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06章 撿漏閲讀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箭箭命中靶心!
不管是30米射程,还是90米射程。
其他所有的参赛选手,哪怕原本表现特别优秀,此刻也沦为了陪衬。
慕远这表演的是箭术吗?古代说百步穿杨,这恐怕已经超过了百步穿杨所描述的场景吧?
国人看到慕远在国际赛事上神一般的表现,一个个都兴奋得跟傻子一样。
哪怕有些人原本不知道还有一个世界射箭锦标赛,这一刻也都记住了这个赛事的名字。
当然,更多的人记住的是慕远这个名字。
而在西华市,关注这场比赛的人要更多一些。
这其实也很正常,慕远在西华市本就很有名气了,再听到慕大神探竟然去参加世界级比赛,自然得给点面子捧捧场,不然回头街坊邻居聊天,自己说不上话,那多尴尬?
当然,还有一些人关注的点不太一样,比如西华市公安局的警察们,又比如市体育局的顾局长。
顾局长更看重慕远的成绩,不过当他知道慕远再次以满环的成绩横扫赛场的时候,他对慕远最终夺冠已经没有任何的怀疑了。
而冯局长除了关注慕远的射箭成绩,同时也在关注慕远的动向。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缅国那边闹出的动静与慕远有关,这个想法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诞。
缅国与寨铺市相距上千里呢,慕远上午下午都在寨铺市比赛,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参加活动,肯定是做不了假的。
就中午休息的那么点点时间,慕远还能赶去缅国搞事情?
谁要是当着他的面提出这样的质疑,他绝对会呵呵对方一脸……
可眼下他自个儿却忍不住有这样的怀疑了。
自从昨天晚上慕远给他打了电话后,他也在关注着缅国那边的新闻。
特别是今天中午时候发生的那件事情,已经不仅仅是在缅国传播了,国内这边同样进行了报道。
那毕竟是堪称世纪大追踪的追捕行动啊!
为了围堵目标,缅国政府这边调动军警数量不少于两千人,这还没计算焦峰直系的那部分武装力量。
绝代傲妃 云菀
可就是这么多人,竟然都没能将那个神秘的西方人给堵住。有没有人员死伤暂且不得而知,但两架直升机却是实实在在被对方给干下来了。
以前冯局从来不相信有这么厉害的人存在,可自从认识了慕远后,他觉得慕远应该能做到这一点。
但现在突然又冒出来一个这么牛逼的家伙,还有天理吗?
理智告诉他,宁愿相信这世上还有这般牛逼的人物存在,也不能去怀疑这事儿是慕远干的。
相较于前者,后者更违背常理。
可人就是这样,你明明觉得不可能,但却还是忍不住会去想。
哪怕现在看到慕远正在寨铺市参加比赛,他还是会有这样的想法。
看完慕远的比赛,冯局也不得不感慨慕远这射箭技术与其枪法一样,完美到无可挑剔。
那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神箭手,被慕远硬生生地搬到了现实中。
都市无敌战帝
比赛结束,冯局不得不继续关注另一件事情。
根据缅国那边的消息,那白人劫持着焦四躲进了缅国东北部的绵绵大山中,而那片大山,却又正好与华夏接壤。
那白人若是无路可走,是不是会潜入到华夏来?
如果真是这样,他是否应该联系一下甘南省那边的警方,将边境一带盯紧一点呢?
先不说那家伙是大毒枭,仅仅指使他人暗杀警察这一点,就应该拼尽全力将他绳之以法了。
之前这家伙窝在缅国,那是没办法,现在被人给弄出来了,而且还有可能跑到华夏这边来,要是冯局还没有“捡漏”的想法,那就太傻了。
其实若是有这个可能,冯局更想带着西华市的刑警亲自去抓人,但这事儿不现实,他总不能带上几千人去搜山吧?没这么操作的。
所以,还是得与甘南省那边警方联系。
不过冯局也还是得亲自跑一趟,毕竟万一对方把人抓了,自己就把案子给办了,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他还没来得及将这一情况向领导汇报,却又接到了慕远的电话。
“小慕,有什么事啊?”冯局其实大致猜到了慕远打电话的意图,不过他还是问了。
慕远道:“冯局,缅国那边的事情你关注到了吧?”
