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ac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 愛下-1607 誘攻相伴-ye6pi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砰!
沉重的闷响声又一次显现在了这片大厅的尽头,带着属于段青又一次挥舞出来的风色巨锤将正在前方混作一团的另一道身影击飞了出去,与先前击飞方向同样的轨迹随后也带着一道美丽的弧线划向了正在与凯尔二世对峙的那名魔导守卫所在的位置,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带上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哇啊啊啊啊!你们居然这样对我!”
“身为那什族曾经第一勇士的荣耀呢?我记得先前第一个冲上去的也是你吧。”他的嚎叫并未引起段青的重视,甚至都没有丝毫灰袍男子丝毫的同情心:“看你每次在遇到战斗的时候都这么兴奋,那就干脆再把你送上最前线好了。”
“你们这些可恶的冒险者!”
刀光与反射着冷意的金属在黑色的骨头碎片中同时映现出令人心惊胆战的寒气,沉重的机械臂所带起的呼啸也与正在空中飞翔的那道身影反手刮起的斜撩中偏离了少许,借着这股力量腾跃向更高处的什阿云随后也成功地躲过了依旧还在四周滚动不停的漫天烟火,踉跄着落在了后方黑暗深处的地面上:“你们给我记着!老子早晚要和你们算这笔账!”
“好啊,等着你的好消息。”依旧没有停止自己施法的动作,段青声音随意地回答道:“当然,前提是你能活下来的话。”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同这位灰袍的魔法师所料,名为什阿云的这名人类的出现让来自那架魔导兵器的攻势变得更加强大了许多,原本散落在它周围的弹孔与爆炸也随着这个流浪汉如同猴子一样的上蹿下跳而开始变得更加频繁,甚至已经开始有了火焰喷射器与能量激光使用的迹象了。掀起的烟尘让那个方向的战斗景象变得不清晰了起来,属于段青的动作也因此变得轻松了几分,他依旧不停地将更多冲向己方的骷髅黑影送向盛放着烟火的战场中央,注意力也不由自主地落向了距离自己更近的另一道高大黑影的身上:“好了,这下形势就变得更混乱了吧。”
“看来是起到一定作用了。”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同样注意到眼前这番景象的雪灵幻冰也看着凯尔二世安静下来的那副模样低吟出声:“这边的压力明显变小了呢,战斗的动作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不,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战斗。”指着先前一直缠绕在凯尔二世周身的能量电流声音,段青声音沉重地回答道:“只不过这场战斗我就真的没有办法插手了,它发生在你我都看不到的地方。”
“我明白,所谓的电子战和信息战是吧。”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战场,雪灵幻冰原本想要向前的步伐也跟着缩了回去:“虽然不知道它们现在究竟进行到了何种地步,不过——”
“我或许应该出手帮上一些忙。”
她说着这样的话,那退回的步伐随后也转向了段青的后方,由那个方向所显现出来的白色盾牌与白色短剑随后也带着勉强撑起的战斗姿态,将靠近到最前方的一名骷髅敌人挡了回去:“你负责继续干扰那个家伙,我负责守护你。”
“不是我不相信你啊,但是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连那些不死生物的一击都无法撑住吧。”依旧是一脸淡然地释放着自己的法术,段青指着眼前愈发接近的骷髅群回答道:“我会用土墙稍微抵挡一阵,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藏起来吧。”
“不,我会稍微出一点力的。”坚定地摇了摇自己的头,雪灵幻冰的眼神此时也变得如同寒霜一样冰冷:“什阿云不可能应付得来那个魔法造物与越来越多骷髅的同时攻击,你还是不要送更多的敌人过去,改用远程魔法攻击进行支援比较好。”
“我的魔法攻击可突破不了那个魔导兵器的防御,也不会引起它的重视。”摇了摇自己的头,段青的回答声中也多出了几分无奈的意味:“不对,好像引起它的注意只会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不要惹恼它好了——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不行。”
“这种引导仇恨的方式,反倒是更适合我们现在的这个状况呢。”
他伸手一划,将依然还在雪灵幻冰的盾牌前方张牙舞爪的那道骷髅的身影再度砸飞到了远方,风系魔法的力量仿佛也在这名灰袍魔法师的手下变得越来越纯熟,那缠绕着黑色的不死生物飞向战场中央的轨迹也变得越来越统一。勉强承受着偶尔漏过来的攻击,满头大汗的雪灵幻冰随后也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聚集在了眼前的那些黑色的利爪上,由于诅咒的限制而导致的能力低下随后也让她的动作变得更加迟钝,就连抵挡攻击的力气也变得虚弱了许多:“……这些……不死生物,难道没有尽头吗?”
