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仙師無敵-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再入靈脩(二十二)鑒賞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哇,不愧是新日藤野,一击得手!”台下的人很激动。
“为什么不躲?”新日藤野问庞小南。
“没事,试试你的力量。”庞小南随意的笑笑。
其实刚刚那一拳,新日藤野不过是试探性的挥拳,没有想过一定要打中,没想到庞小南一点反应都没有。
庞小南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他想试探新日藤野的实力,这老头速度是不错,就是不知道力量如何。
结果这一击让庞小南比较失望,新日藤野这一拳虽然是没用全力,不过打在庞小南的身上就像朋友间那种问候的互打一样,毫无威胁。
“好吧,接下来,我可不会留手了。”新日藤野转身回到了自己刚刚站的位置,冷冷的盯着庞小南。
新日藤野已经差不多试出了庞小南的实力,庞小南不比他弱。
光是刚刚那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淡定,就足以证明庞小南根本就不惧武道宗师的挑战。
这得多么丰富的实战经验,才能练就如此强大的心态。
正是因为庞小南这么强,新日藤野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也不敢轻视庞小南。
“来吧。”庞小南还是淡淡的喊新日藤野先动手。
这次,新日藤野的动作让台下的人看的目瞪口呆,因为根本就看不清楚,只看到了一团残影在台上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这根本就是神仙打架吗。”
“是啊,这可是太精彩了,就是看不清它们的招式。”
“到底是谁占上风啊,你看的出来吗?”
“这哪里看的出来,必须等这团影子停下来,我们才知道最后的结果。”
没过多久,残影渐渐变的清晰,人们发现新日藤野的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他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
但是反观庞小南,还是那么气定神闲,只是胸口前稍微有些汗渍。
“我就说吧,老年人还是体力差一些的。”
“要真的这样,那新日藤野迟早要输的啊。”
“也不一定,高手对决,一招就能改变胜负的局面。”
“不过你看,南小庞似乎游刃有余啊。”
连台下的人都看出了趋势,新日藤野自然心中有数。
从刚刚一连串的攻击来看,他并不能攻破庞小南的防线,相反搞的自己相当的吃力。
他新日藤野贵为宗师高级,打到这么尴尬的局面,实在是太屈辱了。
但是希望还有,新日藤野变换了招式,改为了太极拳进攻。
太极的特点是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你南小庞再厉害,我借你的矛攻你的盾。
庞小南显然察觉到了新日藤野招式的变化,不过这个变化对他来说,没有实质性的威胁。
太极是借力打力没错,但是前提是你能借到对手的力。
庞小南一个直踢腿攻向新日藤野的腹部,这一脚又准又狠,卷起了猎猎风声。
“来的好!”新日藤野伸手去接庞小南的脚。
太极的招式,就是把庞小南的脚接过来然后往后一扯,肩膀猛地往前一靠,由于惯性的作用,对手会被震出好远,或者直接震出内伤。
这就叫借力打力。
不过那是针对一般的选手,像庞小南这样的选手,你想的很美好,但是结果可能恰恰相反。
新日藤野的手一接触庞小南的脚边,就感到一股极大的气压往外推,他的手根本就抓不到庞小南的腿脚或者裤管。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气团推到了他的面前,“轰”的一声,他被这个气团直接震飞,飞向了围栏,冲破了围栏,掉到了擂台之外。
围观的众人哗然。
庞小南这一脚,实际上是蕴气于脚部周围,没有任何人能够接近。
换句话说,这是用脚发了一波元气弹。
新日藤野还傻傻的用手去接。
庞小南收回了腿,手搭凉棚往新日藤野飞出去的方向看了看,假装好心的喊了一句:“老人家没事吧?”
新日藤野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然后才努力恢复了平静,走回了擂台上。
“小兄弟,我输了,心服口服。”老牌宗师就是有老牌宗师的样子,输也要输得起。
“承让了,老人家。”庞小南打了个拱手,既然对手有风度,他也要做做样子。
“小兄弟,我有个不情之请。”新日藤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过那微微的笑意却是浓烈了些许。
“请说。”
“我想请小兄弟喝杯茶,还请赏光。”
“没问题。”
看着庞小南和新日藤野消失在武道馆,剩下的人群沸腾了。
“靠,南小庞竟然打赢了!”
“什么情况啊,刚刚他那一招是什么招数?”
