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厚顏無恥分享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赵敏听了华筝的问话,没由来想起那次在蒙古大营中慕容复曾躲进她浴桶里的事,顿时警惕起来,“你问他干什么?”
华筝脸色僵了一僵,随即恢复自然,“没什么,就是觉着你都快嫁给别人了,他要是对你有情的话,怎么也该来见你一面。”
赵敏心里打起十二分警惕,脸上不动声色,“这谁知道,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或许是知道了有心无力,毕竟现在大汗恨他入骨,他又怎敢跑大都来。”
华筝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迟疑了下,她又问道,“敏敏,你有没有想过离开大都去找他?”
此言一出,赵敏先是一怔,而后又是诧异,“公主,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华筝公主叹了口气,“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你和扎牙笃这场婚事注定会是一个悲剧,不止你和扎牙笃会陷在这个旋涡中,可能……可能还会有很多很多人牵连进来。”
赵敏秀眉微蹙,“公主能否说得明白些?”
华筝摇摇头,“只要你一走,后面可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也可能是倾盆暴雨,但无论如何都比暗流旋涡要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暗流爆发会卷起多大风浪。”
赵敏登时恍然明白过来,而屋外的慕容复也听懂了,华筝的意思就是现在两个棋手杀得你来我往,如果这个时候把棋盘和棋子撤走了,那么两个棋手要么握手言和,改玩别的去,要么亲身上阵肉搏。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这两个棋手一齐把怒火发泄到那个掀桌子的人身上,不知道华筝没有想到,还是想到了故意不点破。
赵敏苦笑一声,“公主想得未免太简单了,现在不是我想走就走得了的,还有我大哥,我父王,他们会走么?走得掉么?”
“这……”华筝公主面色微滞,“对了,你哥哥究竟怎么回事?”
赵敏撇撇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还能什么事,为了一个女人,与葛尔部的新首领起了冲突,男人,哼,都一个德性。”
“葛尔部首领?是那个叫葛尔丹的?”
“就是他,把我哥关进天牢后,不让任何人探视,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
华筝公主讶然,“他没那个胆把你哥怎么样吧?”。
赵敏摇摇头,若有深意的说道,“谁知道,传闻他跟某些手眼通天的人走得很近。”
华筝公主登时不说话了,沉默片刻,她叹了口气,“敏敏,我会设法打探一下你哥哥的消息,不管怎么说,如果你想走的话,我会支持你的。”
“谢谢。”赵敏感激的说了一句,心里却有些奇怪,她跟华筝公主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以前见面也很少,唯一的交集就是那次华筝公主的营地被刺客破坏后,到她那里住过一段时间,现在竟劝她违背皇命逃离大都,要知道这事一旦让大汗知道,即便她是大汗的爱女也绝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华筝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于热心了点,微微摇头,“不必言谢,我并非全为了你。”
“这话我倒信,但你究竟为了什么呢?”赵敏心中暗想,嘴上说道,“对你来说可能只是顺势而为,对我来说却是身家性命。”
“行了行了,你看你,我还什么都没做,都快被你说成救命恩人了。”
……
二女聊了一阵,华筝公主告辞离去。
慕容复正要进去,屋中的赵敏忽然大发雷霆,“这个女人不会是冲那混蛋来的吧?”
“好敏锐的嗅觉……”慕容复心中暗道一声,迟疑了下,返身去追华筝公主。
赵敏可能只是怀疑,但他却十分清楚,华筝就是冲自己来的。
华筝公主的銮驾就停在汝阳王府外,慕容复赶来时,华筝公主已经上了轿,他身形化作一道影子,无声无息的跟了上去。
“啊……唔!”华筝公主忽然察觉到轿中多了一人,顿时惊吓出声,不过很快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继而整个身子也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慕容复温香在怀,轻轻嗅了口香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华筝美目瞪得大大,渐渐恢复正常,眼底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喜色。
“公主,起驾回宫吗?”这时,外面伺候的宫女出声问道。
华筝公主瞬间回过神来,漆黑的眼珠转了转,示意慕容复先松开她。
快穿逆袭者联盟 无奈排第七
慕容复轻笑一声,松了手。
华筝深深吸了口气,用平时说话的语气答道,“先不回宫了,先去城南‘古月楼’一趟,我要给父汗带点东西。”
“是!”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鸾轿轻起,不疾不徐的平稳前进。
华筝公主看了看慕容复,脸色渐渐转冷,瞥了还环在自己腰上的手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复张手撑开一个隔音气罩,开口道,“华筝公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华筝公主大惊失色,这么近的距离,要是叫人发现她轿中多了个男人,她还怎么活啊,不过等了一会儿轿外也没有什么反应,她又有些疑惑了。
慕容复微笑着解释道,“有我的内力隔绝,外面的人听不到我们说话。”
华筝公主恍然大悟,轻轻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你……你怎么会在这?”
