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hif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逍遙初唐 揚鑣-第962章 自治(不要訂)熱推-fdvme

逍遙初唐
小說推薦逍遙初唐
(不要订,待会修改刷新即可。)阿史那思摩的态度已经做足了,作为突厥人的首领,他亲自过来请罪,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来处置,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有句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在这种情况下,虽说李世民仍然可以把阿史那思摩处死问责,但是如果这样做了,难免有一些显得不仁了。
李世民想要的天可汗的名声,是靠包容活得,而不是靠酷刑活得的。除非李世民拼了名声不要,否则他不能对阿史那思摩痛下杀手。
另外,阿史那思摩也有他的作用。在突厥人中,阿史那思摩以及他的部族,是接受大唐比较深,心中更加向往大唐的部族。这样的部族可不多,如果把阿史那思摩杀了,再想培养出来一个像他这样亲近大唐的突厥首领,一时半会很难做到了。即便做到了,代价也会非常的大,并不符合大唐的利益。
何况,突厥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应当是很想看到这个局面的。所以李世民更加不能这样做,如这样做了,那便是亲者痛仇者快,李世民不是短视之辈,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所以,这道奏折就显得很重要了,如何能显得李世民非常生气,但是又得保住阿史那思摩这个人,怎么说这个话,就得要点技术了。
李牧替李世民拟的旨意,大体上是这样的意思。首先是质问,质问突厥人是什么意思,如果谋害大唐皇帝的性命,是所有突厥人的选择,那么阿史那思摩不必请罪,可以立刻回转,准备开战就是了。
如果不是所有突厥人的意思,那么肯定就是突厥人的队伍里出现坏人了。出现坏人了,也好办,大唐皇帝胸襟如海,如果是少部分人想要刺杀大唐皇帝,把这部分人交出来就行。这件事可以当做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往后,大唐皇帝对待突厥人,还是一般的看待,绝对不会因此迁怒起来没完。
如果突厥人阿史那思摩的态度已经做足了,作为突厥人的首领,他亲自过来请罪,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来处置,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有句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在这种情况下,虽说李世民仍然可以把阿史那思摩处死问责,但是如果这样做了,难免有一些显得不仁了。
李世民想要的天可汗的名声,是靠包容活得,而不是靠酷刑活得的。除非李世民拼了名声不要,否则他不能对阿史那思摩痛下杀手。
另外,阿史那思摩也有他的作用。在突厥人中,阿史那思摩以及他的部族,是接受大唐比较深,心中更加向往大唐的部族。这样的部族可不多,如果把阿史那思摩杀了,再想培养出来一个像他这样亲近大唐的突厥首领,一时半会很难做到了。即便做到了,代价也会非常的大,并不符合大唐的利益。
何况,突厥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应当是很想看到这个局面的。所以李世民更加不能这样做,如这样做了,那便是亲者痛仇者快,李世民不是短视之辈,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所以,这道奏折就显得很重要了,如何能显得李世民非常生气,但是又得保住阿史那思摩这个人,怎么说这个话,就得要点技术了。
李牧替李世民拟的旨意,大体上是这样的意思。首先是质问,质问突厥人是什么意思,如果谋害大唐皇帝的性命,是所有突厥人的选择,那么阿史那思摩不必请罪,可以立刻回转,准备开战就是了。
如果不是所有突厥人的意思,那么肯定就是突厥人的队伍里出现坏人了。出现坏人了,也好办,大唐皇帝胸襟如海,如果是少部分人想要刺杀大唐皇帝,把这部分人交出来就行。这件事可以当做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往后,大唐皇帝对待突厥人,还是一般的看待,绝对不会因此迁怒起来没完。
如果突厥人阿史那思摩的态度已经做足了,作为突厥人的首领,他亲自过来请罪,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来处置,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有句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在这种情况下,虽说李世民仍然可以把阿史那思摩处死问责,但是如果这样做了,难免有一些显得不仁了。
李世民想要的天可汗的名声,是靠包容活得,而不是靠酷刑活得的。除非李世民拼了名声不要,否则他不能对阿史那思摩痛下杀手。
另外,阿史那思摩也有他的作用。在突厥人中,阿史那思摩以及他的部族,是接受大唐比较深,心中更加向往大唐的部族。这样的部族可不多,如果把阿史那思摩杀了,再想培养出来一个像他这样亲近大唐的突厥首领,一时半会很难做到了。即便做到了,代价也会非常的大,并不符合大唐的利益。
何况,突厥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应当是很想看到这个局面的。所以李世民更加不能这样做,如这样做了,那便是亲者痛仇者快,李世民不是短视之辈,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所以,这道奏折就显得很重要了,如何能显得李世民非常生气,但是又得保住阿史那思摩这个人,怎么说这个话,就得要点技术了。
李牧替李世民拟的旨意,大体上是这样的意思。首先是质问,质问突厥人是什么意思,如果谋害大唐皇帝的性命,是所有突厥人的选择,那么阿史那思摩不必请罪,可以立刻回转,准备开战就是了。
如果不是所有突厥人的意思,那么肯定就是突厥人的队伍里出现坏人了。出现坏人了,也好办,大唐皇帝胸襟如海,如果是少部分人想要刺杀大唐皇帝,把这部分人交出来就行。这件事可以当做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往后,大唐皇帝对待突厥人,还是一般的看待,绝对不会因此迁怒起来没完。
