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xuc优美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txt-第604章 內有陣法 請勿靠近推薦-fpa1c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蜀山木叶村。
一乐客栈之内,云浅雪已经在客栈里住了有几日时间。
只是这一日里……
夜幕时分,用罢晚餐。
还未卸妆,魑魅魍魉四婢中,一名婢女恭敬的敲门,走到了云浅雪的身侧,恭敬道:“小姐,与道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五个时辰了,道主还未归来,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应该是被玄机给拖住了吧。”
云浅雪静静的抿了一口桌上的白开水,说道:“爹爹太过想当然了,纵然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那玄机能在百岁之龄成就炼真修士,并且成为蜀山派的掌教……在遗址之内,能以一己之力硬抗整个邪极宗,并且还生生斩杀了他们的宗主,这难度可不比爹爹生擒任寿、虎力等人要来的低,爹爹想算计他,就得承受被反噬的后果。”
“那我们是继续等……还是……”
“不等了。”
云浅雪道:“爹爹有化神玉在手,自保无虞,就算那玄机再厉害也未必能打的败他,他应该只是被拖住了,目前蜀山派并无炼真境界的修士,化神修士不可出山……如今的蜀山派,正处在最虚弱的时候,要拿下那方正,眼下是最好的机会,玉魑,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被称作玉魑的婢女恭敬道:“婢子这几天在蜀山之上四处游荡,果然发现九脉峰的踪迹……如今蜀山大阵仍然运转如旧,但九脉峰不在其中,已与寻常野峰没有任何区别了。”
“也就是说九脉峰的灵气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她们还未离开九脉峰吗?!”
“应该没有,婢子在上面发现了人烟迹象,仍然有人住在上面。”
“是么?”
云浅雪幽幽叹了口气。
脑海里莫名浮现那个总是抱着破烂娃娃,用羡艳眼神望着自己与父亲亲近,却从不靠近的小女孩儿……明明她才是正统的九脉峰大小姐,但却总是透着一股可怜兮兮的味道。
可纵然再如何羡慕,她却从来都没有上前过。
“还是那么倔强呢。”
云浅雪起身,说道:“九脉峰灵气既然散尽,纵然之前九脉峰上有什么防护手段,如今想来也已经尽都无用了……九脉峰对我们并不设防,今晚我亲上九脉峰,将方正擒来,你们留在木叶村,听我指示。”
“是,可小姐……老爷的吩咐……”
玉魑迟疑问道。
“那是最后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动用!”
云浅雪摇头道:“看来他们都没想到,虽然捉住了那些宗主,如今爹爹更是被众正道宗门围攻,但爹爹却从来都未曾将这些放在心上,他的真正心思,一直都在这仙玄之体的身上呢。”
她道:“正好,由我来捡上一个漏。”
“小姐千万小心!”
“我明白。”
是夜。
子时时分。
该是众人睡觉之时……
云浅雪一人,黑裙黑发,宛若夜幕中的精灵,已是悄然的踏上了蜀山的路途。
蜀山护山大阵传承千年,一旦全面开启,威能之强漫说是她,便是强如化神修士,正面硬捍想要攻破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而现在阵法之上灵光蔓延,显然已经全面开启,掌教不在,蜀山确实处在虚弱无比的程度。
但如今的九脉峰,却已经不在蜀山阵法的护持范围之内。
而小心为上,玄机派了不少蜀山好手专司负责在九脉峰附近巡逻,以防小人窥探,但可惜,对于自幼便在九脉峰长大,对九脉峰周围环境熟悉无比的云浅雪来说,想要过去,还真不用费什么力气。
对她而言,最大的难处,恐怕反而是如何在不惊动云芷清的情况下,将方正夺走。
对那个以前总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想要亲近自己却又害怕的小姑娘……云天顶可以全然不顾,但她云浅雪,心头却多少有着几分愧意和怜惜。
是她夺走了她本该得到的一切。
如果不是她云浅雪,她何至于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甚至,自己如今还要夺走她最重要的人。
但这是父亲的命令,她也只能眼不见,心不烦,尽力不去面对云芷清那失魂落魄的神色。
严密的防线,布置了整整七层。
可惜,在云浅雪眼中,这防卫简直是漏洞百出,她只用了半个时辰,双足便已经正式踏上了九脉峰的山脚前。
而入口处。
云浅雪看着木牌上那歪歪斜斜写着的一行字。
“内有阵法,请勿靠近!”