“那是元气弹啊!只有宗师以上的人才会的招数吧?”
“什么元气弹,你看过用脚发元气弹的吗?我看啊,那是外劲!”
“这么恐怖的外劲,能把人踢飞这么远。”
“把人踢飞都不算什么,关键是他能把擂台的围栏都踢断,那是多恐怖的脚力啊。”
“不得了了不得,这小子还这么年轻就是宗师,还打败了我们霓虹国的老牌宗师,这么得了。”
“或许真要像他说的,我们这日不落武道馆,要改名成打不赢武道馆咯。”
新日藤野把庞小南带到了茶道馆,请他进了最典雅的那个包房,然后亲自给他泡起茶来。
“小兄弟,我年轻的时候追求武道,但是当我老了,我就开始沉迷茶道。”
新日藤野用煮沸的泉水把所有的茶具都仔仔细细的烫了一遍,茶室里面静悄悄的,只有一首清幽的曲子在飘荡,新日藤野已经交代所有人不要来打搅他。
“为什么呢?”庞小南对武道转茶道的这个故事很感兴趣。
“你知道什么是茶道吗?”新日藤野把一个茶杯放置到了庞小南的面前。
“我只知道喝茶,不曾研究过茶道。”庞小南确实只是附庸风雅而已,有时连附庸风雅都谈不上,要是没人泡茶,他宁愿喝白开水。
“茶道,就是品赏茶的美感之道。也被视为一种烹茶饮茶的生活艺术,一种以茶为媒的生活礼仪,一种以茶修身的生活方式。它通过沏茶、赏茶、闻茶、饮茶、增进友谊,美心修德,学习礼法,领略传统美德,是很有益的一种和美仪式。喝茶能静心、静神,有助于陶冶情操、去除杂念。”
新日藤野给庞小南普及了茶道的基本知识。
“你是说,你是因为厌倦了武道的暴烈,才开始追求茶道的宁静致远咯。”
“人上了年纪啊,就会喜欢平和的环境和平和的心态,所以我才放弃了对武道的追求,因为我觉得那种追逐的心最后都是会无功而返的,不如安安静静享受生活。”
“那你是悟道了。”
“不能算是悟道,只能算是感悟。”
“既然有所感悟,你又为什么要和我比武呢?”
庞小南觉得新日藤野并没有真正的感悟出来,既然要追求平和,就不要管外界的打打杀杀,一有风吹草动就想去见识一下,看到比自己厉害的人也要去切磋一番。
“呵呵,虽然我不追求武道的精进,不过我毕竟还是武道的爱好者,看到有个高手在面前,当然忍不住想去切磋一下。”
新日藤野倒了一杯茶给庞小南,那热腾腾的蒸汽带出了一股清香。
“这是上好的明前茶,你试试。”
“老人家,你啊,怎么说呢,从你比武的心态,和你喝茶的种类,都可以看出,你的心还是不静啊。”
“哦?何以见得?”
“比武说到底,就是争强好胜,喝茶,年轻人喜欢喝绿茶青茶,越是上了年纪,越喜欢深发酵茶,比如黑茶普洱,因为年轻人只喜欢那股茶香,但是老人喜欢品味茶里面的历史和药香……”
庞小南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觉得新日藤野应该懂得自己在说什么。
“你说的对,小兄弟看来也是悟了道的高人,难怪武功比我高一截,原因在这里。”
新日藤野深吸一口气,由衷的佩服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老人家过奖了,我这也是自己的见解,不一定对,大家互相交流一下而已。”
庞小南呡了一口茶,这明前茶确实香气宜人,入口爽咧。
“小兄弟刚刚在擂台之上,还要感谢你手下留情啊。”
“哪里哪里,我都把你踢下台了,哪里说得上是手下留情。”
“诶,你那一脚看起来威力巨大,实际上只是打起来好看,我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泡茶,就说明你那一脚是没用力的。”
“哈哈,到底还是姜还是老的辣,老人家果然是好眼力。”
原来庞小南那一脚,只是外力而已,用气团把对手轰下台,只要对手的内力深厚,就不会有任何的损伤,那不像插一根剑在你体内,怎么也会搅出点内伤来。
这就好像是坐车一样,那个气团就是车,送了你一程。
“小兄弟,你来日不落武道馆,不是来随便转转的吧?”
