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dc8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txt-第四百四十章:划水和蹊蹺(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月底了,求月票!!讀書-ifx6h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阿瑞斯雕像不见之后,不仅是圣堂教会和金士曼着急,欧洲一些知道当年真相的组织也在秘密寻找雕像的下落,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一无所获。戴安娜和凯瑟琳就算再厉害也不是上帝,这么多人都没找到的东西,她们也没办法。
现在他们唯一的线索就是当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曾经复制过一尊一比一完美复刻的战神阿瑞斯雕像,但问题是这条线索也断绝了。这一时半会的,他们也没地找线索。
于是所幸就先这样了,反正阿瑞斯被封印了,而且还是奥林匹斯两大主神的封印,想要解开也困难无比。雕像失踪几十年了,到现在一点事情都没发生,就是最好的注解。既然这样,那还急什么?
“这么说,你同意我们继续当超级英雄了?!!”凯利的关注点比较奇特,她完全没在意凯说的那些东西,她只知道,凯现在不反对她当超级英雄。
凯一听这话,脸立刻耷拉了下来。
“我依然反对!特别是你,凯利!你如果依然抱着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迟早害人害己!你不是在玩超级英雄游戏,你是真的在和一帮穷凶极恶的罪犯战斗,他们不会像游戏里的NPC一样站着被你打,他们会反击,而且会毫无底线!他们会找到一切能够威胁到你的东西到威胁你!你的亲人,你的朋友!甚至连你的同学,无辜路人!甚至也许有一天,那些受到你保护的民众也会反对你!你会体会无数的艰辛,被人误会,被人排斥,被人唾骂,你会孤立无援,你会四面受敌,这不是游戏,凯利!你必须拿出觉悟,粉身碎骨的觉悟!”
凯这话有起码一半是耸人听闻,但也不是无的放矢,毕竟做超级英雄这个行当注定是游走在黑暗与光明之间。超级英雄就是正义的?真心未必。人性永远是难以琢磨的。
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人是最理智最好说话的。你在芝加哥当超级英雄,纽约和洛杉矶的人绝对会对你顶礼膜拜,因为你是超级英雄。但芝加哥人就未必了。
升米恩,斗米仇。
很多时候人类不是只有一个思想,所以,往往当这些超级英雄做的再好,但凡是落下了一个人类的利益,很多时候就会遭到一些人的不理解,甚至是诅咒和仇恨。
打个比方,发生一场火灾,凯利她们去救援,最后还是有人遇难。
对于不相干的人来说,自然是超级英雄好样的。
但是对于那些身临其境的人来说说,却是总会来一句“为何不再去多救几个?”“为何不早点来救我们?”“为何不提前阻止灾难?”“我失去的怎么办?”这类问题,说到底,这就是一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变相宣言。
就像那个故事:“一个人每天上班都会给路边一个乞丐1块钱,但有一天身上刚好没有1块,所以那一天就没给,结果那个乞丐咒骂施舍的人没良心。”
人类已经习惯了在有利的方面享受超级英雄们的帮助,但是有时候却因为一丝的利益受损,往往就会忘记前面英雄们提供的99%的帮助,这用咱们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升米恩,斗米仇的节奏。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非常可能发生的。因为现实世界就有很多这种例子,凯自己就遇到过。上辈子一直有人责怪警察,为什么都是等事情发生了警察才出现,为什么警察不能将所谓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凯给出的答案是,做不到!
除了全知全能的天神,没人能做到。超级英雄也是如此。凯不愿意看到凯利以后被这种人性之恶所困扰。
凯不是一个乐观的人,相反十几年的刑警生涯,让凯看够了各种人性糟糕的一面。他很相信一句话,不要考验人性,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
凯利被吓到了,她愿意去做超级英雄,本质上还是因为虚荣心作祟,你说她有多少高尚的情操……没有!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女,一个从小就受到万千宠爱的傻白甜,一个刚刚进入大学的十八岁女孩,你指望她能有多高的情操?
“那……那……那我。”说实话,凯利有点被吓到。她从没考虑那些。所以她想打退堂鼓。这不丢人。
倒是戴安娜看不下去了,她觉得凯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吓唬凯利。戴安娜觉得凯利是一个好女孩,可以成为一个好战士。不应该被凯圈起来像一个不谙世事的花瓶生活着,那不公平,也是一种浪费!
“不要吓唬她了!我相信你既然想到了这些,就应该有办法了,对吗?”
凯利立刻看了过来。她倒不是一定要当这个超级英雄,只是……要是能当,那干嘛不做?
凯看到凯利那个样子,撇了撇嘴,感觉之前的话都白说了,说老实话,凯还真愿意让凯利当花瓶,花瓶有什么不好?吃好喝好,每天逛逛街,打扮的漂漂亮亮和一群朋友出去玩,有什么不好?
但凯凯利那颗不安分的心,注定了她不好老老实实的呆着。
“我的办法已经说了,那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出现别人面前的时候,必须要有伪装,你们的制服一定要改,必须要能够掩盖你们的体型!”
结果凯这话刚刚说完,三个女人都露出抗拒的神情。
爱漂亮……绝对是女人的死穴!
看她们这样子,应该是不会接受的。
“好吧,微调,微调总行了吧?”凯有点无法理解女人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非常穿紧身显身材的制服,那玩意对战斗没什么帮助,就拿凯自己来说吧,他就特别是喜欢那种厚重的铠甲,有安全感。紧身衣?那玩意太羞耻了!
“还有呢?”三个女孩面前接受了,虽然按照她们的想法,微调都不需要!天生丽质,难道就应该包裹的严严实实?那是亵渎!好身材不显露出来,就毫无意义!
