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368熱門都市异能 一劍朝天笔趣-第五百五十一章 遺憾熱推-zlszn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唐庚的强势一击之后,黑暗逐渐消退,露出了原本该有的景象,甚至可以说这个天空变得更蓝更亮了!
只不过天空中好像少了两个人的身影。
全程都注视这一幕的吕安不知道这两个人是离开了还是被轰成渣了?
不过今天过来,他只知道一个事情,那就是唐庚的大名必将声名远超,甚至可能会不弱于曾经的吴解,一天之中一绝对碾压的姿态和多位宗师对战,尽皆斩杀,即便有吕安插手,但是在这个事情之中,吕安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而已,甚至不提都无所谓。
因为唐庚变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强的有点过分了!
唐庚松开了手中的剑柄,随手将其扔了下去,又是拍了拍双手,然后便是看向了吕安,淡淡的说道:“走吧!”
吕安嗯了一声,没有问出心中的那个问题,那就是逍遥阁那两个人到底是死是活?
两人重新回到凤栖楼,清先生直接笑着鼓起了掌,“不亏是白宇看重吴解认同的人,实力倒还真是不弱,感觉和我都能一较高下了!”
唐庚顿时就是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然后笑呵呵了起来,“清先生,过奖了过奖了!没你想的那么厉害,和你相比,还是差了一点,等我达到九境可能才算是差不多了吧!”
清先生微微一笑,继续问道:“刚刚只是五剑而已,你尽全力的话能出几剑?七剑还是八剑?”
唐庚直接脸红了起来,连连摆手说道:“说笑了说笑了,我要是能这么厉害就好了,六剑而已六剑而已!”
清先生顿时就是失望了一下,“才六剑吗?这样的话倒还真是差远了!”
如此直白的话顿时让唐庚尴尬了一下,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这番话。
“成均学府里面的赵四李五,这两个人可远远不止六剑,那你和他们一比岂不是要差远了?”清先生仍然露出了这么一副表情,就是想要让唐庚丢人一样。
唐庚倒也不多说什么,直接笑呵呵的回道:“清先生你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你也不想想斩御是谁创出来的,还不就是这几个人弄出来了,他们的实力有多强谁知道?我和他们比这不就是在找打吗?吴解都要好声好气的和他们说话,我可比不上吴解!”
看到唐庚竟然这么有自知之明,清先生直接咧嘴一笑,然后笑着反问道:“你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了吗?我怎么记得你好像还有一手更厉害的剑诀没有用过吧?”
唐庚眼睛眨巴了两下,然后嘿嘿直笑,“先生客气了,我哪有什么不得了的剑诀,只不过就是一两招普通的剑诀而已,上不了台面的!”
吕安可是被两人的对话给惊到了,什么叫做更厉害的剑诀?斩御难道还不够强吗?这要是能达打九剑的话,这还不得斩天破地?现在关注的点好像不是这个剑诀的问题吧?
“刚刚那两个人是死了还是逃了?”吕安没忍住直接问了这么一句。
唐庚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跑了!不过应该伤的挺重的!蓝丰不知道死没死,那个老的肯定是没死,实力不弱!”
“嗯,那个人姓郑,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人了,这人曾经也算是一把好手,不过天赋使然,这辈子只能在八境上面徘徊了,想要突破到九境,这辈子算是不可能了!”清先生评价了一声。
唐庚也是赞同这话,老头不仅挡住了,而且竟然还将蓝丰给救走了,虽然受了点伤,但是这个实力也算是不弱了。
“蓝丰这么嚣张原来是有原因,我还以为他即使这么蛮横,原来背后除了一个蓝山,还有另外一个人!”唐庚笑着说道。
清先生笑了笑,“唐庚?你说你这么不计后果的做法,你真的没有想过之后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不就是和逍遥阁闹掰吗?我之前不久已经和逍遥阁闹掰了吗?他们在不在有区别吗?搞的匠城没了吴解,他们就可以肆意妄为一样!”唐庚极为不耻的说道。
这番话直接让清先生露出了极为惊讶的眼神,“之前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人,想在我觉得我要对你改观了,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厉害!光是这番话就让人觉得你有点用了,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白宇放手了吧?现在匠城的一切都落在了你的肩上,你是不是感觉极为的沉重?你是爽了,一下子杀了那么多人,这个名气也算是打出来了,但是匠城后续的路你可曾想过?”