“关注了。”冯局悠然地应了一声,语气怪异地说道,“要不是你小子现在在寨铺市,我都怀疑这事儿就是你干的。”
慕远腼腆地笑了笑,道:“冯局你可真看得起我,除非我会瞬移,否则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里往返于寨铺市和缅国之间?”
“那倒也是。”冯局释然地笑了笑。
慕远立即煞有介事地道:“冯局,我听说有人劫持着焦四进入了我们这边边境一带……”
没等慕远说完,冯局便道:“这消息我也听说了,正准备与甘南省那边的人联系,让他们帮忙呢。”
慕远说道:“其实这事儿,也不一定需要甘南省的人帮忙。”
冯局一愣,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这小子不是胡扯嘛。
可仔细想想,似乎对方这话也没毛病,如果是慕远亲自出马,这事儿他一个人还真能把这事儿给干了。
可现在你慕远不是在寨铺市参加世界射箭锦标赛嘛,说这些有屁用啊!
“小慕,我们与缅国交界一带,山高林密,没有当地警方配合,我们别说是找人了,估计自己钻进去都要迷路。”
慕远淡定地说道:“你们可以把二毛带上嘛,那小家伙嗅觉绝对靠谱,找人是一把好手。”
冯局有些怀疑人生,问道:“这能行?”
“放心吧!小毛是我训出来的,肯定能行。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其他那几条哈士奇也训得差不多了,也可以带上。”
冯局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带着一群哈士奇,这画面怎么想怎么怪异。
稍作犹豫,冯局说道:“也行,我把二毛带上。不过甘南省那边还是得联系联系,有备无患嘛。”
慕远道:“这个冯局你决定就好。只要有二毛在,一旦那家伙潜入我国境内,肯定跑不掉。”
“希望如此吧!”冯局应了一声。
慕远忽然又道:“对了,冯局,刚才我抽空研究了一下那人进入山林的地点和周边的地形特征,大致推断出了几个目标可能会出现的区域,到时候你们重点搜索那些区域就行。”
“哦?那敢情好!”冯局大喜。
对于慕远这方面的能力,冯局还是非常信任的。
“那等会儿我将经纬度坐标发给你。”
……
慕远断了与冯局的通信之后,便与明队和其他选手一道,回酒店吃晚饭去了。
酒店的晚餐挺丰盛,重点是自助餐,管够。
大伙儿吃完后,便被明队赶回房间休息去了,便是慕远也不例外。
虽然今天慕远白天的表现已经基本上锁定了冠军,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明天慕远能正常参加比赛。
你实力哪怕再强,如果不参加比赛,主办方也不可能将冠军颁给你不是?
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明队觉得让慕远呆在酒店里更稳妥一些。
慕远倒也没有反对,不就是睡觉嘛,也不错。
第二天一早,慕远精神奕奕地出了房间,与明队汇合,前去赛场进行最后的决赛。
当然,决赛之后并不代表着射箭锦标赛就结束了,后面还有团体赛。
原本慕远是没打算参加团体赛了,可明队哪能同意啊!
好不容易能来一次翻身农奴把歌唱,你不能只唱一半就撂挑子不是?
射箭的团体赛与其他比赛的团体赛不太一样,它是从单人赛中取两位成绩好的选手继续进行比赛,最终以两人的总成绩计分。
古代大争斗 黑色利刃
如果慕远只有着常规夺冠的实力,明队也不至于如此坚持,可关键是慕远满环啊!把亚军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只要选出的搭档不是太差劲,这次男子团体赛的冠军基本上也就锁定了。
我們 都 是 壞 孩子
能拿双冠王,多好!
