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線上看-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 來自窗外的邀請分享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魔杖选择巫师”是英国著名魔杖制作人加里克·奥利凡德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而他似乎也确实是那么去做的。
但是,这个世界上魔杖制作人虽少,却也不是只有他一人。
就如南美的拜洛蒂老夫人、非洲的塔加加特、中亚地区的老巫安惧姆……每一位魔杖制作人,大都会有着各自的特点与矜持。
那么同样的,想当年那位以一介麻瓜石匠之身,同妻子从一间小石屋开始一道创建了北美第一魔法学校伊法魔尼的史上首位麻瓜魔杖制作人——詹姆·斯图尔特先生,当然也有着一份只属于他自己的坚持。
那就是一个词儿——“缘分”。
身为一名麻瓜,却在魔法界中与许多巫师们生活在一起,这其中显然是需要很多“缘分”的。而他制作魔杖,则更需要“缘”之一词来维系,毕竟只凭他自己的话,甚至连做出来的魔杖能不能正常使用都无从分辨。
所以他一边凭借着超凡的创意与理解能力以理论为根基搭配材料,一边却又会尽可能地创造机会、创造偶然,让魔杖自己去试图寻找自己命运中的那位主人。
是的,这听起来似乎就与奥利凡德先生那“魔杖选择巫师”的论调很契合,可实际上,二者却根本就是两回事!因为对于斯图尔特来说,魔杖终究还是死物,只是他在制作的过程中刻意赋予了魔杖去主动接近巫师的特质罢了。
也就是说,从斯图尔特手中制作出来的魔杖,与巫师之间是有着比其他魔杖更高的亲和度的。至于两者究竟合不合拍……那可未必,运气好的话或许就很合得来,运气差点的话,那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互相磨合了。
至尊毒后 云静风渺
老实说,从斯图尔特手中做出来的魔杖有这种特点,可以说是好事——因为魔杖与巫师一旦达成关系,就很难被破坏;可其中却又有着一个非常明显的坏处——当该魔杖的制作者与魔杖认主的巫师站在一块儿时,它会突然变得犹豫不决。
魔杖制作者与其作品之间具有藕断丝连的联系,那是极少会在其他制作人手里出来的魔杖上面出现的。
好在詹姆·斯图尔特是个麻瓜,因此……至少在他所活跃的那个年代,这一个优劣难辨的特点,并没有因为什么事故而显露出来。
至于在詹姆亡故、斯图尔特家族却逐渐香火延续的后来……
“笃笃。”
宿舍的窗户被轻叩了两下,使得被窝里小提娅的身子,猛地颤了一颤。
因为外面很是昏暗,提娅看得并不真切,不过她此时也已经依稀看到,窗外不知何时竟已然显现出了一道朦胧诡秘的身影。
提娅没敢动……甚至没敢闭上双眼,因为她生怕眼睛一闭一睁,那个人影就又凭空消失不见了。
要真那样的话,她可没有自信像这样继续维持住那已经绷得不能再紧的神经。
然而,她不动,她就能保证窗外那道身影也不会动吗?
那自然是不太可能的。
忽然间,因为内外温差而蒙上了一层微薄水汽的窗户玻璃就那么消失了!阻隔在小提娅与那道身影之间的唯一一道屏障,就此不复存在。
而下一刻,横竖三道铁质窗框居然就在小提娅那惊慌失措的视线当中,无声地扭曲了起来。
就在小提娅脑袋里那根神经即将绷断的前一秒,一个不大的声音突然钻进的她的耳朵,将她从无底的恐慌当中拯救了出来——
“别害怕,我是……你爸爸妈妈的朋友。”
……
一个尚在襁褓中就已经住进了孤儿院的孤儿,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会有些怎样的想法?别人不知道,可至少在当年即将11岁的小提娅心中,其实还并没有过太多的思考和想象。
对于那时的提娅来说,人生的重心还全都在教会孤儿院的生活里存放着——光是每天背不完的经要、对欺凌者的警惕与躲闪、以及找机会躲在角落舔舐伤口,就已经够她受的了,实在是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关注其他。
而在这种灰暗的日常当中,有一个出场方式很可怕的人突然间告诉她自己是“你爸爸妈妈的朋友”……
“对……对不起,我没有爸……爸爸妈妈。”
从没有学会过如何对他人明确地表示拒绝的小提娅,即便是在无尽的惶惑当中,也会下意识地顺着对方的意志进行回答。可是很遗憾,就算是回答,她也只懂得道歉,毕竟这早已经成为了近乎于本能的习惯。
“没有、嗯……每个人都会有父母,只是你……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而已。”
对方的解释显得有些僵硬——当然,当时的提娅肯定是听不出来的。不过即便是她,其实也并不是不懂对方所说的道理,她只是在借着这个由头,有些不上不下地试图向对方传达自己的拒绝罢了。
于是很快——
“……我不认识爸爸妈妈,更不认识……认识阁下,所以……请放过我吧先生。”
小提娅的这句话很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不过她话语中唯一从头到尾坚持着的却是,她始终还是认定了对方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话音稍落,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沉默。紧张中的小提娅并没有发现,在这夜深人静之下自己与对方的对话其实也并没有故意把声音放得多轻,但却没有惊动任何人。
左眼阴阳之母子同身煞
片刻之后,对方才摇了摇头道:
“普林斯小姐,想要离开这里、换一个地方生活吗?你知道的,换一个没有人欺负你的地方,被褥和床单都是干的的地方,可以和大家一起正常上学读书的地方。”
将小提娅带走,这显然就是对方今夜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了。而在对方看来,提娅实在是不可能会拒绝这样一个邀请——她的生活已经不能再糟了!
可他却没有想到,在怔了怔之后,缩在被窝里的小提娅却是避过正题喃喃地道:
“今天白天……赶走了强尼他们的就是阁下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