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xc6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宿主 黑天魔神-第四百五八節 預定戰場閲讀-0op3q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四头巨型“六号”被困住了。
这里刚好位于两座山丘即将交汇的下坡面底部,数十发破空袭来的燃烧弹爆炸后立即形成大面积火场。这在某种程度上形成封锁,让那些来不及逃跑的狮族溃兵面临绝境,却也封住了这四头冲在最前面的红色怪物。
鲜红色的高大身影在火焰中左冲右突,发出令人恐惧的嚎叫,疯狂寻找逃路。然而这样做根本没用————这片战场由天浩选定。实际上,他率领的龙族援兵与师厉部队相距不远,前后约为三小时的脚程。天浩深知夜间行动必然难以收到应有的效果,尤其对手是从未谋面的生物兵器。在生物直觉与感应方面,它们具有天然优势。
排列在步兵阵列后方的十门火炮早在几小时前就经过校正。为了标定射界,炮兵们甚至提前在目标区域用白色石灰洒出边线。说白了这里就一个陷阱,天浩很有耐心的一直坐在这里等。他知道前面的狮族援军撑不了太久,所有问题只能由自己解决。
这是初战,也是对未知对手进行最详细了解的一战。哪怕死再多的人,也决不会动摇天浩强硬的思维。
在怜悯与胜利面前,他只能选择后者。
空气中飘来带有强烈诱惑的浓香。
巨型“六号”在高温烧灼下已经不再动弹。这是它们从培育之初就具有的生物本能。在“高温”这个无法避免的死亡威胁面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身体蜷缩成一团,以放弃身体外部,甚至大部分内部,只保留最核心部位的残酷选择,才能得到一点点生机,苟延残喘。
看着望远镜头里的红色怪物变成了四个红色巨球,天浩满意地笑了。
这与他之前的猜测相符————“六号”的本质其实是高活跃形态细胞复制体。它们以细胞大量分裂并吞噬蛋白质的形式在短时间急速繁殖,从而达到体能、形态、智力等各方面综合进化的目的。这种可怕的兵器来源于文明时代“无限分裂”学说,它们会永远饥饿,无论任何数量的进食都无法满足细胞需求。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假设前提),它们就能无限分裂,无限巨大化,直至压垮整个地球。
熊熊燃烧的火焰迫使它们龟缩成团,外表的皮肤已经烧得焦黑,表面绽裂开一条条缝,透出粉红色的肉质部。烤肉的浓香令人垂涎,然而无论龙族还是狮族士兵都不会把它们当做食物。他们亲眼看到了怪物食人的场景,在压倒性的恐惧控制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方设法杀死所有的巨型“六号”。
火焰挡住了尾随在后面的其它“六号”。天浩带着卫队,以最快的速度穿过前方步兵阵列。龙族士兵们在军官带领下用工兵铲挖出泥土和砂子,扑灭靠近自己一方的火焰,火场外围出现了一条通往内部的路。
天浩大步走近其中一个巨大的黑色“肉团”。他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持刀。聚集在周围的龙族士兵也配备了相同武装。
挥刀举过头顶,朝着散发出焦糊味的肉团用力砍下,失去水分的干脆蛋白质外壳在撞击下纷纷散碎,露出内层已被烧熟,失去了本来颜色,表面升腾着一缕缕热气的肉。
天浩继续挥舞佩刀朝着那些熟肉猛劈。他的动作不大,也控制住力道,确保每一次挥刀不会失去平衡,同时握在左手的火把配合动作,刀刃落下的同时火把也凑近肉团表面伤口……聚集在周围的龙族士兵们看到肉团内部在不断蠕动。仿佛那里有无数成年人胳膊粗细的虫子在爬,想要从已经深入肉团内部的破口里冲出,又明显惧怕着燃烧的火把。
