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ivwk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驚變,梟雄末路! 五閲讀-45wsj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曹操突如其来的兴奋,让众将十分诧异,到底是什么样的好消息,才能让曹操这般城府深沉的人显露出这等情绪呢。
曹操可不管众将的想法,他此时此刻是非常兴奋的,甚至是不愿意藏着自己的兴奋。
他大手一挥,压着众将,道:“诸君,此战,孤已经胜券在握了,我们接下来应该商量,如何才能减免伤亡,用最少的伤亡,收编了周军十余万的主力!”
“大王,不知道是什么好消息?”
吕布低沉的问。
归降曹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没有绝对实力,他不会和曹操翻脸的,如今他是曹操麾下,第一猛将了。
而且自从宛城一战,曹操损兵折将无数,他也成为了曹操非常依仗的大将,最少得到了曹操非常多的信任。
“哈哈哈!”
恰同學少年 梁曉聲
曹操大笑起来,指着的沙盘,道:“吴军已在一日之前,夺取了延津,斩断了周军的退路了!”
“什么?”
“吴军?”
“哪里来的吴军将士啊!”
“怎么可能有吴军出现在官渡战场!”
“吴军居然夺取了延津,延津可是周军后勤粮草的大本营,还是整个周军的退路!”
“难怪大王如此兴奋,延津被夺,周军就陷入了我们直接的包围圈之中,我们根本不需要死战,只要围死,就能困死他们了!”
众将面面相窥,一开始是有些惊异,但是很快就变得兴奋了起来了。
这样的变故,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了。
而且整个战局布置,他们也只是听命了,除了郭嘉和曹操,知道了人;寥寥无几,夏侯渊这些的大将,都不知道了。
可想而知,计划缜密。
“大王!”
夏侯渊拱手请命:“末将主力,将会死守鸡鸣山上,决不允许周军主力从西线走脱半个的将士!”
他反应迅速,之前他看不明白的兵力布置,这一下全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围困之阵,而不是进攻战阵!
“好!”
曹操低沉的说道:“传孤之军令,从现在开始,各部将领,按照我们的军令构建防御工事,死守不住,任何将领不得军令,擅自出击,斩立决!”
家和風暴 南瓜家的米粒
“末将领命!”
众将严肃的领命。
“好了,各部立刻返营,记住了,工事构建必须要兼顾,包围圈不需要收紧,只需要稳!”曹操低沉的说道:“此战孤不志在杀敌,只在围困,孤要把袁本初活活的困死在的官渡之中!”
“是!”
众将迅速的去布置自己营盘的防御工事。
“奉先!”
“在!”
“困兽而斗,必有哀用之将,汝,需挡住,决不允许他们的冲营成功!”曹操的嘱咐的说道。
如今他麾下善战之大将还是有不少的,但是要说个人武力和战场指挥都决定一流的,唯有吕布。
吕布这个人,要不是品性上有缺,他将会是战场的宠儿,而未必谋略很好,而且大局观也看不远,但是在战场上的能力,反应,指挥,那都是当今天下的佼佼者。
“末将领命!”
“寿成兄!”曹操眸光微微的眯起来,看着老将马腾。
陇西军还有一定的战斗能力,但是马休就是一个棒槌,非马腾出山,不可掌控,雒阳兵败,马腾为了陇西血脉,不得不以掌控大局。
对于曹操,谈不上忠心,但是也没有多少的怨恨,当初贾诩把自己弄的差点瘫痪,养的好久,一开始还是有点怨恨的,可渐渐的,有些事情就过去了,世道如此,马腾比更多的人看得透一些。
如今他长子马超,养子庞德,皆在明军序列,早已和自己的隔断了关系,但是他不能看着马休战死,总归还是疼爱马休多一点。
“大王请军令!”马腾拱手道。
“寿成兄捍卫主营便可!”曹操微笑的说道:“陇西军总归是骁勇之师,孤还是希望这一次收编了周军主力之后,陇西军能在此成为天下强军,日后为朝廷奋战!”
“愿尊大王之令!”
