢只身冒险,这是他的缺点,她早提醒过他很多次了,危险的嫌疑人,最好不要单独去见,这次就是一个大大的教训。
说来说去……付斐是雪鸮凶手,是恶魔的可能性大,把他当成是破案的关键嫌疑人的思路没有错。
付斐确实是她锁定的嫌疑案犯的话,那就为她找到罗菲省了很多事,这样就只用单一地从付斐身上找到案情的真相,不用再费时间和精力,重新搭建推想环节,然后还要费尽心思去证实。
接下来,该怎样找到付斐作案的证据?或者说,能有什么办法,让他自愿招供?
顾云菲恼火地望了一眼付斐,他正从地上艰难地站立起来,歪歪倒到地朝火葬场房屋前面空地边上的长形石凳走去,看着他不愿意就范的样子,顾云菲心上的无名火直窜,可又能怎样呢?就算她把付斐往死里揍,他也不愿意透露半点罗菲的信息。
罗菲心潮翻滚地望着手中的旗杆状钥匙,这把算是奇遇拿到的钥匙,说不定就是开启真相大门的钥匙。
罗菲之前说这把钥匙要是开启真相大门的钥匙就好了,莫非他早就对钥匙跟案子有重要的意义有着深刻的想法?不然他不会随便说这样的话,他不是一个说废话的人。
这把钥匙神奇地被她发现,会不会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引她通向真相大道的礼物!
涅槃重生之天之妖女
顾云菲对这把小小钥匙的作用,抱着这样美好的期盼。
那么……钥匙跟事件真相的连接点,究竟在那里呢?
快穿:炮灰打脸攻略 黑心女王
既然上天如此开眼,让她意外发现了可能是破案的关键证据——钥匙,就应该给她一些启示,让她明白钥匙与真相的契合点在那里。
顾云菲面朝落日的方向,闭上双眼,近乎迷信地祈求上天赐给她智慧的力量,让她想到那把钥匙在案件中存在的意义。
她虔诚地祈求着,忘却了世界,忘却了痛苦,忘却了慌张……
倏地,她猛地睁开双眼,她来见付斐前,她不是自认为明白了付斐总是去明山的秘密了吗?会不会钥匙的跟这个有关?
她不慌不忙地走近付斐,仿佛走向给她带来安宁的神圣殿堂。她在说服自己,处理任何棘手的事时,尽量心如止水,不然无端的愤怒会扰乱她的思维,刚才见到付斐就揍他,除了自己气急,思维恍惚外,没有得到任何意想的结果。
付斐畏畏缩缩地坐在长形石凳上,目光呆滞,顾云菲刚才揍得他够戗,没有了之前目空一切的嚣张气焰。
顾云菲挨着他坐下,说道:“你几乎每天去明山,然后坐在山顶大石上发呆半个小时,你是在那里等你驯养的那条眼镜蛇。你是训鸟师的儿子,知道一些驯养动物的知识,你驯养了一条有毒的眼镜蛇,并把它放养在明山……”
付斐露出让顾云菲读不懂的怪异表情,抢话道:“你的说辞真是太有意思了!你说我在那里等一条眼镜蛇,好像说我是在那里等我的情人一样,听起来我还很痴情。”喉咙地发出冷哼声,这样的冷哼明显是对她刚才揍他的冰冷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