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1cj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 愛下-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登基之前 十四鑒賞-803db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诸葛亮,字孔明,只是不一样的是,在这个不一样的世界之中,他的字,并非自己起的,也不是长辈赐予的,而是牧景当初给他起的。
牧景这么做,明国人都知道,那是主要是为了针对明国丞相胡昭。
胡昭,也是字孔明。
胡孔明。
这同字,倒是没有什么新奇的事情,毕竟人这么多,同名同姓的都能撞上,同字有什么问题吗,关键是同字的两个人,会被拉出来比较。
胡昭如今是名动天下的胡丞相,号称明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执掌相权的大人物,而诸葛亮,只是一个刚出茅庐没多久,还在中层折腾的时候小人物,别看诸葛亮年纪小小,已经是中郎将了,他起点高不代表未来的路好走,他甚至会在这个阶层停留十年二十年,哪怕有功勋,都很难提拔起来了,终究是年纪太小了。
当初牧景一方面是故意的,就是利用诸葛亮来气胡昭,另外一方面,他也想要还原历史,历史诸葛亮和胡昭撞字,那是命运,而且胡昭一生没有被赏识,在史书上不过只是一笔带过而已,反而是诸葛孔明,名留青史,世上有孔明,便是诸葛亮。
如今胡昭因牧景而出山,追随牧氏十年,从无到有,辅助牧景,建立明国江山,名扬四海,必然是名留青史的,而诸葛亮面对这种情况,还愿不愿意起字孔明,可就不一样了,所以牧景借这个接回,把孔明两个字,还给诸葛亮罢了。
只是这对于诸葛亮而言,有些拔苗助长了,放眼天下的人,都会把他诸葛亮和胡昭拉在一起比较。
这样会造成诸葛亮巨大的压力。
不过这也是牧景愿意看到的,因为这样,牧景觉得对诸葛亮的成长,是最好了。
空虚不来风,诸葛亮能在历史上留下这么大的名声,绝对不是庸才,而且也不会被压一下就一瘸不振的人。
他本来就是少年聪慧的神通,在历史上,他只是没有机遇,一直被压到三十岁才出仕途,而且一出来就是高起点。
刘备招揽诸葛亮时候,身边都是那些的番瓜大将,一个个有勇无谋的,缺少就是一个谋士,自然对诸葛亮依仗的很。
那样诸葛亮一上来,就是第一谋士的身份,这对他的发展,其实不见得是好处,根基不稳,空谈多,不切实际的也多。
他六出祁山,何尝不是纸上谈兵的一种。
懂兵,却不懂蓄势。
懂政,却不懂权。
所以诸葛亮其实就是被刘备用费了,这样的人,需要给他压力,给他走的踏实,压得他来走,才能走的更加踏实了。
“孔明,你还想很怕胡相啊?”牧景笑眯眯的道。
“怕!”
诸葛亮苦笑:“大王,我只是一个中郎将而已,胡相要是对我有意见,我恐怕直接就得回来养老了!”
“没这么夸张!”牧景耸耸肩:“胡昭又不是那种公报私仇的人,他顶多就是在心里面记恨你两下,再不济,正面说你一顿!”
“我自然知道胡相为人,只是……”诸葛亮看着牧景,他有时候都很难揣摩牧景心中所想了,太复杂了,想不透,不是因为他城府很深,而是他觉得牧景的思维仿佛和全天下的人,都格格不入的,有时候很简单的想法,却让他变得很复杂,有时候明明是很复杂的事情,在他眼中却不值一提。
比如他把自己抬出来,去压着胡昭,这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胡闹的事情,自己什么地位,胡昭什么地位。
胡昭也就是大气,不合自己计较,不然早就把自己给打进小黑屋里面了。
“你觉得我给你起字孔明,只是为了恶心胡昭吗?”牧景问。
诸葛亮不够人,一开始是这样的想法的。
但是又觉得,牧景不应该是这么幼稚的人。
只是牧景的思维,他始终跟不上节奏,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不敢去揣测牧景,越是揣测,越感觉自己会进入一个死角里面去。
“末将不敢!”
