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kym人氣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襄州大牢分享-ll0tv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南大营位于襄阳城南门,当然,大牢并不在军营中,而是在军营旁边的衙门里,襄阳城作为一州之行政中心,自然设有州衙,只不过吕文焕总揽军政大权,所以这襄阳城的州衙并没有知州就任,而是由吕文焕兼领,平常时候府衙等若设在了吕府。
慕容复在问清大牢的位置后赶了过来,穿堂入室如入无人之境,不多时来到大牢。
此时押送王语嫣等人的一百多名军士还在牢中守着,众人被关到同一个牢房中。
“小姐,咱们该怎么办?”一个凌霄阁弟子低声问道。
王语嫣脸上还是带着那副呆板的面具,声音却恢复了清灵,“你们别担心,表哥肯定会来救我们的。”
话虽如此,可一个个凌霄阁弟子还是哭丧着脸,王语嫣作为慕容家的表小姐,又是主子慕容复的未婚妻,不管捅出多大的篓子,也能全身而退,可他们不一样,他们任务失败一次,惩罚可是很严重的。
王语嫣似乎也想到这一层,略带愧疚的说道,“这次是我不好,连累了你们,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跟表哥求情,让他不要为难你们的。”
众人精神一振,“多谢小姐。”
王语嫣摇摇头,“其实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慕容雪那臭丫头肯定早就料到吕文焕不会乖乖出钱买粮,所以才让咱们带了这么点粮草……”
话说一半,她忽然顿住,因为守军小队长已经靠了过来,他朝牢中扫了一眼,淡笑道,“你们谁若说出剩下的粮草在什么地方,或可戴罪立功,免除罪责,否则统统人头落地。”
这话听在一众凌霄阁弟子耳中,根本掀不起半点波澜,甚至还略带嘲弄的望着他,不言不语。
小队长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破口大骂,“哼,执迷不悟的贱民,实话告诉你们,今日进了这襄阳城大牢,就别想着出去了,到时候你们叫爷爷都不好使。”
凌霄阁弟子仿佛看死人一样的看着他,王语嫣抿了抿嘴,恢复了先前的声音,朝小队长低声道,“喂,你别再激怒他们了,赶紧给他们道个歉吧,不然……”
“你说什么?”小队长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让我给你们道歉,我没听错吧!”
周围军士哈哈大笑起来。
王语嫣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是想劝劝他,好救他一命的,可惜啊,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小队长神色陡然一冷,“来人啊,把这些胆大包天的乱贼分开关押,本将军要让他们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慕容复本想等这些人走掉再现身与王语嫣见面,但看这情形是不可能了,只得恢复本来面目,施施然走了出来,轻笑一声,“吕文焕好像没叫你这么做吧?”
众军士悚然一惊,纷纷转身,这才发现一个俊朗不凡的青年已经站在身后不远处,他们竟然没有半点察觉,“你……你是谁?”
慕容复还未说话,王语嫣高兴得大叫起来,连声音都没有掩饰,“姐夫,你来啦!”
其余凌霄阁弟子齐齐一跪,“参见公子!”
慕容复一手虚抬,“起来吧。”
凌霄阁弟子起身,那小队长猛地反应过来,“你就是他们口中的主人?”
慕容复微微点头,“不错。”
小队长还想再说什么,慕容复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说完身形一个恍惚,陡然分出数十道影子,裹挟着大片白光瞬息间自人群中穿过,众军士只觉眼前一黑,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便已没了声息,当然,有一个人活了下来,那便是这支小队的队长。
此时他两股战战,脸色惨白,“你到底……是人是鬼?”
慕容复皱了皱眉,“回去告诉吕文焕,生意做不成没有关系,动了本公子的人,可就不是那么好玩的了,这只是一次警告,如果再冥顽不灵,襄阳城易主只是旦夕之间的事。”
“是,是,小的一定将话带到。”
小队长连爬带滚的走了,慕容复来到牢房前,王语嫣一下将身上的绳索震断,而后劈开牢门,扑进他怀里,“表哥!”
慕容复一手揽着她,一手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扯掉,捏了捏她的琼鼻,“你怎么来了?”
王语嫣拍开他的坏手,“人家想你嘛,你说带人家出来玩,结果把人家晾在襄阳城外,都快变成鱼干了!”