“放心吧,这个我自然是想过,我也不傻,做这些事情之前我肯定是考量过这个的,自然不会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接下来逍遥阁多半不会找我算账,他们现在自己也是忙得很,应该没空来搭理我!”唐庚随口甩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然后便是看向了吕安,“走吧,事情了结了!”
吕安嗯了一声,虽然今天他跟了出来,但是他感觉他今天不来,好像都没什么关系,唐庚今天的所作所为貌似早就已经想好了一样。
清先生点了点头,“好!如果你真的能成为和吴解一样的存在,那么未来这声唐城主我也是愿意叫的,不过接下来你需要考虑的事情可是不少,你得好好想想,可别把这个匠城折腾的里外不是人!”
“放心吧,在将匠城交给李清之前,这个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不过到时候如果有需要清先生帮忙的事情,清先生可得帮忙一二。”唐庚直接一语中的。
提到李清顿时就让清先生认真的点了点头。
看到这个点头,唐庚也是没再废话,直接和吕安离开了凤栖楼。
从凤栖楼出来,唐庚的心情直接就变好了,一边走一边哼着小曲,异常的随性。
“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你怎么这么开心?”吕安不解的问道。
唐庚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蓝丰又不算是什么大麻烦,你信不信逍遥阁根本就没有将蓝丰当一回事,他说的话其实就是放屁,蓝山把这个人放出来并不是真的想要来收取什么灵域,多半就是想来试探一下匠城,吴解走后,匠城的地位一下子就降了很多很多,逍遥阁想要大秦一统北境,那么我们匠城必然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他总不可能放过我们吧?所以他可能让这个二愣子过来试探一下我们的实力和态度。”
“当真?”吕安有点被说服了。
唐庚摇头,嘿嘿一笑,“我猜的!不过这个还是很有可能的,毕竟逍遥阁人多势大,应该不至于为了一个蓝丰而大动干戈,要是真的如此,那我可就要小瞧他们了!”
吕安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你很担心匠城?”唐庚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直接看向了吕安。
吕安笑着点头,“匠城对我很重要!”
唐庚格外欣喜的说道:“既然如此,要不你就来帮我们吧?”
吕安默默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不太明白唐庚说的这话指的是什么意思?他现在难道还不算在帮吗?
“我说的帮可不是普通的帮,如果你愿意的话,李清肯定愿意将城主之位让给你的,我一直都觉得其实由你来当匠城的城主更加的合适。”唐庚一脸认真的说道。
对于这个建议,吕安直接笑了起来,然后看向了城主府的位置,先是摇了摇头,“这个事情你可得好好问问师伯了,不是我不愿,而是我不能,我有更加危险的事情要做,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但是我觉得我不应该拖累匠城,吴解是这么认为的,师伯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现在也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
吕安突然说的这番话顿时让唐庚露出了极为凝重的表情,他不太明白吕安指的是什么,但是听到吴解白宇都这么说,那他好像也只能听从了吧,不过他对于这其中的缘由他还是很想知道一点的!
回到城主府之后,两人就看到李清等在了门口,一脸焦急的等着。
“你们没事吧?”李清弱弱的问道。
唐庚微微一笑,“你看我们两个像是有事的人吗?”
李清直接捂嘴笑了起来,然后指着唐庚说道:“唐庚城主今日过后,北境就有你这个一号人物了!提起匠城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应该就是你了,而且世人肯定会拿你和我师傅做比较了!”