“天知道它们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段青那熟练的动作随后也在气喘吁吁的女子面前一闪而过:“在前方的主战场没有分出胜负之前,我们也只好继续撑下去了。”
“那两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凯尔二世与被各种烟火与刀光剑影包围在一起的魔导兵器依旧还在对峙的景象,雪灵幻冰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急促了少许:“总要给人一点希望吧?”
“这事你得问什阿云。”将一道土墙竖在了雪灵幻冰的身前,用隔断的方式舒缓着战线压力的段青随后也低声回答道:“我们的主要对手究竟有没有崩溃的迹象——”
“现在大概也只有他能感觉得到了。”
用力地翻腾过新的一轮弹幕的轰炸,此时被段青所提到的那名那什族的流浪汉也回避过了来自魔导兵器的新一轮爆炸攻击,在短暂而又漫长的拼杀中获得了一丝喘息机会的他随后也伸手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与血,视线也一刻不停地盯在了眼前曾经被自己劈斩过数次、此时却显得依旧完好无损的黑色金属皮肤上:“可恶,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刀剑能够战胜的敌人啊。”
“是不是束手无策了?那什族的前第一勇士阁下?”他的耳边随后传来了段青不知何时响起的大喊声:“如果你没有办法的话,那就赶紧逃回来吧,我们再另想别的办法就是。”
“嘁,少用挑衅蛮牛的方式来挑衅我。”恨恨地咬了咬牙,什阿云的视线随后却是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同样距离自己极近的那些正在被虐杀的黑色骷髅身上:“况且我留在这里可不是为了帮助你们,我可是为了我自己。”
他手腕一翻,劈斩出来的一条新的匹练随后也将靠近自己最近的一具摇摇晃晃的骷髅身躯瞬间砍成了两半:“在没有找到我想要找到的东西之前——”
“我一步都不会后退。”
闪耀着火光与爆炸的硝烟中随后也再度出现了这名男子的身躯,纵身向前跳跃的姿态也在空中扭转出了一个诡异的姿势,斜拍过来的沉重机械手臂随后也在什阿云扭过的这个诡异的姿势中从他的下方一晃而过,带着呼啸一般的声音重重地砸落在了地面上。飞溅的砖石碎片随后也带着还未熄灭的黑色飞灰一同掀起在了房间的一角,膨胀的烟气紧接着也被腾跃在空中的那道闪过的身影挡住了一瞬,收起了姿势的什阿云随后也在接近那个魔法造物的头顶方向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长刀,带有狂放气势的一刀斩在了对方那四四方方的脑袋上:“破!”
“——威胁指数提高,改变优先等级。”
乒乓作响的碎裂声随后在这个魔法造物方形脑袋表面的屏幕上一闪而过,与之相伴的却是它又一次响起的电子合成声音:“人类威胁指数优先级提升为二级,重新排列反击序列。”
“终于打算与我一决死战了吗?你这个铁壳子!”轻盈地落在了地面上,什阿云将已经被崩出了一个裂口的生锈长刀指向了魔法造物转向自己的脸:“别以为你的身体足够坚硬,老子就伤不到你!老子的贪狼刀也不是与羊羔闹着玩的!”
