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lxu精品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零九章 逆星誕生-1cmwe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不,不要,不要。”
阿满大叫,满脸哀求,仿佛用了这辈子所有的恳求。
然而,对方跟没有听到他的哀求一般,匕首从上而下,直接从小男孩的胳膊划下。
阿满目睹了这一切。
随即他看到小男孩的手臂直接掉落在地。
就这样,砰的一声。
掉落在地。
噗~
鲜血直接从小男孩手中喷涌而出。
“不,不,不可以,求你了求你放了他。
让我,让我做什么,什么都可以。”
阿满眼中流着泪,大叫。
满心的哀求。
小男孩咬着牙,疼痛让他即将承受不住。
他的嘴里传出呜呜呜的痛苦声,但是并没有开口叫喊。
他就直直的看着阿满,眼里有些害怕,有些担忧。
有些想回到大叔身边。
为首的亡族没有在意小男孩,他只是看着阿满,道:
“我们只谋宝物,本不想用这种手段。
但是你不配合。
现在只是警告。
那么告诉我,东西到底在哪?
交出来,我可以放了你们。”
阿满看着小男孩,看着为首的亡族,他真的想交出东西。
“你,你们要的,要的东西,是,是什么样的?
我,我知道,一定,一定给你们。
求,求求你们,放,放了他吧。
他,他还是,还是小孩啊。
我,我的手,给,给你们。”
阿满爬向亡族等人,把自己的手伸上去,不为别的,只希望对方能放了小男孩,他可以用自己作为交换。
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都可以。
然而为首的亡族直接一脚踢开阿满。
他的匕首放在小男孩的另一只手臂上,道:
“我没时间跟你瞎扯,告诉我,你前不久捡到的宝物在哪?
一件很特殊的宝物。”
阿满抓着自己的头,痛苦道:
“我,我真的,真的没有捡到过宝物。
真,真的没有。”
为首的亡族,冷眼看着一切,这次他收回了匕首。
阿满以为对方肯收手了,但是他错了。
他看到那个人,把匕首换成了长刀。
这把刀,直接对准了小男孩的后背,随后轻轻推动了下。
噗!
这把刀直直的刺进了小男孩的身体。
刀从小男孩身前出现。
带着丝丝鲜红血迹。
阿满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呐喊,可是没有声音传出。
他的眼中流淌着泪水,然而却无法遮蔽他看到场景。
他浑身颤动想要动,却又动弹不得。
这时候为首的亡族直接抽出到,小男孩无法站立倒在地上。
“看来这个人不打算说了,直接抽魂吧,或许还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为首的亡族满不在意说道。
这时候有的亡族道:
“再给他点刺激吧,这样容易抽魂。”
说着其他人一人给了小男孩一刀。
噗!
片刻后小男孩直接倒在血泊中。
阿满看着这一切,浑身颤动,嘴里传出沙哑的声音。
仿佛在尝试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满叫出了声。
从未发过火的阿满,满腔怒火冲着亡族等人大吼:
“畜生,畜生啊啊啊。”
为首的那个亡族看着阿满,随后又一刀刺了下去。
“你住手啊。”阿满满脸的愤怒,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中出现了无尽的星辰。
然而这些星辰在极速被吞噬,如同有一片漆黑的东西,在吞噬一切。
很快阿满的眼中一片漆黑。
而就是这个时候,阿满整个人身上出现了一种漆黑的气息。
随着这个气息的出现,天空万物瞬间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漆黑无比的黑幕。
这片黑幕仿佛将要吞噬一切。
这一刻渡天岭但凡有意识的生灵,都将感觉到恐惧。
所有人都将看到善恶,过错,堕落,生死。
不是在其中沉沦,就是在其中毁灭。
天井,喷发了。
是的,阿满就是这个时代的天井。
天井因他而生,因他而现,也将因他带来毁灭。
阿满的天井史无前例的庞大,未来也未曾有过如此庞大的天井。
没有人承受得住他的爆发。
不管是魔修还是道修亦或者特殊的修真者,没有真正顶尖的实力,都将泯灭与逆星诞生。
天井喷发,下一步就是逆星诞生。
….
