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fh6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討論-第七十九章 土味情話來一波分享-bhtyo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
大厅内一片寂静,仅剩他们大眼瞪小眼,葛丰厚坐落在沙发上,单手扶在沙发边缘,另一只手支撑着膝盖,显露出王者之姿。
“沈小姐,我看得出来硕子很喜欢你。”
“嗯,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沈雅韵坦然自若地回答。
“那你呢?对他是什么想法?”葛丰厚点点头,够坦荡,直率的女孩子,继续追问着。
沈雅韵想了想,却言不由衷地说:“没什么想法。”
这时,葛元硕正站在不远处,停下脚步,简简单单五个字砸进他的心里,胸口有点苦涩,眼底尽是落寞,但是很快又恢复原貌,大步向前。
葛丰厚看在眼里,想着:这个小姑娘不简单,把自己儿子吃得死死的。
拳击少女 佘睦瑟
他咳嗽两声,轻瞟着她,沈雅韵感到气氛有些沉重,她不想过早谈及这些,便缓解尴尬,说道:“葛伯伯一定还没吃吧,我给你们做顿好吃的。”
葛丰厚肚子咕噜咕噜作响,确实饿了,还是要面子地说:“叫我老爷子,叫葛伯伯太肉麻了,听不习惯,我这张嘴很挑的,做得不好我可是不吃的。”
沈雅韵甜甜一笑,摇摇头感叹,嘴硬的人!还是十分给面子地说:“是的,老爷子。”一脸自信地走进厨房,显露一手。
葛元硕来到老爷子跟前,问道:“爸,这次回来了,还要再出去吗?”
葛丰厚思索再三,“嗯…不走了,落叶归根,这里是我的根,还有你,我也得看你结婚生子呢。”
说到这里,葛元硕棱角分明的轮廓沉了下来,葛丰厚替他鼓劲,悄悄地说:“男人就要主动点,当初我追你妈的时候,我都追了几年,你小子可不比我差。”
繁華落盡始盛開 紅素清
说完,推托着他的手臂,经验老道地说:“现在就是你表现的时候,你去帮忙,记住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表现出你的魅力,让她沉迷你的…”
还没说完,葛元硕翻了翻白眼便走去厨房,开始还蛮正经的,说多了就是胡编乱造了。
走进厨房,沈雅韵熟练地切着肉丝,身上系着围裙,窗台晚霞的彩光星星点点洒落,辉映着她,显得格外美好。
葛元硕温柔地笼罩下来,自然地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问道:“你对我真的没想法吗?”
手上的刀停顿下来,犹豫地说:“额…你想要什么想法?”
他手握住她的右手,一同切着肉丝,咔嚓咔嚓,一刀刀下去,沈雅韵手腕被握得紧紧的,不自然地动了动,让她操作起来比较吃力,全身被压制得死死的。
我的極品女老師
沈雅韵忍无可忍,抬起头想着说道一番,樱桃般的小嘴碰到他的薄唇,蜻蜓点水般闪过,此时此刻的气氛由尴尬到暧昧。
葛元硕左手放开她,摸着自己被轻薄的嘴唇,奶声奶气地说:“你得对我负责。”
被一个大男人说得身上起那满鸡皮疙瘩,全身发寒着,回复他说:“我才吃亏呢!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那我对你负责怎么样?”
沈雅韵菜.刀一举,挣脱他的钳制,转过身来,对着他说:“你觉得怎么样?”
葛元硕将她的手腕一翻转,夺过来,刀柄一抓,丢置得远远的,“我觉得这样子太危险了,而且还煞风景。”
沈雅韵从他腋下溜走,透了口气,男人缠起来跟牛皮糖一样,也是甩不掉的。
“别影响我做饭,待会老爷子吃不下去,可不能怪我。”
沈雅韵忙着做顿好吃的,因为刚刚她也没吃饱就陪他出来找老爷子,现在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葛元硕心里郁闷了,这女人心是木头做的吗?
捂不热的吗?
他突然想起情场老手欧炳昊,发了信息过去,没过多久,收到一堆锦囊妙计。
嘴角浮现邪邪的微笑,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靠在墙壁一旁和沈雅韵说:“你知道我缺点是什么吗?”
青瑤紀事
沈雅韵转头,不明所以,问道:“是什么?”
“缺点你!”
沈雅韵在一旁翻起白眼,继续做着手头上的事情。
葛元硕锲而不舍地说:“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适合谈恋爱。”
“哦?我也觉得!”沈雅韵点点头认同。
“适合结婚。”葛元硕笑着说出来。
“……”沈雅韵无语吸了一口气。
“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沈雅韵吸了吸鼻子,还没开始炒菜,有什么味道?
认真回答他的话:“没有啊。”
“你一出来空气里都是甜甜的味道!”葛元硕说完都佩服欧炳昊发来的锦囊妙计,特别实用。
“你快点出去,影响我做饭了。”沈雅韵只想让他赶快出去,整得她的脸蛋都热乎乎,红彤彤的。
“哦,我能去哪?”葛元硕问道。
“去外面!”
“不对,我要去你心里的路。”
沈雅韵再被他这么一说,整张脸就像煮熟的鸡蛋。她埋怨着,这厨房怎么就没有门可以将他拒之门外呢!
最后狂欢 卧得天
葛元硕刚张嘴,沈雅韵喊道:“闭嘴!”
“我没有说话啊!”葛元硕无辜地看着她。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说的话!”沈雅韵脱口而出。
葛元硕笑容渐大,沈雅韵娇羞起来,满是小女子的姿态。
“你今天特别讨厌!”沈雅韵对着他说。
葛元硕脑子迅速反应过来,说道:“我知道,讨人喜欢百看不厌。”
碰…
沈雅韵石化了,手上的鱼丢下向他,“再给你一次机会出去,不然我就不做了!”
葛元硕捡起这条鱼,摇摇头,可怜了这条鱼,无辜受累!
“好,你慢慢做,我出去了!”
沈雅韵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美美的笑容,心确实是有被捂热的,只是现在的自己还不能放纵自己。
半个小时后,热油锅,爆炒,煲汤,流畅地完成,细心地将所有菜肴摆好盘,色香味俱全,摸着扁下的肚子,自言自语地说:“委屈你了,饿了这么久。”
沈雅韵一盘盘地端出饭厅,葛丰厚看得不禁地在咽口水,这个小姑娘是挺不错的,可以抓住人家的心,也能抓住人家的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