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討論-第四百零二章 抽一張塔羅牌?看書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陆水站了起来,他身上的气息开始扩散。
这一刻整个月之国度都将笼罩在他的阴影下。
国度有多大,这阴影就有多大。
没有人可以逃得过他的影响。
既然剑雨生要挑战他。
他就给剑雨生这机会。
在月之国度的全力,代表着他的尊敬。
而这突然间的异动,所有人都都察觉到了。
乔倩等人又一次来到了古城中,他们这次离门很近,就是为了找一些东西。
顺便找一找她哥的踪迹。
但是一直没有任何发现。
更从未看到她哥。
“哥会去哪?”
乔倩很好奇,因为她想知道她哥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只是当她还在四周寻找的时候,天空突然出现了光芒。
很温暖的光,而在这个光出现后。
古城开始了异变。
“你们看,古城出现变化了。”
一个乔家的小姐惊奇的开口,不过也有些害怕。
担心出现他们无法面对的变化。
这时候他们看着古城随时打算撤回去。
不过他们发现,古城变化没有那么夸张,而且变化他们看见过。
古城房屋的灯开始熄灭。
里面的人影跟着消失。
“这是…”乔倩有些惊讶。
但是很快他们就想起来了。
那个黑袍人说过,要让所有人解脱。
不会是对方做的吧?
可是…
天空巨大佛影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他们都看向天际,佛光照耀天地,一尊大佛屹立在高空。
当古城的灯全都熄灭的时候,光消失了,佛影也消失了。
“里面发生了什么大事?”有人开口问道。
但是怎么会有人回答他们呢?
身为局外人,他们连保住性命就千难万难。
怎么会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不是他们这种层次可以知道的。
当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一个个都看着四周,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了那种诡异的气息。
“要不要试试看,门能不能开?”
突然有人提议道。
因为这个时候的古城跟之前不一样了。
虽然还是晚上,但是没有了灯,没有了那种昏暗的感觉。
仿佛这里原先存在的某些力量,消失了。
“我试试。”有个大胆的,决定去试试。
咯吱!
古城原先无法被打开的门,突然间被推开了。
这一刻推门的人吓了一跳,立即往后退了一些距离。
其他人也是戒备,顺便后退了些许距离。
每一个人都做好了逃离的准备。
当然,也没有人敢去看房间。
因为他们担心看到有人在里面盯着他们。
可是,过了一些时间,门没有被关上,里面也没有人出现。
“用镜子的反光,看看房间。”乔倩轻声道。
这时候有人丢了一片镜子过去。
他们试着从镜片中查看里面的情况。
不过他们也在不停的后退。
因为危险可能瞬间降临。
只是当他们看到镜子反光的时候,发现房间中空无一人。
“看全面一点,楼顶也需要注意。”有人开口说道。
很快他们就发现真的没有人。
“没人,现在怎么办?”有人问到。
“关门。”
“……”
“万一等着我们进去,再自动关门呢?我们目前观察到了两个消息,一门可以开,二里面没人。
够多了。”
一个个觉得很有道理。
然后开门的人小心翼翼的过去把门关上。
“现在呢?撤退?”
其实撤退一个个都不反对。
经历过之前的事,他们早就不想进来涉险了,不过什么收获都没有,也有点说不过去。
乔倩虽然没有她哥任何消息。
但是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她也打算出去。
再继续留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而后,乔家一个个就打算离开。
只是…
他们还没有走多远,突然间整个古城震动了起来。
天空中仿佛有力量在涌动。
他们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在诡异的变化着。
仿佛在传递这一种情绪。
恐惧。
“发生什么事了?”
“快撤退。”
没有人迟疑,第一时间撤退。
大门离他们很近。
只是,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
突然间天地间仿佛出现了一个点,或者说出现了一个他下意识要看的东西。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望了过去。
这一望,他们眼中就被敬畏取代。
天地之间,仿佛出现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存在。
大地在他脚下颤抖,天空在他面前臣服,万物在他面前低头。
天降主宰,立身尘世。
掌万物生灵。
“是,是他。”
乔倩心中如翻江倒海。
这个存在她见过,当初在石门中,见过这种身影。
那无与伦比的存在。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如果之前中的人,最有可能是这种存在的。
只有一位。
那就是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
那个可能是隐天宗宗主的人。
“这,这种存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乔译有些难以置信。
他自然也认出了这个人。
这种级别的存在,真的完全超越了他的认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在其他地方,惊海也是看着天空。
身体难以动弹,仿佛脑海直接被惊涛骇浪洗刷。
这无形的气势让他缓缓的低下了头,仿佛只有资格看一两眼。
但是他知道,这个人是谁。
“真的一点点都没感觉。”
“如果不是独一真神告诉我答案,我绝对不会跟那位联想在一起。”
“陆家太可怕了。”
好在他发现宗门跟陆家虽然没什么接触,但绝对没有半点恩怨。
真是万幸。
不过,他觉得道宗高层,或多或少会知道一些什么吧?