一听到这话,唐庚直接哈哈大笑了,表情也是极为的开心,最后那句话甚得他心呀!
“这话说的正是让我有点兴奋,不过吴解实力远超于我,和他比我肯定是没得比的!”唐庚赶紧说了这么一句!
李清嘴角都露出了一副淡淡的微笑,“快走吧,师伯在等你们两呢!”
“哦?白宇又想管事情了?”唐庚顿时露出了一副诧异的表情。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师伯肯定是要好好表扬你们一声的,尤其是你们对付蓝丰,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最后他死了吗?”李清极为兴奋的询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开心,你这是巴不得他死吗?”吕安奇怪的问道。
李清一脸开心的摇头,“不是,我只是好奇而已,毕竟这个蓝丰可是逍遥阁的人,不过这个人该死,所以询问一下,这么说他没死?”
“没错!差一点就死了,不过最后被人给救走了!”唐庚也是一脸可惜的说道。
李清直接啊了一声,“这还真是挺可惜的!这个人要是死了,那就好看了!”
对于李清的这种话,唐庚实在是有点理解不了,直接白眼狂翻,一脸无语的看着他,然后便是第一个朝着大殿的方向走了进去。
吕安也是跟了进去,不过走到城主府内的时候,吕安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许久没有露过面的赵流,另外则是依然醉醺醺的顾言,两人就这么躲的远远的,在一个小角落里面看着他们三人。
赵流的表情异常的严肃,只不过这个表情看着好像有点苍白。
“不用理解他们,这两个人现在就是两个局外人,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们可能根本就不清楚,这次多半就是被人当成枪使了,他们自然可能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庚突然开口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看了一眼就直接收回了眼神。
三人一路没停,直接来到了大殿。
白宇精神奕奕的等着三人,一看到三人直接就笑了起来,“回来了?”
唐庚一屁股就坐在了白宇面前,然后便是自己动手倒茶,一点都不含糊,极为的娴熟。
“师伯。”吕安直接问候了一声,然后也坐了下来。
“你们两人今天算是威风了,自从吴解离开之后,匠城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威风过了!”白宇直接大笑着说道。
唐庚嘿嘿一笑,“是吗?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就是欺负几个弱小的人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哦?竟然这么谦虚?还真是有点不像你,我还以为你会狠狠的夸自己一遍!”白宇颇为惊讶的说道。
唐庚赶紧喝了一杯茶水,然后伸了一个懒腰,对于他来说,今天的确算是忙坏了!
白宇看向吕安,笑着问道:“今日之后,整个北境也是知道你这位五地最为年轻的宗师了,而且实力竟然还如此之强,虽然你之前露出了一点实力,但是已经足够了,如此一来,匠城在北境的地位就会发生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几年失去的东西,可能也会回来一大半。”
听到白宇这么说,吕安倒还真是有点意外,这一次他只看到了好的,而他们之前担心的事情好像一点都没有问,差点杀了逍遥阁的蓝丰,白宇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
看到吕安没有回应,白宇仍是看着他,自然是知道吕安在担心什么,随即也是淡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蓝丰虽然是蓝山的侄子,但是对于逍遥阁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不然的话蓝山也不会让他来这里干这个事情了!灵域即便是给他们了,他们也拿不走,让他们在这里守着,他们也不敢进去,匠城的武库可不是想进就进,想走就能走的!”
白宇如此自信的话顿时让唐庚错愕了一声,“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说?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会那个蓝丰了,让他想干嘛就干嘛了!亏我为了这个灵域,我还在那里守着这个灵域!唉!早说的话事情就不至于这样了!”
唐庚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众人都露出了笑容。
李清笑着调侃道:“如果不是蓝丰的步步紧逼,能逼出实力如此之强的唐城主吗?城主能一战成名,也算是托了这个蓝丰的福了!”