牙疼仙人抬头望了望黑幕,他本能中感觉到了危机。
这危机比之前感受到的强了无数倍。
狗子这个时候也猛然抬头,它叫唤了两声道:
“不正常,这不是正常的天井。
这,这危险程度都让狗大爷我心惊肉跳。”
牙疼仙人立即散开了仙力,挡在所有人上方。
立即道:
“不要抬头,低头。”
是说给安语等人听的。
安语跟花雨雪季立即低头不敢抬头。
狗傲天也不敢抬头。
看着黑幕总感觉有奇怪的感觉,狗都要变奇怪了。
石头人也不敢抬头,逆星诞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他经常听人这么说。
其他地方,安逸立即拿出了法宝。
为的就是抵抗天井,但是效果不是很强。
他也不敢随意抬头。
他没有休息,而是加快了步伐,他感知到他女儿的气息了。
确实还活着。
“如果不是族长给的法宝,我可能寸步难行。”
安逸有些不理解,这样真的不用在意少爷的生死吗?
族长告诉过他,陆水的生死已经超出了他能力范畴。
所以顺便带回来即可,生死他管不了。

真武真灵这个时候穿上了黑袍,这是陆水给他们的。
真武早就有了,真灵后来也有了。
在天井出现的时候,真武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对抗的了。
所以他第一时间拿出了黑袍。
在神血之下,有黑袍的他都能平安无事,所以天井之下肯定有起效。
果然,他们直接抵御住了天井。
“真的可以。”真灵非常惊奇。
“别说这些了,怪事出现了,少爷不可能只是看着。
我们得尽快找到少爷。”真武说道。
真灵自然点头。
….
此时躲在某处山峰的魔剑斩徒也是皱着眉头,他的内心同样不平静。
他也被天井影响到了。
要不是剑心坚固,他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唯一能做的只能低头抵抗。
“天井真是可怕,如果之后更加可怕,那么我能坚持的住吗?”魔剑斩徒突然感觉自身何其渺小。
修真者在天地伟力面前,太渺小了。
不是修为的问题,是层次本身的问题。
————
此时亡族等人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阿满,他们看到阿满站了起来。
看到了阿满浑身漆黑,看到了阿满手脚恢复正常。
看到了恐怖正在蔓延。
他们下意识的想要逃,但是恐惧让他们无法后退。
为首的亡族直接把浑身是血的小男孩抓在手里,顺势挡在前面。
“别,别过来。”他的内心在恐惧,这无关修为。
是力量层面的问题。
而此时阿满即将被黑气覆盖,他的愤怒加快了黑气覆盖。
尤其是看到亡族的人还抓着小男孩,更让他怒火焚烧。
“不,不可以,大叔,快,快醒醒。”小男孩看着阿满艰难的开口。
而听了小男孩的话,阿满身上的黑气停顿了下。
不过下一刻就直接加快了覆盖的速度。
黑气在快速吞噬阿满,如同将阿满拖进深渊。
而恐惧也更加浓厚。
这个时候亡族的人已经抓不住小男孩,他们直面恐惧源头,已经处在胆颤之中。
理智在慢慢被恐惧吞噬。
他们害怕阿满,他们先要逃离。
可是,永远不可能的。
他们将会在恐惧中沦陷,成为逆星诞生的养分。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带来。
以人为之事,定天数。
而掉落在地上的小男孩在爬向阿满。
他知道大叔不可以被吞噬,一旦被吞噬,大叔就不是大叔。
他喜欢大叔,不喜欢大叔承受如此的痛苦。
“大,大叔。”小男孩爬向阿满,开口叫道。
陆水站在树上看着一切。
“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耀眼的太阳,但是有些人不一定要成为太阳,对这些人来说只要能够向着太阳就足够了。
而小男孩已经成为了阿满的太阳。
毁了小男孩,就等于毁了阿满的光芒。”
陆水无声自语。
实际上那些亡族要找的宝物,确实在阿满这里。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宝物就是小男孩。
他应天井而生,是阿满最后的光芒,最后的希望。
现在光芒没了,阿满的天井将会将他彻底吞噬。
“怎么样才最容易毁掉一个人?
给他一个让他珍视的东西,然后再从他手中夺走。”
亡族做到了。
虽然只是后半部分。
此时的阿满看到了向他爬来的小男孩,看到了正在哀求他不要被控制的小男孩。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他无法控制住内心的力量。
他即将被黑暗吞噬。
他还没能救下那个孩子。
他还没有给小男孩做好吃的,还没有让他上树屋上睡觉。
说好的今晚让他在上面睡觉的。
说好的,都说好的。
他明明那么期待的,为什么要夺走一个小孩的期待?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孩子?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为什么啊?”
就在阿满绝望呐喊,就在阿满即将彻底被黑暗吞噬的时候。
他的脑中出现了一道声音:
“你,渴望属于自己的力量吗?”