诸葛亮拱手说道。
“不敢,就是这么想的,只是不敢说而已!”牧景笑了笑:“要是你这么想了,那你就有些辜负孤对你的期望了!”
他拍拍诸葛亮的肩膀,道:“孔明,孤对你的期望,和对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指着甘宁,道:“比如甘兴霸,他有能力,孤也很器重他,只要他有功勋,孤会让他平步青云,但是他能走到那个地步,孤一眼能看到尽头了,水军统帅,枢密院副使,他都能做,但是想要做明军主帅,枢密院枢密使,他还真差点!”
这话,牧景是直接对着甘宁说的,不是他看不起甘宁,而是甘宁的心思太简单了,这种简单,是说,他有指挥大军的能力,却没有阴谋诡计的心思。
这种人,统军可以,一方战场也能应付,哪怕日后建立海军大元帅,他也能担当,征战四方,所向披靡。
但是想要他当明军老大,真真是差了点。
“兴霸,俗话说得好,文武全才,方能的成就一番大事,你有武略,却缺乏文韬,所谓文韬,可知什么否?”牧景也要兼顾一下甘宁的情绪。
“请大王赐教!”
甘宁一开始是有些不服的,但是他倒是不怀疑牧景会偏心,牧景这么说,必然有他的道理,只是他依旧有些不服。
“所谓文韬,就是争权夺利,阴谋诡计!”
牧景又把戏志才拉出来的当示范:“黄忠应该是枢密院唯一一个只懂得武略而没有文韬的枢密使了,比如他戏志才,为什么能枢密院最有希望能接替黄忠存在的,因为他懂得权力怎么用,懂得应付官场上的阴谋诡计!”
“大王,差不多就行了!”戏志才有些不爽了。
“孤说错了!”
“没错!”戏志才咬牙切齿。
牧景回归正题:“但是你甘兴霸,却永远都做不到,你只能直来直去,你能从战场上拿到的东西,不会懂得用脑袋,这是你的缺陷,也是优势,这回让你在战场上更加专注,可是在朝堂,却不一定站得住,你自己觉得呢?”
“大王所言甚是,末将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学会了!”
甘宁无奈的说道。
朝堂太复杂了,他还是去带兵一辈子吧,反正牧景也不会亏待自己的,反而比在朝堂更加舒服。
“但是孔明,你不一样!”牧景看着诸葛亮:“你不管是的心思,城府,你和胡昭很相似的,日后,你的未来会更加辉煌,当然,这世界所有的天才,都会有一个坎,那就是会夭折,只有活下来的天才,才是天才,孔明,你要学会的是,活下来!”
“末将铭记大王所言,日后不管如何行事,绝不敢逾越雷霆半步!”
诸葛亮觉得,这句话是在警示自己。
不过这一番话,他却受益匪浅,牧景对于自己的重视,超越了他自己所想的之外,这让他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有几分激动。
“言归正传!”
牧景道:“第三只水师的事情,不老你们操心的,但是孤要南海!”
“南海?”
诸葛亮和甘宁对视一眼。
牧景不管他们的反应,继续说道,甚至把一些未来的部署都告诉他们:“孤一旦登基,大明朝建立,需要时间休养生息,未来数年,除非有人刻意挑衅,不然孤不会出兵征战了,可国内可以休息,可以蓄力生产,海上却不能休息,孤直接告诉你们,从明岁开始,孤将会每年,投不下于的五万金在南海上!”
五万金,也就是五亿钱,这可不算是一个小数目,军费而言,投注进去,已经大大的有用了。
砸在南海?
那个碧波万里,廖无人烟的南海吗?
甘宁心里面还有一些谱,因为他尝试远航过,但是诸葛亮心里面是真的没有什么谱,甚至感觉不到牧景的重点。
“景平水师和暴熊水师,未来就是南海的主力!”
牧景拉出一副图,指着上面:“以后,这些地方,都必须要插上我们大明的战旗,每一寸土地,都必须是我们大明的!”