这么一想,唐庚心里顿时就平衡了下来,直接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好像很有道理!那我还得谢谢这个人了?”
“确实应该好好谢谢这个蓝丰,如果不是他的话,你肯定不会这么早就出名,不过不管是对于你还是对于匠城来说,这都是好事,但是既然有好事,那么这个接下来的坏事,你也得承担下去!”白宇似笑非笑的看着唐庚。
这让唐庚感觉自己好像要被下套子一样的感觉,“你想要干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你承担一些你应该承担的事情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白宇笑着说道。
白宇越是这么说,唐庚就越发的紧张,“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怎么觉得你是话里有话,好像在暗凑凑的说什么一样!”
这话直接让白宇哈哈大笑了起来,“能有什么呢?不就是我死后,你得把该挑起的担子挑起来而已!”
突然提到这个,唐庚顿时就沉默了,脸色不是很好的看着白宇,“这种时候好端端的干嘛说这个!”
白宇也是哈哈一笑,“年纪大了,自然宗师会说一些不说的事情!哈哈!”
“师伯你这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吗?”李清直截了当的问道。
白宇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该说的反正我都说的差不多了,自然是没有其他的想法了,未来匠城可就要靠你们三个人了,在你们两个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唐庚你就得多费点心了!”
唐庚连连点头,然后一脸无语的说道:“别这么说呀,搞的你像是托孤一样,至于现在说这种事情吗?”
白宇直接白了他一眼,一脸无语的说道:“我只是这么说说而已,犯得着这么烦我吗?老实点,先把嘴巴给我闭上,好好听我说!”
唐庚直接老实的将嘴巴闭了起来。
白宇这才继续开口,“不出意外,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匠城会持续出现很多各式各样的人,至于这些人是来干嘛的,我不知道,也说不准,但是这些人的目地肯定是和你们两个人有关系吧,毕竟你们刚刚才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多半就是为了想要和你们聊聊,甚至想要重新和匠城合作都有可能!太一宗剑阁武阁大秦大汉等等,这些宗门多半都会派人过来刺探我们的底细,想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强!是不是真如之前所说的那么强!”
唐庚一脸疑惑的看着白宇,“你说的这话是真的吗?真的会有人来?”
白宇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因为之前他们在匠城就有驻地,只不过匠城发生两次大事情之后,再加上吴解离开之后,这些势力全部都退走了,现在匠城既然有了复苏的迹象,那么这些人肯定会过来看看的,不说重新设置据点合作,但是多半也会过来看看的!”
唐庚眉头一皱,脸上突然露出了一副紧张的表情,有点不安!
“真的假的?”唐庚不是很自信的问道。
白宇再一次点头,“手刃多名宗师的唐大城主现在这是怕了吗?”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怕!开玩笑!我就是有点疑惑而已,好端端的这些人来干嘛!不然到时候又折腾出一点事情来吧?”唐庚直接大笑着说道。
“折腾出事情那是必然的事情,只不过这个折腾出事情的始末你得好好思考一下!值得不值得这两个字你可得好好思量一下!”白宇笑眯眯的说道。
一听到这个,唐庚就知道白宇具体想说什么了,肯定是这种你来我往的人情世故,这种事情对于唐庚来说实在是有点为难。
吕安也是差不多听懂了白宇的话,也是哑然一笑,对于这种东西说实在的他也不是很在行,但是这东西的确是任何一个势力都不能缺少的存在,好在他的宁安阁有赵乐,虽然赵乐是普通人,但是对于这种事情确实极为的娴熟,自然是没有半点忌讳,但是对于吕安这种人来说,这个可能就是一个最大的难题,现在唐庚可能也是同样的困惑吧?
唐庚看了一眼白宇,然后又看了一眼吕安,直接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不是吧?这么多人都要来?”
白宇点了点头,“多半是的,至于那些是你觉得能见,那些不见的,这些可都得你自己考究了,反正我是帮不上忙了!”
