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i72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之緋聞女王 ptt-第一百七十九章:女王爬窗熱推-j8q07

重生之緋聞女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顾筠忐忑的接了电话,“喂,小叔。”
“你又出什么事了?霍老三打电话跟我说你惹上麻烦了。”
小叔低沉的声音不怒自威,让顾筠立刻就像一只乖兔子,不敢说话。
“多大的麻烦?需不需要我帮忙?有什么事就直说,不要隐瞒,跟个姑娘似的。”
“小叔……也没多大的事情,就是我在这边发现了一处比较可疑的地方,您看您有没有时间……”顾筠说话吞吞吐吐的。
主要是自己也没去工厂看过,也不知道工厂内到底是什么情况,出于对秦若夭的信任,以及自己试探之后遇到的情况猜测,工厂内或许真的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比较可疑的地方?你没去看过?”
顾筠老实回答,还把秦若夭给老老实实交代出去了,一点都不带隐瞒的,偷听的157都忍不住吐槽:“顾筠这个叔叔有这么可怕吗?瞬间就让这丫的忘记与主人的合作关系了,信不信主人直接不跟他玩儿了!”
‘说了也不怕,就随他去说吧。我先去拍戏,你把他们的对话内容录音。’
“好咧。”
秦若夭站在出租屋下的花园里,望着这个不过三层的高度。
这对她来说完全就是小case,但剧组居然还借来了吊车,要把她给吊上去。
“导演,这个我能行,不用吊车了。”秦若夭无奈道。
“为了安全着想,还是用吊车把,你听话。”冯导一边轻声劝着,一边示意副导演指挥吊车。
看着那缓缓开来的吊车,秦若夭更加无语了。
冯导这效率还真不是盖的,这么快就把车给借来了。
但她还真不想被吊车吊着,就这三层楼的高度而已,很简单。
秦若夭放下手中的剧本,走到墙根处,伸手扒住上方的窗沿,轻轻用力,就上了窗台,再一跃,抓住水管,脚一勾,就到了二楼窗台上。
“秦若夭!你这是在干什么呢?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万一出事了怎么办?赶紧下来!”冯导转身就不见了秦若夭的身影,抬头就发现人家已经爬到三楼了!
专门录制花絮的摄影师都惊呆了!
我的妹妹來自日本 魔神吞天
刚才那非常流畅熟练的动作都被他的摄像机完整的录了下来,那网上跃起的动作仿佛是飞上去似的,不费吹灰之力,轻盈又迅速。
“导演,我真的不需要吊车,相信我。”
校園驚魂錄
“那你先下来再说!”导演组的赶紧在地面垫上毯子,生怕出问题。
秦若夭叹了口气,看样子还是得给他们看看自己的真实实力才行。
紧接着,众人便看见秦若夭突然松了手,双手一甩,整个人从三楼的窗户上一跃而下。
“啊!”
众人吓得大声尖叫,但秦若夭却在空中来了一个完美的空翻,轻盈落地。
“看,我说了我可以吧。”
吊车师父开始怀疑人生了,现在当艺人都这么高的要求了吗?还需要能飞檐走壁的啊!
“你这是胡闹!”冯导上去就是一巴掌拍在秦若夭的后脑勺上,“下不为例!”
秦若夭愣了愣,随即笑道,“知道了,我会注意安全的。”
冯导睨了她一眼,扬声道:“准备,开始了!”
所有机位准备,秦若夭迅速入戏,站在楼下喊道:“白悦!你下来!”
没有回应。
“白悦!我知道你在里面,我也知道你能听得到,你赶紧给我下来,不下来我可就爬墙了!”贝娜大声吼道。
出租屋内的白悦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将头埋在双膝之间,无声抽泣着。
现在她的衣服上还有被同学们泼上去的颜料、油腻的菜汤,头发乱糟糟的,浑身都是奇奇怪怪的气味,连路人都难以忍受。
她甚至被当作乞丐,被路人驱赶。
末世遊戲場 紅妖鬼刀
那些人嘲讽、厌恶的眼神全被白悦记在了心里,深深印刻在记忆中,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回放,让她一次又一次地被伤害。
她现在的世界里除了那些人的声音,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白悦!你开窗!”
窗户外传来贝娜的声音,白悦没有理她。
这段时间她才明白,自己与贝娜站在一起就像是丑小鸭与白天鹅,那群人在背后怎么说自己的?
说她就是贝娜的专属绿叶,专门做陪衬的,也只能一辈子做陪衬!
她不想这样!
不想再做贝娜的陪衬了!
突然窗户被敲得“咚咚”响,白悦抬头一看,就见贝娜居然趴在窗台上,用石头敲击窗户,已经把窗户敲出了裂缝。
眼看着贝娜正高举右手,狠狠将石头砸向窗户,白悦惊呼道:“别砸!”
“哐”
窗户还是被贝娜给杂碎,她直接翻窗进来,看到白悦居然一个人躲在出租屋内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推了白悦一把,“你干什么呢?你被欺负了怎么不跟我说?一个人躲在这里哭是什么意思?不把我当你朋友了?”
“呵呵,朋友?你确定你是把我当成朋友?”
面对白悦一脸受伤的质问,贝娜很不理解,“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古道修真
“我什么意思你会不知道?你明明只是把我当作一个陪衬,一个衬托你的美的陪衬品罢了,说什么朋友!什么狗屁朋友!”
預言無用
“白悦!你什么意思?你就这样看我的?我什么时候把你当成陪衬品了?”
“你一直都是把我当陪衬品!你知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说我的?说我是你的舔狗,就像个傻子一样跟在你身边,被你利用还帮你数钱——”
“住口!”
贝娜怒吼着打断白悦的话,“你就只相信那群人的话,不信我的吗?他们怎么对你的?你看看!”
贝娜扯着她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吼道:“这些颜料,这些菜油,哪样不是他们泼在你身上的,你居然信一群欺负你的人,都不信我?”
“你别碰我!他们怎么对我关你屁事?我跟你已经没关系了,我不需要你管,你走!”白悦指着被贝娜打破的窗户,用着仿佛撕心裂肺一般的声音吼道。
贝娜没想到会听到白悦这么无情地话,她逃课跑过来,从楼下直接爬上来,砸碎了窗户翻进来就是为了听她这些话不成?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走我就走?我还要找你算账呢,上次云烁来找我,是你没有跟他说实话对吧,你安的又是什么心呢?”
贝娜纤细的食指用力戳着白悦的肩膀,也戳穿了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