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的王语嫣已不似原来轨迹中那般飘飘若仙,庄重得体,反倒像个小女孩一样,精灵可爱,多了几分烟火气息。
慕容复自然更喜欢现在这个王语嫣一些,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你啊,只是几天的工夫,你都等不了。”
王语嫣吐了吐香舌,“哎呀,人家也想帮表哥做点事嘛。”
二人你侬我侬一阵,慕容复才问起了正事,“对了,那粮草是怎么回事?”
王语嫣解释道,“我们接到你的传信,就立刻撒出人手寻找运粮队的下落,可等我们找到的时候,粮草已经落入蒙古大军手中,我们暗中埋伏,找到机会偷袭蒙古军队,将粮草抢了回来。”
“原来是这样,这批粮草总的有多少?”
“大约有一万石,慕容雪担心吕文焕强抢,所以大部分粮草没有运进来。”
慕容复微微点头,说到这可能有人会奇怪,慕容雪所率领的凌霄阁弟子不过五百之数,襄阳城的武林高手不下千余众,为什么慕容雪能将粮草抢回来,而襄阳城连自己的粮草都护不住?其实道理很简单,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如今襄阳城周围全是大元的眼线,各处交通要道包括周围能够输送粮草的州县,全都被大元监视,只要有个风吹草动,随时可调大军伏击,所以襄阳城在明,大元在暗,而对于大元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慕容雪的存在,不可能随时防备,是以大元在明,慕容雪在暗。
当然,也是第一次才有这么好的效果,往后再想虎口夺食,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随后慕容复又询问了下其他各方的消息,基本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没什么意外,倒是大元仍在源源不断的增兵,就这几天下来,已经陆续增加了近万兵马,想必用不了多久,又能恢复全盛时期。
慕容复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多少有些吃惊,“大元哪来这么多兵马?”
王语嫣摇摇头,“已经派出探子去打探了,目前还没有得到消息,不过根据以前得到的消息分析,我和慕容雪一致认为,大元的兵源主要有三,其一是七王爷手下镇压明教的汝阳王府大军,其二是西域波斯那些被铁木真击败的小国联军,其三是回部战场的四王爷所部。”
慕容复听后沉吟不语,这其一和其三他早已听耶律燕提起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明教一天不灭,回部一天不投降,铁木真不可能将所有兵力都抽调过来,可那西域诸国联军却是他没想到过的。
“表哥,”王语嫣继续道,“现在襄阳城外的兵马,差不多已经是大元的全部兵力,他们的大都定然空虚,咱们为何不直接突袭大都,既能解襄阳城之围,又能重创大元。”
慕容复笑了笑,“不,你遗漏了一点,大元出身游牧民族,号称马背上的帝国,他们对于城池的依赖性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换句话说,即便我们偷袭了大都,大元也未必会退兵,更不会影响到士气。”
“哦。”
“当然,如果我们能够击败城外的大元主力,再派兵偷袭大都,必能让整个大元土崩瓦解,只不过现在时机不到而已。”
王语嫣隐约明白表哥的打算,虽然与她心中所愿不大相同,但她打心底不想违背表哥的意思,因此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二人聊了一阵,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慕容复知道是吕文焕派兵来了,急忙说道,“好了,你先回去吧,吕文焕暂时不会动你们,明天我会派人与你联系,有事要你们去做。”
王语嫣飞快点头,“表哥你也小心。”
慕容复说完之后身形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很快吕文焕率领大批卫士冲了进来,当看到满地的尸体,他面色阴沉如水,盯着牢中众人,“你们居然没走,是不是觉得本使不会拿你们怎样?”
王语嫣已经恢复了先前那副呆板的面容,语气淡淡道,“你无外乎想拿我们的性命要挟慕容家,我们若是走了,岂不叫大人失望?”
吕文焕勃然大怒,“区区一个慕容家,竟胆大至此,真当本使是泥捏的不成!来人,将这些贼子押赴辕门,今夜子时斩首!”
此言一出,凌霄阁弟子纷纷变了脸色,王语嫣倒是出奇的镇定,“吕大人话可不要说得太满,免得到时下不来台啊。”
“是吗?”吕文焕冷笑一声,“本使倒要看看,谁敢来救你们!”
……
慕容复离开襄阳大牢后,又亲自去了一趟悦来老店,让他们立刻派人监视回民部落,因为方才他忽然想起一个变数,按照原来的轨迹,回民部落最后真有可能会投降,那对于慕容家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