声音很细很柔,也很小,或者说她下意识的害怕被外面的人听到。
慕容复搂着她坐到软塌上,嘿嘿笑道,“你刚刚不是还跟敏敏说,我应该来看看她么?”
“你……”华筝公主登时一惊,“刚才你也在房中?”
“你别误会,敏敏不知道我来了,我是在房外听到你们说话的。”
“这么说你刚来大都?”
慕容复也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微微点头,“是刚来,这不今天去看看敏敏,但遇到你就先来看你了。”
华筝居然有种把赵敏比下去的感觉,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喜色,但很快恢复冰冷,“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么不敢?”慕容复反问道。
“你这个无耻色狼,玷污了我的清白!”华筝生气道,但脸上却是飘起两抹红晕,怎么看也不像在生气的样子。
慕容复脸上似笑非笑,“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可比我爽多了,吃亏的好像是我吧?”
“你……”华筝为之气结,她实在想不到,这个人的脸皮竟如此之厚,冷冷瞪了他一眼,剧烈挣扎起来,想要脱离他的怀抱。
慕容复没有放手,嘴上投降道,“好好好,那天晚上是我的错,是我玷污了你,我罪该万死,死不足惜。”
頭號 玩家
华筝这才停下挣扎,但嘴上仍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放开我。”
慕容复知她口是心非,哪会放开,当即笑嘻嘻的说道,“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放开你。”
“无赖!”华筝骂了一句,却没说原谅还是不原谅,僵持了一会儿,她问道,“你不是说什么‘梦一场’么,怎的还来找我?”
慕容复眉头一皱,“我说过这话?”
“你……”
“行行行,就当我说过,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你不知道啊,这个世上,不但女人会口是心非,男人也会,当时我一定是口是心非才说出那种话的,其实我……”
说到这慕容复顿了顿,华筝脱口问道,“你什么?”
慕容复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其实我心里是很想把你留下的,可我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你是大元公主。”
华筝听了这话心里没由来的有些发堵,“那你还来大都干什么?是为我还是为了敏敏?你可别忘了,她也是大元郡主。”
慕容复果断在原来的计划中加上一个目标,“既为了敏敏,也为了你。”
“你还想两个都要!”华筝心里高兴之余,却又气愤不已。
慕容复好生解释道,“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敏敏怎么说都在你前面的,我不能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吧。”
“可你玷污了我的清白!”华筝怒道。
本来对于这个男人,她心底只有那么一丝十分缥缈的幻想,甚至她曾幻想过,如果这个男人出现,就算跟赵敏共侍一夫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可当这个男人真正出现在眼前时,她又忍不住生气。
慕容复笑道,“那我还玷污了敏敏的清白,总不能为了你把她抛弃吧,如果真是这样,以后我可能也会为了别的女人把你抛弃,你愿意我成为那样的人么?”
华筝居然无言以对,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那你就别来找我,找敏敏去。”
慕容复摇头叹了口气,“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有几件事想请教你。”
华筝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慕容复自顾自的问道,“你老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敏敏的婚事关他什么事他要横加插手?”
华筝别过头去,不说话。
慕容复嘿嘿一笑,环着她纤腰的手一点一点往上攀,轻轻吹着她的耳垂说道,“你不会是想我在这鸾轿中对你做点什么吧?”
华筝初经人事,但这两个月却没能再一尝夙愿,可谓食髓知味,被他轻轻一撩拨,心里异样升腾,身子软了几分。
如果换做另一个地方,她半推半就就从了,但现在是在鸾轿上,她还保持着几分理智,急忙按住慕容复的坏手,“你别乱来,我回答你就是。”
“你说。”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