庞大的巨型“六号”在天浩与士兵们近距离劈砍之下,体型急速缩减,很快变得只剩下半径四十多厘米的一团。周围遍地都是烧焦的黑色硬块,烂熟的碎肉,以及被反复确认过已经熟透的碎骨。
战前,天浩专门召集各级军官开会,通报情况且一再重申:“必须用火焰对付这种怪物。只要它们熟了,也就意味着死亡。”
一名侍从捧着一大块熟肉来到天浩面前,献宝般双手奉上:“殿下,这是我们从那边砍下来的。”
那是一只大如篮球的眼睛,它从中间被劈成两半,其中的液体已经在高温烧煮过程中变得半凝固,虽会缓缓流动,却彻底失去了生物活性,看上去就像一大碗颜色诡异的浓汤,非常恶心,堪比无数黏黄色浓痰的堆积。
进入自我防护形态的巨型“六号”虽然龟缩成团,却保持着完整的头部。它们对大脑非常重视,但在“死亡”还是“无智慧生存”面前,生物兵器永远只会选择后者。
天浩满意地点头笑道:“干的不错。差不多就这样吧,让大家后退。”
围聚在已经大幅度缩小肉团附近的龙族士兵纷纷退开,一个排列成战斗队形的掷弹兵小队走上前来。他们手里捧着装满汽油的陶罐,用力砸在肉团表面或地上,最后的点火程序由队长完成,空气中再次飘散出令人熟悉的肉香。
被收拢的狮族溃兵早已惊呆。
一个左臂上烙着千人首标示的军官望着远处喃喃自语:“天啊,我们打了那么久,提前做了那么多的布置,连一个怪物都没有干掉……他们,他们竟然做到了。”
站在他旁边的一名士兵同样对此感到震撼:“那些怪物怕火,火箭对它们的效果不是很好。没想到龙族人竟然有这么好的武器,随便开了几炮就一口气干掉四个。”
身边,是他的同伴,低声言语惴惴不安:“龙族人实在太强了,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是啊,统领大人都死了。”
“我们现在是龙族人的俘虏,我们会变成奴隶吗?”
“别胡说,现在我们要对付的是白人。外战时期决不允许族群内战,这是祖先留下的法律!”
“那以后我们该怎么办?我指的是以后,打赢了白人,你确定龙族人不会回过头来对付我们?”
各种疑问在低声议论中发酵,不断的扩散蔓延。
天浩拥有超越常人的敏锐听觉。他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
等待在一旁的士兵们挥舞长刀拨弄着在火焰中燃烧的肉团,确保内部的所有细胞都被烤熟。等到火势逐渐降下,锋利的长刀狠狠将其劈开,最后的程序仍然是掷弹兵以汽油完成,朝着破开两半的肉团中间扔去火把,彻底灭杀这四头“六号”的复活可能。
时间已过了中午。
各个工兵小队上前,他们以沙土熄灭火焰,让这片燃烧过的战场重新恢复沉寂。
天浩派出了多个骑兵队,越过战场,朝着那些因惧怕火焰徘徊在远处的巨型“六号”开枪射击。
子弹同样可以对它们造成伤害,甚至超过了火箭。然而巨大化的体量抵消了枪弹杀伤力,巨型“六号”们被这些明显是过来挑衅的龙族骑兵所吸引,对肉食的渴求压倒了恐惧,战场上此刻也看不到火焰升腾。思维单纯的它们再次感到饥饿,纷纷发出令人惊悚的低吼,跨出大步追赶过来。
它们的动作太慢了,追不上经过专门训练的战马。
还是同样的两座山丘坡面夹角地带,只是燃烧过后寸草不生的地表温度明显高于别处,这让追赶中的巨型“六号”有些惧怕。它们在燃烧战场边缘停下,抬脚试了试,对是否进入这个问题明显感到犹豫。
奔跑的骑兵掉头折返,在确保安全的距离零星射击。
“六号”们被激怒了。这种情绪是它们新近演化出的特质之一,也是文明时代兵器研发者从最初就设置在基因深层的原始记忆。
多达十一头巨型“六号”冲进了战场。现在毕竟是冬天,燃烧过的地面温度很快降低,它们能感觉到这里的地表更热一些,虽不如其它地方那么冰冷舒适,却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天浩继续以沉稳有力的声音下令:“开炮!”
