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c0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苟在忍者世界 ptt-第三百五十九章 請你死一次鑒賞-utvbj

苟在忍者世界
小說推薦苟在忍者世界
半小时后,情报部内。
“虫子?”
奈良修司一脸困惑地从旋涡佐奈手上接过翻译过后的密码本,口中疑惑道。
“没错,就是虫子。”
旋涡佐奈面色严肃地看着他,点点头,加重了语气,着重强调道。
石村康介的手术最终还是成功了,只能说他的运气实在是好,九死一生的手术过程中没有出现其他的问题。
在各种精密仪器的帮助下,幸村经过一番检查,终于准确地找到了位于他身体里那个不知名的术的作用源头,然后使用比查克拉手术刀还要细小的微缩型天羽羽斩,以最快的速度,斩断了那个术,从而将那个使他的肉体发生崩溃的术终止了下来,成功保住了他的生命。
当然,生命是保住了,但是已经崩溃的部分肉体却是无法逆转回去的,所以他现在必须得躺在床上,等待之后再移植克隆的肉体才能勉强恢复行动能力。
而且,也是因为这个因素,土方政宗用血密粘连之术隐藏在他身体里的秘密情报遗失了少许,好在最根本的东西没有丢掉。
所以,在付出诸多努力后,他们终于还是获得了那个牺牲了无数情报人员才传达回来的重要情报。
而情报的中心,就是虫子,一种极其特殊的虫子。
“据土方的情报上讲,帝国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准备着一种东西,一种非常危险的东西,但是,他们一直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现在才清楚,原来就是这种特殊的虫子。”
漩涡佐奈用凝重的语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种虫子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但是它们的特殊器官却是对查克拉异常敏感,能够侦测到很大一部分区域内查克拉的数量和强弱,而且移动速度很快,有着相当广泛的侦查范围,如果虫子的数量足够的话,只需要几十个人,就能完成对于整个帝国境内的侦察工作。”
“这么厉害?”
听到这里,奈良修司的面色也变了,可以侦察到很大部分查克拉数量和强弱的虫子,如果真的有这种虫子的话,对于反抗军以及大多数忍界内的流亡忍者而言来说,会是一个天大的灾难啊。
要知道,虫子,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常见最容易隐蔽,并且最不会引起人们怀疑的东西了,任何地方都避免不了有虫子的存在,体积小,种类和数量多,而且十分常见,所以几乎很少有人会特地去注意一只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小虫。
所以可以想象一下,当这种虫子被分散到整个忍界之后,这些虫子飞到那里,他们的侦查范围就扩散到哪里,那么可以说是一切都会落入帝国的视线之中。
避世的忍者族群,反抗军的各个外部联络站,还有那些流亡忍者们,只要他们周围有这种虫子的存在,他们的行踪就无法瞒过帝国的眼睛。
到那时候,一切都将会无所遁形,无论是隐藏在森林里、一些偏僻的荒野还是沙漠深处,只要有这些虫子存在,这些原本藏起来的忍者们的所在位置都将会被传达给帝国。
对于帝国来说,只需要实行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判断,当这种虫子充斥了整个忍界之后,根据他们反馈回来的查克拉结果,只需要简单判断一下,在帝国的地图上存在的就是帝国的统治区,而帝国版图上面不存在的,自然就是敌人了。
这样也许会遗漏一些压制了查克拉,隐藏在帝国统治区的零散忍者,但是对于那些隐藏在深山远林或是其他地方的大忍者家族和群体而言,可谓是灭顶之灾。
就算是杀掉了那些虫子也没用,因为虫子的反馈是连续性的,一个区域内的虫子突然消失,等于就是告诉帝国这里有敌人的存在,除非,永永远远地封印掉自己的查克拉,或许能够瞒过虫子的侦测。
但是,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或者说,对于流亡忍者而言,永远封印掉查克拉,也就是为了不被虫子发现,永远也不使用查克拉,那和生活在帝国统治下还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奈良修司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这些虫子可以钻地吗?”
他迅速低头在情报上寻找着,很快,便找到了他所需要的答案。
“该死。”
看着情报中尤其说明的事项,他狠狠咬了咬牙。
据情报上所讲,这种虫子不仅速度非常快,寿命长,而且还拥有着异常顽强的生命力和适应力,无论是天空,大地,甚至是海洋都无法阻碍它们的脚步,也就是说,无论他们跑到哪里,除非去往无人的外太空,否则最终都躲不过虫子的侦察视野。
目前唯一人好消息就是,与在地面上相比,虫子在土地里和水里的移动和繁衍速度会减少不少,至少代表着他们不会马上就遭遇这可怕的灾难。
但是,也不能大意,据情报中的推断,一旦帝国实施这个计划,虫子的数量在两个月之内便会完完全全占据整个忍界的地上区域。
到时候,解决了地面上的敌人之后,帝国的重心将会马上转为地下和水底,而那时,白蛇仙人已经逝去,没有了白蛇仙人的保护,失去机动性的出云之城被找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这下真是糟糕了。”
奈良修司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浑身颤抖。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出云之城的危险倒在其次,至少以他们现在的位置,短时间内还不会遭遇敌人的攻击,但是玄内那边就不一样了。
由于玄内的身份和自身特殊因素的关系,在解决身体问题和取得反抗军的绝对信任之前,他不可能进入到出云之城里,所以被安置在反抗军在忍界其他地方的一个安全屋内。
而这个安全屋,就是在五大国境内!
以这种虫子的飞行速度,如果是以五座巨城为中心向周围扩散的话,最慢一个星期内就能抵达玄内目前所在的区域,到那时候,只要有一部分的虫子进入到天牢的范围内,被屏蔽了查克拉的话……
“通知火影大人了吗?”