新日藤野早就看出了庞小南的目的。
“哈哈,当然不是,我是来找日不落哦多桑的。”
“你找他是要和他比武吗?”
“正是。”
“刚刚你还劝说我不要争强好胜,现在你自己又看不开了吗?”
“我没有劝说你不要争强好胜,我只是说你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我从来没承认也没否认我争强好胜,我只是来看看,是哪个人在华海市横行霸道,如果有必要,我会替天行道。”
庞小南淡淡的说着,却让新日藤野感到了一丝寒气。
“其实武道中人,大多是身不由己,包括日不落哦多桑也是。”
新日藤野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为日不落哦多桑辩解了一句。
“人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只不过有时候选择的成本比较大。”
庞小南不同意新日藤野的说法,人之所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不愿意承受退出江湖所要付出的代价。
就好像很多人达不到急流勇退的境界,是因为他们还想再争一争上游,因为上游还有更多的利益等着他们。
“我同意你的想法,我也是不想再争斗了,才不再沉迷武道转而堕入了茶道啊。”
“茶道好,每天喝喝茶看看书,多么惬意啊,我也向往这种生活呢。”
“你知道吗,茶道其实是道家的化身。”
“这个我倒是没有研究。”
“道家讲的清静无为,不正是体现在茶道之中吗?”
“倒是有些共通之处。”
“不过,真正的茶道,应该是不拘泥于茶叶,茶具、环境等等一切要素,只要有一杯茶喝,哪怕是泡的普通树叶子,也能喝下去,这才是体现了真正的道。”
“没错,道可道,非常道,要是能规定出茶道究竟该怎么样表示,那确实不是真正的道。”
“看来小兄弟对道还是很清楚的吗。”
“略有研究。”
“跟小兄弟比起来,我是痴长了这么多岁啊,以后还希望小兄弟经常过来,我亲自与你泡茶喝,也好和你学习一下生活之道啊。”
“老人家客气了,你的见识肯定比我多,要学习,也是我跟你学习。”
“见识不一定能化作有用的知识,见识再多感悟不出道理也是梦一场啊。”
“你看,你又着相了,见识就一定要化为知识吗?所谓无为,就是要不想着做任何事都必须有结果,你一旦出于功利心去为人处世,你就没悟道。”
“小兄弟字字珠玑,今天老朽真是收获不浅啊。”
“日不落哦多桑在不在馆里?”
庞小南今天来的主要目的还没达到,他想看看是不是能搞个完满的结局。
“他啊,很少在馆里的,他每天要和各路神仙相会,馆里的事物也不过是打了他的牌子在经营。”
无影之墙 阿布日古
“听说他后面有很多霓虹国的大企业,是真的吗?”
庞小南知道拿这个问题问一个霓虹人不是很妥当,加上新日藤野和日不落哦多桑是一伙的,但是,既然新日藤野沉迷茶道,就应该不会对俗世有太多的执着,即便他是霓虹人,也会看淡那些世俗之事。
“是真的。”果然新日藤野没有半点隐瞒。
“那日不落哦多桑来华海市的目的是什么?”庞小南继续问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
“具体的目的是什么,我并不是很清楚,”新日藤野给庞小南加了一杯茶,“不过相必你也猜到了,既然他的身后有各大企业,那就肯定和商业有关。”
“我是这么猜的,霓虹国的商会想在华海市获得商业利益,于是派出日不落哦多桑在华海市的武林先扬名立万,然后借着日不落哦多桑的名气,推荐霓虹国的各种优质服务。”
“嗯,你都想清楚了,还问我做什么呢,我们喝茶,来,喝茶。”
“我听说日不落哦多桑是华国人,我是说他小的时候。”
“好像是吧,我对他其实也不很了解,他请我过来的时候,我还犹豫了很久,因为华海市再怎么好,也不如我在霓虹国的小房子,不过他答应我给一个茶馆给我管,而且不管是什么茶,只要我看上的都能买,我才答应过来的。”
“你一个人过来的?”
“是啊,难道还要带人过来吗?”
“你的老伴呢,你的儿女呢?”
“我一生未婚,哪来的妻子儿女。”
“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不结婚呢?”
