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兩界修 愛下-第294章 統一戰線分享

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
“什么?”库巴斯蹦起来的动作比斯勒德大多了,就连声音都跟着变了。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也想到过最后这个人如果真是跟那天晚上一伙的,最后的结果还真有可能死在自己的手里,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就睡一觉行了,他就已经死了。
“是谁干的?”库巴斯冷静下来问出了这样一句话,不知为何他想到了一个人。
“他没有跟任何人接触,死因不明,但是……。”斯勒德刚要把话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库巴斯,后边的话硬是咽了回去。
“您是说他一直没有出来过那个房间就死了?并没有任何人进去过?”库巴斯不傻,当时在监控里,他都盯了好几个小时了,那人也没反应,只是自己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这有点不太正常。难道那个人就是要来死在自己家里的?
斯勒德感觉自己的话说早了,因为此时他想起来安德鲁斯卡的话,说这个年轻人还会醒过来,虽然自己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如果真的活了过来,会对他们所有的人造成多么大的冲击。估计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遇到过死而复生的事情。这不是医学奇迹的问题,是会颠覆一个人的世界观的问题,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们都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已经死了多久了,要是短时间没有呼吸,经过抢救,奇迹有可能发生。但是死了好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的人,这就有点耸人听闻了。
见到自己的父亲不再说话,库巴斯也慢慢的坐了下来。他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他相信即使自己这十几个小时睡着了,没有自己的命令是没人敢轻易进入陆晨房间的,那他又是怎么死掉的呢,难道是自杀?他要再确认一下。
“他真的一动没动过,自从躺在那里?”
“从现场的监控来看是这样子的。”斯勒德肯定的点了点头,现场的监控他是看过的。
“那咱们去现场看一下,看看是否能找出什么线索!”库巴斯最终决定还是先去陆晨的房间看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可能进不去!”斯勒德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
“警察来了?”这是库巴斯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我觉着还是报警吧!”欧阳靖楠看着就跟睡着了一样站在门口的安德鲁斯卡还是没忍住,于是凑山前小声的说道。
她还是觉着这样子很不正常,哪有明明知道有人死在了,而其他人都无动于衷的。在那一瞬间,她似乎想明白了,难道这个老头子也是被要挟了?虽然看起来斯勒德似乎在听他的,但是万一这是表面现象呢,那是不是自己就跟跟他站在同一战线了。
安德鲁斯卡眼皮动了动,然后缓缓的睁开一条缝,看了看凑上来的欧阳靖楠,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跟里边那位一起的,所以没敢怠慢,如果换做别人他早就让斯勒德把她轰走了。
前妻归来 点绛唇
“喂!我说的话您听到了吗?”欧阳靖楠看到这个老头子仅仅是眯着眼瞅了自己一下,并没有说话。于是再次小声的问道。
安德鲁斯卡知道自己不出声是不行的了,他也只能说道:
“再等等看!”
欧阳靖楠很明显是不想放弃,她自以为猜透了其中的奥秘,于是她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两名保镖,然后给安德鲁斯卡使了一个眼色,声音变得更小了一些。
“是不是你也被挟持了?”
这句话还真起了作用,还是大作用。安德鲁斯卡那眯缝的眼睛开始睁开,心中开始重视起这句话,如果说这个女孩子被挟持了,那么作为她朋友里边躺着的那位,肯定是同样的待遇了。这个罗斯费勒德家族难道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跟这样的人过不去,别说一个罗斯费勒德家族,就是整个教会对上这样的存在也讨不到什么好处。这也正是他这么大岁数还在这里给人家当门卫的原因,虽然说以后不好说,但是为一个灵魂出窍之人守护了肉身,对方再怎么着也不会恩将仇报。
巾帼掩之出将入相
可是罗斯费勒德家族如果这样做了,那这个梁子可就结下了,他知道这个家族跟教会有些渊源,但是教会会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家族得罪这样一名存在就不好说了,安德鲁斯卡心里开始变得不安起来。
“你是说被挟持?”安德鲁斯卡还是决定先把情况搞明白。
“难道你没有吗?那你的手机能打通吗?借我报个警呗!”欧阳靖楠好看的眉头皱了皱,有些疑惑的问道。
“呃……我没有手机!”
只是安德鲁斯卡的回答让欧阳靖楠很意外,这都什么年月了,还有人出门不带手机。该不会是故意不想借给自己吧!还是岁数大了用不惯这玩意。
其实即使安德鲁斯卡有手机也是不会借给欧阳靖楠的,如果是那样,被她这一报警,这件事情可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刑警 榮耀
“能跟我讲讲你跟里边那个人的关系吗?”安德鲁斯卡不知为何,话确实多了起来。
听到安德鲁斯卡的话,欧阳靖楠也开始认同自己的看法,看来这个老头子是真的没有手机,这时她也想起来这个老头子的身份,一开始她就知道这是一名教会的人,只是陆晨的事情过于突然,过于震惊,她把这茬给忘记了,此时想来也就明白了,也许教会的人真的不使用手机。
还有一点就是,欧阳靖楠现在仔细打量这个老头子,似乎也不像是坏人,慈眉善目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阻止自己报警,但是至少对他的印象没有一开始那样敌视了。现在这里自己也只能跟他多说几句了,那个斯勒德匆匆忙忙的走了之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回来。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是我带他来到这里的,现在这个情况,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向他的家人交代。”欧阳靖楠一边说着眼圈开始变红。
陆晨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里,她总觉着是自己的错误。
“哦?他还有家人?嗯!”安德鲁斯卡缓缓的点了点头,修炼之人有家人很正常,但是修炼到这个程度还有家人的话就不正常,那可是需要几百年的时间。并且这类人一心修炼,早就断绝了红尘执念,否则也不会有如此成就。至于陆晨看上去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倒是没有多少吃惊。灵魂达到了这个程度,肉身想保留在什么年纪,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虽然自己做不到,但是他对这方面研究没少下功夫,他知道一个词叫返老还童,是来自伟大的东方修炼之人的叫法,书籍中一直有记载。
他一直怀疑福莱希斯曼就能做到,只是他不想把自己弄得这么年轻而已。
“咳咳!”
突然一个声音让安德鲁斯卡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而欧阳靖楠的眼睛则是瞪的老大,因为那个声音是从陆晨的房间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