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最強醫聖 左耳思念-第三千六百三十四章 查無此人看書

最強醫聖
小說推薦最強醫聖最强医圣
凌萱和凌崇等人见李泰真的愿意插手凌家的事情,他们终于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而凌横和王青岩对于突然到来的李泰,他们两个彻底收回了自己的气势。
在南玄州内,这南魂院有着恐怖的影响力,最重要在整个三重天内,可不止南魂院的,还有东魂院和北魂院等等。
三重天内的魂院之间虽然也会存在竞争,但这些魂院毕竟算是同一个势力,如若有外部的势力要对某一个魂院动手,恐怕其他魂院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这也是为什么凌横和王青岩愿意暂时收回气势的原因。
凌横对李泰也有一些了解的,他知道李泰在南魂院内乃是一个保持中立的内院长老。
在南魂院内,虽然那些保持中立的内院长老掌握的权利不大,但李泰毕竟是南魂院的内院长老,所以凌横不想去招惹李泰。
于是,凌横用传音将李泰的事情,对着王青岩大致说了一遍。
在王青岩得知李泰只是南魂院内一个保持中立的长老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了很多。
保持中立就代表着背后没有靠山,原本王青岩还觉得此事有些棘手,如今他认为这么一个南魂院内的中立长老,绝对是阻挡不了他对沈风动手的。
不过,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再怎么说李泰也是南魂院的内院长老,王青岩说道:“李长老,我来自于蓝阳天宗,在一个月前,我还去过你们南魂院拜访过许副院长的。”
吸血大忽悠
“今天能否给我一个面子,也给许副院长一个面子!”
豪門 婚 寵
“我今天一定要看到这小子受尽折磨而死。”
“当然,我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虽然我认识你们南魂院内的许副院长,但如若这小子真的是南魂院内的人,那么我倒也可以退一步。”
“只要这小子愿意跪在我面前,并且对我磕五百个响头,那么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当然,他必须要保证,从今往后不能再接近凌萱。”
这王青岩还是有点脑子的,他首先表明了自己强硬的态度,并且强调了他认识南魂院内一位副院长的事情,然后他以退为进,不准备取走沈风的性命了,这也算是给李泰留了脸面。
如若换做一般情况下,很多人都会选择让沈风下跪磕头的,毕竟如若这个时候还要继续撕破脸,这就等于是给脸不要脸了。
在王青岩看来,之后他有的是机会杀死沈风,如此当众杀死一个南魂院内的人,这对他也会造成不良影响的。
所以,他才会说出这番话来的。
在他看来,凌萱都和沈风吻上了,他是绝对不会让沈风继续活着的。
不过,王青岩绝对不会想不到,李泰和沈风之间,沈风乃是那个做主的人,而李泰如今只是沈风的追随者而已。
一旁的凌萱和凌崇等人心里面十分担心,毕竟李泰和他们没有太多的交情,如若在这种时候李泰选择不插手此事,那么他们也觉得是正常的。
李泰一直沉默着,他心里面的怒火在不停的翻腾着,王青岩竟然想要让他的少爷跪地磕头?这简直是让他无法忍受。
但他也清楚蓝阳天宗的恐怖势力,他强压着怒火,说道:“你要让南魂院的人当众对你下跪磕头?你是想要打整个三重天所有魂院的脸吗?”
“你们蓝阳天宗的影响力只是在南玄州内,而我们魂院的影响力遍布整个三重天,如若你们蓝阳天宗真的想要和魂院为敌,那么我可以将此事汇报上去。”
王青岩见李泰如此维护沈风,而且还说出了这番夸大其词的话,他一时间心里面也憋着无尽怒火,要是三重天的所有魂院真的对蓝阳天宗产生了误会,那么到时候蓝阳天宗可就要麻烦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从身上拿出了一面铜镜,然后他将铜镜的正面对准了沈风。
接着,他将手掌按在了铜镜之上,从这面铜镜内立马散发出了一种青色光芒。
王青岩在自己周身形成了一个隔音结界,让外面的人无法听到他说话,如今他是在对南魂院的副院长之一许世安传讯。
虽然他和许世安也并不是很熟,但他的师父和许世安之间是多年好友了。
上次他去拜访许世安,也纯粹是替师父去转交一些东西给许世安。
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去麻烦许世安的,但如若他当众对一个南魂院之人动手,这确实会连累到整个蓝阳天宗。
没多久之后。
王青岩撤走了隔音结界,他脸上是一种嘲弄的笑容,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沈风的身上,道:“你们想知道我刚才对谁传讯了吗?”
随后,他又自己揭开了答案:“我刚刚在对南魂院的许副院长传讯,我将这小子的相貌传送到了许副院长那里。”
“我知道每一个加入南魂院内的人,不仅会被记录下名字,而且还会被记录下相貌。”
“在你们南魂院内有比对相貌的法宝,所以刚才许副院长看到这小子的长相之后,他随即画出了一幅画像,然后他让手底下的弟子去快速比对,但整个南魂院内根本就没有记录下这小子的相貌,也就是说这小子并不是南魂院内的人。”
如今李泰确实还没有来得及让沈风和凌萱真正的加入南魂院。
不过,在他看来,以他们这些中立长老的能力,想要让沈风和凌萱加入南魂院,这绝对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泰没想到王青岩真的可以直接联系上许世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在李泰表情不停变化的时候,王青岩笑道:“李长老,你来听听这是不是许副院长的声音?”
王青岩手掌按在了铜镜之上,将刚才许世安传讯过来的一句话外放了出来:“查无此人!”
接着,他冷然的目光看向了沈风,道:“冒充南魂院内的人,你知道自己惹下了多么大的祸事吗?”
“看来今天没人能够保得住你了!”
“你这只小虫子在我面前跳蹦了这么久,我现在就要亲手将你送上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