所有火炮保持着固定不变的角度和位置,区别在于发射频率与次数比之前更快更多。上百发燃烧弹从天而降,再次笼罩了整个战场,把这里变成比之前更令人绝望的火焰地狱。
从头到尾目睹这一切的狮族溃兵们思维达到震撼极点,他们目瞪口呆,感觉几乎不能呼吸。
“神灵在上,那样的怪物有十一个。你看到了吗,整整十一个!”
“它们被一次性解决,而且龙族人还是像上一次的那种做法。”
“我们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个?”
“照这么看,那种红色怪物其实不难对付。可我们……为什么输得这么惨?”
“别说是我们了,连锁龙关都丢了。”
“看到了吗,那个人,就是站在台上那个,据说是龙族的摄政王。”
事实比任何言辞都更具说服力。
狮族人的内心其实很狂傲。虽然援军统领师厉已经战死,但溃兵和军官们仍不服输,他们认为这是种种原因所导致。如今亲眼目睹龙族军队连续灭杀十五头巨型“六号”的超强战绩,他们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以及内心深处牢固信念的粉碎。
战斗尚未结束,被困在火海中熊熊燃烧的十一头巨型“六号”并未真正死亡。然而它们距离生命终点已经不远,需要的只是时间,以及重复之前的战斗步骤。
夜色再次降临。
龙族援军主力以炮兵阵地为核心,扎下了临时营寨。
多达数百人的斥候被撒了出去,他们侦查的方向主要是南面,同时沿着营地水平线呈扇形展开。一旦发现巨型“六号”的踪迹,提前派人返回报告,并以零星射击吸引对方追赶。
之前的战例早已证明传统冷兵器步兵根本不是“六号”的对手。派他们作战只会让“六号”变得更加强大。龙族援军携带着大量补给,天浩计算过,只要使用得当,这些物资和弹药足够灭杀两百头巨型“六号”。
固定的战场,固定的对手,固定的作战模式。
再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情。
至少在外人,也就是那些狮族溃兵看来的确如此。上至军官,下至普通士兵,他们在感染力强烈的震撼性事实面前对狮王、统领,甚至是自己产生了强烈疑问。
难道我们真的是一群废物,连如此简单低级的对手都打不赢?
还是因为龙族人实在太强,这才显得我们过于低能?
天浩没有刻意将狮族溃兵当做战俘处理,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
行军口粮是混合了鱼粉和肉干的面饼,加上一口口大锅熬煮的肉汤,吃起来很舒服,每人还能得到一听陶罐封装的午餐肉罐头。
被收拢的狮族溃兵得到了同样的配给。
这使他们忐忑的心理变得安定下来,对龙族士兵也不像最初那么抵触,小心谨慎的开始交流。
谈论的话题不外乎战争与家庭。
“这肉饼的味道真不错……唔,你说什么,你们天天都吃这个?”
“我这辈子还没去过海边呢,听说那里很漂亮。”
“能给我看看你的枪吗?我以前没见过这个。”
“你们的王……嗯,就说城主吧,还有寨子的头领,他们会不会抢走看中的女人?”
因为是紧急增援,这支军队没有像从前作战那样带有大量的政工人员。但因为大部分成员是禁军,谈话也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半夜,又有五头巨型“六号”被斥候吸引过来,葬身火海。
天色放亮的时候,天浩派出一个小队,带领被收拢的狮族溃兵沿着来路北去。
现在不适合与狮王撕破脸,但已经在这些人心里播下种子。只要他们对未来和龙族产生了强烈好奇心和期盼心理,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水到渠成。
云凯走到天浩身侧,恭敬地问:“殿下,我们要在这里一直待下去吗?”
天浩轻笑道:“目前是这样。等后面的增援部队抵达,还有狮王答应过的粮食补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