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zdt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重生創業時代 ptt-第四百零四章 各懷鬼胎閲讀-nsqqm

重生創業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創業時代
翌日,方俊辉抵达香港的时间,刚好是中午。
许逸阳上完课,便直接从学校出来,打车去李泽凯的公司,同时也让方俊辉打车过去。
抵达李泽凯的公司之后,他与方俊辉立刻开始和李泽凯以及他的法务团队碰合约细节。
合约的主要内容是:许逸阳将现在的40%腾讯股份,和即将到手的15%腾讯股份,全部质押给李泽凯,质押金额是2.76亿美元;
赎回期限是4个月,月息2%,不叠加。
也就是说,许逸阳有4个月的时间赎回这55%的股份,时间每延长一个月,计息2%,不足整月则按整月计算;
如果到期之前,许逸阳连本带利全部还清,则质押协议自动失效,股份仍旧为许逸阳持有;
如果到期之后,许逸阳无法还清本金和利息,则许逸阳无需偿还任何本金与利息,但股份则全部变更为李泽凯所有,剩下15%待解冻后也自动归李泽凯所有;
如果因为意外情况,导致许逸阳对赌15%股份的协议失败,那许逸阳要赔偿李泽凯7500万美元;
这个协议也给了许逸阳一个没写出来的选择:如果他有能力赎回,他也可以拒绝赎回,直接促使质押协议的变更生效。
当然,许逸阳也根本不会选择这一条路。
李泽凯的2.76亿美元打入许逸阳指定账户后,本协议自动生效;
许逸阳将本金、利息打入李泽凯的指定账户后,本协议自动失效;
以四个月时间内,许逸阳没有将本金、利息打入李泽凯指定账户为股权变更的触发机制。
这几条捋清楚之后,许逸阳与李泽凯在合约上签字画押。
紧接着,李泽凯公司的财务,将2.76亿美元,打入了许逸阳的花旗银行账户内!
协议正式生效!
两人握手的时候,因为各怀鬼胎,彼此都笑的十分开心,用力紧握、大力甩手的过程持续了二十多秒。
李泽凯觉得许逸阳上了自己设的套,许逸阳觉得李泽凯跳了自己挖的坑……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小细节,这次股权质押的事情,许逸阳和李泽凯不约而同的决定,先不告诉马总。
毕竟,两人现在已经暂时把他踢到一边,让他知道估计心里会比较难受。
合约签完,李泽凯笑着对许逸阳说:“许先生,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做东。”
许逸阳虽然年纪比李泽凯小了很多,但还是一副称兄道弟的姿态笑道:“都是朋友,怎么好意思总是让李公子做东呢,要不我来吧。”
李泽凯认真道:“我是东道主,自然是我来安排,如果哪天我去了内地,许先生再来安排的话,我肯定没有意见。”
许逸阳也没坚持,顺口问他:“对了李公子,有没有做唱片公司的朋友?如果有的话,我想认识认识。”
“唱片公司?”李泽凯笑着问:“许先生是不是看上哪个女歌手了?不如直接说出来,我晚上让她来陪你吃饭。”
许逸阳摆摆手,笑道:“我是喜欢音乐,想认识认识唱片公司老板,看看以后没有什么机会搞搞合作,女歌手就算了。”
许逸阳一直惦记着跟佟方权深入合作,搞一搞运营商的增值服务业务,这样不但自己能赚钱,还能帮佟方权做业绩。
不过,他真正看重的,不是短信算命、短信天气预报这样的弱鸡服务。
他想做的,是彩铃业务。
彩铃业务爆红的时候,全国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用户开通彩铃。
别看就是把电话提示音变成音乐,光就这个服务,用户一个月就要支付3-5元的信息费。
但是话说回来,现在手机一个月再怎么省着用,话费也要大几十块,所以3-5元的话费反而算不得什么,放在每月话费里根本就不显。
虽然费用不显眼,但效果确实显眼的。
打改革开放以来,电话在国内快速普及,八十年代远距离联系还得靠发电报,九十年代家用电话就走进普通城市居民家中了。
到现在,固定电话普及度已经非常高,手机也开始快速普及。
国人打了二十多年的电话,电话等待音永远是千篇一律的“嘟……嘟……嘟……”,忽然每月几块钱,就能把这个固化了的印象彻底扭转,对大多数用户来说,这钱花的都特别值。
尤其是把自己的电话等待音换成自己喜欢的音乐、歌曲,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所以,彩铃业务一定是未来增值业务的一块巨大肥肉。
彩铃是韩国人在2000年的下半年才发明的,现在还没问世。
