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傳奇藥農討論-第一百八十五章 金臺浮雕會變化(求訂閱、求收藏)熱推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苦海众生台的使用方法已经失传,广心宗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光坐着瞎想,肯定想不出什么结果。
郑秋觉得最大的线索,还是来自如圆台表面的浮雕,这些浮雕中或许藏有关键讯息。
他俯下身,趴在台子上一个图案接着一个图案查看,观察图案的细节。
西王母还情记 纪臻
苦海众生台上的图案种类繁多,但都设计具体事物,而且是具体的生灵。
比如草木花鸟,虫鱼走兽,其中关于人类的图案最多。
在靠近左侧边缘的位置,郑秋居然还发现了龙和蛟的浮雕。
相对其他生灵的浮雕来说,龙和蛟的浮雕比较模糊,以大致轮廓为主。
郑秋抿着嘴思索,奇怪啊,苦海众生台上怎么会有龙和蛟。
那两种生物都住在无边天河,与云袖大陆没什么瓜葛。
云袖大陆上某些宗派内饲养着蛟,所以有蛟的浮雕可以解释得通。
但广心宗建立至今,尚未超过一千年。
而在这一千年里,没有任何龙族到访云袖大陆的记录,那这上边的龙族浮雕又是怎么回事。
郑秋本能地想到,苦海众生台的铸成时间,恐怕远远早于广心宗建宗的时间。
铸造过程很可能有龙族参与,或者是见过龙族的强大修炼者参与。
可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与如何使用苦海众生台无关啊!
郑秋盯着那些浮雕图案反反复复观察,过了很长时间,他看到其中一个浮雕好像变动了一下。
揉揉双眼,浮雕还是安安静静地在那里,没有动弹痕迹啊!
他眉头缓缓锁紧,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这里是自己的精神世界,自己在用精神观察苦海众生台,任何蛛丝马迹都不会遗漏,也不存在看错的可能性。
刚才浮雕肯定变动了,但到底变动了什么?
思考片刻,郑秋决定停止运功,退出精神世界看一下。
睁开双眼从精神世界中退出,他举目望向四周,发现自己高高地飘在天上。
挪到圆台边向下张望,苦海众生台离地起码有六百丈,比白成兴说得还要高出六倍。
草坪上白成兴、坎池等人,看起来比沙粒还要小,几乎都快分辨不出了。
天上的狂风非常强,吹动发丝翻飞,衣袍猎猎作响。
乔晨儿依然挽着郑秋的胳膊,紧张询问:“郑秋,怎么样了,这个台子有帮助吗?”
她的声音在狂风中飘散,轻得几乎听不见,要凑到耳朵边才能听到。
郑秋抬手挡住风,咬着她耳朵回答:“我还没找到使用苦海众生台的方法!
不过我刚才好像发现,台子上的浮雕会变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郑秋把精神世界中看到的情况,和乔晨儿细细一说。
乔晨儿想了片刻出主意道:“要不这样,我在外边帮你盯着浮雕,你在里面盯着浮雕的影像。
每隔半个时辰,你出来和我对照一下,确认是否有浮雕变化。”
郑秋点头认可:“好,先这样试试看,里应外合应该能捕捉到变动细节。”
草坪上,众人抬头仰望天空。
纯金圆台在空中只剩下一个小点,阳光照射到上边,反射出灿烂光华,就好像白天里闪耀的星辰。
谷雅看了片刻,问道:“白成兴,你还说会飞百丈高,这五百丈也不止啊!
是不是你家台子出了问题?”
白成兴有些尴尬,连忙解释:“苦海众生台是我广心宗至宝,怎么可能有问题。
优等丈夫
我只是……只是没料到郑老板实力如此强大,能让台子飘到这么高的地方。”
其实白成兴心里也觉得奇怪,当初宗主马清使用台子时,悬浮的高度还不到一百丈。
郑秋就算修炼了神力,再厉害是人啊,能比神宿境至尊强多少。
可眼前这样子,岂不是说郑秋比数十位至尊加起来都强,实在太不合理了。
大家在草坪上站了许久,依然看不到动静,那黄金圆台好像钉死在天上一动都不动。
宇轰按耐不住:“白成兴,这台子要飘多久,郑老板还不能下来吗?”
“额……这个我真不清楚。
非卿不娶,腹黑公子追妻难
以前宗主使用苦海众生台,一闭关就是一个多月,可能郑老板也要修炼很久吧。
这样,你们尽管去忙,我留在这里盯着苦海众生台。
一旦有情况,马上通知大家。”
众人又仰头观察片刻,陆陆续续点头离开。
目前看来郑秋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修炼,也只能让白成兴守着了,毕竟这件宝物是他广心宗的东西,他最熟悉。
离地六百丈的高空,经过半个时辰的仔细观察,郑秋从精神世中退出,和乔晨儿比对浮雕的变化。
一番仔细比对后,他果然发现了问题。
浮雕确实变化过,在右侧靠近圆台半径三分之二的位置,一只小鸟的翅膀有所变化。
翅膀从向上舒展,变成了向下舒展,好像这只鸟正在扇动翅膀飞行一样。
发现这个变化后,郑秋再次进入精神世界,继续细心观察。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一个半时辰,两个时辰……
从白天一直到黑夜,再重新回到白天,经过九个时辰的时间,郑秋和乔晨儿终于找到了苦海众生台隐藏的蛛丝马迹。
台子上的浮雕每隔四分之三个时辰就会变化一次,而变化只会出现在某一个具体事物的浮雕上。
人、鸟、虫、鱼、草、木都有可能。
更为关键的是,两人发现在现实当中,浮雕是固定不动的,变化只会出现在郑秋的精神世界里。
既然发现精神世界里的浮雕投影会变化,郑秋就开始寻找变化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挖掘线索。
每次退出精神世界,郑秋就会和乔晨儿细致沟通。
乔晨儿从自己裙摆上撕下绸布,指尖释放气劲,刻画出圆圈。
郑秋每发现一个变动的浮雕图案,乔晨儿就会在绸布上戳一个小洞,位置完全对照苦海众生台。
随着绸布上的小洞越来越多,最终呈现出两个清晰的字迹,这两个字迹乔晨儿完全不认识,不知道是何意思。
可一旁郑秋却瞪大双眼,这种字迹他见过,而且印象非常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