慕远也没多做坚持。
也就多耽搁一天时间而已,不算什么大事。
射箭单人赛注定没有任何悬念,慕远以零失误全满环的战绩,取得了射箭锦标赛单人赛冠军。
这无疑是华夏射箭比赛历史上最高光的时刻。
哪怕此刻女子单人赛的结果也已经出来,但那位来自棒子国的冠军完全没有吸引到任何的关注度,成了名副其实的小透明。
领奖台上,慕远穿着绣有国旗的运动服,看着冉冉升起的国旗,表情严肃。
升旗,慕远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但眼下,确实第一次亲眼看到国旗在异域他乡升起,这却是别有一番体会。
紧接着是女子组颁奖,华夏代表队倒也拿到了一枚铜牌。
单人赛的颁奖仪式结束,便开始团体赛。
慕远的发挥一如既往的稳定,他就像是一台机器,完全不会出现任何的失误。
随着慕远引起的话题越来越火,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场比赛。
通过这件事情也证明了一点。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冷门的职业,只要你的成绩足够好,总是可以引起别人的关注的。
……
如果说慕远在寨铺市的比赛掀起了一股射箭运动的狂潮,那么缅国那边则是引起了一场军警两界的反思。
在现代的高科技下,上千号人在森林中追逐一个刚刚潜入森林的目标,花了整整一天时间后,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如果目标是单独一人轻装简行,那还有借口辩解一二,可现在目标还挟持了一个人质,这就整件事情变成了一个笑话。
许多国家的军警两方都在关注着这次的追捕,他们也在反思,如果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会不会也是这样束手无策?
都市高手混社团
结论自不会完全一样。
有人对情况掌握得比较清楚的人,结论相对慎重,不敢盲目乐观。
而有的则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事情,却是对缅国这边军警能力提出了质疑。
这么多人,掌握了这么多尖端的设备和工具,抓一个徒步潜入森林的人,竟然失败了,这是傻吗?
然而不管别人怎么想,事实就是缅国这边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忙活了一天多时间,几乎是以扫庭犁穴的方式对周边一带进行了地毯式搜索,结果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更不用说地上留下的痕迹了。
感觉目标进了森林后,就像是突然飞走了一般,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缅国的军警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冯局却已经带着成斌几人,牵着二毛,来到了距离缅国最近的平金市,并于当地警方进行了接洽。
让冯局长意外的是,当他表明自己的身份后,平金市警方对其进行了热情的接待,同时拍着胸脯保证一定配合冯局他们,圆满完成抓捕任务。
这个情况让冯局有些茫然,好在经过一番询问之后,他终于弄清楚了状况。
感情……以前慕远到这里来出过差啊!
他也算回想起来了,当初慕远帮着破获的那起入室抢劫案,最后抓获嫌疑人的地点正是平金市。
不仅如此,慕远所获得的第一个二等功,也与平金市有关呢。
而这边的警方之所以熟知慕远的名字,并表现得如此热情,除了因为现在慕远的名声之外,与当时慕远抓获那位潜逃的间谍也不无关系。
冯局这次总算亲身体验过慕远积累起来的人脉了。
估摸着,只要是慕远出差去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他的传说吧!
内心一番感慨,冯局长高兴地接受了对方的善意。
若要说有什么让冯局长觉得郁闷的,便是对方听说二毛是慕远训出的警犬后,对二毛的热情劲儿直接把他们比下去了。
可冯局又能说什么?他甚至不敢提这事儿。
他担心自己一旦将话题再引到二毛身上,对方说不定真会提出请慕远帮着训犬的请求。
最后负责配合冯局执行搜捕任务的,正是上次与慕远有过一面之缘的胡科胡大队长。
“冯局,你直接说这人怎么抓吧?我们听你安排。”胡大队长挺干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