唐庚直接甩手,“知道了知道了,别说这个烦心事了,现在匠城的麻烦我解决了,那条街空出来了,吕安打算把宁安阁搬过来,在我们这里弄一个最大的宁安阁,我打算把那条街给他!”
“好事!这个我自然没有半点问题,到时候你们自己处理就好了,不过吕安你就打算从大秦抽身而退了吗?”白宇说着直接看向了吕安。
吕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确定了,大秦现在是多事之秋,内部未定,我一个外人再待下去实在是有点不妥当,虽然宁政对我很好,但是我和他的理念总归是有点不同,还是稍微抽身一下吧,不想参与他们王朝之间的内部争斗。”
白宇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还真是一个极为明智的想法,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想,宁政是不是这么想呢?他会让你就这么全部抽身,我可是知道他把你当夫子看待!”
一提到这个,吕安也是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声夫子叫的他有点为难,本来他就不怎么想承认,但是架不住宁政的热情,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但是宁政想要一统北境,而且还是如此快速的情况下,吕安不是很昭通这种做法,但是宁政却不那么认为,仍是心急火燎的组织了一起伐周,虽然比讨伐大汉来的好一点,但是对于吕安来说这其实都一样。
现在还陷入了这么一个困境之中,吕安现在除了叹气之外,好像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总不能直接去驳斥宁政或者去帮他解决问题吧?
与其帮他解决问题,还不如趁早让宁政清醒过来,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
“暂时离开对他对大秦,还有我,都能算是一个件好事情吧,他需要一点时间的沉淀,最起码得让他知道虽然他是天选之子,但是这个秦王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吕安回道。
这话还真是让白宇稍稍惊讶了一下,“你真的这么想?”
吕安点头,“没错,大秦现在虽然看着势大,但是纯论底蕴来说,和另外三个王朝都是不能比,现在大周倒了,大秦才有这么一个机会长驱直入,但是依然遇到了问题,虽然不是外面的问题,但是内在的问题其实更加的麻烦!想要解决可不得要花上不少的心思。”
如此通透的想法顿时让白宇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错,现在大秦遇到的问题不大,但其实也不小,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外人插手是没用了,一定要靠自己才行,但是靠自己的话,这颗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事情,尤其是兵权上面的问题,动一发牵全身,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解决的事情!”白宇极为认真的说道。
吕安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因为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白宇稍微思考一下,然后继续说道:“现在如果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是有人让,二是有人退,三是有人逼!不管是哪一个都是难事,胡勇不可能让,宁起不可能退,宁政更加不可能逼,不管是哪一方现在都在僵持,因为每个人代表的利益一方都不能让他们做出改变,只能强撑着,不过说实在的,这些人中最为难的应该就是宁政,他现在哪一方都得罪不起,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现在说出来实在是有点讽刺!”
吕安听着白宇说的这番话也是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唯一担心的人只有一个胡勇而已,不过他现在虽然是被出头,但是他现在的安危应该不需要担心,如果胡勇出事了,那么整个军队都有可能会哗变,所以宁起现在绝对不会动胡勇,甚至还会想办法将其好好的保护起来。
听着这些不相干的话语,唐庚直接出声道:“好了,别再说这些了,这些事情远在天边,和我们可没有太大关系,既然吕安已经打算从大秦撤出来了,那我们就没必要在纠结这些事情了!”
白宇哈哈一笑,点了点头,“也是,有道理,那就不提这个了,今天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对于我们匠城来说可是一个好事情!等会一起吃个饭吧。”
“吃饭?这个好,我同意!”唐庚顿时就是乐了起来!
白宇看了一旁不远处的老方,“老方多准备点饭菜,很久没有和他们一起吃了,今天稍微吃的尽兴一点!”