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阿满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回应了这道声音:
“我愿意付出一切。”
“如你所愿。”那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一道极为特殊的力量护住了阿满,尽管黑气继续覆盖他,但是阿满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但是这样也让黑气覆盖的速度更加的快。
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阿满彻底被黑气覆盖。
他原本漆黑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颗赤红色的星辰。
如同他的眼珠子。
而在这个赤红色星辰出现的瞬间。
漆黑的天空传来了咔嚓声。
漆黑遍布裂痕,这裂痕中有着赤红光芒呈现。
而后砰的一声。
黑幕直接破碎。
在黑幕破碎的瞬间,一颗赤红色星辰高挂星空。
在这赤红星的附近还有许许多多小颗的星辰。
这些星辰全都散发着赤红的火光。
光芒出现之后,一股毁灭的气息直接从天而降。
下一刻整个渡天岭直接被这毁灭气息笼罩。
逆星诞生。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天空的星辰,将为他们带来毁灭,无尽的毁灭。
渡天岭中没有人可以躲避属于逆星的毁灭。
仿佛那赤红的星辰就是为了灭世而存在。
“逆星诞生?不一样,跟我以前见识的逆星完全不一样。
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狗子看着天空的逆星已经没法安然坐在野狼背上了。
安语等人直接被逆星的毁灭气息压的喘不过气。
牙疼仙人看着赤红的逆星。
最后叹息一声。
他觉得他又要陷入沉睡了。
他必须重新掌握仙之颠的力量,不然他身边除了狗大户无人可以存活。
就是他都难说。
这逆星诞生远比他预想的还要可怕。

安逸看着天空难以置信。
“这究竟是什么?”
安逸有种感觉,他今晚要永远留在此地。
可是他还没有找到他女儿。
天井太可怕了,这天井在不停的洗刷他的认知。
黑夜不在是黑夜,赤红的星辰照耀着渡天岭。
但是跟太阳的光辉不同,赤红的星辰并不怎么绽放光辉。
是一种内敛的光。
就是这样才让人感觉更加恐惧。

魔剑斩徒想要提前冲上去斩了这个逆星,可是他发现做不到。
他没有勇气拔剑。
绝望,他感觉面对逆星有种绝望在弥漫。
跟修为没有关系。
但是他知道一旦逆星要降世,他挡不住,绝对挡不住。
————
而逆星诞生的第一件事,就是就是落下一缕杀机。
这杀机从高天而下,如同九天玄雷刹那间降临人间。
轰隆!
杀机显现,直取亡族数人。
而面对这突然而至的杀机,亡族等人一脸的恐惧。
“不,不要。”
“别杀我们。”
“我们只是一时间鬼迷心窍,我们不要宝物了。”
“老祖救我。”
轰!!!
杀机直接落在亡族数人身上。
不过是瞬间,亡族等人直接消亡,烟消云散。
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
逆星诞生第一时间击杀的,就是亡族等人。
不需要逆星主动去击杀,这是本能的行动。
逆星因他们而诞生,他们逃不掉躲不过属于逆星的杀机。
这个时候的阿满自然恢复了身体,恢复了神智。
更恢复了行动力。
他来到小男孩身边,半抱着小男孩。
豆大的泪珠从他眼中流淌而出。
他想救,可是他做不到。
“为,为什么。”
阿满抱着小男孩哭泣。
这个时候小男孩看着阿满,艰难的抬起仅有的一只手碰了碰阿满的泪珠。
“我,我最喜欢大叔了,还,还好,大叔还在。”小男孩艰难的说道。
“别,别死。”阿满恳求道。
但是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小男孩的生机正在不停的流逝。
他无法阻止。
他不想接受,可是又无法改变什么。
痛苦在他心中诞生。
黑暗在遍布他的内心。
如果不是那特殊的力量在,阿满早已成为正在的逆星。
阿满是天井,也是逆星。
他是这个时代的毁灭者。
陆水什么都知道。
他看了看亡族等人的下场,从这里他就能知道。
如果让逆星降临,那么渡天岭基本不会存在生灵。
没有什么人可以在这种强度的逆星下存活。
让他直面这等强度的攻击,同样要付出极为可怕的代价。
稍有不慎,都将留在这里。
阿满是这个世界最为可怕的天井,最为强大的逆星。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陆水不知道上一世是谁阻止了阿满灭世。
但是他知道,只要让阿满完全成为逆星,对整个世界都是一种伤害。
虽然失去理智的逆星,存活的时间有限,但是阿满太强了。
他的天地之力也只能短时间让阿满保留意识。
时间一久,逆星终将临世。
是的,刚刚赐予阿满力量的,正是陆水。
随后陆水来到了阿满身边,轻声道:
“你有愿望吗?”