“反击序列升级完毕,筛选反击计划。”回答他的是举起在什阿云面前的那道黑漆漆的洞口:“使用范围攻击针对敌方敏捷度——申请使用能量轰炸。”
“无法连接主频率,改换为自主行动模式。”
已经被斩裂的方形屏幕上闪过了一系列红色的光辉,代表着危险的颜色随后也将这个魔法造物的存在彻底涂抹成了一股股涌动的能量:“申请默认为通过,开始检索环境可行性。”
“糟糕,这家伙是不是要使用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察觉到了那正在被无数骷髅围攻、此时身上发出无数叮叮当当声音的魔导兵器想要做的是什么,被吸引了目光的雪灵幻冰下意识地问道:“能量轰炸是什么?它不会想要把这里的一切都送上天吧——喂,你怎么了?”
她回过头,映入眼帘的却是段青忽然吐血倒地的景象,急忙伸手扶住了对方的白发女子随后也拖着这道无力的身躯离开了土墙隔绝的战线范围,缩退到了房间黑暗的角落当中:“你,你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刚才有什么东西伤到你了么?”
“咳咳……只不过是先前喝下的魔力激发药水留下的副作用而已。”脸上摆出了一抹苦笑,属于段青的虚弱声音也在一段时间的咳嗽之后再度响起:“别管我了,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刻。”
“什阿云多半也能察觉到这一点吧。”他指了指已经快要被各种遮挡的光影淹没的那名流浪汉一脸严肃的神色,颤抖的手指也转向了自己的身边:“那个家伙……那个魔法守卫的智能等级果然不够高,只不过是被我用骷髅海和威胁性比较高的攻击‘安排’了一下就打算使出自己的最强攻击了,这攻击虽然不是我们能够接下来的招数,但一定也是最消耗能量的大规模杀伤性招数。”
“这一定是最适合分解它运算能力的东西。”这位灰袍魔法师的视线随后也转向了依旧还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凯尔二世:“我们能够创造出来的最佳机会,也莫过于现在了。”
“可是我看好像还是没有丝毫变化啊。”依旧紧紧地抱着段青的半侧身体,雪灵幻冰向着另一道毫无反应的高大身影说道:“它真的能成功吗?”
“之前我们旁敲侧击了那么久的身体都没有什么反应,什阿云的一刀却起到了这样的作用——这说明头部便是它的弱点。”将口中的残血吐了出来,段青用力地咬了咬自己的牙:“什阿云的强攻已经帮我们找到了这一点,对方也打算使用最后的攻击来抹除这个足以威胁到它安全的存在,所以——”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显而易见了。”他朝着正在被能量光芒充斥笼罩的前方一指,显现在指尖上的魔法光辉也闪亮了一瞬间:“什阿云一定也会赶在最后的攻击爆发之前进行最后一搏,我们自然也不会白白等死,本来我还想把最后的这个耍帅的机会留给自己来着,不过现在看来……”
“只能借给你了呢。”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盘旋在手中的魔法光辉也随之显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影影绰绰临近的骷髅海与能量的嗡鸣随后也将段青的声音反衬得更加虚弱,连带着那凝结成型的魔法圆盘一同塞入了雪灵幻冰的手中:“去吧,魔法属性和招式我都给你调好了——咳!”
“又要让我来吗?”于是雪灵幻冰有些艰难地眨了眨眼睛:“好吧,只要对准它的头就可以了是吧?”
“没错,快!”
“你啊你,要不是为了你……喝啊!”
几乎躺倒在一起的一男一女两道身影之间随后显示出了一道明显的亮光,带着令人无法直视的炽热射线将围攻到近前的不死生物一股脑地驱散开来,足以比拟激光轰击的这道光束射线随后也径直穿过了升腾在大厅中央的能量聚集,一瞬间便从那个魔导兵器破损的方形脑袋中央穿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