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致命偏寵討論-第521章:黎俏氣場兩米八熱推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丹……黎小姐。”走在黎俏身边的保镖,开口顿了一秒,又连忙更换了称呼。
回到明朝做帝君
宗悦也注意到,他的口音不是纯正的国语,甚至发音很不标准,明显有些生硬。
黎俏单手插兜走在前方,那道纤细的背影在宗悦的眼中,简直气场两米八。
她们跟着保镖走向航站楼,在第一道关卡,黎俏出示了那本护照,保镖也同时出具了一份随行人员名单,几乎没有任何耽搁,他们一行人立马被护送到了VIP专用通道。
而接下来的入镜检查,所有关卡在看到黎俏的那一刻,全部绿灯通行。
宗悦:“……”
她家小姑子,到底什么人啊?
就算以她三叔的身份来这里进行友好访问,都未必能享受到这种待遇吧?!
走出机场后,两名保镖陪同她们来到停车场,一辆低调的黑色商务车映入眼帘。
宗悦没有任何反应,木着一张脸钻进了车厢。
防弹车呢。
她觉得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哪怕她已经被冲击的有点头重脚轻了。
车上,黎俏打了个手势,正在发动引擎的保镖立马停下了动作。
完全是不言自明的默契。
宗悦双手抱胸抓着衣袖,就那么怔怔地看着保镖,居然有种熟悉的错觉。
因为他们的姿态很眼熟,凡是军部出身的人,都是那种腰板挺直双手贴膝的坐姿。
宗悦默默地低下头,由上而下地抹了把脸,要冷静,不能像个村姑一样给小姑子丢人。
“不能来了?”忽地,黎俏懒散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宗悦机械地扭过头,一双眼睛几乎黏在了她的身上。
手机那头,是夏老五的声音。
她有些烦闷地咕哝,“嗯,临时出了点事,我暂时过不去了。”
寰夏药业的其中一家制药工厂,在昨天上午突然发生了免检药品导致中毒的事件。
她被亲爹临时派过去解决争端以及配合警方调查前因后果。
那款药物是市面上极为常见的日常感冒治疗药。
抗日保安团 虎笼山人
黑暗帝王之霸宠强妻
偏偏上月开售的批次出现了问题,即便药厂已经紧急召回药物进行重新送去质检,但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
黎俏听出了夏思妤的苦闷,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很淡定地问道:“需要帮忙么?”
“暂时不用,都是小问题,我能处理。”
夏思妤笑着婉拒,两人又交流了几句,很快就收了线。
……
十分钟后,商务车驶出伦敦港国际机场。
窗外的英伦风建筑,在雨幕里增添了几分夜色的含蓄和优雅。
普尔曼酒店。
黎俏和宗悦进了套房,两名保镖便一左一右地背手跨立站在了沙发后面。
“你们俩先回去休息,明早八点去医学联盟总部。”黎俏靠着扶手,揉了揉眉心,对着身后说了一句。
仙道至圣 古陵
两名保镖颔首应声,跨着大步就走出了房间。
宗悦双手贴在膝盖上,掌心摩擦着布料,清了清嗓子,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俏俏,他们是……”
“保镖。”
宗悦张了张嘴,咽下了其余所有的问题。
她默了默,动作僵硬地站起身,往浴室的方向指了指,“那我……先去洗漱了。”
黎俏抬起眼皮点点头,“明早我要出门办事,大嫂……”
“没关系没关系,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去逛。”
宗悦连忙摆手,生怕耽误了黎俏。
她现在有一种耽误了俏俏就等同于耽误了国家大事的感觉。
黎俏睨着宗悦,垂下眸盖住了眼底的笑意。
有些事她没隐瞒,但同样也没打算多说。
看样子,她大嫂好像被吓到了。
……
与此同时,查理斯庄园。
绵绵细雨下,一排排地灯散发着厚重而朦胧的光晕。
偌大的庄园昏黄而静谧,如丝雨幕在光线中随风倾斜。
客厅里,查理斯摇晃着酒杯,看向对面穿着睡袍姿态慵懒的男人。
明明是在他自家的查理斯庄园,可他竟有种无所适从的不安感。
这些皆来自对面男人无声散出的气场和威压。
“商先生,这事……确实不太好办。”查理斯家族在英帝有着超百年的历史,即便能称得上一句贵族,但和真真正正授封的贵族公爵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此时,商郁修长的指尖撑着额角,叠起的双腿肌肉线条格外分明。
他左手夹着烟搭在膝盖上,缓缓挑起眼尾,“你是在告诉我,给了你三百亿美金,还不够?”
查理斯抿了抿唇,面露难色,他靠着椅背蹙起眉头,哀叹道:“不是钱的问题,是……柴尔曼家族在有意打压我们。
您也知道,整个英帝除了皇室,柴尔曼家族在各界最有话语权。
我也多次试图和柴尔曼公爵联络,但对方始终不肯见我。
再这样下去,我担心我们之间的合作项目,可能要……”
男人高深不可测的眸光落在查理斯的身上,他俯身点了点烟灰,又送到唇边抿了一口,“那是谁透露了我们的合作关系?”
查理斯一脸困惑地摇头,“这个我目前还没查到,当然……也不排除可能是我家族里有人暗中走漏了消息。”
虽然查理斯是现任的家族主理人,可权位之争在他们家族中向来不少。
恢弘奢华的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查理斯仰头喝了一大口洋酒,那双深邃湛蓝的眼眸铺满了烦躁。
稍顷,商郁吐出烟圈,隔着淡淡的薄雾,对查理斯说道:“我的时间不多,如果三百亿美金还不能让你把持住查理斯家族,你不如考虑让位吧。”
查理斯难以置信般倒吸一口凉气,攥紧手掌,呼吸急促,“商先生,再给我一点时间。”
男人压了下薄唇,语气沉冷而强势,“周三之前,我要听到好消息。”
查理斯尤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拍了下大腿,“好,一定!”
……
第二天,薄雾如烟。
有着雾都美称的伦敦港,整座城都笼罩了一层疏薄的白雾。
黎俏不到八点就出了门,两名保镖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侧。
在走进电梯之前,她脚步一顿,望着左后方的保镖,低声道:“你回去吧。我大嫂要出门的话,你跟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