马腾面无表情的说道。
曹操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这时候让马腾五体投地的臣服,别说自己做不到,做得到那都是假的。
很多事情,需要慢慢的变化。
吕布也好,马腾也好,曹操并不怕他们反叛,因为天下之地,早已没有了他们的去处,在自己麾下,总算是挂着朝廷之名,去了江东,去了北燕,他们就是诸侯之臣,恐怕更加卑微。
至于归明,不管是马腾还是吕布,都和牧明有千丝万缕的恩恩怨怨,那是这么容易算得清楚的。
所以只要他们的能听令,很多的事情,只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
进入了九月初,夏日之闷热仿佛有些消停下来了,但是秋日之凉爽还是没有来临,天地之间,还是一个大烘炉。
草根石布衣 中秋月明
官渡战场之上,战马嘶吼,两军对垒,双方之间隔着不过只是一道十里的空隙而已了,看似战意斐然,却一直按兵不动。
袁绍在等,等东线的突破,但是军令已经下发了一段时间了,却没有任何消息回来了,渐渐的,袁绍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东线为什么还没有消息回来了?”
袁绍在大营之中,眼眸一片的阴沉,看着众将,冷冷的问。
“已经三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环太平洋 阿历克斯·欧文、格里格·凯斯
张郃对袁绍说道:“我派出了斥候,也被斩杀在半路之上,东线主力,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
“什么?”
袁绍瞪眼。
“另外……”张郃心中沉沉,有些不好的预感:“应该送来主营的第二批粮草,还没有抵达,延津那边,好像也没消息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袁绍非常狂躁,猛然的站起来了,虎眸圆瞪。
“大王,末将预感,好像要出事了!”张郃道:“或许……”
“说!”
“鞠义大将军会不会……”他只是猜测,不敢说过分,但是鞠义的表现是真的不对。
落魄嫡女终成凰 胭脂浅
“他敢?”
袁绍拍案怒喝:“孤还没有败,孤还有十余万精锐,他鞠义敢叛,孤第一个斩了他的脑袋!”
“大王,出大事情了!”
荀湛冲进来了,他往日的冷静,仿佛这一刻都没有了。
“你怎么来了?”袁绍看着荀湛。
荀湛也是他身边的谋臣之一,后勤统帅,都归他掌管,是保证后勤的最好的人选,也是袁绍信任的人。
因为荀湛出身世家名门,名声好,能力强,在袁绍部下,属于根苗正红的那种,虽然荀氏一族,各有所投,但是荀湛投奔了自己,就是自己的人了,他对世家子和寒门子弟,还是有区别对待的。
“延津出大事情了!”
荀湛咬着牙,拱手禀报:“我运粮南下,未进入延津,就已经遭到了攻击,幸亏趁着夜黑,放弃粮草才躲过了一劫,正想要赶往延津求援,但是延津已经插满了江东吴军的战旗!”
“江东吴军?”
“怎么可能!”
袁绍和张郃都不相信。
若说是魏军,他们或许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吴军,怎么可能出现在官渡战场之上,而一点风声都没有。、
这一刻,不远是袁绍,还是张郃,都有些的恐惧的凉意从背脊浮现。
“青州!”
张郃反应很快,他咬着牙齿说道:“应该是青州,我明白了,为什么魏军要展开包围阵型,原来是这样!”
作为一个经验老到,有统帅能力的大将,张郃的大局观是非常好的,统帅全局的目光一看,仿佛就能看到很多东西了。
“袁谭呢,袁谭何在?”
袁绍暴怒。
“大王,这一次运粮南下,吾是收到了沮授丞相所托,告诉陛下,二皇子和大皇子,都返回邺城了!”
荀湛低沉的说道。
学渣女变学霸
沮授有能力镇住他们,还真没有能力把他们怎么了,多少要请示一下袁绍,是杀还是留,得有一个名堂。
所以的荀湛才来回奔波,但是没想到,运粮过江,得到的不是接应,而是屠杀,数千民夫,一千余将士,逃出来的不足三百。
北上没希望,是连滚带爬才进入了官渡大营的,是他没想到,此时此刻官渡这边居然还被蒙在鼓里面。
“孽子!”
袁绍眼眸通红,杀意氤氲,他知道青州形势不好,但是没想到袁谭居然直接放弃青州了,而且他连知道都不知道。
这倒是全盘的失衡。
青州是一个缺口,从东面是直接能杀入官渡了,如果他早知道,他早就有防御了,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逢纪审配何在?”袁绍咬牙切齿的问。
“大王,他们早就离营了!”
