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txt-395 京城來人讀書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金人又退了!
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今天这仗打得太神了,太过瘾了!
不对,是太不过瘾了!
和金人就没怎么交手,就让他们伤亡了五百余人。
与前两次夹山大捷相比,虽然有些逊色,但绝对算得上是一场大胜。
与前两次不一样的是,今天的胜利来得太过轻松!
大多数人都没有和金人接触,就取得了胜利。
怎么说也得和金人对射几箭,对砍几次吧?
但也只有耶律不才带着二百余人冲过去,对着逃跑的金人砍杀一番,过了一把瘾。
有人甚至还羡慕耶律不才,不管如何,还捞了一仗打。
耶律不才遇到的危险、死伤七十余人的现实,都被他们自动忽略了。
所有人员都又站到了土墙之上,回味着今天这场战役的始末以及战斗过程中的点滴细节。
耶律大石也被扶着走上了土墙。
此时的他,一双瞎了的眼睛,蓄满了泪水。
正是宗舒,救了自己的儿子耶律不才!
耶律不才一时冲动、贪图立功,追上了金人。
如果不是宗舒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指挥人挖掉土墙,做个斜坡,耶律不才绝对会死在土墙之下。
如果没有这个斜坡,想上土墙,难度较大,就算是墙上有人拉着,金人的箭法岂是白给的?
就算是耶律不才逃得性命,其他的人恐怕就都把命丢在外面了。
把手下都丢下了,自己逃了回来,以后,耶律不才还怎么混?
庆功,一定要庆功!
耶律大石安排长老,组织族人开始准备酒菜饭食,准备大庆一番。
宗舒却说不忙,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加宽、加高、加固土墙,以防金人更大规模的攻击。
第二是派出二百名奚人骑兵返回汗乌拉山,砍伐木材向夹山运送。
木材可以做成木板、木梯,以利于壕沟与土墙的沟通往来。
第三是在平山山脚与土墙的正中间,构筑高台,作为中枢指挥系统。
第四是这些天召开“诸葛亮会”,充分讨论并确定特殊情况之下的旗语和鼓语。
宗舒本不打算庆祝的,但拗不过耶律大石的热情,萧小小也点头同意,也就参加了这次盛大的联欢。
现在已进入了六月,在汴梁恐怕是热得狗都伸舌头。
而在草原,除了白天猛热半天,晚上就凉了下来。
夹山上依然燃着篝火,大家围坐在一旁,热烈地讨论着这次胜利。
一切都如同梦幻一般。
萧小小迷醉一般地看着宗舒。
今天的事情太惊险了,如果不是宗舒,后果不堪设想。
正是有了宗舒,不仅救回了耶律不才,还演示了一下壕沟与土墙工事如何配合。
如何利用土墙与壕沟,吸引金人、困住金人。
有了宗舒的演示和演练,今后大家对如何有效利用这个工事就有了模板。
当年,宗舒给了她一卷图,在败退到夹山的时候用上了。
依照这些图纸,做出了城寨和拒马,又沿着夹山脚下挖了壕沟,延缓了金人的攻势,守住了夹山。
如今,宗舒又利用金人留下的地窝子,构筑起了更大、更长的壕沟,利用挖出的土,垒起了土墙。
没想到,正是这一高一低的工事,连续逼退了强大的金人,他们可是有着五万人!
有了这工事,按宗舒的构想完成,这几乎就形成了一座小型的城池。
这就将自己的活动空间扩大了方圆三十里。
现在,夹山脚下的稻田已经整治得差不多了,秧苗正在培育,从长势来看,十分良好。
宗舒一来,一切问题,好像都不成问题了。
宗舒此次回夹山,为她带来了不少兵员,其中两千名奚人骑兵,还有五名空中骑兵——海冬青。
宗舒答应将这海冬青留在夹山,用于日常的高空侦察,以及与李少言之间的联系。
只要夹山与汗乌拉山配合好了,一定够金人受的。
夹山是前线抗金主战场,汗乌拉山是敌后抗金根据地。
这两地之间,主要就靠海冬青来传递信息,做好联络。
一梦浮生之倾浮生 公子傅
萧小小忽然想到了自己送给他的一对小金雕,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这一问,宗舒的脸色一暗。
这对小金雕当时离开了自己,在空中大叫着引开了追击的完颜萍。
但同时,小金雕也遭到了四只海冬青的围攻。
就力量对比而言,两只小金雕绝对没有胜算,很可能,两只小金雕已经牺牲。
吴非在讲述在金国的经历时,把小金雕引开完颜萍的事情一略而过。
此时,宗舒才向萧小小讲述了小金雕引开完颜萍的过程。
“舍予,我知道你牵挂着汴梁,想着珠珠。我也不留你了,快回汴梁看看。”
萧小小觉得如果金雕真有什么不测,珠珠见不到金雕返回,恐怕怀疑宗舒会不会死在了金国。
“小小,去年以来,这里就没有与汴梁有过联系?”宗舒先前曾问过宗泽,自己在这里打的胜仗,只要传到汴梁,珠珠就会知道自己还活蹦乱跳的。
但宗泽说,没有任何人到这里联系。由于战事紧急,他们也没有向汴梁派同一人报信。
萧小小说道,大宋边军从来都是守着自己的城池,决不敢出城池一步。
这里战事激烈,大宋边军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之所以没有派出人到大宋联系,是因为害怕给宗舒以及赵桓添麻烦。
毕竟,宋廷还没有与金人翻脸,宗泽等人前来,也是以民间的名义。
这么说来,珠珠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任何消息。
金雕遭遇不测这么长时间了,珠珠也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子了。
该回汴梁看看了。
现在,夹山有了这面墙和壕沟,加上战术指挥得当,金人一时间之间还奈何不了。
趁着今日,金人败退,明天带着牛皋等人,直接返回。
此时,一名金人前来报告,说是抓住了一名宋人,怀疑是细作。
之所以是奸细,是因为大宋人根本不敢到这里来,一定是早就投奔金人的宋人细作。
因为是宋人,身份特殊,萧小小让把人带过来。
人带过来了,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成一绺一片的,脸上也净是血污。
此人忽然朝宗泽跪下,哭道:“老爷,老爷,是我啊。”
这不是乔管家的儿子乔牛儿吗?他,怎么来了?还成了这幅鬼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