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uay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西遊之問道諸天 ptt-第六百二十三章 賜寶鑒賞-1iufb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紫极太阳真火,太阳真火的进阶形态。
莫元也是机缘凑巧,从混沌钟的留下的烙印里得到这一门神通的传承,相比太阳真火纵横大罗境界无敌手,紫极太阳真火的威能则是更进一步,在准圣境界,都是一等一的绝世神通,乃是帝俊太一二人威压洪荒大陆万族的压箱底手段。
相比帝俊太一二人身上那深紫色甚至隐隐有些发黑的紫极太阳真火,莫元打出来的那一小团,紫色却是极淡。
不过也够了,至少对付三清是够了。
却见得这一门三足金乌压箱底的神通,直如流星破空,顷刻间便穿破了混沌青莲,而混沌青莲周身突然燃起了熊熊紫色烈焰,竟然瞬息便被紫极太阳真火的恐怖威能给蒸发殆尽!
元始天尊三人慌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神通?须知,三人一辈子在这一世之尊的世界打转,见识过最厉害的神通,也不过是那超脱境界的道尊。
可是便是道尊,但他一人的实力比之如今的三清联手尚且不如,又哪里是紫极太阳真火的对手?
是以,莫元虽强,但是三清自恃成为了超脱境界强者后,不惧一切,完全足够击杀莫元,眼下突然出现如此变故,你叫他们如何能不惊慌失措?
却见这三人手中诸般法诀掐动,法力流转之下,已然设下了一层又一层的禁制,不过令人惋惜的是,纵然是三人拼尽全力,那些足以轻易拦下彼岸攻击的禁制,却是犹如薄纸一般,被那紫极太阳真火轻易洞穿!
拳头大小的火焰,化作一枚紫色流星,轻易穿过了元始天尊的身体之内。
这位刚刚与金皇拼死一搏才夺得道果的强大存在,连一声惨叫都未曾发出,随即燃烧了起来。
三清一体,在其身后的灵宝和道德两位天尊,虽然并未被紫极太阳真火触碰到,但是身子也是随之莫名自燃了起来,燃烧的速度很快,不过三两个呼吸的功夫,三清的肉身和元神都是尽数被烧成灰烬,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青帝、顾小桑乃至两尊佛门彼岸和无数末日之舟里的神魔,眼见得这一幕发生,感受着三清的气息彻底消失不见,都是神色复杂的紧。
三清,此界最古老也是最强大的三个人,甚至是夺得了无数强者梦寐以求的道果之境,可是便是他们,也终究难逃一死,这怎生不让他们心生感慨?
他们看着站在那里的年轻人,眸光中都是敬畏之色,陆压、魔佛、佛祖、金皇、三清乃至阿弥陀佛和菩提古佛等等,这些大能或死或伤,这一纪元陨落的强者数量,远超之前的几个纪元,而这一切都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关,甚至死去的彼岸多数都是他亲自下手,你叫众人如何能不怕他?
“纪元终结,终是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莫元环视众人,笑了一笑,到了此时,他也是时候该离去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有几件小事要办。
“平之,芷薇,你二人且过来。”
莫元伸手一摄,那末日之舟内的陆大和江芷薇二人,当即便出现在他跟前。
两人齐齐行礼道:“拜见师父(前辈)。”
“芷薇,你既是苏孟的妻子,便也称呼我一声师父吧。”莫元笑道。
江芷薇点了点头,面上并无半分羞涩,反而是落落大方的行礼道:“师父。”
“你是个好孩子,只是你与我那傻徒弟成亲时,我却不在身侧,说起来我这个当师父的,却是欠了你们一桩贺礼。”
莫元笑了一笑,伸手一晃,一座漆黑的小印当即浮现在其掌心,那小印之上,隐隐有一股生死轮回的道韵流转,显见是颇为不凡,却正是此界的绝世神兵之一,后土娘娘以身所炼的轮回印!
这轮回印乃是莫元昔日自魔佛那里抢来的,如今他要离开,自然是用不上了。
他道:“这是轮回印,乃是昔日魔佛操纵六道轮回所用的神兵,你权且收着,等新的纪元开辟,便以此执掌地府。”
江芷薇心中一阵激动,却是没有拒绝,接过轮回印,道:“多谢师父恩赐。”
天庭人间地府,这是每个纪元都必不可少的天地秩序,甚至从某种角度上讲,地府对于天地生灵的重要性,还远胜天庭。
毕竟人皇自可统御子民,妖皇和其余万族的领袖也是如此,倒也不一定要天庭管辖三界,这一点从这一纪元天庭崩溃,世界依旧运行有序便足以看出来。
不过地府不一般,没了地府,便代表从此只有死,而没有生,很快世界便会葬送生机,沦为一片死寂世界,执掌地府能收获的大功德可不是一点两点,对于修行却是颇为有利。
是以饶是江芷薇醉心剑道,不假外物,也无法抗拒莫元的大礼,轮回印在手,代表着她下一个纪元成为彼岸者的速度能大幅度提升,如果能早一步进入古老者的行列,她未必没有机会去争一争那纪元之末的道果。
见江芷薇收下轮回印,莫元又看向自家二弟子,相比苏孟而言,这个惯来少言寡语的陆平之,却是更得莫元喜爱。
莫看苏孟能成就彼岸,而陆大才刚迈入造化境界,那并不是苏孟强过陆大,而是苏孟背后有青帝磨砺,有元始天尊赐下的机缘。
倘若都是没有背景的起步修炼,苏孟却是远远比不过陆大,以陆大的心性之坚毅,以他对于剑道的天赋和执着,便是惊才绝艳如苏无名,也是远远不如的。
“平之,你的路,要自己走,为师也没什么好给你的了,你性子速来沉稳,为师走后,只盼你照顾你小师弟一二,下一纪元的道果,我希望是在我的弟子中诞生。”莫元说道。
听到这,陆大哪里不知道莫元要离开,他心中浮现出往昔的一幕幕画面,却是鼻子微微发酸,有些哽咽道:“弟子……弟子谨遵师命,定然不负师父所望。”
“好,青帝道友,这开天一事,便由你来做吧。”莫元回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