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第三百九十八章 海上棄船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此刻陆远驾驶着船,哼的小曲,时不时的会对一下海图防止自己跑偏,而前面的声呐探测仪不断的巡回发出信号,将探测到的信息发送回来。
因为大地震过后,海底的情况变得十分的复杂,时不时的会有一些浮冰或者是碎石堆积在海底形成一些礁石堆,如果不及时的盯着的话,很可能一下子撞上去,整个船舱底部就会被怼出一条大口子,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陆远紧紧的盯着声纳探测仪以及海图,内心当中早已经飞向了地下堡垒那边,他猜测着地下道里长的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就跟他们在组合岛上挖出来的洞穴一样,只是一个简单的地洞,又或者是像是防空洞一样,四通八达的。
连续航行了三天,每天巨兽都会拖着船行驶几百公里,接着便停下来使用汽油来航行。
每天陆远,周通,希文三个人轮流驾驶的船只,毕竟一个人的经历有限,大家轮流着来,倒也没有那么的累。
距离一点点一点的缩进,但是整个海面大的像是走不到尽头一样,每天对着空旷的海面,陆远总是忍不住感觉自己就像是原地踏步一样,有时候偶尔会见到一些船只,总会让他兴奋一阵子,他现在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陌生人了。
这一天陆远在船舱当中休息了几个小时以后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觉,小珊在一旁开着小夜灯,看着几年前留下的小说,现在她真的是无聊透顶了,按照以前的习惯,她更喜欢去刷一刷那些家庭剧,或者是都市爱情肥皂剧。
只不过陆远下载的那些电视剧早已经被她看了个遍,现在翻来覆去也没有什么值得再看的了,只能是抱着一本小说津津有味的品读,似乎还在里面发现了一些趣味。
陆远则是更喜欢在闲暇的时间去打一打电动游戏,虽然不知道已经通关了多少次,但是他总是乐此不疲的靠着游戏来消耗时间。
手里玩着的魂斗罗,他已经通关了多少次了,看着熟悉的关卡和boss,他轻轻的动动手指上的键盘,很快的就通了关,看到上面显示的通关标志,陆远慢慢的把鼠标放一下。
“唉,游戏玩多了也是无聊啊!要是能有联机对战就好了!”陆远其实更想组建一个局域网来打打游戏。
但是现在他们的电力根本就不足以支撑那么多的电脑,因为多余的电力还要供应着各个船舱当中的电灯以及一些小型电器,根本就拿不出来太多的电量来维持电脑的运转。
而且现在船上的用电还需要限制,每天也就只有五个小时的时间是通电的,其余的时间都用来给船舱下面的蓄电池来进行供电,毕竟这么一艘船,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问题的话,蓄电池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忽然船身顿了一下,陆远刚站起身差点就摔倒,好在船舱当中比较狭窄,陆远轻轻的扶住了墙面就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而小珊也是把手里的书本给放下了,疑惑的朝仓门外看了看。
“怎么感觉好像停船了呀?”小珊从床上站起来,趴在窗口窗外看了看,海面还在上下不停的翻动着,但是脚下的感觉确实停顿了下来。
陆远也趴在窗口窗外看了一眼,似乎感觉真的停了船,于是直接打开舱门,立刻冷风灌了进来,冻得陆远赶紧的将衣服给紧了一下。
此刻甲板上已经站着几个人了,陆爸和小珊把和正在值班的希文站在甲板的船舷上朝远处眺望。
“怎么回事?船怎么停下来了?”
陆远一边走一边朝前行了。
希文扭头看了一眼陆远,然后指了指远处。
“前面好像有什么状况!”
陆远赶紧的快步走了过去站在甲板上往前看了一眼,只见远处的海平面上竟然停了几艘船,一个个的随着海面上下的浮动,像是被人丢弃在那里的一样。
“我去,怎么这么多船?是到了海岸了?”
希文摇了摇头:“没有呢,还有三百多公里,刚刚我拿望远镜朝前看的时候,发现前面就出现了几条船就没太理会,没想到越往前走船越多,这前面可能有个几十艘船吧,这比咱们一路上遇见的所有的船都要多,我感觉可能出事了,所以就把船给停下了!”
陆远的心稍微有些混乱,这马上就要到了,竟然出现了这种怪异的事情。
于是他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走,把小艇放下来去看看情况!船先别动了,要是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就赶紧撤,小艇的速度快,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希文点了点头,然后赶紧的将挂在船侧边的小艇给放了下去,“哗啦啦”一阵铁锁链的声音响起,小船落到了海面上。
陆远攀着梯子一点一点的下到了船舱当中,奶奶和陆妈几个人也听到外面的动静,看到陆远再次下到海面上有些着急。
“小远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咋下小船里去了?”
“没事儿,前面发生了点状况,我去问了一问马上就回来了,妈,你照顾好奶奶和爷爷他们,千万不要跟着来呀!”
说完陆远示意了一下希文,对方赶紧地将绳索给解开,二人拿着小桨一点一点的朝前方划了过去。
海面上的风很乱,一会儿从东侧过来,一会儿又从西侧过来,让人猝不及防,二人手上拿着小桨,总感觉特别的费力,因为他们要不断的调整小船的位置,防止被风给吹走。
花了好大一会儿,终于是到了跟前,陆远选择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条船朝上望了望,发现上面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条船虽然上面一片斑驳,但是明显还是有被人打磨过的痕迹,看上去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才被扔在这里的。
陆远和希文对视的一眼,接着二人将小艇上的绳索拿起来,直接拴在了对方大船上的铁链上,接着希文从背后的包里掏出来一条长长的绳子,然后在空中甩了两甩,猛的朝上抛了过去。
锁链顶端挂着一条铁钩,“砰”的一声勾在了船舷上,希文用手拽了几下,感觉已经被扣住了,冲着陆远点点头。
于是二人一前一后地攀着锁链朝这条船上爬了上去。
到了船上依然是静悄悄地,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陆远轻轻的拉住想要朝前走的希文:“小心点儿,这里可能有啥情况!”