惊海离的不算太近,他的感受不算太深。
离的最近的是乔无情等人。
本来芯火古佛在试着靠近。
只是在靠近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了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在变高大,不过呼吸之间,仿佛天地都难以承受住他的身影。
一股伟岸的气息随之传来,周边阻止他们前进的月族力量,在不停的翻滚,如同畏惧臣服。
“这是,什么?”芯火古佛后退了一些距离。
以他古佛的修为,他居然有些无法直视对方。
这顶天立地的身影仿佛占据了全世界,而他在直面世界。
身为古佛的他,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因为他发现哪怕是仰望,都看不到对方。
而在对方的惊天气势下,他居然有了低头的想法。
这究竟是何等存在?
这个世上什么时候有这种人了?
乔无情站在原地,他看着这顶天立地的声音,心中骇然。
是他,绝对是他。
他终于明白谁先一步走在他们前面了。
石门中的那位存在。
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太可怕了。
乔无情怎么也无法相信,流火是年轻一辈天骄。
他绝对是绝世大能转世,要么就是绝世大能戏游修真界。
乔无情低下了头。
他承认,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但是对方为什么突然显现?
里面有什么值得他这样的存在出手吗?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声音响起,这声音穿透一切,仿佛用了所有的的力气:
“道宗,剑雨生。
请,赐教。”
话音落下,一道剑光冲天而起,这一剑穿透了天,刺入了地。
所有人都在低头,唯独他,不曾低头,唯独他手中的剑,不曾屈服。
陆水看着眼前的剑雨生。
明白他的意。
“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请前辈,赐教。”
陆水的声音传遍天地。
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掌心开始拢起,黑与白在他手中呈现。
随后黑与白从他掌心开始游动,凝聚在指尖之上。
陆水抬起手往剑雨生一指点去。
万物分黑白,天地分阴阳。
生死归一,化尘埃。
这可怕的一指仿佛能够毁灭一切。
不管是观战的人,还是直面这一指的人。
他们全都察觉到了死亡。
死亡离他们近在迟尺。
就是芯火古佛都有这种感觉。
乔无情,另一座城的冰原域主,所有强者,全都能感觉到。
剑雨生直面这一指。
他颤动的手,抬起了身前的剑。
剑意滔天,斩天地万物。
哪怕身死,决不低头。
“天地一剑。”
这一刻剑雨生所有的一切都在消失,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一剑。
对抗陆水,与陆水争锋。
轰!!!
两股力量撞在了一起。
陆水没有留手,剑雨生动用了一切力量。
斩出了他这一生剑道极致。
力量无声扩散,万物破损,所有人都难以抬头查看。
只能承受着力量风暴从身边划过。
轰隆!
这一刻万物声音,才传到了他们耳中。
力量在开始消散。
许久之后,天地恢复正常。
那顶天立地的身影消失了,那惊天动地的一剑不在了。
昏暗的天空依然昏暗。
扭曲的地方,虽然有所恢复,但是依然处于扭曲。
“最后,谁赢了?”
他们心中有了一丝疑问。
虽然从表面看,他们猜到了结果,但是不代表没有奇迹发生。
“道宗,剑雨生?”惊海看着天空有些苦涩。
这位前辈绝对是道宗的人,同时也是剑一峰的前辈。
最后惊海不再多想,继续他的探索。
在这里他也有不少收获。
一点不比石门中差。
而且有幸见到流火,一点不亏。
芯火古佛看着前方,最后宣了句佛号,转身离去。
前面的路,他已经无法进入了。
他也已经知晓到底是谁,给这里带来的变故。
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与对方为敌只会为佛门树立强敌。
得不偿失。
芯火古佛离开了,乔无情看着对方离开。
他自然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去找流火。
那位存在,不是他可以直面的。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留在这座寺庙,或许能够有所领悟。
“流火?”乔倩看着天空难以置信。
流火她遇见过很多次。
可是没有一次是带着这般威能的。
“流火真的跟我们一样,是年轻一辈的人物吗?”乔倩心里质疑了。
这哪里是年轻天骄,修真界顶级大前辈,也就这样了吧?