老方诶了一声,然后便是转身离开。
“不用准备太多的,弄得多了也吃不完,算上老方我们也就五个人而已。”唐庚直接摇了摇头。
“吕安,等会把薛年也叫过来吧,现在他是你的徒弟,也算是我们匠城之人了,他还没好好拜见我这位师祖呢!”白宇淡淡的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
白宇点头。
随即,吕安直接离去。
等到吕安走后,白宇突然看向了李清,缓缓的说道:“等会你把赵流顾言也叫上吧!”
“啊?师伯?”李清顿时就是慌了一下,然后直接看向了一旁的唐庚。
唐庚眉头紧皱,极为不理解的看着白宇,反问道:“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你才老糊涂了!”李清冷不丁就怼了回去,然后直接捂住了嘴巴。
唐庚有点幽怨的看了一眼李清,之后又看向了白宇,“叫他们两个人干嘛?你这不是存心给他们给我们添堵吗?事情一结束,你又把他们两个当自己人了?之前对他们不理不睬,现在突然叫他们吃饭,人家可是以为你在耀武扬威呢!有必要这样吗?”
白宇摇了摇头,“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纯粹想和他们一起吃个饭,可能也是最后一顿饭了,所以这些事情还有必要计较吗?毕竟师徒一场,不值得!”
最后一顿饭这句话一说,唐庚也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就这么皱眉看着白宇不说话。
李清看着两人沉默了许久,之后才不确定的问道:“那我真的去叫他们吃饭?但是他们来不来我就不知道了!”
白宇微微一笑,“去吧,他们会来的!”
随后李清也是立马离去。
一下子就只剩下了白宇和唐庚两人了,两人大眼对小眼,格外的古怪。
白宇一边喝茶一边微笑,表情异常的坦然,就好像已经看穿了一切一样。
唐庚则是在那里敲着桌子,一脸的无聊,眉头在那里紧皱着,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你真的想好了?打算放过这两人了?”沉默许久之后,唐庚突然问道。
自己的想法被看穿了,白宇也是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嗯,他们两个都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和我一样都只能算是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那么肯定会犯错,有些事情追究起来,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可就死路一条了,何必呢?”
“什么叫做何必呢?这是多少麻烦的事情?不说这一次,就说之前那一次,匠城前前后后死了多少人,整个匠城的实力都是因此而大降,你也打算不追究了?”唐庚直接反问道。
白宇又是叹了一口气,“这两个事情说到底和他们并没有太过直接的联系,而且真正主事的那几个人不都已经死了吗?他们两个充其量也只是被利用犯错而已了,如果杀了,那就只是杀了而已,但是对于两人来说,他们现在已经够痛苦了!”
“痛苦?我怎么看不出来?赵流和顾言这两个人哪个人痛苦?我反正是看不出来!”唐庚直接反驳道。
白宇眉头闪动,又是叹了一口气,“既然你不同意,那还是按照我们曾经说好的来吧,这两个人就让李清决定吧,是死是活,是杀是放,这些就让李清决定吧!我只是尽我长辈的职责,和这两个可怜人吃最后一顿饭而已,未来的事情我不参与!”
唐庚第一次听到白宇认怂,这让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白宇竟然当着他的面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这还是第一次!
“你真的改变想法了吗?”唐庚难以置信的问道。
白宇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既然我说了让,那么我必然会让,现在匠城你是城主,你说的话自然也有一定的话语权,所以我改变自己的想法也是正常,毕竟我会夹杂许多曾经的情感在里面,从而产生误判,但是你不一样,你现在就是一个局外人,对于你来说,这些人的对与错你应该是看的极为的清晰!”
这话唐庚只能点头,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说。
“唐庚,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沉默许久之后,白宇突然笑着问道。
这让唐庚直接懵了一下,“什么话?”
