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山溝裏的製造帝國-第2824章 行動開始鑒賞

山溝裏的製造帝國
小說推薦山溝裏的製造帝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牛小强不由一愣,然后问道:“你怎么跟小雪去酒楼吃饭啊?”
牛春香回答道:“她年前不是要去刚刚出差吗,我那是在给她践行。”
牛小强有点担心王小雪也被催眠,跟几个姐姐闲聊几句后站起身,准备去找王小雪看看情况。
他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大姐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小弟,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牛小强遮掩道:“我没啥事,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你们。”
大姐哦了一声,转头继续打牌。
牛小强把房门关上,下楼后直接回家。
王小雪正在帮孙梅带孩子,牛小强坐在一旁陪两人说话,暗中留意着王小雪的神态举止。
结果他观察了好一会儿,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牛小强并不知道被催眠的人会有什么异常之处,他暗暗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等到把先知抓住以后,再当面向对方询问情况。
牛小强打定主意后起身上楼,把自己昨天晚上制定的关于酒店行业的投资计划书拿了出来,准备去找方慕白好好的谈一谈。
方东平大年初二那天晚上喝多了酒,出了一身的汗,结果因此感冒。方慕白这几天一直都在家里照顾父亲。
本来王玉梅说的是大年初三就回来,结果她娘家那边的一个亲戚去世,王玉梅只得去那边帮几天忙,因此只能由方慕白承担起照顾父亲的工作。
牛小强抵达方东平家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刚刚出门的方东平。
方东平的手里拎着礼品,牛小强看他气色不错,笑着递给他一支烟,问道:“师父,你的病好了吗?”
方东平接过香烟点燃,然后笑着回答:“我就是有点流鼻涕,你师姐却搞得我好像得了重病似的,调养了这几天基本已经恢复了。”
牛小强哦了一声,看了看方东平手里提着的礼物:“你这是要出门给人拜年吗?”
方东平点点头,转身把自行车推了出来:“我准备去韩树人家里坐坐,他前天给我拜了年,我不回拜一下不大好。”
牛小强指了指停在别墅门前的豪华防弹车:“师父,要不你还是坐我的车去吧。”
方东平笑着把礼物放进车篓子里,摆了摆手道:“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坐什么车嘛。”
他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小强,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慕白的?”
牛小强把手里拿着的笔记本晃了晃:“我来找师姐,跟她谈谈投资酒店的事情。”
方东平哦了一声:“她在二楼打扫卫生,你直接进去吧,中午我估计在韩束人家吃饭,就不回来陪你了,你跟慕白自己做点吃的吧。”
牛小强点头说好,然后目送着方东平离去。
韩树人的房子就在别墅区,由于别墅区修建在山腰上,因此别墅之间的间隔有点大,从方东平家走路去韩树人家大概需要十来分钟,骑车的话几分钟就到了。
牛小强收回视线,迈步走进了别墅的大门。
天云暗帝
接下来的两天牛小强过得很平静,除了跟方慕白谈工作,他就等着谢军那边动手了。
元宵节如约而至,今年的元宵节搞得十分隆重。
由于大家的日子都过得很不错,因此比较大的村子都组织了龙灯队,小的村子则互相联合,也组织起了龙灯队。
元宵节这天的傍晚时分,凹山镇就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大街上到处都挂着灯笼,各家各户都在燃放烟花爆竹。
王小霜本来想拉着牛小强一起出去看烟花,结果牛小强不仅自己没去,就连王小霜也被他劝在了家里。
除了王小霜之外,王小雪和爸妈也都被牛小强劝了下来。牛小强为此提前购买了不少的烟花,表示与其去外面看,还不如在自己家燃放。
他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避免匠人一的人狗急跳墙,万一有人逃脱了抓捕,对自己展开报复可就不妙了。
为了确保自己和家人们的安全,牛小强还暗中加强了保卫力量。他在通往牛家村的各个路口和隐蔽地点设置了暗桩,每个暗桩都配备了他通过洛华偷偷运回国的狙击步枪。只要有人胆敢伤害自己的家人,牛小强保证不会手软。
鸢血歌
在一片欢闹声中,谢军带着他亲自组建的行动队展开了抓捕行动。
这支行动队的规模有点大,总人数超过了八十。其中负责攻坚的有五十人,负责在外围警戒和堵漏的有三十人。
谢军按照每五人为一小队进行分配,每个人不仅配备了消音枪,还穿戴了防弹装备。
为了避免放走任何一个人,谢军亲自上阵,承担起了突击队员的工作。
到了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凹山镇燃放烟花爆竹达到了高峰,谢军瞅准时机下达了立即行动的命令,随后他一马当先,从窗户翻进了清江酒楼的二楼。
其他的各个小分队立马同时展开行动,大家通力合作,按照事先制定的方案从各个方向对清江酒楼展开突击。
清江酒楼本来是一栋民房,后来匠人一的人花钱买下了地基,重新修建了一栋新的楼房。
豪门圈宠:失守的绯色游戏 于墨
影帝先生,受宠吧! 帝歌
新修的楼房一共有五层,占地面积大概有四百平米。谢军暗中找到了当初的施工队,打探一番后得知酒楼除了地面建筑,还有一个很大的地下室。
按照酒楼老板当初的说法,这个地下室主要是用来存放食材和烟酒的仓库,不过谢军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这个地下室应该就是这个据点的核心所在,里面极有可能存放了大量武器装备,此外还应该存放着这帮家伙搜集到的情报资料。
为了避免自己这边出现伤亡,同时也为了防止资料被对方情急之下销毁,谢军采取的是见人就打的策略。
他要求所有的队员都要对遇到的人展开射击,但射击的部位却需要留意。如无必要最好射击手脚等部位,不要直接把人一枪打死。具体来说就是对方丧失行动和反抗的能力。
只要留下活口,就有可能从这些人口中撬出其他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