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六十六章 異樣看書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痛……好痛……
穆习容艰难睁开眼,痛觉如影随形地开始复苏,从心口处蔓延至四肢百骸,让她几乎要痛叫出声。
从蛮荒走出的强
可她无力地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微微转了转头环视了下四周,这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屋内摆设简洁干净,窗棂上放着一盆白茉莉,散发着一种幽静的花香味。
这是哪里?
不多时,她视野中忽然出现一道模糊而又漆黑的人影,那影子在门口顿了一下,又马上跑了出去。
随后,有一身着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关切地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
“容儿?容儿!你终于醒了……你看看我,告诉我,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痛……”
“痛?哪里痛?告诉师兄,哪里痛?”
这句话传进穆习容耳中,眼前人的脸也跟着清晰了起来,面前这人就是她的师兄,温离晏。
但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紧紧拧住眉头,动了动嗓子,发出的声音却极为难听,“水……”
“要水是吗?师兄给你拿!”
温离晏接过一边下人递来的水,小心仔细地把水喂进穆习容的口中,穆习容急不可耐地吞咽了几口,却仍旧有许多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去。
温离晏也丝毫不嫌弃,将她嘴角的水擦拭干净。
“还要吗?”
穆习容点头,温离晏又继续喂她喝了几口,等她自己摇了摇头,才停止喂水。
缓了一阵后,穆习容也总算恢复了一些神智,她清了清嗓子,抬起略重的眼皮,声音仍旧沙哑地问道:“师兄,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半月前,你在楚国边城遇刺,若不是我察觉不对劲及时救了你,恐怕你早就没了命了。”
听到温离晏的这番话,穆习容才想起来之前的事。
之前她和温离晏约在城外谈话,途中却突然遭遇刺杀,她胸口好像又被一刀刺破了,只是幸运的是,这次她活了下来。
“那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是我在临沧境内的一处府邸,鲜少有人至,接下来的日子,你就在这里安心养伤,师兄会找出那些伤害了你的人,将他们碎尸万段都不足为惜!”
温离晏说最后一句话时,脸上有着穆习容未曾见过的狠厉。
他失而复得的宝贝,却被人伤成这样,那些人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为惜。
“那宁嵇玉呢?宁嵇玉可有消息了吗?”穆习容迫切地问道,她已经昏迷了半个月,如果这半个月里宁嵇玉能有消息,那她这次受伤也算值得。
“他还没有消息。”穆习容没注意到温离晏掩藏在袖子下的手都快要攥出血了。
“如今楚军是穆寻钏主持大局,担任主帅。想必是实在找不到宁王,便换了主将了。”他又道。
主将未死,却中途换将,无疑是在说前主将的无能。
但宁嵇玉失踪这般久都没有消息,在外人眼里和死也没什么区别了。
穆习容双眸没有一点神采,她疲惫地垂下眼,心口的伤却在此时突然发作刺痛起来。
“呃……”
穆习容紧紧攥着自己胸口的衣服,额头上已经是冷汗涔涔。
温离晏见此也再顾不得其他,“容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痛了?”
他赶忙取出胸口里一瓶金瓷药瓶,取出两粒药丸喂穆习容吃下,一会儿后,穆习容才缓过来。
一旁的下人见此都不禁瞪大了眼睛。
早知道他跟在殿下身边多年,方才那种药丸他也曾见过的,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也知道这是极难炼成,且极为珍贵的东西。
重生之傻夫君 凤芸
就连殿下有时自己受了伤,都舍不得吃一颗,如今竟然连眼睛都不眨地就给这位姑娘吃下了两颗。
如今他还不知道这位姑娘对于殿下来说的重要性,那可真就是太过愚蠢了。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温离晏神色紧张地问道。
“好多了……谢谢师兄……”穆习容声音听着仍旧很是虚弱,但她吃下那颗药丸后,比起刚才确实是好上了许多。
“那就好。”温离晏起身扶着她躺下,“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好生养伤,等伤好了再谈其他的,现下你也累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师兄就不打扰你了。等再过一个时辰,师兄陪你用膳。”
穆习容抿着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师兄。”
独家蜜爱:老公,请节制
如今二人处境复杂,温离晏想必也有许多尚未处理之事,楚临两军的战争也还未止息,她不仅没能找到宁嵇玉,自己也受了这般重的伤,如今想来一切还真是成了一团乱麻了。
.
楚军营帐中。
穆寻钏此时已接任过军中所有事宜,楚军军心也有所稳定,但他依旧高兴不起来。
“还没有消息吗?”
青楼娱乐指南 权心权意
一个半月前,他便被告知穆习容也失踪了的消息,在她消失的地方,还留下了一大滩血迹和争斗过的痕迹。
这是有人想要取穆习容的性命。
所有人都以为穆习容已经遇害了,但穆寻钏偏偏不信,他那个妹妹是个命大的,哪里能这么容易就死了呢?
但这阵子他派出去找人的人带回来的消息皆是说找不到人。
继宁王之后,宁王王妃又失踪了,而且都生死不明,他们二人还真是一对苦命鸳鸯啊。
“回将军的话,属下都已经尽力了……只是按照城门口留下的痕迹,实在难以找到王妃的踪迹,唯一的可能就是……王妃已经不在楚国境内。”
“不在楚国境内,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临沧的人所为?”
临沧对穆习容下手是和用意?难道是不想让她找到宁嵇玉吗?
还是说,宁嵇玉的失踪当真和临沧有关?
穆寻钏想着,愈发肯定这个可能性。
他叫来武勤安,吩咐道:“武勤安,你去派人伪造几个假身份,潜入临沧打探一下消息,越快越好。”
“是!”武勤安应声道。
等等……
穆寻钏忽然想起一个关节,穆习容实在边城口遇刺的,但她为何会在深夜去城门口呢?难道是要去见什么人?
“武勤安,你仔细想想,在王妃失踪之前,她可曾有过什么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