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l7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踏星 ptt-第兩千零兩百三十六章 有主-frzjb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武太白,夏神光,王小凡,白薇薇,还有唐先生等人都被拦下,那三人中,一个是文院长,一个是食神,还有一个竟然是看守书阁的老者。
陆隐与魁罗没有露面,雾祖自然跟在身侧,看着远方。
“院长,为什么不能接近高山?”,夏神光不满。
文院长道,“这是书院之地,无需与你解释,返回学院吧”。
夏神光皱眉,“既然是书院之地,就可以让学生接近”,他来这里已经好几天了,就是说服不了院长让他接近高山,其余人也一样。
文院长不再与他多说,半祖之力将夏神光等人全部卷向书院,“回去吧,此地,暂时不应该出现”。
“都是魁罗那个老家伙搞的鬼,除了他没别人了”,食神头疼。
文院长无奈,“你说你干嘛招惹那个无赖?被他盯上,书院没好日子过”。
另一边那个看守书阁的老者道,“还是把他找出来吧,这次弄出这里,下次不知道要干什么”。
“那老家伙年轻时在书院待过,兄弟两个因为品行不端被开除了,对于书院,他们很了解”,文院长叹息。
远处,陆隐听到了,怪异看向魁罗,“你们是被开除的?”。
魁罗咬牙,“放屁,我兄弟俩是流浪天涯,不屑这破书院,谁被开除了?”。
陆隐道,“其实书院对你们不错,你们是兄弟俩的事实,书院一直知道,却从未说出去,不然你们未必能在四方天平追捕下安然无恙”。
魁罗是树之星空有史以来最臭名昭著的半祖,四方天平加上其余大势力都曾围剿过,包括陆家,但始终没抓住,就因为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魁者与罗者,陆隐还以为除了陆家没别人知道了,敢情忆贤书院早就知道,却从未对外提过。
魁罗冷哼,“你以为他们是好心?他们是不敢,历来很多人在忆贤书院学习过,他们不会对外说出任何人的秘密,否则谁还信任他们?他们还怎么保持中立?早被瓦解了”。
这么说也对,陆隐看向文院长他们,随后看向雾祖,“前辈,如果这里是山海,能否让晚辈接近那座高山,看能不能接受战法传承?或许通过战法能看出这座山海曾属于谁”。
雾祖道,“不用了,这座山海现在有主”。
陆隐惊讶,“有主?谁?”。
雾祖翻白眼,“我怎么知道,只知道现在有主,刚刚以微靠近高山试过了”。
“所以就算文院长他们不挡着,其他人接近也没用?那他们挡着干嘛?”,陆隐不解。
魁罗怪笑,“不让人发现山海有主,要么山海的主人见不得光,要么,就是想发挥山海最大的价值,这破书院为什么一直吸引四方天平?就因为有这座山海,如果山海有主人,四方天平还会顾忌吗?他们肯定要查到主人是谁,如果不顺眼,直接杀了然后自己继承”。
陆隐深呼吸口气,“书院这么郑重,山海的主人与四方天平肯定不是一路”,他目光明亮,既然与四方天平不是一路,那与他就是一路的,肯定不能让四方天平染指,该隐瞒就要隐瞒。
既然山海已经有主人,陆隐也没必要接近高山。
雾祖返回镜子里,魁罗离开了山海,陆隐则顺利与刘少歌碰面,并自己伪装成玉昊。
文院长几位半祖都在高山外,以他的实力,无人可以察觉。
夏神光等人还不甘心,不断从书院走出,要接近高山,却一次次被文院长甩了回来,直到半个月后,参天大树消失,这件事才结束。
陆隐返回石柱,回忆着发生过的事,如今四方天平一定很热闹,但光凭猜想不可能让他们闹出多大动静,上面还有祖境强者镇压。
这样最好,动静不大,才不会调查到他。
他如今最想做的事就是通过白腾与王正,得到全部禁制。
抬头看向顶上界,有一点他很担心,四方天平一旦翻脸,神武天必然将寒仙宗想要掌控星盟的企图说出,不管到底是不是寒仙宗要掌控星盟,四方天平家主都失踪,必然有人可以掌控星盟,那么,星盟会不会被藏起来?
