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第十八章 噩耗看書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小說推薦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
第十八章噩耗
“谁?”
“当地的一家民营公司。”陈子昂低头和吴奇说:“不过这家公司创始人的老婆是……”
“司法系统的?”
“是!”
陈子昂呈上了履历。
吴奇翻看了一遍。
早年,简历上的两口子是大学生,毕业之后从事司法工作多年……
在千禧年前后,丈夫选择辞职。
妻子还在司法系统工作。
而且还开始青云直上了!
短短二十年内,做到一个高位……
贪欢小妻慢点跑
“可以啊?”吴奇有些哑然地说:“我还真是没想到,被地头蛇给盯上了?”
“有些影响。”陈子昂自信地说:“对方是司法系统的,电视是文化系统的,虽然能有些影响力,但是还是不足的……不过难点在……”
“在哪?”
“在各地的上星卫视上。”陈子昂说:“全国除了香江的凤凰卫视之外,只有一家旅游卫视一家被民营控股,在文广内部的舆论对我们不利……”
“是啊!”吴奇叹息道:“最怕的是异端。”
而旅游卫视就是异端……
要是经营得不好就算了,关键是经营得还算不错,虽然没有江浙蓝、番茄台、荔枝台、芒果台厉害,但是已经和鲁东、中原这些二线台并驾齐驱了。
现在的芒果玩《爸爸去哪儿》,江浙蓝玩《华夏好声音第一季》,可都是旅游卫视玩剩下的!
09年的时候,旅游卫视就开启了《非诚勿扰》,后来又引进了韩国的《runingman》做了《跑男》,一系列的新鲜真人秀节目吸引了众多粉丝,开始了二线卫星台并驾齐驱了。
每年开‘全国电视台广告拍卖大会’的时候,参与现场的陈子昂本人是最有真切地感受了……
就好像是‘哈士奇掉进狼窝里了’!
大家的画风不太一样啊!
别人谈着‘行政任务’、‘行政级别’,自己这边考虑着‘收视率’和‘广告费’。
渎仙记
怎么可能不被对方排斥?
“那这个人?”
“帮着地方势力投石问路的!”陈子昂判断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嗯,你判断得很有道理。”
“那?”
“我想一下再答复你。”吴奇摆了摆手说:“坐飞机从中南过来,你先下去休息下吧?”
后宫浮沉录 水凝烟
“是。”
陈子昂没有任何疑惑,立刻转头离开办公室。
“唉!”
吴奇叹了一口气。
内斗。
这是难免的啊!
国内的大饼就那么大,吴奇咬了一大口之后,别人自然就少了很多……
想要吃饱吃好,就要去‘争斗’!
……
人民医院。
头发斑白的舅舅又来了ICU外面。
医院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都在走廊上等着他,脸上带着犹豫地问道:“要不要回避一下?”
“不用。”
舅舅挺着肩膀拒接。
“好吧,如果您坚持的话。”医生叹了一口气说:“下面我和你说一下流程……”
医生说,舅舅听。
一个默默地说着话,一个不时地点着头。
ICU病房内。
床上的外婆已经瘦的脱相了,自从那日见了诗媛一面后,她也再也没有醒来的迹象了。
连续一个月了。
“明白了?”
“明白了。”舅舅重重的点头:“把文件给我吧!”
“好。”
医生也不多话。
冥神战帝 紫夜长眠
要不是张竹有吴奇这么个特殊背景的话,他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张竹废话呢!
刷刷刷……
舅舅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难的签名了。
医生核对了一下签名。
看了张竹一眼。
颔首。
口罩下看不清医生的表情,只见他拿着文件缓缓起身,走到了护士站和护士说了几句话,然后拿着张竹签好的文件离开。
舅舅木愣愣地坐在走廊的凳子上。
两腿发软站不起来了!
他非常地难受。
可说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就这么麻木地坐着。
不知过了多久。
医生手上的文件已经存档了好了,护士也端着一个不锈钢的托盘。
托盘里面是一根注射针。
医生走过来问。
“要不要陪她最后一程?”
“我……”
舅舅说不出话。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走进了ICU病房里面。
……
这一日。
南非的总统曼德拉去世了。
“唔?”
吴奇有些愕然。
不过想来,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
吴奇有些伤感,也有些释然了。
“解脱了也好。”
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拖了整整一年,就吴奇凭心论,这样也太痛苦了……
“还好刚刚初步梳理好了公司。”吴奇暗道:“一些长歪了的枝杈也该修理一下了。”
心中这般想着,吴奇拨通电话:“章秘书,帮我安排一下时间,我……刚刚去世了。”
提起她名字的时候,吴奇感觉心里一疼。
刚刚的释然和麻木,瞬间都化作了伤痛,鼻翼酸得出奇,泪腺涨得难受。
“呜呜呜!”
一把挂断了电话。
吴奇有些迟钝的感情在此刻瞬间释放……
……
鹏城。
“这是华夏最大的面料公司喽?”吴母有些疑惑地说:“全球面料二十强,华夏一家都没有?”
“是的。”
“唉!”吴母叹息说:“算了,先看看前几名的,说不定给我们惊喜呢?”
改革开放几十年,总是有行业短板。
面面俱到实在太难。
尤其是材料行业,简单的化学材料,早就被前人设计出来了……
现在的材料领域被前辈们都踩了一脚。
后来者想要在这个基础上开辟新领域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好的。”
吴奇给母亲安排的助理很尽责。
“我们给你安排了一共五家企业,您可以先看一下他们的资料……”
“各有特色?”
“是啊,各有特色。”助理点头道:“您可以看这家,做涤纶生产起家,正在尝试……”
“还有这家公司,正在做新材料。”
“这家公司在纳米碳纤维材料领域的投入力度很大……”
“这些!”吴母点头说:“很不错,不过,这也远水解不了近渴吧?”
“是的。”助理点头说:“我只是在阐述这些公司内在的特点,毕竟达成长远合作才是我们的目标,一个稳定的材料供应商必不可少,我们要通过这次筛选合作伙伴。”
“嗯!”
吴母点头。
“那……”
她话语没落,电话响起来。
“谁的呢?”
吴母接通电话。
片刻。
助理问道:“我们……”
“我们回家。”吴母身体摇晃了一下,不过还是站住了说道:“立刻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