“年轻的时候追求武道,老了沉迷茶道,我有自己喜欢的事物,为什么要去喜欢一个女人呢?”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不是好像,就是有道理,况且,像我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有家庭呢,不要耽误了别人。”
“话不能这么说,你不想耽误的人,迟早也是要被别人耽误的。”
“那就让别人去耽误他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人虽然是我耽误的,但是也耽误了我的时间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有了家庭,就是害人害己。”
“恕我直言,你好像也不可能有家庭吧?”
“何出此言?”
“曲高和寡,你这么厉害,就算有人喜欢你,也没有信心陪伴你,而你,也会内心一直孤独,这是真理,成功的背后就是孤独。”
“不瞒你说,喜欢我的女人确实有,但我和你一样,我也不想耽误她们。”
“英雄所见略同。”新日藤野举起茶杯和庞小南遥相碰杯。
“你还是想找日不落哦多桑比武吗?”
“我想见识一下。”
“不,你不是想见识一下,你是想羞辱他。”
“这么明显吗?”
“华国人最优良的品质就是同仇敌忾,霓虹人到了你们的地盘来挑衅,作为强者的你,不会袖手旁观的。”
“很难相信,你会对我说出这种话来。”
“怎么,你觉得我是霓虹人,我就会对你阳奉阴违吗?”
“据我所知,你们霓虹人的有了品质也是同仇敌忾吧。”
“这是普通民众都会有的心理,不过,我常年在全世界游走,也算不得有太大的民族观念,我更倾向于哈利路亚星是一个整体的认识。”
“我也觉得和平与发展才是硬道理,不过,竞争也该有序竞争,不能通过卑劣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指的卑劣,是说日不落哦多桑利用比武狠狠的落了华海市武林的面子,是这件事吗?”
“比武就会有输赢,如果是正当比武,我并没有意见,不过,日不落哦多桑在比武中故意使出一些下三滥的手段去伤害对手,这就有些过分了。”
“有这种事吗,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有个朋友,也是宗师级别的选手,就是被他用手段打成了重伤。”
庞小南从和新日藤野的对话中可以感受到,新日藤野不是护短的人,他应该是不知道陶叔被暗算的事情。
“说实话,我对日不落哦多桑不是太了解,只是他给我提供了这个喝茶的平台,我才过来的,我这个年纪,也不会去考虑什么人品不人品了,只要我问心无愧,其他的,随缘吧。”
新日藤野跟日不落哦多桑确实是接触不多,就算是来了华海市,也最多见了不上十位数的面。
“不管怎么样吧,正当的商业竞争我不管,不管是国外什么财团,你有实力,带给消费者的都是好处,但是如果用不正当的手段,我不知道我不会管,我要是知道了,我当然要过来看看。”
“这就是你这次来日不落武道馆的真实目的吧?”
“是的。”
“行,我会帮你传达的,我如果看到日不落哦多桑,我就帮你说一下。”
“那就谢谢了老人家,谢谢你的茶。”
“不多坐一会儿吗?”
“不了,我还约了你们洗浴馆的馆长呢,他说请我洗澡。”
“水里四十九吗?那太好了,我借你的光,我也去泡个澡。”
“你还用借我的光,你们坐馆之间,难道不该互相关照吗?”
“我们虽然都是坐馆,不过这几个单位之间是独立核算呢,别说我了,就算是日不落哦多桑去洗澡,也不见得水里四十九就会抽空给他搓澡。”
“还有这种事啊,那好吧,我们一起去。”
日不落武道馆的洗浴中心可以说是非常的……有特色,说不上是多么的豪华,但是很传统,那些木桶啊,搓澡的用具啊,都是仿照古时候的习惯制作的。
一进去,就让你感到有如倒退到几十年前的光景。
庞小南报出了自己的假名“南小庞”,立刻就有人把他引导到了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里,水里四十九正在这里打坐。
“水里馆主,怎么这么清闲啊?”新日藤野主动跟水里四十九打招呼,不过脸上还是那副淡然的表情。
“新日馆主,你怎么来了?”水里四十九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新日藤野,有些奇怪。
“哦,新日馆主是跟我过来的,他请我喝茶,我说你请我搓澡,他要来感受一下,就一起过来了。”庞小南随后解释道。
“这么说,新日馆主也没有打赢南小庞兄弟咯?”水里四十九虽然五大三粗,但是并非草包,新日藤野请庞小南喝茶,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新日藤野和庞小南交过手了。
而且肯定是打输了,不然不会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