而国内引入彩铃的时间更晚,是2003年,比现在晚了很多。
如果自己现在能把彩铃业务搞出来,光这一项业务,就足够赚翻了。
如果移动QQ业务一个月十块钱,全国最终能做到几百万用户,那彩铃业务一个月五块钱,全国能做几千万用户甚至更多。
不过,未来电信改名为移动之后,移动的彩铃完全是他们自己运作的,没有交给第三方来插手,所以想提前把这块蛋糕划拉到自己碗里,还得想点其他的办法来曲线救国。
许逸阳现在脑子里就有一个曲线救国的好办法。
他想在移动还没有开展彩铃业务之前,先去找唱片公司,低价把他们所有音乐的手机版权买断过来。
这一点,根本不用怀疑唱片公司愿不愿意卖,他们不是从未来重生回来的人,现在的他们,根本看不到音乐在手机上能有什么赚钱的路子。
整个行业都没有从手机赚钱的先河,他们甚至根本不会想到,版权里面还能单独拆分一个手机版权,更不知道手机版权可以通过彩铃赚大钱。
如果现在有人愿意为这个版权付一定费用,哪怕这个费用并不算高,但在他们看来,这钱也跟白捡的一样,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卖掉。
甚至,不夸张的说,一个有十万首甚至几十万首版权的唱片公司,只要百万级的版权费,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这十万,甚至几十万首歌的“手机版权”都独家授权给自己。
而且他们肯定会一边急迫的跟自己签合同,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是送钱的傻鸟。
等自己把唱片公司的手机独家版权拿到手,自己就可以去建议佟方权搞彩铃业务。
那个时候,无论是电信改名后的移动,还是联通,只要想做彩铃业务,就必须得跟自己合作,因为只有自己才有这些流行音乐合法的独家版权。
虽说现在盗版音乐多如牛毛,但运营商是央企,对版权的尊重还是非常到位的,所以,到那时候,自己就拿着版权去跟运营商合作彩铃业务。
到时候,原本该唱片公司赚的那笔钱,就被自己给消化了。
许逸阳想的是,先在香港,把港台两地所有唱片公司、手里所有音乐的手机版权都吃下来,回内地之后再把内地唱片公司的版权也都买下。
这样一来,基本上所有的国语音乐都能囊括在内了。
到那个时候,移动、联通的彩铃业务,只能跟自己合作。
李泽凯压根想不到这方面,他见许逸阳想认识唱片公司的老板,立刻开口说道:“既然许先生对唱片感兴趣,晚上我把香港几大唱片公司的负责人都叫过来,晚上一起吃饭。”
许逸阳笑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了李公子!”
……
和方俊辉一起离开李公子的办公室,方俊辉对许逸阳已经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
半年前600万人民币投资腾讯,现在2.76亿美元直接套现,获利将近400倍。
面对他的恭维,许逸阳却只是笑笑,套现?你太小看你许哥了,咱是那种杀鸡取卵的人吗?
不过,他愈发觉得,方俊辉这个年轻人做事非常靠谱。
做事专业、态度认真、业务能力强、职业素质高,而且还有两岸三地的关系,这样的人,不挖过来自己用,真是亏了。
于是,他问方俊辉:“方律师,要不要考虑离开你的律师事务所,过来跟我干?”
方俊辉惊讶的问:“许总,您想让我做什么?”
“做我的律师。”许逸阳说:“来中海吧,做我的私人律师,年薪80万,底薪。”
方俊辉顿时心动。
他现在的出场费虽然不低,但大头是给事务所的,自己每年到手的收入大概在三四十万,许逸阳直接给自己翻了一倍还多,而且是底薪,这真是很划得来了。
而且,他一点都不怀疑许逸阳的实力。
这可是一个刚刚从李家二公子手里,套走2.76亿美元的富豪啊,他现在身价已经超过20亿人民币了!
面对这样一个极其有钱的老板,方俊辉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于是他几乎不假思索的说:“许总,那以后就请您多关照了。”
许逸阳微微一笑,说:“如果你有用着比较趁手的人,也可以挖过来,我给他们薪资翻倍。”
“好的。”方俊辉说:“确实有几个我带出来的人还是很好用的,我回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兴趣。”
“嗯。”许逸阳点点头,说:“你今天先别着急回去,晚上我想跟几个唱片公司的老板再谈一个合作,你帮我跟他们梳理一下合同,等办完这件事,你回去申请辞职,然后就可以先休假,等我吩咐。”
方俊辉激动的说:“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