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dnr爱不释手的小說 逍遙戰神 花都公子-第九百二十三章 誤會-d8oel

逍遙戰神
小說推薦逍遙戰神
向问声露出了一个苦笑,苍白的脸色更加的诡异。
七绝无情剑 许尤
“我之所以会将他们两个带过来,是因为他们两个将我们的阵法全部都损坏了。”
隱婚新娘別心急
听到了向问声的解释,阿媚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怪不得时间没到就变成了这样,原来是有人破坏了阵法,不过他们两个怎么会知道那里是阵法?”
皇上別得瑟:夫君,讓我親壹口
虽然已经相信王辰的能力非常的不错,但是阿媚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也会阵法。
想到这里,阿媚一脸疑惑的看着王辰。
这个人不会也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吧,可是他身上的力量并没有被另外一个世界污染啊!
还是说王辰是什么隐世的高人,现在只不过就是出来游历而已?
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的阿媚,神情不由得越来越严肃,看着王辰的眼神也越来越尊敬。
“不知道阁下究竟是什么高人,但是我这里的确是出现了不能调节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前辈帮助我们!”阿媚冲着王辰点了点头。
王辰并不知道她的脑内剧场,只是对于阿媚的变脸如此之迅速觉得神奇。
“可你到现在都没有跟我说实话,你们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我听你说话的那个意思,这些人全部都是向问声家中的吧?”
缘来如此 米树
“没错,他们都是我家少爷的旁系亲属。这一次叫他们过来帮忙,也是为了我们家族的存亡。”
王辰倒是不知道青龙会有什么事关存亡的地方,现在他的这个企业可以说是风头正盛,根本就没有任何敌手。
虽然说青龙会向来都和畅想之家不和,但是这两个完全是两个领域。
“并不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而是因为某些东西出现了。”说话的时候,阿媚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当中全部都是恐惧。
王辰皱了皱眉,对于阿媚所说的有了一些兴趣。
“既然如此,你不妨仔细跟我说一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便拉出了一把椅子坐下,王辰挑了挑眉。
看着王辰如此兴致盎然的样子,阿媚转过头和向问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目光交错,像是一场无声的交流。
虽然说她之前一直称呼向问声为少爷,可王辰却看出,这两个人中间做主的应该是阿媚。
不过这件事情阿媚却需要争得向问声的同意,那也就是证明……
事情的起因很有可能就是向问声的家族!
“既然你也是修行之人,那你肯定也知道除了人之外的力量吧?”
王辰不是很明白,阿媚所说的除人之外力量指的是什么。
“您知道这里还有别的世界吗?”
在听到阿媚的话之后,王辰的脑海当中不断的闪回了两个情景,一个是梅血跟他说过的话,另一个则是躺在沙发上神色慵懒的莫生才。
不知道阿媚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是王辰隐约的觉得这,件事情肯定和他们有所关联。
“这件事情说起来非常的玄幻,其实有些时候我都觉得整个世界都很玄幻。”阿媚的眼神当中流露出了一丝丝回忆,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看着阿媚的模样,王辰沉默了几秒,随后点了点头。
“我当然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的,所以你可以继续了。”
“其实这件事情的起因并不是青龙会,而是畅想之家。”
阿媚深吸了一口气。
“最近梦星集团应该是接到了星辰集团的委托,用来画画报吧?”
说到这儿,阿媚的目光落在了王辰的身上,他之前调查过眼前的这位大人正是在梦星集团工作。
而且王辰和江雪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没错,梦星集团最近的确是在处理这些事情。”
丧曲 灰仙
王辰的话音落下,就看到阿媚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张画报,可画中的人却消失了。
看着这幅画的风格,王辰就知道这幅画出自刘岩,不过画面中心本应该有的人物却不见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这个应该是最近交给星辰集团的定稿,画中的人呢?”王辰试探。
老公大人壞壞噠 金花少爺
“在此我可能需要和大人您说一声抱歉,由于事发过于紧急,我便借着星辰集团的名义去了梦星集团,将这个画拿了回来。”
听到了阿媚的话,王辰有些意外。
“可是我们并没有接到星辰集团的通知,他们也没有跟我说画报没有被取到。”
“那是因为星辰集团的上层也知道这个画报的意义。”
“我知道大人您心中是在想什么,这幅画的主人的确是一个普通人,可是这画并不是。”
“相信大人最近也发现了事情的奇怪吧,集团内部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声响,身边也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陌生人,他们可能自称自己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地方,可是在地图上根本就找不到那个城市的名字。”
说话的时候,阿媚的眼神当中有着一些试探。
不过王辰总觉得有种违和感,就像这句话不应该出自阿媚之口
“怪不得当初我们画手画画的时候,总是能听到另外一种声音,而且空无一人的房间,也会突然打碎杯子。”
看着王辰的模样,阿媚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重生网王之简单的爱 唯清零
“就是这样!那些东西正在不断的通过这幅画作为媒介,从另外一个地方过来,虽然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来自于哪里,但是假借时日,他们一定会发展的十分强大,甚至是威胁到咱们的地位。”
阿媚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是没有一句话是在正地方,她也没有跟王辰说这个力量是怎么出现的,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会出现。
王辰理解阿媚的隐瞒,毕竟这件事情事关家族的存亡,不过他也大概猜出来了,这些人估计都是从向问声家族当中跑出来的。
当然并不是说这些人是向问声家族的人,而是说这些人是从这个媒介里面被放出来的。
“那你们现在想要干什么送她们重新回去吗?刚刚灯火的忽暗忽明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既然你想要送他们回去,为什么还要举办这个宴会呢?周围的那些阵法,是用来困住这些外界的人的?”
王辰三言两语就已经是推论出了大概的过程,听的阿媚是一阵的心惊肉跳。
幸亏王辰还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真相,如果他懂,自己也不用蹦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