“你们的声音,必须掩盖。还有习惯性动作,也需要注意。另外,你们的身份不允许告诉任何人,越少人知道你们的身份越好,你们必须将生活和超级英雄分割开来。”凯说道。
凯利听了凯的话,陷入了沉思。
“嗯……身材微调什么的,还好说,或许我们可以在制服里加一点衬垫?但声音怎么解决?压低嗓子说话?”
“那没用,加衬垫虽然看起来可以改变身材,可实际上痕迹太重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端倪,至于压低嗓子更是笑话。在声波分析下,不是改变一下语调就能不被发现的。”
“那怎么办?”
凯利有点苦恼的问道。
“放心吧,我会让人搞定。”凯拿起了电话给拨通了还在洛杉矶善后的阿福。
……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芝加哥警察局被搞的鸡飞狗跳,上层大佬们一心想要抓住三个异装癖危险疯子,而下面的小警察,一个两个却都不在意,得过且过,反正就是没什么积极性。
警察有自己的是非观,这一点不是法律和纪律能够抹杀的。
这一点那些老爷其实很清楚,他们不得不从各个分局和警探局中抽调精英来进行完成这个任务。
可惜,线索太少。至于是调集所有资源来查找那三个女性超级英雄。
嗯……怎么说呢?
大概是凯利她们三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威胁到那些掌权者的真正利益,她们只是打击犯罪而已,还牵扯不到那些权贵身上,既然如此,谁会大动干戈呢?
调集那么多资源,是要花钱的!
这也是警察局无奈的地方,他们有时候不是不想做事,而是经费实在太紧张了。
就拿芝加哥来说吧,伴随着经济危机,芝加哥这座老牌城市的行情越来越糟糕,哪怕是经济复苏,芝加哥也渐渐恢复了点元气,可问题是花钱的地方太多,警局这边的资金投入对比起前几年依然没什么增长。
所有人都希望用最少的钱,来办最多的事。
那些议会大老爷们也是这么想的,在他们看来,城市的治安或许很重要,但还没重要到枉顾城市发展的地步,所以资金一时半会不会多,但警局还是要必须按照他们的意愿把事情办好。
对下面那些办事的警员来说,那些大道理没屁用,涨工资发奖金才是王道!别说什么警察的天职,那玩意有不能养活家小。芝加哥警察局虽然号称全美三大警局之一,但和纽约以及洛杉矶相比,他们的待遇是最差的,这是芝加哥警察腐败的一大原因。
总之,没钱,啥也没有。
凯也被强行拉进了特别调查组,但凯一开始就表明了,他对这个调查不感兴趣。所以划水划的是明目张胆,每天最多去调查组露个面,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做自己的事。
他在做什么呢?
还记得托尼曾经拜托凯查查他父母车祸的真相。凯一开始的确没多兴趣,可被拉进这个调查组之后,凯一下子闲了下来,既然闲着,那就给自己找点事做做。
于是凯就将托尼传给自己的资料拿出来看看,看看能不能查到点东西。
还别说,托尼对这件事的确非常非常在意,这些年明里暗里也收集了不少资料。他甚至还找到了事后他父母的尸检记录,和当时目击证人、查案警察的笔录,总之非常详尽。
当然其中绝大多数东西都没有任何问题,真要有问题的话,也不会等到凯来发现。
凯翻阅了几遍资料,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倒不是说,他看出了破绽,而是一切都实在太正常了,一切都显得那么合理,甚至托尼亲自找到了当年那些人,再次询问,依然得到了和十几年前一模一样的回答。
这原本没什么。
可凯却经过对比发现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当年所有留下笔录的人被再次问道当年那场车祸的时候,居然和警局的笔录分毫不差!
这就有意思了。
如果是你,你会记得十几年前一起车祸所有的详情吗?或许有人会记得,但……和当年的笔录一个字不差?这就有点奇怪了。别说十几年前了,就是几年前,你说过什么话,要让你今天复述一遍,你也不一定能说的一模一样。
当然,不排除,这些人对这件事印象太深了,毕竟这件事在当年可是非常轰动,他们真的记得,也不是说不通。
但凯总觉得,有点太巧合了。
一个人如此,可以说是巧合,两个人这么说,也可以勉强,三个人都这样,属于概率极小的情况,但所有人都一样,就有点欲盖弥彰了。
想明白这些之后,凯再次翻看资料,其中就有当年事发地的地图。
为了还原当年的情况,托尼准备的资料极为详尽,甚至连当时的报纸和地图都找了出来。
凯翻看报纸和地图,一开始也一头雾水。
知道马库斯和迈克两个家伙打打闹闹的从他身边跑过去,一不小心,咖啡洒到了那份旧报纸上。
咖啡正正好落在一个新闻上。
这个新闻是在说当时当地的路口上装了监视器。最早的电子监控系统是1957年美国人发明的,最早只是黑白监控,无法录像,1968年首个可录像的监控系统诞生,录像介质采用的是盘式磁带,彩色监控诞生于1976年,英国是最早普及监控的国家,美国比英国稍晚,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也很快普及了监控系统。
因为这样,就出现了两帮人就开始争论,监视器该不该装。一部分人认为,在路口处装监视器是对个人隐私的冒犯,他们不愿意活在监视之下,另外一部分人则表示赞同,因为那会有效的遏制当地的犯罪率。
凯擦了擦咖啡仔细的看完了那篇报导。
在其中发现了一个很熟悉的地名。
托尼的父母出事的那条公路。
也就是说,在托尼父母经过那里的时候,那里是有监控器的,甚至不仅仅是那条公路,周边的路口和一部分地区都安装了监控。
那么问题来了……监控呢?
要看看是不是车祸,监控一看就明白了。可出奇的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仅警察那里没有,甚至连托尼听都没听说过!
想到这里,凯立刻拿起电话给托尼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