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nso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無雙庶子 txt-第一百三十四章 京中故人相伴-frug2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禁军固守了这么长时间,这一次之所以会出四个折冲府与西南军硬碰硬,并不是因为他们突然有了胆气,而是因为江南的厢军已经前来京城勤王,朝廷的意图会两面夹击,即便不能一鼓作气打掉西南军,也要让西南军损失惨重,从而被迫退兵。
对此,李信的应对也很简单,李朔的宁州军负责应对正面的禁军,而沐英在庐州休整的汉州军,则是负责挡住屁股后面勤王的地方军队。
宁州军一路增补下来,人数已经有十万,比起四个折冲府的人数分毫不差,但是沐英的汉州军,从汉中出来的时候就只有五万人,沿途又消耗了不少,尤其是攻打庐州的时候,有了不少损伤,现在能够动用的战力就是三四万人而已。
但是前来勤王的地方厢军,足足有十五万人左右!
按照人数对比,汉州军远逊这些地方厢军,但是打仗的难易程度,汉州军这边要比李朔的宁州军容易许多。
一来这些地方厢军没有太多战斗力,而且他们基本没有任何应对火器的能力,更不可能有京畿禁军那种迎着火器往前冲的底气。
因此,沐英这一仗,打的颇为轻松。
他甚至是带着汉州军,从庐州这座城池里走了出来,只带了三万人,便正面迎向了驰援过来的地方厢军。
真正打起来的时候,还是西南军火器营已经形成固定模式的套路。
盾兵在前,投掷手在后,火铳兵弓箭手要更厚一些,在火器的帮助之下,这些原本阵型就不太齐整的厢军,几乎在一个照面之下,就被冲散阵型。
有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厢军,见到天雷在自己身边炸开,只一瞬间就把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同袍炸死炸伤,人都吓得傻了,他们之中有些聪明一点的,就地趴在地上,有的甚至愣在了原地,动也不敢动。
几轮火器之后,厢军就有溃败之势,沐英身披黑甲,领着汉州军精锐,如虎入狼群一般,冲杀进了厢军阵型之中。
这位黑脸将军,声如雷震。
“缴械不杀,缴械不杀!”
他身后一百多个亲兵,跟着他一起,在战场上高喝:“缴械不杀,缴械不杀!”
实际上,李信只是让沐英带领汉州军阻拦这些地方厢军,并没有给他下达具体的作战指令,也没有让他去纳降这些厢军,但是从汉中出蜀这一路上,汉州军在前面披荆斩棘,宁州军却跟在身后吃成了一个“胖子”,沐英看着多少有些眼红,因此趁着这个机会,也想着扩充一番自己汉州军的人数。
这些地方厢军,本来军事素质就极差,被天雷炸了一通之后,就基本失去了战斗能力,也失去了二次冲锋的能力,被沐英等人这么一吼,有些人便就地扔下语气,跪地投降。
相比于宁州军与京畿禁军长达一整天的鏖战,汉州军与这些地方厢军的碰撞,仅有两三个时辰,战争便结束了。
结局是大半厢军溃逃,一小部分死在了天雷还有汉州军的弓箭刀枪之下,另外一部分跪地投降,成了汉州军的俘虏。
沐英干脆利落的打赢了这场仗,然后带人回了庐州,安顿好麾下将士之后,他翻身上了自己的马匹,嘱咐汉州军的副将好生在庐州休整军队,同时防止那些散落的厢军再来,他本人则是骑着马,赶往了宁州军所在的前线。
临走之前,他对麾下副将嘱咐,只要收到消息,立刻准备支援宁州军,并且做好……接应宁州军后撤的准备。
这种时候,哪怕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沐英,心里也难免紧张。
汉州军在后面面对的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前方的宁州军面对的,却是整个大晋最精锐的中央禁军!
假如前线的战事不利,哪怕只是吃了一点小亏,对于整个西南军的士气来说都是无比沉重的打击,假如宁州军溃败,包括他的汉州军在内,都要撤回西南去,这一次的东征,也就功亏一篑了。
前线的宁州军大营,距离庐州大概有一百里左右,沐英骑着快马,终于在后半夜的时候,赶到了宁州军大营,到了宁州军大营之后,他先是看了看宁州军大营的情况,见到宁州军大营里,虽然伤兵不少,但是却没有多少人愁眉苦脸,有不少人还面带笑容,沐英多少放心了一点,在李信亲卫的带领下,进到了李信的帅帐里。
这会儿,李信刚刚躺下没有多久,知道沐英赶来的消息之后,李大将军揉了揉眼睛,披了一身衣裳,便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身铁甲的沐英,躬身进了帅帐,对着李信抱拳行礼:“见过大将军!”
李信伸手揉了揉眼睛,又伸了个懒腰,这才抬头看向沐英,打折哈欠说道:“沐兄这么这么晚跑到前线来了,后方出事了?”
“后方无事。”
沐英连忙说道:“今天末将与那些地方厢军打了一仗,那些厢军……实在是不成样子,比起庐州的守军都要差上不知道多少,只两三个时辰便分出了胜负,末将担心宁州军这边出事,所以就赶来看一看。”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李信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将军,宁州军这边……”
“这边也赢了。”
李信指了指自己身边的软垫,示意沐英坐下来说话,然后他才开口说道:“今日宁州军与禁军厮杀了一整天,到了傍晚的时候,禁军败退回城,双方各有死伤,不过禁军那边死的要比宁州军多出不少。”
沐英闻言,咧嘴一笑:“看来小李将军带兵很有一套,连禁军都不是他宁州军的对手。”
“这一仗,要是我汉州军来打,多半就悬了。”
李信也跟着笑了笑:“你沐黑脸大晚上从庐州赶过来,难道是为了要看宁州军战败的笑话?”
“末将不敢。”
沐英连连摇头,开口道:“汉州军与宁州军,俱是大将军的西南军,大家同气连枝,末将只是担心宁州军这边出了差漏,就想着过来看一看,能不能帮上忙,汉州军那边末将已经下令,随时准备支援宁州军了。”
说到这里,沐英再次看了李信一眼,开口问道:“大将军,两边咱们都打赢了,那下一步……”
李信哑然一笑:“既然两边都赢了,那么该着急的就不是我们,而是京城里的官老爷们了,这一仗宁州军打的很漂亮,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就会有许多人主动联系我们了。”
说到这里,李信微微眯了眯眼睛,开口道:“我在京城里还有一个故人,假如能说动他倒向西南军这一面,接下来我们不用与禁军死磕,也能顺利进入京城。”
“故人?”
沐英有些疑惑的看向李信,开口问道:“大将军是说……叶家人?”
李信微微摇头。
“准确来说,是我的一个老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