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重返1990-第一百一十六 大學宣傳看書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三人相互鼓舞相互打气,屋子里的气氛逐渐哲学起来。
但是在这气氛中,办事效率确实高了不少。
很快便规划好了,各组应该前进的路线,同时陈东青也讲出了很多的宣传语。
刘大海和方文杰认真的听陈东青讲解宣传语,他们也很快学会了各种话术。
唯一一点可笑的是,他们这些推广的人,本来就不会英语,还要去各个大学让人到他们这学英语。
不过好在,招来的三个人,可以分散到三队,作为门面担当。
只希望这三个人不要掉链子啊!
布置完分工,刘大海和方文杰便睡去,陈东青再熬夜挑灯夜战,把电影里面和自己一些见解,整理成了一个过签证秘籍。
这个签证课,可是招揽大学生们的绝招。
虽然大家都没有出过国,上课基本纯属靠想象,但是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能忽悠一个是一个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陈东青也不在方文杰这边挤床铺了,半夜走回新租的仓库里面,买了四张床床铺,他就是为了不跟方文杰挤床位。
过几天合适的话,把刘大海也叫上来,一起在仓库里面打地铺,还能省省位置。
回到仓库,那三个英语人才,早就呼呼大睡过去,身旁还放着用袋子装好的饭盒,三盒是吃完的,还有一份是没有动过的。
那份还没有动过的,大概是给自己留的,床铺也顺带把陈东青的那个第四个位置铺好。
看来这三个家伙,倒也还挺懂人情世故,有几分人情味。
三人睡相并不是很好,身上的被子也到处乱踢。
陈东青见了,便轻手轻脚地捡起他们的被子,为他们重新盖好,恍惚之间,好似当了他们的父亲似的。
是啊!
如果上辈子没有什么大变故,四十五岁的男人,也该有个二十来岁左右的孩子了。
看着三人的睡相,又想起白天几个小孩口无遮拦瞎说话,倒还真感觉有点像养了三个小孩!
眼见着夜深了,陈东青也困得不行,看了看三人,打了个呵欠,往床位上一倒,便也沉沉睡去。
……
恶少扛上拽千金
第二天的太阳光刚照进仓库,陈东青便醒了,他的计划需要争分夺秒,尽管睡着了,他也在心里不觉得咋踏实。
天一蒙蒙亮,他就跟突然触电了一般,惊醒起来。
这个时间,正好是小学生们的家长起来的时间,他得赶紧趁这个时间,带上人到市区的学校附近路段,去拉拉客了。
英语人才三人组,平时应该也是蛮早起,陈东青起床梳洗的功夫,他们也一起起来,跟着陈东青整理起来。
在梳洗过程中,陈东青将自己的计划布置和三人简单交代了一下,便让三人自行去买早餐吃,他则是去和刘大海他们汇合。
按照约定的时间,刘大海、方文杰加上陆千凡,到了被收走的网吧门口。
这个网吧虽然被收走了,但他们依旧在这里集合,看着紧锁的大门,似乎也在给几人打气。
人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这网吧就好比是那苦胆,每见一次就心苦一次,但也能激发斗志!
陆千凡带着十多名工人过来,在陈东青的指导下,他也掌握了话术,也知道陈东青接下来该干什么。
于是这伙人便到了新租的仓库里头,刘大海等核心三人,也终于和英语人才三人组见上面,简单唠嗑几句,便分队往外走散。
刘大海和方文杰分成两队,负责找附近的小学宣传,陈东青和陆千凡加上英语水平最好的胡泉涛组成一队,去附近的大学城碰碰运气。
大学城的学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话术需要细细考虑。
例如陈东青的签证课,不能说是他自己的签证经历,要说就说是自己亲人留下来的签证秘籍!
塑造一个总结了各个不同签证失败经历的亲戚。
上课时,将签证技巧,作为第三人称描述,将自己完全不懂英语,不懂签证的形象袒露出来。
半真半假的形象塑造,反而能让人容易相信。
三只队伍便如此行进起来!
庆市的学校不多,说起来还是年市的多,处理完这庆市的,就得立马赶去年市。
这第一天执行计划,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
大学里面,有不少英语不太好的同学,他们一听有英语补习班,便立刻围上来。
甚至连宣传都省了,学生们见围了这么多人,便都好奇地围过来。
这个时代会英语的大学生不多,还有不少的人,是从高中的之后急补的英语。
功底不扎实,使用起来也不灵活。
陈东青本是打算让会点基本英语的学生,围成一小团用英语和胡泉涛交流交流,感受一下专业翻译的语言气魄。
结果围过来的人太多,一个人压根就不能和这么多人聊得来。
他便随便拜托了两个看起来比较热心的学生,看看能不能带他们去到一个类似讲台的位置。
结果,学生们直接把他们带到了小礼堂。
嫡妃策 真爱未凉
次元经纪人
小礼堂只有周日的时候,会有神父过来做礼拜,平时就是学生们做活动的地方。
这下可方便了,领着一大伙人往礼堂去。
眼看着人群围了差不多四五十人,基本都够一堂课程的人数。
陈东青考虑了一下,干脆让胡泉涛试试讲课。
这翻译和用英语闲聊,胡泉涛还算擅长,但是这上课,胡泉涛还真不太会!
“老板,咋讲啊,我也没上过正式的课,都是老爷子一点点手把手教,和工作逼出来的……”
陈东青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呆呆地看着礼堂。
小礼堂坐满了好学的学子,各个都是一脸期待地看着站在礼堂讲台的胡泉涛。
四五十人的西式小礼堂,好似有人在隐隐指挥般,一进门便无人言语,每个人都悄悄地做到入礼堂的木椅上。
这是第一课,能不能还上钱就看这一次了!
“我给你打头阵,你先想想,最好就是多点趣味,这才能吸引人,成不成就看这把了!”
陈东青拍了拍胡泉涛的肩膀,径直朝那讲台上走去。
“大家好……我叫陈东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