如果突厥人阿史那思摩的态度已经做足了,作为突厥人的首领,他亲自过来请罪,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来处置,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有句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在这种情况下,虽说李世民仍然可以把阿史那思摩处死问责,但是如果这样做了,难免有一些显得不仁了。
李世民想要的天可汗的名声,是靠包容活得,而不是靠酷刑活得的。除非李世民拼了名声不要,否则他不能对阿史那思摩痛下杀手。
另外,阿史那思摩也有他的作用。在突厥人中,阿史那思摩以及他的部族,是接受大唐比较深,心中更加向往大唐的部族。这样的部族可不多,如果把阿史那思摩杀了,再想培养出来一个像他这样亲近大唐的突厥首领,一时半会很难做到了。即便做到了,代价也会非常的大,并不符合大唐的利益。
何况,突厥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应当是很想看到这个局面的。所以李世民更加不能这样做,如这样做了,那便是亲者痛仇者快,李世民不是短视之辈,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所以,这道奏折就显得很重要了,如何能显得李世民非常生气,但是又得保住阿史那思摩这个人,怎么说这个话,就得要点技术了。
李牧替李世民拟的旨意,大体上是这样的意思。首先是质问,质问突厥人是什么意思,如果谋害大唐皇帝的性命,是所有突厥人的选择,那么阿史那思摩不必请罪,可以立刻回转,准备开战就是了。
如果不是所有突厥人的意思,那么肯定就是突厥人的队伍里出现坏人了。出现坏人了,也好办,大唐皇帝胸襟如海,如果是少部分人想要刺杀大唐皇帝,把这部分人交出来就行。这件事可以当做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往后,大唐皇帝对待突厥人,还是一般的看待,绝对不会因此迁怒起来没完。
如果突厥人阿史那思摩的态度已经做足了,作为突厥人的首领,他亲自过来请罪,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来处置,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有句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在这种情况下,虽说李世民仍然可以把阿史那思摩处死问责,但是如果这样做了,难免有一些显得不仁了。
李世民想要的天可汗的名声,是靠包容活得,而不是靠酷刑活得的。除非李世民拼了名声不要,否则他不能对阿史那思摩痛下杀手。
另外,阿史那思摩也有他的作用。在突厥人中,阿史那思摩以及他的部族,是接受大唐比较深,心中更加向往大唐的部族。这样的部族可不多,如果把阿史那思摩杀了,再想培养出来一个像他这样亲近大唐的突厥首领,一时半会很难做到了。即便做到了,代价也会非常的大,并不符合大唐的利益。
何况,突厥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应当是很想看到这个局面的。所以李世民更加不能这样做,如这样做了,那便是亲者痛仇者快,李世民不是短视之辈,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所以,这道奏折就显得很重要了,如何能显得李世民非常生气,但是又得保住阿史那思摩这个人,怎么说这个话,就得要点技术了。
李牧替李世民拟的旨意,大体上是这样的意思。首先是质问,质问突厥人是什么意思,如果谋害大唐皇帝的性命,是所有突厥人的选择,那么阿史那思摩不必请罪,可以立刻回转,准备开战就是了。
如果不是所有突厥人的意思,那么肯定就是突厥人的队伍里出现坏人了。出现坏人了,也好办,大唐皇帝胸襟如海,如果是少部分人想要刺杀大唐皇帝,把这部分人交出来就行。这件事可以当做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往后,大唐皇帝对待突厥人,还是一般的看待,绝对不会因此迁怒起来没完。
如果突厥人阿史那思摩的态度已经做足了,作为突厥人的首领,他亲自过来请罪,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来处置,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有句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在这种情况下,虽说李世民仍然可以把阿史那思摩处死问责,但是如果这样做了,难免有一些显得不仁了。
李世民想要的天可汗的名声,是靠包容活得,而不是靠酷刑活得的。除非李世民拼了名声不要,否则他不能对阿史那思摩痛下杀手。
另外,阿史那思摩也有他的作用。在突厥人中,阿史那思摩以及他的部族,是接受大唐比较深,心中更加向往大唐的部族。这样的部族可不多,如果把阿史那思摩杀了,再想培养出来一个像他这样亲近大唐的突厥首领,一时半会很难做到了。即便做到了,代价也会非常的大,并不符合大唐的利益。
何况,突厥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应当是很想看到这个局面的。所以李世民更加不能这样做,如这样做了,那便是亲者痛仇者快,李世民不是短视之辈,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所以,这道奏折就显得很重要了,如何能显得李世民非常生气,但是又得保住阿史那思摩这个人,怎么说这个话,就得要点技术了。
李牧替李世民拟的旨意,大体上是这样的意思。首先是质问,质问突厥人是什么意思,如果谋害大唐皇帝的性命,是所有突厥人的选择,那么阿史那思摩不必请罪,可以立刻回转,准备开战就是了。
如果不是所有突厥人的意思,那么肯定就是突厥人的队伍里出现坏人了。出现坏人了,也好办,大唐皇帝胸襟如海,如果是少部分人想要刺杀大唐皇帝,把这部分人交出来就行。这件事可以当做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往后,大唐皇帝对待突厥人,还是一般的看待,绝对不会因此迁怒起来没完。
如果突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