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ptt-三百六十 弟弟和弟媳相伴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如果没有半夜三更突然响起的那通电话,我差点就要忘记我也曾是一个小地方出来的丫头。都说时间会让一个人脱胎换骨,我认为,这句话是对的。至少,我的身上,慢慢没了从前的影子。过去的过去,都渐行渐远。与老家有关的一切,我不提,身边的人几乎也不会提起。
骗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险 秦倾
三十多岁的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与父母心的距离是那样远。我们从不互通电话,甚至在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我和他们,一个月也不见得会通一次视频。在我内心深处,几乎没有父母的位置,我想,在他们心里,我也是那个可有可无的孩子吧!
女人,最怕投错了胎,嫁错了人。可是我,这两项,都占了。呵!
当我遇到任何难题,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逃离,我总觉得只要我不勇于面对,它就不会揪住我不放。所以,我这是什么心态呢?我这是什么逻辑呢?哎!
我的世界,突然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下子,安静了。静得吓人!
魔狩猎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能理解,为什么突然就没人来找我了。当我慢慢习惯了这种日子,我也不觉得它有什么不好。总之,只要给我足够多的适应时间,我可以适应任何我曾经认为我一直适应不了的生活。
“姐!”半夜三更,我早已熟睡,隔壁房间的小宝也早已在梦想与他的小女同学约会。
“咋了?”我用方言问弟弟。
“赶紧给我打两万块钱,我妮儿早产了,现在急需钱交费。”弟弟电话催促我,像是我应该出这份钱似的。“你放心,等我们出院了,办完事,收了礼钱后,就还你。”
我心里一直都很反感,别人跟我借钱。尤其是家人,我又不欠他们的,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可是没有伸出过援助之手的。现在,仿佛我是他们的救命稻草,无论是谁,一出事用到钱,第一个想到的,永远是我。
后来我仔细想了下,大概是他们认为我是大城市里的人了,一定比他们挣钱容易的多,我自然也比他们有钱。所以,三万五万的,是不会影响到我生活的。
“卡号给我,马上给你转过去。”我心里烦死了,但想想这是救急的钱,还是得借。明明自己没什么存款的,明明自己的日子过得也不那么好,却怀揣着一颗菩萨心肠,帮助这个,操心那个的。
我起身,给自己加了一件衣服。打开电脑,查了余额,按照弟弟发来的银行账户信息,立马将两万块钱给他打了过去。“两万已转,到账了给我说一声。”
“姐,收到了。明天再给我打两万吧,妮儿住保温箱了,每天两千多,俺媳妇儿现在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可能...”
“好,稍等。”对于家人,就算是再讨厌,我也是有求必应。然而,我的余额仅剩一万多。这个时候,我竟然会为了弟弟联系萧邦,脑海深处,第一个涌现出来我觉得可以向我伸出援助之手的人,是萧邦。
ke谋杀案
“我弟弟家生孩子,出了些意外,你现在方便给我转一万块钱吗?”
“好,我马上转给你。”
很快,萧邦给我转了五万块。“不够再告诉我。”
“谢谢。”
我又给弟弟的银行账户打了两万块。他应该是收到了,但是他一直都没有给我再次发来信息。天一亮,我就带着小宝直奔车站,买了最早的一班车往老家赶。我担心那个一生下来就被送往保温箱的小侄女,也担心那个为了生孩子连命都不顾惜的弟媳妇。
你说,女人之所以犯傻,是因为她们常常会为了一条崭新的生命,就算是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她也在所不惜。可是,当这一切渐渐成为过去,谁还会记得她们曾经为之付出的代价呢?
我妈,在当妈妈的时候不是个合格的好妈妈,自然,做了婆婆,也没有成为儿媳妇口中的好婆婆。不过,她却是个很称职的奶奶。这真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
“舅妈!”小宝见弟媳躺在病床上,弟弟站在一旁,妈妈坐在床边。“你怎么了?有没有好一些?”
“我没事,小宝,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困不困啊?”
“我不困,我和妈妈一起来的,我们在高铁上补觉了,舅妈,你要好好休息。”
“姐,你平时够忙的了,没必要跑这一趟,”弟媳看着我说。“借你的钱,过几天我们会还你的。”
“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真的,只是多出了些血。我就是担心咱小妮儿...”
“不用担心,早产儿都要住保温箱的,不足月,抵抗力弱。你放心,她没事的。”
凤倾天下:王宠为后
“这医院真是不能来!住一天两三千块!这哪家老百姓能承受得了啊?回头多问问医生,看能不能早点出来。没啥大毛病,咱们抓紧抱出来!”妈妈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在往弟媳心口撒盐一样,她和孩子最需要家人关心的时候,我妈没一点做长辈的样子,这也是日后她们婆媳不和的一大隐患。
“哎呀,你能不能别嚷嚷了!”弟弟一脸不耐烦。“要是好好的,你就是想住保温箱,医生也不会叫你去住的!说的好像我们愿意住似的!”
“你这个熊种不!老的交代你什么都当耳旁风,行了,我不说,行吧!”妈妈生气。
“我不搭理你,你也别搭理我,咱俩就当谁也不认识谁,你要是想在这儿伺候,你就伺候,你要是不想伺候,你赶紧走
!啥都指望不上,要这样的爹娘干什么!”弟弟没上过什么学,他的话,有时候听起来,真的刺耳。我想,我妈的自尊心一定是被他的话伤到了,她生气的走出病房。一个人,坐在外面的楼梯口那儿,落寞、无助。
名门第一夫人
“姐,你躺会儿吧,起一大早,又坐那么久车,怪累的,”弟媳往里挪了挪身子,给我腾出一片地方。
“我不困,”我转身唤小宝,“小宝,你来舅妈这儿睡一会儿吧。”
“我睡不着啊妈妈。”
“你先好好躺着休息,我带小宝到外面走走,”我对弟媳妇说。
我牵着小宝的手,出了病房。妈还是一个人坐在冰凉的楼梯上。“妈,他们的话,别放在心上。还有啊,弟弟结婚了,有自己的家了,以后什么话该说,什么事该做,你多上点心。不该说的话,烂在肚里,也不要说。说出来了,就是个隐患。”
“那活得得多憋屈?”
“这是你作为别人婆婆该有的修行,你得这么做。不然我弟弟,你儿子他夹在亲妈和媳妇中间,左右为难。”
“你说,我这一辈子,咋恁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