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xmqn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妖怪茶話會》-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不記得分享-dykam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不过,一般人又看不到妖怪。
它们……有躲避的必要吗?
唔……
书生看向白梅。
这棵梅树是要收敛一下……
梅花是在冬天开花的。
这点它还是知道的。
……
就在书生怔怔出神、“胡思乱想”的时候,它听到了萧骁大人叫它的声音。
没有多想,它的脚已经踏出了一步。
然后,它才意识到。
哎,它不需要躲着吗?
……
再然后……
它听到了那声老师。
……
若不是那个人类直直盯着自己,它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个人类口中的老师是指它。
对方认识它?
可是它……好像不记得他了。
它看向萧骁大人。
虽然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一句话,它还是先表明了自己对那个人类看到了自己也是很意外的。
毕竟,之前院子里妖怪的表情让它觉得,也许萧骁大人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院子里有这么多的妖怪。
……
“……老师?”
周尧所有的情绪都被老师刚才那句轻描淡写的疑问击了个粉碎。
声音轻飘飘的,又透着几分失调的尖锐。
老师不记得他了?
不记得他了?
……
这是什么……天大的笑话?
太荒谬了……
太……可笑了……
……
他想了无数他与老师重逢的画面。
但没有一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他想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可能……
结果……
“……哈……”
周尧干巴巴的扯了扯嘴角。
“老师,你不记得我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真的……”
“一点都不好笑……”
“……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不要一见面就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我……”
……
“周尧。”
赵律正想要上前。
因为周尧的样子看上去像是马上就要晕倒了一样。
可是,他还是选择站在了原地。
此时,他大概有些明白了。
周尧的老师……竟是妖怪吗?
……
“你是谁?”
书生又问了一遍。
他觉得这个人类好烦。
他不喜欢聒噪的人类。
“我不认识你。”
……
周尧的双眼倏然睁大。
身子都不由得晃了晃。
他伸手用力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右脚向后退了半步。
不认识……他?
哈……
这算什么……
这-
周尧深吸一口气。
胸口的滞闷驱之不散。
算什么?!
……
“周尧?”
赵律正眉头紧皱。
怎么了?
怎么突然一副打击很大的模样?
不是找到老师了吗?
还是那位老师说了什么?
他不知道。
他不由得看向了三哥。
眼里露出了几分询问之意。
还有几分恳求。
他无能为力。
所以,他希望三哥能帮帮周尧。
……
萧骁看向书生。
“长恩,你之前有没有教过人类画画?”
教人类画画?
长恩一瞬的愣怔后,歪头思索了起来。
既然萧骁大人这么问了……
……
“你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萧骁看向周尧。
话是对着长恩说的。
“你教了他三年的绘画。”
……
三哥的话让赵律正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对方竟然忘记了周尧……是吗?
这也……
赵律正想起了周尧对他讲起过去的事情时流露出来的对他那位老师复杂的情绪……
周尧始终对那位老师耿耿于怀。
没有一刻的忘记。
但对方却……
这对周尧的打击也太大了。
……
书生仔细打量周尧的脸。
不过,它对人类的长相向来比较迟钝。
它从来没有画过人类。
它欣赏人类的画作。
但也只欣赏人类的画作。
对于人类它并没有更多的想要了解的欲望。
它所有的精力都在绘画上了。
……
被老师这么盯着,周尧蓦然紧张起来。
五指合拢。
嗯?
手指似乎碰到了什么?
是手机!
疑惑了几秒后,周尧总算反应过来。
对了,手机!
周尧的眼睛一亮。
他急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解锁屏幕后,他点开了照片。
……
就是这张!
幸好这次把画找出来后,他给画拍了照片。
当时这么做的理由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明明就前段时间的事。
周尧微微甩了甩头。
他把手机屏幕转向了老师。
“老师,这幅画!”
“是您当时改了我的胡乱涂鸦画出来的。”
“这幅画您总该记得吧?”
“您不记得我,总该记得这幅画吧……”
周尧不由得收紧了握住手机的手。
老师竟然忘记了他……
他真的很难对这件事释怀。
尤其是在短短的时间里。
……
书生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番手机。
然后看向了屏幕上的画。
嗯?
书生愣了一下。
这幅画……
“的确是我画的……”
……
“没错!”
书生的承认让周尧激动起来。
“这就是您画的。”
“当时我不过是在这张纸上胡乱涂鸦,但是您把它变成了这么漂亮的画。”
“我惊呆了。”
即使现在,看着这幅画,他仍旧能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惊艳。
“我很激动,一直问您是怎么画的,我觉得您太厉害了。”
“然后您说……”
周尧咽了一口口水,“您可以教我。”
是啊。
明明是眼前这个人把他带进绘画的世界的。
结果却在半路上把他丢了。
干脆利落的……
好不容易见到了,还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
呼~
他深吸一口气。
心口憋闷的让他想要大叫。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他是老师一时兴起的玩具吗?
那他对老师的寻觅、思念、担心,还有那段时间对自己能力的怀疑、纠结、苦闷……
那段晦涩的时光……
算什么?
他一个人的自娱自乐?
哈!
……
“哦。”
书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恍然的神色。
虽然其中还是掺杂着些许的疑惑。
看上去只是想起了一半的样子。
萧骁微微叹气。
一人一妖表情的对比太鲜明了。
“长恩,就是几年前的事情,你记不清了吗?”
……
“啊?”
书生有些无辜,“我不太记画画以外的事。”
他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
“我想起来了。”
“我好像的确教过一个人类画画。”
“他画的太难看了。”
“我忍不住就把他的画改了。”
“没想到他看得到我。”
“他很喜欢我改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