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whq優秀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討論-52 僞王閲讀-f4nj7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晨昏的手杖落在了那根光之索上,杖尖穿过了光,没有接触到任何事物。
“Alarm……”
“晨昏先生,我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蓝色的外务官将剑慢慢收入腰间,“你应该清楚,贵族的底线在哪里。很遗憾,你还没有获得打破这个底线的力……”
“少在我面前得意忘形!”
晨昏怒吼一声,再次高举起了自己的手杖,而这一次他挥动手杖击中了自己的王冠。
陆凝站在门口,猛然感觉到一阵浑浊的力量扩散了开来,一种莫名诡异的环状力场将整个神殿周围都笼罩了进来。此时她看到了晨昏手杖上的宝石自上而下依次亮起。白色-蓝色-绿色-金色-紫色-黑色-红色正在陆续闪耀,即便早已知道那便是七贵族的代表色,当那七束光自手杖和王冠的共鸣中照亮整座神殿时,陆凝依然感到了一股来自过去和记忆的强力威压。
外务官的神色首次有了一些动容,即便光之索依然没有被撼动一丝一毫,可他明显能感觉到晨昏所拥有的并不是和其他人一个级别的实力。
“你——更换了自己的财宝?”
“你不就是为此而来的吗?”晨昏冷笑,“但你们根本没有想到我现在成果吧?在你们眼中财宝的独立性几乎无法破坏,可你们完全忘了这本来就是国王的回忆!”
“那么我便摧毁它。”
外务官猛然爆发了此前从未发挥的高速,剑尖在所有人都未能察觉的一瞬间贯穿了晨昏头顶的王冠,清亮的破碎声中,晨昏仰天倒下,却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
“这样可不行啊!展开——远古王廷!”
神殿周围的空间粉碎了,更加宏伟而辉煌的殿堂替换掉了周围的空间,这并不是幻觉,因为陆凝清晰地看到外面和正常的世界有着一圈鲜明的分割线。她马上启动了“忽然昨日”的记录,将周围的一切变化全部摄录下来。而与此同时,外务官已经一剑穿透了晨昏的心脏。
“外务官……你们也不过是贵族的仆人而已。”晨昏的身体悬浮于半空中,手里依然紧紧握着权杖,头顶的王冠也再次拼合。随着王廷的空间彻底换掉了神殿,金碧辉煌的殿堂中出现了七个虚拟的人影。
“通告——”
外务官瞬间便做下了决断,伸出手指点在眉心,声音瞬间传扬了出去。
“此前被定性为机密泄露的吉光片羽事件已提升至和大型事件同级别,调派全部空闲外务官前来参与压制,我们将遭遇疑似七位先人的留影。”
“叫人也没有用!”
随着晨昏一声厉喝,一身白色祭祀长袍的女子手中凝聚了一柄巨大的镰刀,身影微晃,外务官身上顿时出现了纵横交错的数道切割,黑色的雾气顿时从他的身上喷涌而出。
“没有人能在这片王廷中击败我,即使没有得到全部,我依然可以利用那些回忆再现过去的辉煌!”
绿色制服的人甩出了一把氤氲着时光之力的指针剑;淡金色华服的人则从袖口退出了一把有着层叠虚影的长尺。
“确认级别,赤色警钟——”
自外务官的眉心发出了一道红光,穿透了王廷的屋顶直破云端,但这也仅仅维持了一秒,光柱瞬息粉碎,蓝色神官服的男子只是用长杖一点,便解除了警报信号。
“喂……陆凝,这些人……不会真的是那七位吧?”晏融小声问,“我们留在这里不会很危险吗?”
“不完全是,他们的脸不像,我猜应该是晨昏将类似的记忆进行多重拼凑形成了如今的样子,这些人所具有的是晨昏认为他们应该具有的力量。”
最简单的例子,如果当年的伊莎贝尔真那么能打,怎么会被人暗杀?
