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051 抵達福岡分享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几天后,和马登上新干线,放好行李坐下后,长出一口气。
户田在他旁边坐下,扔了一大包零食给他:“我家那边的特产。没有妹子陪你出远门,不习惯?”
和马笑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从高三开始才有女生缘的啊。”
“哼,你骗不了我。我可是听花城说了,你高中的青梅竹马,还有妹妹千代子都是美女。”
伊人 睽睽
话音落下坐在前面的花城前辈就回过头来趴在新干线的靠背上:“没错,他的青梅竹马美加子性格虽然跟假小子一样疯疯癫癫的,但外表可是绝对的美少女。”
话音落下马上有剑道部的成员起哄:“哇,那不就是最理想的状态吗?这种假小子性格的青梅竹马平时一定没少送杀必死给桐生吧?”
和马:“还好啦。”
其实仔细想想,美加子大大咧咧的真的没少送福利。
又有剑道部的前辈调侃道:“桐生老弟,跟我们这些臭男人一起旅行,委屈你啦。”
花城学长看了眼说话的人,说:“这你就想多了,人家的妹子只是不和我们一起坐新干线,直接去成田搭飞机。等到了福冈,人家有妹子陪有妹子加油,我们大老爷们就只能自己顾自己啦。”
话音落下剑道部众人一片悲鸣:“不是吧?”
“你这该死的恋爱资本家,挂路灯去吧。”
“日本是一夫一妻制的国家耶,你占有这么多资源,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和马笑着两手一摊:“我也很困扰啊,一不小心就是修罗场,还是单身来得轻松啊。”
“卧槽这小子,兄弟们得干他啊!”
“对,我们一起上,还是有点胜算的!”
“别啊,怎么能在他擅长的领域和他战斗呢,我们可以打牌赢他啊!他打输了我们就阿鲁巴他!”
事实证明不管到了哪里,男人们聚在一起都会犯同样的沙雕。
在喧闹之中,新干线列车缓缓启动。
不过东京到福冈并没有直达列车,整个旅途中要换乘四次,算上换乘时间,等和马到福冈,应该已经是傍晚时分。
按照计划,等和马到了会直接和大家到旅馆住下休息,明天才跟搭飞机先到的妹子们碰头。
这一次福冈之行只有玉藻、保奈美和美加子会一起过来。
晴琉被千代子强行留在了东京,这个暑假剩下的时间,估计都要和国文死磕了。
一想到今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在门口送别的晴琉那眼泪汪汪的模样,和马就想笑。
美加子还逗晴琉,玩起了博多特产贯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德云社日本分社的成员在练功呢。
福冈啊——说起来佐贺县好像就在福冈旁边?
这个时空真的存在神秘侧,那佐贺那边,说不定真的有僵尸偶像在公演?
和马认真盘算着要不要在玉龙旗的战斗结束后,去佐贺做一次圣地巡礼什么的。
不过对于现在的和马来说,怎么在没有妹子陪伴的情况下,打发在列车上的五个小时,才是最要紧的课题。
不要惊动爱情 梨小呆
说实话,看着现在群情激昂的剑道部前辈们,和马已经开始后悔没有跟保奈美她们一起坐飞机了。
**
傍晚六点半,和马终于站在了博多站的月台上。
他同情的看着捂着裆的户田学长:“学长你没事吧?”
“妈的,这帮家伙,每次剑道部合宿,就要找机会报复我。”户田前辈摇头道,“这次我以为他们会重点关照桐生你的。”
和马咋舌:“那啥,前辈,我觉得这个单纯就是牌技的问题,你的牌技也太差了。”
花城学长拍了拍和马的肩膀:“终于有人替我们把实话说出来了。其实我们也想换个人折腾,但是户田前辈每次都能匪夷所思的输掉牌局。”
“胡说,分明是你们一起来坑我。”户田前辈瞪了花城一眼,“算了不说这个了,赶快出站去吃拉面吧。桐生我跟你讲,我们知道一个特别好吃的拉面馆,那里的博多拉面和明太子都是一绝。”
明太子是一种博多特产,和马上辈子也是看动画才知道的。
同样因为动画,和马有种博多人全都热情好客的印象,这种印象大致和“民风淳朴哥谭市”同一个档次。
不过,和马穿越前好像韩国人已经宣布明太子是他们的特产,成功的促进了一波中日友好。
户田前辈大手一挥:“花城,赶快打电话去订位置!”
花城前辈推了推眼镜:“我昨天已经发电报订过位置了。”
“电报”这个很有年代感的词让和马惊讶的看了眼花城前辈:“电报?”