不管对于谁而言,星盟都是一股很强的力量,至少祖境不出的前提下,星盟可以起到决定性作用,因为玉川说过,星盟内部有半祖。
另一边,文院长几人奇怪,山海笼罩忆贤书院,四方天平居然不闻不问,这不像四方天平的作风。
“四方天平现在没空管我们,他们自己出事了,王正和龙轲失踪”,很快,文院长得到消息,有些惊愕。
看守书阁的老者诧异,“先是夏邢,后是白腾,现在连王正跟龙轲都失踪了,怎么回事?龙轲不是被关在寒仙宗吗?”。
文院长将得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食神惊叹,“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同时抓走四方天平族长,龙轲必然被人控制,其实当初在望屿,他回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双目呆滞,确实是被人控制的样子,此次更是在王家对王正出手,却被夏家那个夏原打晕,他也算是被抓了”。
文院长道,“所以神武天,王家和白龙族都怀疑是寒仙宗自己演戏,为的是得到星盟禁制,掌控星盟,而出手带走王正与龙轲的,他们怀疑是白仙儿”。
食神面色凝重,“白仙儿,如果是她,不是不可能,这丫头让人看不懂,明明年纪小,与当初七英杰同辈,甚至比七英杰小一些,但修为进步太快,如今已经不知道达到什么程度,古今罕见”。
“寒仙宗对外强势,神武天他们始终防备,此次三家联手,不管是不是寒仙宗做的,他们都要遏制寒仙宗发展,神武天的猜想某种意义上是他们希望的猜想”,看守书阁的老者道。
文院长点头,“这样也好,他们自顾不暇,没时间找我们麻烦,不过夏神光那些人肯定会将这件事告诉四方天平,到时候少不得还要应付他们”。
“我来吧,这种事还是我出面比较好”,食神说道。
同一时间,夏神光,王小凡都将参天大树覆盖忆贤书院一事上报,同时也得知了王正与龙轲一事。
“我父亲失踪了?”,王小凡大惊,望着云通石上的人影,“到底怎么回事?”。
人影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王小凡面色低沉,“龙轲对我父亲出手?”。
“现在所有人都猜龙轲是被人控制,当初在望屿同样被人控制,寒仙宗嫌疑最大,神武天,白龙族还有我们王家都已上报老祖向寒仙宗施压,只要家主没死,一定能救回来”。
王小凡吐出口气,看向上方,寒仙宗吗?
中平界,下凡界都很平静,唯独顶上界风雨飘摇。
神武天,王家,白龙族高层齐至寒仙宗,让寒仙宗交出失踪的各家主。
白苏失措,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家宗主白腾也失踪,这些人却找到他们头上,非说什么寒仙宗是自己演戏,明明对王正出手的是龙轲,拖鞋来自夏家人,但这两方却联手逼迫。
王正刚失踪,王家与白龙族就已经联系过他,而今更是来到寒仙宗山门,扬言请出老祖。
自陆家被放逐后,四方天平从未这般大乱,等于将矛盾摆在明面上。
寒仙宗白苏,乌尧竭力解释,但面对牟定一切是寒仙宗做的神武天三方来说,他们的解释苍白无力。
而这一刻,唯有祖境强者降临才可以让四方天平暂时冷静。
降临的老祖并非四方天平中的任何一位,而是寒门木邪老祖。
看着自虚空涟漪走出的中年男子,四方天平所有人齐齐行礼,“参见木邪老祖”。
“参见木邪老祖”。
“参见木邪老祖”。

无数声音回响寒仙宗山门,传递四方。
木邪是个中年男子,面貌儒雅,气质柔和,虽带着淡淡微笑,但一双眼睛仿佛可以看透一切。
“不用多礼,本祖此来是受白祖前辈所托,查明真相”,木邪淡淡道。
众人再次行礼。
白苏松口气,“多谢木邪老祖出面,还请老祖主持公道,我寒仙宗从未做过对付夏邢宗主,王正族长,龙轲族长之事”。
夏子恒半祖开口,“数月前,我神武天宗主夏邢失踪,现场遗留无界刺杀的痕迹,同时还查到陆家生灵掌的痕迹,陆家生灵掌与寒仙宗仙凡遥是同一招,这还只是猜测,不久后,望屿…”。
夏子恒将推测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最终对木邪行礼,“木祖,若非寒仙宗所为,谁有这个能耐在食神眼皮底下带走白腾,也正是寒仙宗早有预谋,才可以在夏原他们到达王家地域后,伪装夏原,控制龙轲族长对王正族长出手…”。
王家出面的正是那位对陆隐出过手的半祖供奉,他将看到的一切如实说出。
白苏愤怒,“笑话,光凭猜测就确实是我寒仙宗做的?我宗宗主白腾失踪是真,对王正族长出手的是龙轲,帮忙的是夏原,到最后都成我寒仙宗做的了,简直笑话”。
双方不断反驳,争辩着,有木邪坐镇,他们也不敢出手。
乌尧忽然开口,“事到如今,有些事不能隐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