他们越来越感觉流火,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一开始,他们听说流火的时候,对方还只是三阶左右。
后来流火就变了。
现在已经变成了他们仰望都仰望不到的存在。
这才几个月吧?
一个修真者的变化,真的有这般夸张吗?
……
锵!
陆水站在草地上。
一柄剑落在他不远处。
剑雨生死了。
斩出了属于他无憾的一剑。
剑起来到了剑的边上,最后拔起了剑,轻声道:
“前辈,晚辈带你回家。”
剑雨生一生都停留在这里,只为阻止月之国度走出。
陆水看着这些,没有说话。
他没有留手。
剑雨生一死,这里的事就差不多了。
剩下的就只有明月的力量,需要把这些力量调动到这里。
不影响到整个国度即可。
刚刚好可以包裹这里的院子。
等待有一天,会有人回到这里吧。
不过力量太多了,需要带走一些。
这些力量可以扭曲成自己的力量。
很好用。
嗯,他用不了。
如果是按他实力来凝聚月族力量,那么他可以用。
命理真身不行。
等级差太多了。
月族力量扭曲不过来。
会崩溃。
陆水没有多想,直接伸手一挥,整个月之国度的力量全都往这边而来。
其他人看着天空,发现天空开始变亮,仿佛出现了青空万里的情况。
虽然这里不是真的天空。
但是这里的黑暗好像突然被洗涤了一样。
所有人能能感觉到,黑暗在往深处退去。
这一刻太空有微光落下,在承受这个光后,他们感觉自己好像有一种感悟。
好似明明中的呓语。
是知识的传递。
是月族被拿出的书籍,融入了这个国度。
只要有机缘,就能领悟到。
乔无情看着天空,他也有一种感悟。
“或许,真的可以得到契机。”
有契机不代表他能进入。
但是,总归有个希望。
真武等人看着天空,感觉被黑暗笼罩了。
所有的黑都在往这边而来。
陆水没有在意,而是伸出手,去触碰月族的力量。
这一刻有五道力量往陆水手中聚集而来。
力量一直在往下落,一直被叠加压制。
许久之后,在陆水手中出现了五张青色的牌,牌的背后有日月存在。
“这是…”初羽震惊的看着牌道:
“库洛牌?”
异能之城
“不能是塔罗牌吗?”剑落在一边跟着道。
剑起跟乔乾都没有理会这两个人说的。
重生之绝世猛男 罗霸道
初羽一直生活在外,剑落最近跟着去了。
他们知道的东西,通常跟修真界无关。
所以听不懂。
什么牌不牌的,他们没接触过。
“是月族力量的体现,应该是明月他们设定的。”陆水随后解释道。
至于为什么是这种形态,他哪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
不过确实有些像他们说的牌。
当然,像不像也无所谓。
他拿着五张牌,放在初羽等人跟前道:
“这里的力量太多了,需要带走一些。
一人挑一张。”
真武发现他也可以挑,真灵没来,又亏了。
“这个拿了有什么用?”初羽很好奇的问了句。
是不是也能召唤出很漂亮的小仙子?
