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07章 體力真好!相伴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冯局长心里挺郁闷,但表面上还是蛮淡定的。
“胡大队,目前我们还不能肯定目标就一定会进入我国境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这有些守株待兔的味道。”冯局长说道。
腹黑大总裁的失忆小新娘 落雪
随后他似乎又觉得这样说不太负责任,便又道:“当然,我们这把握还是要比守株待兔更高一些,根据我们的分析,那人劫持着焦四,肯定不敢继续往北走,缅国那边参与搜捕的人越来越多。而我们这边不一样,至少在外人看来,我们这边是很好混入的。以那人的精明,转道我国然后再想办法逃走会是一个比较稳妥的选择。”
胡大队有些为难地说道:“不过这边的边境线比较长啊!”
冯局长点了点头,道:“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我们这边也不是毫无准备,小慕同志已经通过对这人逃窜的位置和周围地形的分析,初步判断出了这人大致流窜的位置。其中最有可能的便是你们东南方向那一片区域,这是具体的位置。”
说着,冯局长取出了地图,上面圈出了一块区域。
胡大队嘴唇翕动了两下,似乎想要说什么。
半晌后,他惊叹着问道:“这真是小慕……慕支队分析出来的?”
冯局长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他分析出来的区域不止这一个,还有另外两处备选的地方,只不过他认为这个地方的可能性最大而已。”
“慕支队长在追踪侦查方面的能力,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啊!”胡大队感慨了一句,“冯局,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冯局立即道:“早点过去吧,如果胡大队你有事情耽搁,便安排一位同志给我们带路就行了。”
“冯局您太客气了,就算其他事情再忙,也没这件事情重要!”
“那行吧!”
随后,胡大队让人开过来了一辆车。
所有人穿上防弹衣、带上头盔,这才登车。
途中,他们买了些糕点一类的零食,准备中午吃。
这毕竟是去山里,往来也不方便,总不能中午还专门跑回来吃饭吧?那时间都浪费在途中了。
一路赶到一山坳附近,司机将车停下。
胡大队再次看了一下那地图,道:“冯局,按照慕支队提供的这地图,我们从这里进山更合适一些。”
冯局长转头看了一眼右侧的绵绵大山。
那山虽不是很陡,但却颇为高大,要爬上去却是很费体力的。
冯局自嘲地笑一声,道:“没想到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得干这种苦力活儿。”
“冯局你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呢,哪算年纪大啊!”成斌笑着说了一句。
冯局一脸乐呵呵的样子,道:“走吧!”
上山的道路有些崎岖,好在这是冬日,雨水很少,地面干燥,不容易摔倒。
原本是成斌牵着二毛的,可没跑多远,便是二毛拉扯成斌跑了。
至高帝印
“二毛,你能嗅到这山林里生人的气味吗?”成斌试探着问道。
“呜呜呜……”
二毛的声音带着些欣喜。
至尊吸血鬼:我本张狂 橙欢
跟在后面的胡科一脸懵逼,忍不住问道:“它能听懂?”
“不知道。”成斌耸耸肩,道,“不过以前都是类似于这样沟通的,应该没问题。”
胡科一脸艳羡地看了那条正撒欢的二哈……
冯局忽然问道:“胡大队,平日里这山上应该没人上来吧?”
“没有!”胡科一脸肯定地说道,“要放在以前,还有人进山采药、砍柴一类的,可现在人们生活好了,赚钱的门道也多,也就没人来做这种既辛苦又危险的事情了。冯局您看着两边的荆棘,都快彻底把路给掩盖了,哪像是有人来过的样子啊。”
“这倒也是。”
就这样,一行人一边闲聊,一边在二毛的带领下往前走。
二毛仿佛真听懂了成斌的话,一路上不停地四处嗅探,不过应该是没有嗅到什么气味,所以看起来一直是在漫无目的的到处跑。
等到了中午时分,二毛在从一个岔路口经过之后,画风突变,原本有些萎靡的它瞬间变得兴奋起来,嘴里不停地呜呜呜地叫着,四条腿不停地蹦跶着往前跑。
冯局等人顿时一惊。
有情况!
胡大队仔细看了一下周围,地上也没发现任何可疑痕迹,不像是有人经过的样子。
他很是疑惑,这只二哈,靠谱吗?
然而冯局几人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怀疑,跟着二毛就往前冲。
胡大队无奈,也只好跟了上去。
这样一路紧赶慢赶,走了差不多一公里地,大伙儿都有些气喘吁吁了。
毕竟是山路,确实比较费体力。
他们本想停下来歇息片刻,怎奈二毛一直狂躁的往前跑,他们也只好跟上。
当然,成斌也可以让二毛停下的,毕竟有绳子拴着呢,但考虑到二毛这般表现,万一因为耽搁这片刻,让目标逃走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忍着吧,先追上去再说。
如此又追了十多分钟,胡大队忽然惊呼一声,道:“冯局!快,看那边。”
冯局几人立刻沿着胡大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到一道人影在前面一块巨石后一闪而过。
虽然只看到了这一瞬间的影子,可冯局还是大致看到了一些东西。
比如那道人影肩上扛着东西,而且很像是一个人。
在这山里,还扛着一个人!
冯局等人瞬间兴奋了,这不就是他们要找的目标吗?
