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6m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仙魔同修-第4038章 柳華裳上臺-sj71c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
对于魔教册封少宗主的规矩,叶小川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不过他觉得,今天擂台上的斗法结果应该次要的,最后应该还是拼背后的力量。
毕竟莫林老人还没有死,只要他活着一天,毓秀仙子就不太可能上位的。
而且,魔教中除了鬼玄宗是叶氏一脉的后人接棒之外,其他派系在宗主掌门更迭之时,哪次不是腥风血雨?
就算毓秀仙子今天真的在擂台上击败了柳华裳,当上了少宗主。
可是,当莫林老人死的那同一天,支持柳华裳的那群人,肯定会乘机发动政变。
当年龙天山已经坐了几个月的血魂宗宗主了,不遭殃被驱逐出去了吗,更别说少宗主这个虚衔了。
不过,回顾以往魔教派系争夺宝座的内乱之中,大部分都是少宗主一系获胜的。
毕竟少宗主是上任宗主钦定的人选,也接受过册封大礼,名正言顺。
很少出现龙天山这种倒霉的情况。
百多年前龙天山败北,也说明莫林老人在血魂宗的根基有多深啊。
尉迟敬已经老了,他的号召力与影响力已经降到了冰点。
所以叶小川觉得,就算毓秀仙子今天真的赢了了比试,也不可能在日后顺利接管血魂宗的。
枯燥的祭祀大礼在中午时终于结束了。
天问,玉玲珑,封天穹,岑启元等一众魔教代表,都陆续坐下。
莫林老人没有坐在中间的上首的太师椅上。他缓步上前,朗声道:“今天是血魂宗册封少宗主,本是小事儿,没想到有如此之多的圣教同门前来观礼,老夫莫林,在此感谢所有到来的圣教同门,如有怠慢之处,还请
诸位同门见谅。
我们血魂宗一脉,在圣教之中,立派时间比较短,自第一代祖师叶茶鬼王开创鬼宗一脉,血魂老祖在此开宗立派,传到今日,也就八百年而已。
在五百年前,我血魂宗第二代宗主天龙上人,将血魂宗发扬光大,承蒙圣教同门看得起,推我血魂宗为圣教六大分支派系之一。
传到老夫这里,已经是第五代宗主。
老夫身居宗主之位一百四十余年,虽然没有让血魂宗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也没有让血魂宗走向没落,算是对得起血魂宗的列祖列宗。
如今天下风云际会,老夫年事已高,许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为避免老夫百年之后,门下之人争夺宗主之位兴起刀兵,所以广发告帖,于今日推选未来血魂宗的传承之人。
诸位都是我圣教同门,同宗同脉,一体公心,能得诸位今日在此做个见证,老夫甚感欣慰……”
莫老老人得不得的说了半个时辰,大部分话说的谦虚,其实都是在自夸自擂,细数自己这些年的功劳,往自己脸上贴金,与年少的叶某人有一拼。
眼看着日头要偏西了,他才结束了冗长的个人演讲秀。
朗声道:“老夫经过长久考虑,决定选择门下弟子柳华裳为血魂宗的少宗主。
华裳诸位应该都熟悉,早在数十年前,便位列人间六仙子之列。
虽是女子,年纪也不算大,但不论是修为,才智,名气,都是上上之选。
不过,圣教之中,追求的人人平等。
天魔老祖定下斗法选才的规矩,只要是本宗弟子,只要是华裳的同辈之人,若觉得自身修为与能力高于华裳,都可以上台挑战。
最终的获胜者,将成为本宗的少宗主!
华裳,你上台吧。”
一身墨绿长裙的柳华裳,在万众瞩目之下,飘落在了那个高大的擂台上。
十几个血魂宗长老,在检查最后的法阵结界。
这可不是断天涯斗法。
断天涯斗法年纪都不能超过四十岁,修为最高的也就是灵寂境界。
眼前的这种择选未来接班人的斗法,灵寂境界都是打底的,一般都是天人境界的绝世高手之间的角逐。
所以擂台结界,一定要牢固,一旦结界崩塌,强大的能量波动,会震伤,甚至震死修为稍低的弟子的。
柳华裳面露微笑,手腕一抖,长长白骨鞭就延展开来,最后竟然还发出了一声“砰”的音爆。
一时间,叫好之声响彻天地。
柳华裳微笑道:“华裳自知本领低微,难以担此重任,哪位师兄师姐若是觉得比华裳更适合这个位置,可上来挑战。焚香!”
一根粗大的龙头香被点然了,插在巨大的青铜鼎中。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擂台上毓秀仙子的身上。
大家都知道,今天能上台的,只有毓秀仙子,以及他的师兄龙天山。
但是龙天山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估计是怂了。
所以大家都看着毓秀仙子。
叶小川心中问叶茶,道:“天祖父,那根龙头香是什么意思?”
叶茶道:“那根龙头香,能燃一个时辰,若是一个时辰内没人上去挑战,那柳华裳就自动成为少宗主。”
叶小川道:“挑战规则是什么?是赢几轮啊?”
叶茶道:“这种级别的高手,能赢一轮就不错了,谁能连赢几轮啊。”
叶小川道:“如果只是赢了一轮就行,那就有很大漏洞啊,只要派遣一个自己人上去走走过场,不就行了?我记得在断天涯斗法的历史上,佛门就钻过这个空子。”
叶茶道:“这确实是个空子,圣教之中也有少数人钻了这个空子。
不过,后来改了规矩,失败者死。从那以后,再也没人钻这个空子了。
何况,大家都是光明正大的人,又有这么多圣教同门在一旁观摩,若是弄虚作假,哪个门派也丢不起这个人。”
叶小川明白了,点头道:“也就是说,擂台上的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叶茶道:“是的,不过也有人手下留情的,但是失败者,就算侥幸没有死在擂台上,也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龙天山的事儿,你父亲叶天星曾经和我说过,他这个在政治斗争中的失败者,当年能活下来,完全是尉迟敬力保的。
擂台上的柳华裳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那个毓秀仙子,前天在圣殿我也见过,她如果上台,赢面不大。”
叶小川道:“不是吧,毓秀仙子的名气虽然没有柳华裳大,但是年纪比柳华裳大了几十岁,修为应该比柳华裳高许多啊。你不会是感觉错了吧?”
叶茶道:“我也说不上来,这个柳华裳身上有一股阴寒之气,这股阴寒我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我现在只能确定她身上一定有秘密,绝对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