不知道有没有他带个长发漂亮。
剑起他们其实也很好奇。
“抽了就知道了,一人一张,挺有意思的东西。
具体会抽到什么,你们碰到才能知道。
力量会扭曲成你们的,用起来不会有隔阂。”陆水说道。
他其实也挺好奇这些人会抽到什么。
这么刺激的抽奖,可惜他无法参与。
这就是成为出卷人的麻烦,很难参与考试。
“我先来吧。”剑起开口说道。
随后他从陆水这里挑了第一张。
在剑起抽走那张卡片的时候,卡牌的上方出现了一朵莲花印记。
随后力量气息也跟着变了,变成了属于剑起的气息。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他们有些惊奇。
“这是背面,正面翻过来看看,看看是什么东西。”陆水开口说道。
剑起不明所以,然后翻了过来。
这确实是一张卡牌,周边有边框,中间有着九朵莲花。
而卡牌下方写着四个字:步步生莲。
“步步生莲?这是什么卡牌?”初羽好奇的问道。
其实其他人都很好奇。
“将灵气输入,然后施展一下就知道了。”陆水开口道。
随后剑起将灵气输入,接着他感觉到了。
一步走出脚下出现了一朵莲花。
“一共可以走九步,每一步都会留下一朵莲花,一共九朵,人可以上去,然后带着飞行。
上去还能恢复灵气伤势,不多。
这个有些鸡肋,不过消耗少。
可以长期使用。”陆水解释道。
帝国宠婚:盛爱天价萌妻
剑起也感觉到了。
他倒是觉得挺好用的。
下次有人受伤,让人上去就好。
他还能带着这些人飞行离开。
毕竟初羽等人,没一个会飞的。
御剑飞行带着他们也不方便。
这个可以载八个。
“抽技能?”这一刻初羽终于知道这抽奖意味着什么了。
其他人也很惊讶。
居然是抽这个。
这比以往都要特殊。
没想到月族还有这等东西,以后看到月族的人,一定熟络熟络。
好有机会抽技能。
“那我第二个。”初羽搓了搓手,他想知道自己能够抽到什么。
他喜欢什么?
如果有灵感暴增这种技能,那最适合他不过。
初羽要抽奖了。
其他人都是看着,很好奇初羽会抽到什么。
剑起发现卡牌是能收纳到体内。
所以直接收了起来。
现在就看初羽会出什么。
初羽抽走了中间一张。
C位,应该是最好的了。
在卡牌抽出来后,上面的气息就变成了初羽的,然后上面出现了一扇门。
“门?”初羽有些意外。
灵感之门?
等初羽翻过来的时候,他看到这卡牌中所呈现的也确实是一扇门。
下面同样有着四个字:空间跳跃。
“空间跳跃是开空间门的意思吧?从今往后,我就是九阶大能?”初羽好奇的问道。
这可比剑起的强了不知道多少。
毕竟空间门,大部分只有九阶才能使用。
九阶之前能用的,可是少之又少。
天赋机缘,缺一不可。
“确实是可以在任何已知的地方开空间门,不过极限是三次。”陆水看着空间卡解释道:
“聚集的力量是固定的,卡牌技能越强,使用次数越少。
步步生莲用一百年都没问题,空间跳跃,最多三次。”
初羽:“……”
有些可惜。
不过,三次也够了。
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用。
但是不管怎么用,都没法给他写小说提供帮助。
可惜了。
乔乾很惊奇,居然可以拥有这等奇特的技能。
陆水给他们整个抽奖机会,简直是在给他们送天大机缘。
剑起没什么好东西并没有什么,剑起是什么人,他们都懂。
妃常嚣张逆天下 小萌宝
那是未来的天花板。
他们这些人就不一样了,跟剑起没法比,所以有特色技能,确实很难得。
尤其是那么高等级的特殊技能。
不过这个貌似很看脸。
乔乾看了看初羽的脸,最后…
对方抽到好东西很正常。
剑起脸就黑了。
剑起确实不在意,他很喜欢步步生莲。
其他的,有剑就够了。
“那到我了?”剑落问道。
乔乾跟真武当然没有急着抽的想法。
这个东西,压轴可能会更好。
先看看别人有什么,然后自己抽起来也有个数。
剑落抽走了第二张。
在剑落拿走卡牌后,卡牌就呈现了她的气息。
随后出现了一柄刀的印记。
“刀?”剑落有些不明白,然后翻过来看了正面。
上面确实是一柄天刀。
仿佛诞生在天地之间。
下方也有四个字:极致一刀。
“九阶一刀,挥出可斩九阶之下一切敌。”前提是那个人不能越阶,陆水这句话没说。
毕竟能越阶的也就那么一两个人。
大概吧。
这一刻剑落把目光看向初羽。
仿佛跃跃欲试。
“只能用一次。”陆水补充了一句。
初羽拿着牌对着剑落道:
“我三次。”
剑落没理会初羽。
现在,她貌似成为了超级厉害的刀修了。
虽然只有一刀。
但是这一刀,有可能能救她一条命。
护命法宝都不能这么给。
她要好好努力,努力配得上这一刀。
剑起突然感觉压力好大,想打赢他妹妹,他要努力多少年?
不过他也不在意,这样他妹妹出门在外,也安全不少。
“下一位。”陆水看着这一个个抽奖,有些难受。
他身为气运之父居然不能参与。
这时候乔乾打算抽奖:
“那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