阿满直接抬头望向陆水,道:
“我,我想让他,让他活下去,我,我可以,可以付出生命。”
“我,我知道,我刚刚付出,付出过,但,但是,求求你。”阿满低头哀求。
他自然也知道刚刚脑中的声音是陆水。
陆水摇头看着阿满道:
“不,刚刚你不需要付出什么,当做我吃你的饼还你的。
同样的,现在你也不需要付出什么,当做我睡你屋子一晚上的报酬。”
“他,他还,还有救吗?”阿满抱着小男孩满脸泪光的看着陆水。
陆水沉默了片刻道:
“你或许不懂,但是,他现在必须死。”
阿满低下了头,抱着小男孩,喃喃自语:
“我,我可以用,用我的命换。”
“我没办法跟你解释太多,但是你要知道,他因你而生,是你最后的阳光。
但光芒维持不了几天,之后终会散去。
你想留下这道光是不可能的。
现在他要死了,可对他来说这不算消散,所以他有了再出现的可能,以一个正常人的状态出现的可能。”陆水开口说道。
这是唯一留下这个小男孩的办法。
陆水不能出手救。
因为一旦救了,几天后小男孩会消散,到时候阿满挺不过最重要的时候。
小男孩会不复存在,阿满会死。
渡天岭自然也要为其陪葬。
陆水自己想安全离开,并不是不可能,尤其是逆星就在他眼前。
但是有些事卷进去了就是卷进去,没有逃避的必要。
他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
听到陆水说的,阿满又一次看向陆水。
陆水没有等阿满开口,直接解释道:
“但是你要等,等下一次天井出现。
而你依然是天井,是逆星。
就算我不插手,他也能成功降临。
对他来说只是睡了一觉,比较长的一觉。
那时候他会是个正常的人类。”
“我,我需要,需要做什么?”阿满看着陆水满怀期望。
“你只要做一件事,撑住,不要迷失自我。”陆水抬头望了望天道:
“我会上去为你摆正逆星,为你消除一切负面影响。
你依然是逆星,但不会被动灭世,天井也将过去,等待下个时代重新在你身上出现。
只是这件事很难,也很危险。
如果你没能撑住,你会死,我可能也会死。
所以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比你想的还要难千倍,万倍。
比你预计的还要痛苦千倍,万倍。”
阿满看着陆水重重的点头:
“我,我撑得住。”
陆水点点头,随后看向奄奄一息的小男孩。
他伸手碰了碰小男孩的脸道:
“睡一觉吧,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依然能够看到你的大叔。
我保证。
祝你有个好梦。”
陆水话音一落,小男孩身上开始散发出光辉。
光辉没有消失,而是在往一个点凝聚。
看到这个,陆水便站立望向天空赤红星辰。
随后他重重呼了口气,道:
“我要开始了。”
“等,等等,能,能告诉我,为,为什么帮我吗?”阿满问道。
陆水头也没回直接道:
“我说了,睡了你的屋子,便是我欠你的。”
说完陆水直接踏空冲向高空,冲向赤红星辰。
此时的他下意识就带上了面具。
当他带上面具的时候,浩瀚无比的声音开始充斥着天地。
是特殊的声音,让人无法理解的声音:
“以天为阵。”
“以地为纹。”
“天地阵纹。”
“开。”
————
陆水冲向了高空,有些人则看到了他模糊的身影。
比如牙疼仙人。
此时的牙疼仙人已经做好全力对抗逆星的准备。
以他的全力,应该没有问题。
代价自然就是失去了治愈牙齿的希望。
不过逆星降临必将生灵涂炭,他身为一个仙之颠的存在。
不能容忍这种事发生。
他明白这种力量会给大地带来怎样的噩梦,没看见就算了。
看见了,自然要出手。
而且身后都是一些小朋友,他又如何能让这些人出事。
只是当他看到有人飞向高空的时候,牙疼仙人非常的惊讶。
“这个人居然直接冲上去?”要知道现在逆星毁灭气息异常强烈。
冲上去的难度非常的大。
就是他都在等待最好的机会。
狗子也看愣住了。
它狗大爷没敢做的事,被人类做了?
当代人类有这等有种的人?
很快他们就听见天地传来浩瀚的声音。
这声音如同天地之音: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