至少在外务官坚持不住之前,陆凝这些人还是安全的,所以她还会去思考一些别的问题,例如在外务官身上炸开的黑色烟雾,简直就像黑刻斩伤屠夫时打出来的黑烟一样。联系到这还是Mist相关的白所造成的伤害,陆凝隐隐察觉了黑刻和屠夫的真相。
外务官被一把红锋穿透,红礼服的娇小身影闪电般刺穿了外务官的胸口,大量红锋同时从他的体内炸裂。外务官喷出了一口血,用力一甩佩剑,光之索套住了红色化身,然后便是一柄光剑当头落下!
叮!
光剑直击功败垂成,黑衣武士用手弩将光剑射碎,那紫红色电光一样的弩箭显然不是凡品,外务官有些遗憾地挣扎了一下,目光望向了蓝色神官服的身影,终于慢慢低下了头。
“哈哈……”晨昏有些扭曲地笑着,“各位!我们的实验是成功的!我们能凭借这个击杀外务官!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拦我们了!我们可以实现我们的梦想!”
七个人影杀死外务官之后便原地站定,看上去好像真的是听从晨昏指挥一样。但就在此时,连笔生突然喊道:“你们小心点!这是……这是融合失败!”
作为刚刚经历过一次财宝融合失败的人,连笔生对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哪怕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财宝的力量不再继续共鸣,而是开始暴走失控,使用财宝者的神智彻底被记忆的洪流所吞没,变为财宝发挥力量的媒介——现在的晨昏显然就有这样的趋势。
“不是吧……”晏融嘴角一抽。
“他应该是把大量财宝的记忆提取熔炼到了一起,以他的实力只是驾驭一件财宝还不至于失控,可是这么多的数量……他又不是真正的国王。”陆凝对局势依然看得很清楚,“至少国王制作财宝的时候充分考虑到了个体力量的承受能力,这大概也是贵族保持财宝独一性的原因吧……”
“陆凝!没时间分析这个了!要是财宝真的变成事件了,这我们怎么办啊?外面能逃得出去吗?”晏融焦急地说。
“逃什么?”陆凝不甚在意地说,“这确实变成了一起大型事件,但这起事件的根由在于晨昏依照自己的判断对国王的记忆进行了拼凑,虽然看着厉害,其实就是把一大堆武器拼在一起显得更厉害的武器而已。”
“听不懂,说直接的。”
“这是伪造品,所有人只不过补足了晨昏认为‘强力’的部分,但还是缺少了‘真实’的部分。”陆凝稍微俯下身,胶卷形成的长斗篷在身后飘动,手中的短刀上再次裹上了一圈圈的胶片。
“所以?”
“所以我们要直接针对缺陷部分予以打击,把这些拼合记忆里不合拍的那些缝线拆掉!”
她启动轻身,飞速冲向了那个蓝色的化身——莱斯利。
在众人当中,也只有陆凝与莱斯利更加熟悉,毕竟对方带着她逛了整整一下午的花园,这份记忆应当不会有错。而这位蓝色的化身却更加冷酷,晨昏大概是将一些神职人员的特征融入了这个记忆之中。
“休想破坏我的好事!”晨昏立即察觉了陆凝,马上举起了盾牌,星辰图像在陆凝面前化为了一张巨大的网,陆凝却轻轻一笑,反手将剑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刷拉!
无数胶片凌空卷起,陆凝化为了如同老旧电影带一般的样子穿过了那一层的网,蓝色化身抬起了手里的长杖,一点光芒涌现在杖尖,却也在同时映出了那些胶带的内容。
“莱斯利从未改变过,他保持着客观中立看待着一切神学,也在同时保留了这份热情。即使遭逢各种变故,他也没有改变温和的模样。”
在一声快门声中,陆凝骤然出现在了蓝色化身的背后。
“拦住她!”
在晨昏的一声大喝当中,绿色化身和金色化身一同冲了上来,两人都是瞬息之间已经到了陆凝近前,不出意外使用的便是Dacapo的时间和Nest的空间力量,在力量还原这方面晨昏倒是做得蛮到位的。
陆凝来不及闪避,何况这两种力量也无从闪避,不过她依然不管不顾地将胶片缠绕的短刀刺入了蓝色化身的后背。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机括合拢的声音,两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两个化身的武器被两把长剑架住了。
“哈啊……希茜,想要睡觉却得加班的情况这么频繁吗?”