“是啊。”
“为什么不打电话?”
“因为长途电话很贵啊,打电报要便宜一些,只不过要隔天才会把消息送到。”
这、这样啊。
不愧是1981年。
户田前辈用大嗓门喊道:“好啦,副部长已经订好了位置!动起来动起来!不要让店家久等啊!”
“明白!”剑道部部员们很有精神的回答道。
**
户田前辈说的店意料之外的有人气。
剑道部一行抵达的时候,正好听见店里有人抱怨:“那边不是还有好几张桌子空着嘛!为啥让我们去别家啊?”
老板娘陪着笑脸对发出抱怨的上班族说:“哎呀不好意思,那是东京的老顾客们打电报过来说要留着的位置啦。”
“东京人就可以高人一等啰?”
“人家先订的位置嘛,您就——哎呀,说曹操曹操到,你看这不,人家来了。是东京大学剑道部的户田部长吧?这边请这边请,这三张桌子都给你们留着呢。”
老板娘刻意在“东京大学”四个字上咬了重音。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上班族一听东京大学,到嘴边的话竟然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这时候有几位客人开口道:“老板娘,我们吃好了,这就走。让那几位来这里坐吧。”
“哎呦太谢谢了,那您几位这边请吧。”老板娘赶忙说道,“小松,快去收拾桌子!”
追 夢 高中
那几个上班族见状,也就坡下驴点头同意了,来到结账的桌子旁,等店里的伙计小松收拾桌上的东西。
结账的那几位过来,老板娘压低声音说了几句,和马这顺风耳听得真切:“我给您几位算便宜点,谢啦。”
那几位点头客气了几句,结账走了。
老板娘马不停蹄赶到刚刚入座的“东京的客人”桌边,笑着问:“几位来点什么啊?”
花城前辈笑道:“老板娘你这生意比去年还好啊。”
“哎呀,年景好,大家又捧场,还有你们这种每年都来吃的东京的客人。户田同学已经是第三次来了吧?”
户田前辈点头:“是啊,第三年了,不出意外也是最后一年我带队。今年我们有强力的新人加入,可是剑指玉龙旗呢。”
“是嘛?那我给你们打八折,等赢了玉龙旗,庆功宴可要来我们这搞啊!”
“一定一定!”花城连连点头,“这样,先每人一份大碗的酱油拉面,不够吃再自己点。”
“好的。”老板娘一眼扫过去,回头就喊,“14份酱油拉面。”
厨房里的大厨立刻回应:“好嘞。”
户田学长开口道:“我来份明太子,这里的明太子我强烈推荐。”
和马:“那我也来份明太子吧。”
其实和马还想点一份不加肉的大蒜拉面,致敬一下凌波丽,但是这店面弥漫的肉香阻止了他。
“还有,”他说,“我的那份拉面多加一份肉。”
和马话音刚落,就有学长举手:“我也是。”
“我也一样。”
“同上。”
老板娘大手一挥:“那14份拉面都多加一份肉。”
“好嘞!”厨房里的大将用浑厚的男低音应道。
然后学长们又七嘴八舌的点了一堆东西,大一的新生们比较拘谨,只有和马多要了一份明太子,其他人就只是要求拉面加肉罢了。
很快菜端了上来,面汤的香味刺激着和马的唾沫分泌。
户田前辈说了句“我开动了”,就率先吸溜起面来,发出很大的声音。
据说日本这边吃拉面就是要吸溜出声音才是礼貌的做法,和中国正相反。
和马没有立刻开始吃面,而是先拿起汤勺来了口汤。
他记得有个日本恶搞节目叫《日本之型》,里面煞有介事的说了一堆似是而非的内容,其中就包括什么吃拉面要先喝汤巴拉巴拉的。
其实根本没有这种规矩。
不灭狂士
和马先喝汤是因为广东人的倔强,不先来口汤不舒服。
倾世毒妃:邪王送上门 安步
有条件的话,喝完汤还要再来口湖建人,可是这是日本没有胡建人,所以算了。
和马开始吃面,说实话,他现在肚子饿了,吃啥都觉得好吃。
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这个拉面的份量,看着就非常的不日本,更接近和马熟悉的兰州拉面的份量了。
想来想去,应该是因为这里是九州地方,这地方从古代就因为海上贸易比较富足,所以吃的东西份量也更足。
一碗面下去,和马竟然有了饱足感,完全不像在东京,不添饭根本吃不饱。
和马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就在这时候有人拉开了拉门,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问道:“还有位置吗?”
和马循声望去,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近马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