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白城相伴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草原上,实力强大才是根本。
土默特部败给了虎字旗的消息传遍了草原各部,哪怕察哈尔部或者喀尔喀部,都不会在故意刁难来到自己部落的虎字旗车队。
哪怕是草原上那些无法无天的马匪,遇到虎字旗的车队也都会退避三舍。
虎字旗是汉人的商号,背后的东主更是来自明国的汉人,如今却占据了漠南最好的一片草原。
因为虎字旗的强大,哪怕草原诸部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承认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地位。
“安扎布,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来白城了,我若是你,就不该再来。”说话的是一个秃顶的蒙古汉子。
传奇进化
此人骑在马背上,手里提着鞭子,后背还背着箭囊。
许你一世又何妨
安扎布看着面前蒙古人说道:“莫日格,我希望你能在帮我通禀一声,我需要见到草原最尊崇的呼图克图汗。”
“你跟我来吧!”叫莫日格的蒙古人拨转马头,骑马朝身后的方向行去。
安布扎急忙骑马跟了上去。
白城是蒙古人心中另一座大城,蒙古人的共主大汗林丹汗便生活在白城。
和青城比起来,白城不过是个小镇子,周围还有很多木头围起来的栅栏,完全不像青城,有自己的城墙。
林丹汗的住处和俄木布洪的汗宫比起来,同样远远不如,只能说是个稍大一些的蒙古包,远不如青城的汗宫富丽堂皇。
“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为你通禀。”莫日格交代了一句,然后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朝林丹汗的汗帐走去。
汗帐门外有蒙古甲士守卫。
莫日格自己就是林丹汗帐下的甲骑,他来到汗帐,并没有受到帐外甲士的阻拦,很容易的就走进了汗帐。
从马背上下来的安扎布把缰绳交给了从青城过来的同伴,自己等候在汗帐外,等待里面的传唤。
时间不长,莫日格从汗帐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大汗是不是同意见我了。”安扎布三两部来到莫日格身前,急切的问道。
莫日格板着脸说道:“进去吧,大汗答应见你了。”
“多谢了,等你去青城,我请你喝酒,喝草原上最烈的酒。”安扎布感激的对莫日格说。
司令大人,盛宠冷妻 窈窕眉黛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白城,前两次都未能见到呼图克图汗便被打发了回去,这一次也是费了好的劲,才求到莫日格这里,有了这一次面见呼图克图汗的机会。
“跟我来吧!”莫日格招呼了一声,转身走进汗帐。
安扎布急忙跟上前去,进入面前的汗帐。
走进汗帐的他,看了看周围。
发现汗帐中除了几个站立在一旁的甲士外,只有坐在汗帐正中座位上的年轻大汗。
“大汗,人带到了。”莫日格勉强座位上的呼图克图汗恭敬的说道。
“土默特部安扎布,参见呼图克图汗。”安扎布朝呼图克图汗深施一礼。
坐在大座上的呼图克图汗第一次正眼看着面前的安扎布,语气淡淡的说道:“你不在你们土默特部的青城呆着,来白城做什么?”
“启禀大汗,小人是奉了俄木布洪台吉之命,特来白城面见大汗。”安扎布恭敬的说道。
超神学院天使之王 绶绶
在全蒙古共主大汗的面前,他没有在称呼俄木布洪为大汗。
只有面前这位呼图克图汗才是草原真正的大汗,草原上其他部落的大汗,都是僧人尊奉的大汗,算不得真正的大汗,起码在眼前这位正统大汗面前,其他人的汗名都是伪汗。
呼图克图汗身子往后一靠,说道:“卜石兔济农死后,俄木布洪是你们土默特部新领主,他派你来白城,是有什么事情吗?”
有俺答汗时的事情,察哈尔部和土默特部的关系并不好,就像王庭和地方藩镇一样,甚至比这种关系还要恶劣。
毕竟是土默特部当初把察哈尔赶到白城这样穷苦的地方,甚至察哈尔部的大汗差点连汗位都被当年的俺答汗夺走。
“俄木布洪台吉希望大汗可以给土默特部派去监管大臣。”安扎布神情无比认真的说。
卜石兔在位时,察哈尔部派去青城的监管大臣是永谢布部的巴图。
不过,就在虎字旗和土默特部的战争结束后,巴图逃回了永谢布部,土默特部也在没有了监管大臣。
呼图克图汗捋了捋脸上的胡须,问道:“俄木布洪主动要监管大臣去青城?本汗记得当初为了派监管大臣,卜石兔可是十分的不情愿。”
“大汗您也说了是当初,现如今不一样了,土默特部由俄木布洪台吉做主,土默特部愿意与大汗和察哈尔部共进退。”安扎布带来了土默特部的态度。
听到这话的呼图克图汗眉头微微一挑,没想到卜石兔死后,土默特部的态度居然大变样,表现出了臣服的态度。
而土默特部表现出来的态度,也让他明白,土默特部并非真心与虎字旗共处,暗地里打着把虎字旗赶出草原的心思。
想到这里,他说道:“既然俄木布洪想要一位监管大臣,就让永谢布部的巴图去吧,他以前就是你们土默特部的监管大臣,他去最合适。”
巴图虽然是右翼蒙古万户部落永谢布部的台吉,却也是他的人。
把巴图派过去,既能体现出他这个大汗的大度,同时又能起到监视土默特部的作用,对他而言,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巴图台吉恐怕不行。”安扎布一脸讪讪的说。
呼图克图汗脸一沉,近乎呵斥道:“巴图不行,难道说你们土默特部想要自己选一位监管大臣!”
“不敢。”安扎布急忙弯腰下赔罪。
“哼!”
呼图克图汗冷哼一声。
“若没有虎字旗,巴图台吉确实是合适的人选,可青城和大板升地有虎字旗的几万兵马在,巴图台吉曾经又得罪过虎字旗,怕是不敢再去青城。”安扎布说出自己的担心。
巴图只是永谢布部的一个小台吉,没有多少实力,他们土默特部看不上这样的人来土默特做监管大臣。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呼图克图汗若有所思道。
先前只想着巴图合适,一时忘却了土默特部不是卜石兔在世时的模样了,有虎字旗在大板升地,巴图去了青城也很难起到什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