“你也算是老大不小了?难不成你就没有一个相好吗?这么多年来你就没碰到过一个能说的过去的人吗?”白宇直接哈哈大笑了其阿里。
唐庚的脸都红了,差点直接吐白宇一连的口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不也一样吗?临到头了,也没人来给你送个终!要不是这次我把吕安叫过来,连给你抱灵位的人都没有,竟然还好意思说我!唉!想不到竟然会是我给你送终!这个世道可真的是让人感慨万千!”
听到这话,白宇也是笑骂了起来,不过一会之后,白宇便又开始嘱咐了起来,“低调从简,我的死对于匠城来说也是一个冲击,所以我不希望被太多人知道,最起码我不希望现在被人知道死讯,等匠城步入正途之后,再公布吧!”
唐庚直接捏紧了眉头,嘴角都歪了,“不是吧?你真是这么想的?一点讯息都不打算放出去?”
白宇点了点头,“嗯,没有这个必要,正如我轻飘飘的来,然后在轻飘飘的离去,这样才和我心意!”
“再怎么说,你可是白宇,北境谁不知道你的大名,世人皆知吴解有多厉害,但是更加知道匠城有你才能称之为匠城,吴解因为有你,他才能成为北境第一!你现在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你觉得可能吗?”唐庚一脸无语的骂道。
“可不可能,这还不得看你的了?我的死对于匠城来说必然不是好消息,只会产生更大麻烦,我可不想我死后还要对匠城造成麻烦,所以你可得好好动动脑筋!”白宇笑眯眯的说道。
唐庚顿时就是感到一阵头大,不知道应该如何办才好。
“我有点累了,想稍微眯一会,这个事情你好好想想吧!人齐了再叫我!”白宇直接下了个逐客令。
唐庚直接嘴一歪,然后便是生气的离开了。
唐庚一皱,白宇便是和往常一样直接伏在了桌子上,直接歇息了起来。
远处。
一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满头白发的白宇,鼻头莫名一缩,之后便是缓缓的走到了白宇身后,就这么蹲着身子在那里注视着他,一句话没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就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回来了?”
白宇伏在桌子上突然发出了一声低问。
这三个字顿时让那人猛地起身,想要直接转身离去。
“你身上独有的火香,不用睁眼都闻得到,这个世上除了你之外,可是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味道。”白宇说完这话,才悠悠的从桌子上撑了起来,然后看向了身边的这个青年,眼中充满了欣慰的眼神。
“燃儿,这几年辛苦了!”
白宇沉默片刻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洪燃直接摇了摇头,眼睛紧紧的闭着,根本就不敢睁眼,生怕一睁眼可能就会有一些东西掉下来!
他从小就无父无母,童年虽然过得艰辛,但是并不苦,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的充实,而这份充实便是眼前这个聪明绝顶料事如神的男子带给他的,就连离开匠城这个主意都是面前这个人帮他出的,身上的担子自然也是这个人帮他加上去的。
现在他所能想到的所有一切好像和面前这人有关,但是等到他觉得能回来的时候,高兴的和他说自己已经能成为一个支柱的时候,这个人竟然就要离开了人世了?
这实在让他有点接受不了,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一点,之前田蛮的死已经让他够烦躁的了,现在却轮到了他最亲的人了!
白宇看着洪燃不停耸动的肩头,微微一笑,“没事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能再看到你,我真的很开心,不过我觉得你不该来!”
“为什么?难道我连你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吗?”洪燃咬牙说道。
白宇摇了摇头,“你来这里很危险的,北境已经不是以前的北境了,匠城也不是以前的匠城了,要是你被人发现,那你辛苦的这一切不就白费了吗?”
洪燃摇头,之后停顿了片刻,再次点头!然后便是毅然决然的起身,“我走了!白叔!保重!”
白宇露出了一副笑容,点了点头,“照顾你自己!照顾好你的师弟师妹!”
洪燃冷漠点头,然后直接从大殿消失!
白宇直接松了一口气,心中的一个遗憾失了!现在只最后一个,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撑住,好累,真的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