挡住金色化身的人打了个哈欠。
“如果我们赶路慢一点说不定能避免这次加班呢?”
接下绿色化身的人微笑着说。
“是外务官!”塔汗喊道。
“吉光片羽的人,不帮我们解决一下这个麻烦吗?”
“如果不解决这个贪多嚼不烂的家伙,救不回来也没关系吗?”
两人在发问中齐声发力架开了化身的武器,而此时其余化身也向外务官这边冲了过来,晨昏恶狠狠地吼道:“今天你们这些贵族的走狗来几个都得死!”
“Eyesight的人是在摸鱼吗?”希茜挥动长剑在空中劈开一道裂隙。
“整个内城的外务官只有我们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吗?”另一位则洒出了一片粉末,随着粉末扩散,那几个化身的动作顿时开始减慢下来——除了绿色的那个。
“是时间吗?”他问道。
“敢侮辱尊敬的维拉女士,我可以亲手宰了它吗?”希茜一脸笑意地放出了狠话。
“两个人也是同样的下场!”晨昏咆哮一声,“不要以为这里只有七个人!”
咚、咚、咚。
伴随着地面的三声震动,陆凝看到在王廷之外开始出现一个个身披重甲的士兵。这些士兵显然来自于晨昏根据三个列车站驻守的“军剑”、“军铳”和“军锁”进行了自己的拼凑,但如果说有着诸多记忆的七贵族原型还像那么回事,那么这些士兵看上去可就都是复制粘贴的统一模样了,连幽冥车站见过的那位军锁老兵的灵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三根立柱出现在了门口,将这群士兵封在了门外。
“塔汗!你在干什么!”晨昏吼道。
“晨昏,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现在是财宝在控制你。我早就说过,在我们将一切历史完全还原清晰之前,不能动用这个,可是你……”塔汗叹了口气。
“你现在的状态和平时差距太大了哦。”黑铠红莺截住了红色化身,“但是吉光片羽没你可不行。”
“你们都反了?你们居然全都违逆我?乱臣贼子!以为这样就能撼动我的位置?”晨昏咆哮起来。
“基本确定,他已经被混乱的记忆占据了脑子。”连笔生撇了撇嘴,“这个我熟。”
而陆凝此时已经跟蓝色化身僵持在了那里。
包含着莱斯利真正记忆的胶片确实对虚假的化身有很强的破坏力,问题是这化身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太多了,陆凝本来以为一剑砍掉四五块不属于莱斯利的记忆也就行了,谁知道晨昏往里面塞了一堆和神学靠边的东西。有些事大概塔汗都不清楚,可是陆凝知道超自然类事件的处理人一般都是绯绣,根本和莱斯利无关!
这些杂七杂八的记忆回流到陆凝这里,同样让她的精力消耗更加巨大。可她好不容易用这种方法控住了一个化身,至少减少了王廷里的一个威胁。
Dacapo的两位外务官确实厉害,只可惜两人比起一个人来顶多是分摊了一点压力,这些化身很快便熟悉了二人的战斗思路,慢慢便再度取得了压制。
晏融、祝沁源、让、李移居和柳云清等人也加入了拼命拖延的行列。祝沁源学得很快,上去将给压力最大的那个绿色化身引走了,她的财宝记忆正是关于维拉,对于正好呼应的化身反而能发挥更强的力量。吉光片羽众人则是纯粹凭借和财宝的高度融合和熟悉度硬拼,遗憾的是这个团队和七贵族有关的财宝大概都被晨昏给用了,并没有正好对位的财宝可以使用。
拖延,便是为了之后的增援到来。
一道红光从石柱的缝隙之间穿入了王廷之内,转瞬间化为了红礼服的外务官。
“外面那些铁罐头怎么这么硬啊……”
“大概是坚固盔甲之类的概念固化了吧。”一颗眼球从空气中钻了出来,随后宛如变魔术一般向下“长”出了紫色燕尾服的外务官。
“不是生物。”白色祭礼服的外务官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王廷一角。
“杀之不绝。”黑色武道服的外务官拦在门前。
“这样的情况,就算使用【埋葬】也不会有效。”金色华服的外务官直接穿墙而入,“我们人数不多,尽快解决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