陆远担心出情况,于是从腰间摸出了手枪紧紧的握在手里,一点一点的朝船舱的方向挪动过去。
虽然陆远极力的压制自己的脚步声,但是铁皮甲板踩在脚下,时不时的会发出铛铛的声音,仿佛敲击在二人的心脏上。
不多时,二人已经走到了船舱跟前,陆远超前挥了挥手,然后紧紧的握着枪对着舱门,希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握住门把手向下一压。
“咔嚓”一声,舱门被打开,陆远左手拿着手电筒放在右手下面朝前照着,而右手上握着手枪直接朝里走去。
这种方法是周通交给他的,主要是用于探测一些不明的房间,以防止出现意外能够在第一时间将对手给击毙。
但是当陆远在房间当中照了照之后,发现船长当中空无一人,除了有一些杂乱的书籍和没有被燃烧完的木材丢在地上以外就再没了其他东西。
陆远有些诧异,然后二人再次朝的第二个房间走去依然是这种情况,打开了几个房间,全都没有人,陆远的心不禁是狠狠地揪了起来。
“这他妈就奇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这么一条船就直接被丢在这里有点不对劲啊!”
希文下巴轻轻往下点了点,似乎在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希望不是出了啥问题吧!”
于是二人再次朝着甲板下面的船舱当中走去,轻轻地掀开了进入船舱下面的铁板,忽然里面传来的一阵骚动,陆远赶紧的把上面的铁板给盖上。
“有人!”
希文的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恐惧,他感觉自己的后脊背汗毛都竖起来了,再次咽了咽口水,他蹲在一旁手里拿着枪。
陆远趴在铁皮跟前,轻轻地敲了敲。
“有人没?”
下面没有任何的动静。
接着陆远再次敲了敲:“我看见你们啦,有人的话就说一声,我们只是来找个东西,没有恶意!”
过了许久下面才传出来的一阵响动,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你们是干什么的?”
陆远愣了一下:“我们是路过这里的,想问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那么多的船都丢弃在这里了!”
下面的人听到陆远的声音并不像是来干什么坏事的,于是大着胆子说到:“你别动手,我这就出来,千万不能动手啊!”
陆远再三跟对方保证了一番,对方才慢慢的从里面探出了脑袋,来的人一共有三个人,个个衣衫褴褛,浑身缩手缩脚的,而船舱下面似乎点燃了什么东西。
刚刚他们似乎在掩盖这些火苗,现在听陆远似乎并没有恶意,于是他们再次将带着火苗的铁盖子给揭开,船舱底部一阵浓郁的屎尿味传来呛得陆远忍不住掩住了口鼻。
黯 鄉 魂
“能给我们讲讲这里怎么回事吗?我看这边丢起了好多的船!”
对方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眼神当中闪过的一丝后怕。
“你们是去太平洲的吗?”
陆远点点头,这件事情跟对方并没有隐瞒的必要,因为电台已经恢复了,太平洲那里已经不再是一个秘密了,所以大家都是奔着太平洲去,告诉别人也没问题。
“唉,告诉你们最好别去了,前面太危险了,有海盗!”
陆远愣了一下:“什么?有海盗?”
“是呀,确实有海盗,他们就拦在前面那一片海域当中来回的巡查,这些船都是被抢劫过了,我们几个人都在发动机舱那边逃过了他们的搜查,所以才幸免于难,其他的人都被他们给抓去了,估计现在已经成了他们肚子里的食物了!”
陆远的心顿时沉了下来,没想到眼看就要到太平走了,却遇到了海盗,还是一帮吃人的海盗。
“这些人为什么不到地下堡垒去呢?而是在这里拦路当海盗呢?”
对方苦笑了一声,然后似乎想要抽烟,陆远看到他这个动作之后,赶紧的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一包自己卷制的香烟递给了对方。
对方看到香烟之后,顿时诧异的看了一眼陆远,然后飞快的接过香烟从口袋当中拿出了一个打火机,用手艰难的捂着点了好久才将香烟点燃。
“呼~他们其实就是不想让人跟他们争抢进入太平洲的地下堡垒,才故意当成海盗拦住前往那里的人!”
陆远顿时一冷,赶紧的追问:“什么?他们是故意的?”
“没错,现在谁不知道太平州地下堡垒一共就八十二万个名额,刚刚我们才收到消息,现在已经有一半的人进到里面,现在还剩下四十多万,用不了几天的时间,估计这些名额就已经被抢购一空,而这些人就是黑市里的人,他们想要垄断这些名额,来获取更大的利益!”
“那地下堡垒的人难道就不管一管吗?”
“呵呵!管?地下堡垒的人谁愿意管!他们现在还在忙着建造第四期的地下堡垒呢!不过暴雪马上就要来临了!四期,我看是死期吧!”对方冷笑了一声,声音略显凄惨。
“对了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对方看了一眼陆远,又看了看自己口袋里的香烟,感觉陆远并不像什么坏人,于是大着胆子和身旁的人进行了眼神交换,几个人点了点头。
男人叹息了一声,指了指船舱底下。
“唉,实不相瞒,我们在反抗的途中抓到了一个过来搜查的人,现在就被困在下面!”
说完对方直接将铁皮掀开,带头朝下面走去,陆远其实不想跟着去,因为下面的味道实在是太重了,他们吃喝拉撒全都在下面,里面的味道臭气熏天,而且异常的寒冷,但是陆远还是皱着头皮跟对方下到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