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o0h優秀都市小說 戰場合同工 起點-第4718章 調停團滅看書-0gu36

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在奥达拉特近郊,一支五辆车的小型车队正在行驶。车上的人是法国人,都是这次西撒哈拉地区冲突调停代表团的人。
“先生们你们觉得怎么样?”其中一个中年人问道,“现在他们双方都同意暂时停火,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很不错的结局。我估计双方停火之后,这个地区能够稍微稳定一阵子了。”
“那只是你的看法。”另一个50多岁头发花白的老人慢慢摘下了眼镜。“我觉得恰恰相反。这次,他们答应的越痛快,越是说明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战事。”
“可为什么?他们都已经答应停火了。”那个中年人皱起眉头道。
“如果真正答应停火,而且他们双方如果都打算长时间停火的话。就不会这么干脆了。因为他们必须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而谈判就要有谈判的筹码。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双方都会表现出,非常抗拒谈判这样的态度。另外就是夸大他们在这场冲突中占有多大的优势。
就像两个做买卖的人,都会拼命的说自己的东西好,而且价格便宜。希望别人都来买自己的。而不会相互谦让。”老人叹了一口气。
“维克多先生,那你的意思是?”中年人看着这个老人问道。
“我为法国服务了33年,其中有20多年,都在担任非洲地区冲突问题的顾问。所以我很认真的告诉你。目前他们双方虽然都表示接受暂时停火。
但是实际上。他们都是在暗中蓄力,为下一次更严重的冲突做准备。刚才在奥达拉特,你也看到了。
那些民兵部队,哪里还有一些民兵部队的样子?他们简直比正规军还要正规军。不但拥有了重型机枪和单兵反坦克装备。甚至还有成建制的炮兵和工程兵部队。
奥鲁米联邦军就更不用说了。这支部队表面上还在用的联合反恐部队的番号。但实际上早已脱离反恐部队的范畴了。
你看看他们的装备和配置,哪里是什么小区域作战的团级反恐部队?根本就是配备了装甲车的半机械化的野战师。”头发花白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维克多先生,你是说他们同意暂时停火,都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中年人吃惊的道。
“这没什么好吃惊的。只是正常拖延的手段而已。真正令我担忧的是,他们的军事力量和表面上所宣称的已经发生了质变。
而这种质变背后恐怕,将是一种长期的不安全因素。”老人低声道,“这些情况必须写进备忘录里面,全都上报。
目前情况的发展,很有可能使得我们必须重新估计,西撒哈拉地区的局势。”
“是的,先生。”那个中年人点了点头。
突然之间前面的车队一阵混乱,猥琐的一辆车停了下来,后面的几辆车被迫全都停下了。“到底怎么回事?”车队的护卫大声问道。
“有一群士兵,说是例行检查。但是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也看不出他们到底是哪里的。”前面一辆车的护卫转身解释道。“我们的人正在试图向他们说明。”
“告诉他们,这是法国代表团的车辆。是得到非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特许进入此地区进行冲突调停的。”那个车队护卫队长指着车头的三色旗帜大声道。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前方的枪声和尖叫声四起。一群穿着沙漠迷彩作战服的战士,已经对着他们的车队开火了。几个车队护卫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便被先后击倒。
“遭遇突袭……”护卫队长还没有说完话,就被一枪爆头,扑倒在车头上,血溅的到处都是。
这群发起袭击的战士,全都穿着灰黄色的沙漠作战服,头上带着轻量化通讯模块的头盔。这样的作战服和作战头盔,在西沙哈拉地区没有任何一个军事组织有实力配发。
他们手里端着的也不是普通的AK47,而是新型的AK200突击步枪。皮卡汀尼导轨上装了瞄准镜和激光目标指示器。同样也不是当地武装分子能够配备的。
这群人冷酷而且沉默,每一台车检查过去。把所有的人全都叫出来,集中在一起。
“你们不能这样,我们……”之前的那个中年人尚未来得及争辩,就被其中一个士兵抬起膝盖狠狠的撞在了腹部。然后瘫软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到这边来集合。”其中一个士兵大声吼道。
人群中有一个看样子是当地的向导,打算趁乱逃跑。周围的几个士兵毫不犹豫的开枪将其击倒。有一个士兵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向导还没有死,又在他的头上补了一枪。
不光是这个向导,还有之前那些车队护卫。有些被当场击毙,有些重伤未死。所有这些还能活动的车队护卫,都被直接一枪击毙。场面之血腥,令很多代表团成员都不敢睁开双眼。
“按照名单上的查,一个都不能少。”
其中一个武装士兵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份名单。逐一对照着检查每一个人的名字和长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打算做什么?”法国代表团那个叫维克多的老人应该是团长。他显得比其他人要镇定一些。
但是对方根本没有任何跟他交流的意思,只是从他的面前走过,顺便对着名单看了看。以确认维克多和名单上的人是否是同一个人。
做完这一切之后,那个士兵走到另外一个武装分子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所有人员都齐了。包括之前被击毙的那个,应该是他们临时找的向导。名单上没有他的名字。
这份名单上的数量是20个,把所有的代表团成员,车队护卫和那个向导加起来,一共是21个人。所有人都在这里了。”
那个武装分子拍了拍手里的AK200突击步枪,然后转身对他们做了一个手势,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示意。
一阵炒豆子般的枪声,伴随着弹壳落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整个代表团人员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无一生还。
武装分子做了一个手势,所有人立刻转身撤退,在几分钟之内走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