阵法?
云浅雪喃喃道:“之前听说诸多邪宗修士觊觎这仙玄之体,意图偷上九脉峰,结果小心的骗过了蜀山弟子守卫,却都死在了九脉峰的护山阵法之上,看来就是这个所谓的阵法了,连凝实修士都有陨落的记录,看来这阵法的威能相当不俗,可惜啊,九脉峰灵气尽失,这阵法也成了无用的摆设了。”
说着,她并未动这木牌。
而是径自往山上走去。
熟悉的路径,但周围的环境却截然不同了,所有的草木都被更改转移,她过往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
昔年那记录着她成长身高的小树,她小时候曾经心血来潮挖的深坑,如今都已经消失不见。
云浅雪心头颇多唏嘘之念……
但想起山上。
罢了,先去夺回方正吧,这里虽然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但也终究只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而已,犯不上伤春悲秋。
想着,她脚步快了几分。
动作轻巧无声……然后……
嗤嗤嗤。
突然,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在云浅雪的耳边响起。
云浅雪脚步一顿,心头猛然间闪过警兆……她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招,本源法宝太乙青烟罗已是直接护在身周。
甚至都看不到攻击来自何处。
太乙青烟罗之上,已是迸发了无数的火花!
轰鸣之声震耳欲聋,伴随着这巨大的轰鸣,无数小巧宛若指甲大小的铁块直朝着云浅雪袭去,力量并不算大,太乙青烟罗足可轻易将之抵挡。
但这铁块的数量却实在太多太密,如暴雨狂风,连绵不断,近乎无穷无尽。
中间不时夹杂着灵气的爆发,是符咒……虽然只是些低级符咒,但时不时的爆发,火焰、寒冰、狂风、震荡、乃至于脚下土地亦随之一阵阵剧烈的颤抖。
糟糕,这阵法没有灵气护持,竟然还有如此威能?!
云浅雪被击退两步,察觉脚下有异,毫不犹豫的纵身向上飞去。
心头更是暗惊,如今这九脉峰之上已无灵气,这阵法竟然还有如此大的杀伤力……
若是九脉峰灵气尽复的话,这阵法的杀伤力得强到什么地步去?难怪之前连凝实修士也会陨落其中。
真不知道清儿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强的阵法的。
而随着云浅雪刚刚飞离,脚下蓦然间一阵灼目的火光爆发开来……虽然她躲开了爆炸范围,但狂烈的气浪却仍是将她遥遥的掀飞了出去。
纵然身在空中。
身周却仍然不住的被那些密集的攻击洗礼……密集如雨,连绵不断,云浅雪心头暗恼,她的防身法宝在父亲多年的心血培养之下,已至灵器中品,威力极强,但因为这法宝乃是防身法宝,她手中虽有其他法宝,但因为太乙青烟罗的强大防御力,防御法宝就这一件!
可如今这法宝竟然就这么被这无穷的攻击羁绊。
浓密的火药味,让她呛的几欲呕吐……
她信手一招,一张高级化身符抛出,同时化作数个云浅雪,向着九脉峰的峰顶强冲而去!
这些化身皆蕴含灵气,神妙非常,是她父亲交给她的保命底牌之一,若是用出,便是炼真修士怕也难以分辨真假。
只要能阻得些微时间,她便可上得山顶。
到时候……
云浅雪刚刚冲出两步,迎面肉眼可见一颗足足她手臂粗细的长长箭矢,后面带着炽热的火尾,直朝她袭来!
连带着那密集的攻击竟然丝毫不受化身符影响,仍是牢牢锁定着她一人。
周围分身尽都冲上了九脉峰。
唯独她这个本体,被生生羁留在了山脚之下。
云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