想到这里,奈良修司心中大是惊骇,急不可耐地说道。
要知道,此时大蛇丸就在玄内那里研究他的特殊能力,而且不仅是大蛇丸,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虽然限于自身因素无法近距离观察,但是也在离那不远的另一个研究所里。
“已经通知了。”
漩涡佐奈的回答让他稍微安心了一点,这么重要的情报,她当然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的第一时间将信息发送给了几位火影。
“几位火影马上就回来,同时,关于那个安全屋的撤离和转移工作也在准备之中,但是很显然,这都只是权宜之计。”
“是啊。”
奈良修司深叹一声,目光看向旁边的窗户,透过那层薄薄的玻璃窗向外看去,半个出云之城尽收眼底。
“你我都知道,我们不可能永远躲下去。”
他如此凝重地说道,玄内的天牢的能力是屏蔽掉一段区域内的所有查克拉,如果那种侦察虫真的有情报上所说的那么敏锐的话,只要有任意一只虫子靠近玄内所在的地方,就会因为查克拉屏蔽而断掉联系,那么帝国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蹊跷。
就算他们有转移的备用计划,但是在整个忍界都遍布着虫子的情况下,转移也不见得会万无一失,更何况,黑空的体力也不是无限的,无法一直移动下去
这么一想的话,或许这种虫子相对于他们而言,玄内首先被发现的几率似乎更大一些。
“莫非,这种虫子被培养的原因之一,就是用来追踪玄内吗?”
奈良修司不禁这么想道,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毕竟以大筒木一族的智慧,也会考虑到玄内逃跑的这种可能吧。
所以,果然还是玄内的失踪导致了接下来的一切吗?
“这么说来的话,这几天的动乱就是……”
他静静思忖了一下,了解到了这个情报后,剩下来的东西就清晰多了,这是帝国对反抗军的压迫和报复。
“嗯,就是那样了。”
漩涡佐奈深深点头,神色黯然,露出悲切的眼神。
除了虫子的情报以外,剩下的信息就是关于这几天动乱的真相的了。
帝国用这样的方式拔除了反抗军的很多安全屋,并且顺藤摸瓜,通过安全屋里的痕迹和些许信息查明了不少内部卧底的真实身份,展开了惊心动魄的大屠杀。
剩下少部分人发现了其中的端倪,不少人试图刺杀那些饲养虫子的饲养员,还有些尝试着毁掉虫巢,但是在帝国早有准备的情况下,大多是都白白牺牲了性命。
土方政宗留下这些信息的时候,自身已经违背了帝国发来的集结的指令,身份随时都可能暴露,并且被远程发动埋伏在身上的咒印。
因此,他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情报用术深藏在没有接受过咒印的石村康介体内,派出所剩的全部人手掩护他,只希望能够在他们全军覆没之前,把这些情报送达到反抗军的手里。
他们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尽管上百人最终无一人存活,石村康介也身受重伤,差一点命赴黄泉,但终究还是成功了,成百上千的忍者,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给反抗军争取到了这一丝反应的时间。
“不能让他们的血白流。”
奈良修司厉声喝道,这么多人辛辛苦苦得到的情报,他们必须要好好利用起来。
“这样下去我们太被动了,必须得主动出击才行。”
他看向漩涡佐奈道,深邃的目光中寒光闪过。
“必须找到办法去解决这些恶心的虫子。”
奈良修司用不容拒绝的口气坚定地说道。
…………
当天晚上,原本位于原土之国边界安全屋内的玄内被紧急转移到了原涡之国遗址下面的地洞里。
“居然是在这样的地方,看样子,你们的处境很不妙啊。”
玄内从黑空的嘴里慢慢走出来,看着面前这一个比原来的安全屋要简陋的多的地下石洞,眼中露出深思的意味。
自从今天下午接到了尽快转移的消息后,他就明白,帝国应该是有所行动了,否则的话,反抗军不会这么匆忙,连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立即完成了转移的过程。
“这次的动作是和老朽有关吗?”
他在四周扫视了一遍,周围的环境不是很好,黑漆漆的洞穴中,一股股阴风吹过,带起一阵寒意。
“是的。”
前方的黑暗内,传来一个人阴恻恻地声音,正是早已等待在这里的大蛇丸。
“反正这里也只是一个临时的住所,不会待多久的,也就不用太挑剔了吧。”
他从黑暗的阴影中慢慢走出来,目光中闪烁着一抹不明的意味。
“和你所料的一样,这几天的确发生了很多事情呢。”
接下来,大蛇丸用淡漠的语气,将几天来帝国和反抗军之间发生的冲突简单叙述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玄内默默点头,怪不得反抗军的动静会这么大,这么急急忙忙地将自己转移到这个地方,原来是帝国那边下狠手了啊。
反应真快啊,老朽的族人。
他心中这般叹道。
“那么,在这种时候,作为军团长,同样也是火影大人的你,为何会在这里等待老朽呢?”
这般想着,玄内双眉一皱,又有些狐疑地向着大蛇丸看过去。
按照常理而言,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越是这种紧要关头,大蛇丸作为首领,就越是应该待在总部统领大局才对,但是他却没有,反倒是孤身一人出现在了这个远离忍界中心的洞穴深处,其中的原因,不得不让人有所怀疑。
“原因很简单。”
大蛇丸幽幽看着他,目光依旧淡漠,但是那深邃的双目中,却好似酝酿着难以掩饰下去的暗流。
“我们只是想要你,死一次而已。”
他看着玄内的眼睛,如此这般的,一字一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