张郃低沉的说道。
逢纪审配都是谋士,而且他们两个执掌如今周国的谍者消息网,袁绍对他们还算是比较信任的。
是真没想到,这时候被他们捅刀子。
“他们应该在邺城!”
荀湛说道:“沮授丞相怀疑,有人传统了大皇子二皇子,想要谋权篡位!”
“混账!”
袁绍一口老血憋在心头,差点吐出来了。
这一刻,他感觉有几分众叛亲离。
威震河北多年,他是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下场,其实从雒阳兵败开始,他就感觉一些离心离德了。
但是他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有足够的威慑力,能让众臣信任,可是事实证明了一点,大势已去。
“大王息怒!”
张郃连忙说道。
豪門情變,渣總裁滾遠點!
“东线,东线……”袁绍捂着胸口:“吾之尚儿,还在东线!”
这一刻,张郃沉默了。
知道后路被断了之后,他就知道,东线肯定出问题了,鞠义可能比他们早一步知道了消息,但是却没有通知主营。
鞠义叛变了。
这一刻,事实已经告诉张郃,他的怀疑没有任何错误,可是已经太晚了。
“曹孟德,好一盘大棋啊!”
一瞬间,袁绍仿佛苍老的十岁,他的精气神,都在这一刻衰落下去了,整个人的眼神都有些迷茫,喃喃自语的说道:“孤早应该想到了,孙伯符既敢入许都,吴军和魏军,早已联盟了,是孤太小看了吴军,也是孤太低估了曹孟德的心胸!”
这一局,江东吴军敢深入,是一个理由,另外一个理由,那就是曹操居然敢把这么大的信任交给了孙策。
網遊之劍與匕首 風見漲
心胸之大,让人叹为观止。
“大王,我军已陷入重围之中,及早突围,方为正策,进驻中原,希望不大了,唯有北退,杀回河北,才有机会东山再起!”
张郃跪膝下来,拱手说道。
“东山再起?”
袁绍有些讽刺性的自嘲起来了:“孤还能东山再起吗,兵败雒阳,孤还有机会,兵败界桥,孤仍然认为,只要杀入中原,还有机会,可如今……”
他绝望了。
河北也没有希望了。
周国……
在这乱世之中,天下皆为敌人,他袁本初,已经是末路之诸侯,谁也不会给他一条活路的。
那么能突围杀回河北,刘备会放过他吗,曹操会放过他吗。
不会的。
哀莫大于心死。
或许他愿意交出兵权,愿意摇尾乞怜的向曹操乞降,还有一丝丝的机会,能得到一个终身囚禁。
但是袁绍一世枭雄,岂会在这时候摇尾乞怜的求存,宁可战死,亦不会向昔日宿敌求一丝的生存机会。
大营之中,有些的寂静,袁绍,荀湛,张郃,此时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麾下,最少还有十余万的兵马。
但是却真的没希望了。
一旦陷入被困之中,根本没有开战的机会,魏军不会接战的,这时候魏军会严防死守,只要堵死了他们的去路,他们就只能被不断的切割,然后分散围攻,然后要么战死,要么被收编。
这就是结局。
仿佛已经一眼可以看到未来了。
不过袁绍终究是袁绍。
他袁本初崛起于乱世之中,本就是一代枭雄,哪怕败了,也不会等死,他深呼吸一口气,恢复了情绪,低沉的开口,道:“张郃!”
“在!”
“派出所有斥候,把东线的情况了解清楚!”
“诺!”
张郃领命。
“荀湛!”
拒爱,兽性老公太难搞 慕容晚
“在!”
“营中还有多少粮草,你统计一下,我们还能撑住几天,你也给孤一个数字!”袁绍道:“孤是战,还是降,总有一个说法!”
他的目光,远眺前方。
看到的不是天际,仿佛是宿敌。
“曹孟德啊!”
袁绍双手背负,神色有些的肃穆,眼神倒是有几分的落寂:“孤以为最少能和你一较高低,可真没想到,未战先败,孤的确不如你也!”
这一刻,不到他不承认,他输给了曹操。
事实如此。
这一战,没打起来,就已经输了,陷入了曹操的包围圈,他们突围都难,别说放盘了,曹操围困他们十天,他们就得断粮。
不过输了也不丢脸。
他们是少年时期一起并肩走过来的好友,也算是斗了小半辈子了,既然赢得起,也输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