他们也考虑过这可能是一个巧合,那被扛在肩上的人并不一定就是焦四,但那可能性太小了。
谁没事儿往这山里钻啊?时间地点都太巧合了。
“追上去!”冯局低喝一声,浑身倦意一扫而光,迈开步子就朝前面冲去。
“冯局,小心点!对方有枪。”成斌反应很快,立马将冯局给叫住了。
冯局瞬间刹住身形,却是忍不住有些后怕。
他这才想起,他们现在追的这家伙可是有着极强的战斗力,在缅国那边连直升机就干下来了两架。
就他们这点人手,冲上去估计也就只能消耗掉对方几颗子弹而已。
他脑子飞快运转,随后看向胡科,道:“胡大队,这事儿恐怕还得麻烦你们了。”
胡科也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立刻道:“我这就与局里联系,争取调几架直升机过来。”
冯局道:“最好是与边防部队联系一下,这普通直升机,对这家伙估计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容易被对方打下来。”
“行!”
胡科也没说什么。
虽然部队与地方政府机关没多少联系,但那也得看是什么地方,像平金市这边,双方还是有一些协调联动机制的。
普通事件无法启动这样的机制,但如果是有大毒枭入境,而且目标还有着比特种兵还要强悍的战斗力的时候,请求支援也就顺理成章了。
随后,胡科便拿起电话给局领导拨了过去。
冯局等人也不着急,既然二毛能带着他们找到目标,那就不怕他能跑了。
等支援一到,他们便可让二毛带路,让那家伙明白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不过此刻冯局也有几分懊恼,早知道就不让小慕去参加什么比赛了。
如果这时候有小慕在这里,还需要什么支援啊?直接正面刚!
他还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人能与慕远比枪法……
等待的过程终究是漫长的,虽然只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但对冯局等人而言却感觉是过了大半天。
天上的直升机轰鸣声响起,三架涂装了迷彩色的武装直升机出现在视野中。
很快,其中一架直升机在空中悬停,一条绳索垂下,有两名军人顺着绳索滑下,动作甚是敏捷。
仅仅几分钟的功夫,这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便与冯局几人接上了头。
随后,追逐正式展开!
二毛在前面领路,那两名士兵虽然有些迷惑,但还是谨慎地跟在后面,目光审视地打量着前方。
冯局等人则要落后一些。
没办法,武器装备和作战能力都差一大截,就别去逞英雄了。
当然,哪怕是走在前面的两位战士,也不是此次追捕的主力,他们更多的是领路,给天上的三架直升机确定方向。
二毛此刻的表现让冯局等人很放心。
作为很了解二毛的成斌,明白二毛此刻已经锁定了目标的气味。
稳了!
道蛊天下
至于说之前缅国那边的警犬军犬为何没发挥出作用,那还不简单?他们训出的犬,能与二毛相比?
不知道是不是目标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发现了,他们仅仅追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又看到了那道身影在前方闪过。
消息瞬间传给直升机上的战士,只见那三架武装直升机顿时呈楔形队形朝着前方包抄而去。
同时,直升机上自带的扩音装置开始工作!
“下方人员,你已非法进入华夏国境,请立即放下武器,放弃抵抗!”
“请立即放下武器!”
警告语言以华夏语和英语循环播放,在这片山林中回响。
然而,下面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
通过直升机上的红外成像设备,可以大致判断出对方还在快速向东南方向飞奔。
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如果说缅国那边在追捕的时候还会投鼠忌器,那么华夏这边可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只要目标敢开枪,直升机上的机炮绝对可以将对方撕成碎片。
焦四?又不是不能杀。
就更不用说那个劫持焦四的人了。
或许是对方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一直快速奔跑,并没有采取在缅国时的那种手段去攻击直升机。
如此一来,驾驶直升机的小队也就不急了。
你两条腿还能跑得过直升机?累也累死你。
慢慢耗吧,看谁耗得过谁。
冯局等人追了一阵,终究体力跟不上了,一个个停在路边歇息。
倒是二毛,虽然大张着嘴,舌头伸得老长,但四条腿还是撒开了跑,没有丝毫停下来的趋势。
“这狗,体力真好!”紧随其后的那两名士兵内心赞叹。
看着二毛带着士兵跑远,冯局长叹息一声,道:“人啊,不得不服老。”
成斌等人无话可说。
相对于那不过二十来岁的士兵来说,他们这群人至少是三十岁起步,加之平日里训练较少,确实差距蛮大。
胡大队跟着苦笑一声,道:“冯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术业有专攻嘛。再说了,平日里我们本来就练得少。”
冯局笑笑,不打算聊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胡大队,等一会儿人抓住,接下来恐怕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麻烦你们。”
“冯局哪儿的话!”胡大队爽快地笑了笑,道,“都是工作,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有什么事情冯局你尽管吩咐便是。”
冯局说道:“根据我们之前对另外两个嫌疑人的审讯,那焦四这些年已经将触角渗入到了国内,建立起了一条比较稳定的渠道。这次将焦四抓获,最终目的是要将这个渠道彻底斩断。而你们这边作为桥头堡,需要做的工作恐怕不少。”
胡大队眉头一凝,之前他确实不知道这个情况,现在一听焦四竟然在这边建起了稳定的渠道,这可不是小事。
“冯局您放心,这本就是我们应尽的责任。”胡大队一脸严肃地说道。
他话音刚落,带着身上的对讲机却响了起来,这是刚才离开的那两位战士给他们留下的,方便沟通联系。
“胡大队,情况有变。目标丢弃了劫持的人质,目前正加快速度朝边境线移动。请问是否可以攻击?”
胡大队拿着对讲机没开口,转头看向了冯局长。
从级别上来说,冯局是这里的最高领导,而且这案子本就是西华市局的。
冯局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还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对方竟然把焦四扔掉,自个儿跑了,这算怎么回事?
难道对方自认为带着一个累赘,无法摆脱直升机的追踪?
可你就算把焦四扔了,凭着你两条腿,就能跑赢直升机?扯淡不是?
他虽然不解,但也知道眼下情况紧急,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对于焦四,自然是尽可能抓活的,因为只有活的焦四,才有可能交代出他在国内这边的渠道,至于那个挟持焦四的人,则没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