牧景要打开大航海时代,先拿下东南亚,所以他这是一副东南亚图,是他凭借记忆,画出来的整个东南亚,肯定有出入,但是轮廓没错了,大致方位也不会有错。
又不是几万年的历史,不过只是推前一千八百年前,底壳运动不会把大致的一些地形给弄没有的。
当然,这些地方,有些应该还是比较荒凉的,比如澳洲那边。
澳洲大陆是一块很大大陆,但是这在未来,都是一个移民国家,本身的土著或许有,但是并不会很多了。
“大王此图,从何而来!”
诸葛亮瞳孔越发闪亮。
“无需问孤,你只要知道,此图大概和地形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契合,就行了,甘兴霸远航过,这方面,你需要给他取经!”牧景道。
“是!”
诸葛亮突然变得很兴奋起来了,难怪甘宁之前在南海,一直无声无息,却没有任何的的不满。
征战天下,和中原争锋,那是不一样的。
“孤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战略线!”牧景指着地形图,道:“交州往下,九真郡和日南郡,都是我们中原天朝建立的郡域,你们可以在这里建立根基,然后沿海岸线南下,建立补给线,我需要你们在两年的时间,把南海所有的航线图,都摸清楚,越清楚越好,要把这里当成我们明国的后花园,就要把这么莫的清清楚楚,不能有半点的纰漏!”
“是!”
两人领命。
“另外……”牧景叹气:“海航的艰难,孤是知道的,相信兴霸也是知道了,至于孔明,你们这一趟从东海直接过南海,也有几分体验,这是很艰难的事情,甚至会因为一个风浪,而全军覆没,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你们直接要考虑清楚,如果不愿意在海上待着,孤不会勉强你们的!”
“大王,为明国开疆辟土,乃是吾等所愿,宁粉身碎骨,亦不后退半步!”甘宁俯首跪膝,声音沉重,坚定无比。
“末将亦然!”
诸葛亮淡然的道,声音虽轻,但是意志却不必任何人软弱,他是一个认准了,就会坚定去做好的人。
“好,你们有如此坚定之心,孤甚是欣慰!”
牧景拉出了笑容,甘宁是注定一辈子在水上打交道的,他将会是牧景开启大航海时代的先锋大将,而诸葛亮,他需要诸葛亮去了解大海,却发觉海上的利益,却征服海上的一切。
诸葛亮将会是牧景开启大航海时代,最重要的一个核心,他的智慧,他的能力,都会把牧景的蓝图给建设的很完美。
“不过你们返回南海之前,最好还是去一趟的鸿都科技院!”牧景嘱咐:“海上很多困难,也是能克服了,人的智慧,永远比大自然要厉害的多,科技院里面有很多研究痴,他们如果愿意,可以为你们解决很多的问题!”
航海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如今的时代,哪怕是楼船,在海上也是一个小木舟而已,很危险的。
而且方向也是一个问题,司南未必都有用,指南针虽然弄出来了,但是也不一定能彻底的在海上定位。
所以有很多很多问题需要克服,不能凭借运气,这样死的人太多太多了,科技才是解决大航海问题最重要的一环。
“是!”
诸葛亮和甘宁都点头了,他们何尝不知道科技院的厉害。
甘宁还有些异想天开:“大王,传闻宛城之战,我军是使用了新式武器,才一举击溃了魏军,而且新式武器强大无比,数里之外可瞄准敌人,不知道可否装在战船上!”
“想法很好!”
牧景笑了笑,却摇摇头:“只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暂时还不能这么做,等新式武器更成熟一些,孤第一时间,就把他们撞在战船上!”
火炮船,那可是多么可怕的航海武器啊。
“谢谢大王!”
甘宁和诸葛亮很快就离开枢密院。
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戏志才,才开口:“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诸葛亮了?”
“看得起他,自然有孤的原因!”牧景笑了笑,并不意外戏志才的问题:“假以时日,他比更懂的军略,比胡昭更懂得政治,比黄忠更会打仗,比刘劲更会处理政务!”
“是吗?”
戏志才非常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