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n3m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第415章 告誡鑒賞-igfn9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讲真,虽说大家立场不同,但我对姬云飞这番话还是比较认可的。
强者之路,势必充满荆棘,如果不能具备一颗百折不挠的强大内心,是永远无法登顶的。
厉风行的底子很好,剑法也十分优秀,可惜内心却缺少了磨砺,只不过经历一次失败,就将锐气消磨耗尽,这样的人,成就恐怕有限。
黑道總裁獨寵妻
听完姬云飞的评价,厉风行的瞳孔也禁不住暴缩起来,极度不甘地历吼道,“没错,我今天的确败在你手上,但只要我不死,将来总会有第二次挑战你的机会。”
“等你什么时候重新找回了剑心再说吧。”
姬云飞不屑地一笑,摇摇头,又对我们拱手告别,“林兄,陈兄,还有那位血族的朋友,记住我刚才的话,三天之后,咱们白云寺再会。”
勇者進化空間
说完,这家伙扭头便走,从始至终都未再看厉风行一眼。
“姬云飞,你这个混蛋,你给我站住!”而饱受刺激的厉风行,眼中则闪过一抹癫狂和狠厉,情绪失控,大吼大叫着要冲上去。
梁金龙走在队伍最后面,听闻这话,立刻回头嘿嘿狞笑,说怎么,还要打,老子奉陪就是!
眼看厉风行就要不管不顾冲上去,陈玄一急忙上前一步,从后面抓住他手腕,强行把人拖回来,嘴里规劝道,“厉师弟,不要冲动,你现在的心已经乱了,和谁动手都会吃大亏!”
“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
厉风行宛如疯子一般,使劲挣脱陈玄一的手,愤然扭头,用瞪出了血丝的双眼,恶狠狠地逼视着陈玄一,“快说,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会无所作为,打心底里看不起我?”
陈玄一默然。
讲真,倘若这个性格孤傲的小道士,能够收敛心神,承认失败,将情绪稳定下来,将来成就可能并不在陈玄一之下,但是很可惜,他的自信心已经被姬云飞粉碎过一遍了,再加上刚才的言语刺激,等于在内心种下了一颗魔怔,如果不能把这颗心魔排除,这家伙以后恐怕……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遍体生寒,对姬云飞又多出了一层认识。
言语伤人,甚于刀兵,姬云飞只用短短几句话,就把这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家伙彻底毁了,这人不仅天赋妖孽,智计同样很歹毒啊!
风黎则一声长叹,无奈地坐回地面道,“现在总算把幕后主使逼了出来,可出现在我脑子里的疑问却更多了,这姬云飞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约咱们三天后去白云寺解决恩怨?”
我和陈玄一同样感到茫然。
三天后就是白云寺组织虹化法会的节骨眼,届时诸多藏区高僧都会前往观摩,很显然,他姬云飞压根不在受邀请之列,难道还能对这个法会有所图谋不成?
兰陵殇之美人如斯
乱……太乱了。
我感觉脑子犹如被塞进了一大摊浆糊,整个人都懵了圈。
不是我们笨,实在是敌人算计得太精明,也太深了,以我的智力,实在很难搞定这帮魔教成员究竟有何图谋。
陈玄一在经过一阵沉默之后,缓缓分析道,“不管怎么样,白云寺咱们恐怕非上不可了,姬云飞显然也料到这点,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风黎却提出异议道,“很显然,这家伙邀请我们去白云寺解决恩怨,也是他算计当中的一环,咱们何必明知道有圈套,还要硬着头皮上山?”
我才不会被萝莉欺负呢
我则苦笑了一阵,摇头说姬云飞这家伙太不简单了,这妥妥就是阳谋,就算明知道前面有陷阱,咱们还得上啊,难道你不想直到刘真长老去了哪儿,不想知道魔教的具体盘算,不想和他姬云飞了解恩怨?
退一万不讲,就算这三点,我们可以放得下,可小道姑丁敏毕竟还在姬云飞手上,于情于理,我们总要把人救出来。
风黎无奈道,“这么说,咱们还非得被他牵着鼻子走不可咯?要我说,那小道姑嘴巴这么毒。还不如……”
话说一半,风黎自知失言,赶紧停下,看了看一旁满脸崩溃的厉风行,摇摇头,满心无奈最终化作了一声长叹,“好吧,马勒个巴子的,上山!”
豪门贵妻:boss,别咬我
接下来,我们继续躲在峡谷中休养了半天,直到夜幕再度降临,这才拔冗启程,朝着白云寺方向继续行去。
如今姬云飞已经摆明车马,就等着咱们钻进他预先设计好的棋盘,当然不会中途派人骚扰拦截,但咱们行走得依旧很不容易。
入藏越深,和那帮布达拉宫的喇嘛僧遭遇的概率也就越大。
她来了,请深爱
古武起源 离离离
姬云飞已经吃定了我们,一方面,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地,他在吸引我们前往白云寺,另一方面,则在不断地挑起事端,引起这些喇嘛对我们的仇视。
他根本不担心我们会和布达拉宫联起手来,就现在局面,倘若我们真碰上莲竹法师那帮人,只怕还没等说上一句话,双方就已经下死手开整了。
不过姬云飞千算万算,到底还是算漏了一个细节。
那就是我们和阿江之间,那牢不可破的朋友情谊。
在一边赶路,一边躲藏了两天之后,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挡在了我们四个面前。
是多达喇嘛。
凌晨一点的烟花 白夜光
这个长相憨直、身材健硕的大喇嘛,孤身堵在路的前面,双手空空,没有携带武器,显然并不是为了帮助布达拉宫捉拿我们而来。
当我们询问他来意的时候,这位性情直率的大喇嘛立刻说道,“我是受到了阿江师弟的叮嘱,前来告诫你们,赶紧离开藏区的!”
听完,我却笑了笑,走到多达喇嘛面前道,“几天前分手的时候,阿江曾经亲口邀约,希望我们能够上山,观摩一场虹化法会,为什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多达喇嘛开始苦笑,说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你们已经成为藏区的罪人,如果继续上山,观摩法会,只怕到头来下场并不会太好。
说罢,多达喇嘛看了我一眼,叹气说,“实话告诉你们,后天的法会,会有很多藏区高僧前来观礼,这些高僧全都服从于圣殿布达拉宫的指令,对你们恨之入骨。”
我说,“那你信不信,我们会是潜入布达拉宫,盗走般禅舍利的首恶元凶?”
多达喇嘛摇头道,“自然是不信的,我与几位交手过好几次,清楚你们的为人,如果你们真是盗走了般禅舍利的元凶恶人,又怎么会倾尽全力,帮助阿江师弟摆脱嫌疑呢?”
“虽然你们在白云寺的所作所为,称不上好,可毕竟还怀着一颗慈悲怜悯的向佛之心,不仅我不信,就连般智上师在听完这件事后,也表示是无稽之谈。”
听完,我们彻底宽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