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龍王殿 ptt-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寂滅(補更)

龍王殿
小說推薦龍王殿龙王殿
黑甲人的目光瞬间就锁定在那火光爆发的地方,饶是黑甲人,此时眼中都露出一抹惊骇。
这是核爆,属于这个世界的顶级力量!
一股狂暴气流瞬间席卷而来,黑甲人身前以气抵挡,显得格外艰难。
难言的恐怖爆炸之力蔓延过来,带着大片尘雾,弥漫滔天。
黑甲人身上盔甲散发黝黑光芒,抵御着这恐怖的力量。
“饮月!”
在这狂暴的乱流当中,响起张玄一声大吼。
圆月坠落,竟然在吸收这核爆之威。
张玄的脸色,在瞬间变得惨白无比,他的额头,出现豆大的汗滴,也在同时,一把利刃,在张玄手中凝聚,这利刃并没有太过夸张,但那凝聚的能量,让利刃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扭曲了起来,甚至在那空气当中,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空间,被这能量,撕裂了!
饮月吸收核爆,融合混沌之力,所形成的灭世魔剑!
以黑甲人的强大,在这核风暴当中,又怎能感受不到张玄手中传来的那恐怖力量。
黑甲人单手提枪,他没有太多华丽的动作,但他每一招一式,都牵动着某种规则,在天门之外,他也是一名极强的存在。
“破!”
黑甲人大喝一声,手中长枪聚集缩小,化作一道流光,这将威力最大化的凝聚,尤为恐怖。
张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那道黑色流光,在这流光即将抵达面前之时。
“吞天!”
黑洞在张玄身前出现,直接吸收这黑色流光。
在黑色流光钻入黑洞的下一秒,张玄一口鲜血喷吐而出。
吞天的确能吞噬对方的攻击,但这能量强度,也是有限的,张玄大致推算了一下,吞天所能吞噬的能量强度,是自身的十五到二十倍,二十倍就已经是极限了,超过这个极限,就会受到反噬。
显然,现在的张玄,已经被反噬了。
张玄满头是汗,他双眼盯着自己右手上那把虚幻之刃,咬牙喊出。
“噬地!”
磅礴的能量从那黑洞当中反馈出来,却不是攻向黑袍人,而是将这能量,全部加持在张玄手中的利刃之上。
这一把灭世魔剑,集结了核爆能量,张玄全身混沌之力,如今又加持了黑甲人这致命一击之力。
此时,张玄只感觉自己右手之上所提之物,如同一座大山般沉重,压得他甚至抬不起手臂来,而这虚无之刃周围的空间,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痕!
“咔!”
天空中,一道闪电落下。
就见这黑夜当中,一座琼宇出现在那夜空当中,闪电是从琼宇当中劈落而下的,这不是普通的闪电,而是,雷劫天罚!
只有当这片天地规则察觉到不该出现在这天地当中的能量时,才会降下雷劫天罚,当初玄天,张为天两人,便引动这雷劫天罚。
如今,雷劫天罚再一次出现,只因为张玄手上所凝聚之刃。
黑甲人脸色在这一刻猛变,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
黑甲人很果决,他几乎没有一丝逗留,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远方遁走。
“现在想走,已经晚了啊!”
张玄大声嘶吼,他声音有些沙哑,说话时,口中还不停喷吐鲜血。
张玄已经提起右臂,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右臂肌肉被一股能量撕裂,有血花洒出。
“杀!”
张玄用力挥舞手臂,而在这一瞬间,天地,寂静了!
弥漫在索苏斯弗雷的恐怖力量,在这一刻全部收拢向一个圆点,那里好像是世界的尽头,吞噬一切。
又在下一秒,无尽的能量从那圆点爆发出来,整个索苏斯弗雷沙漠,都在这一瞬间,下沉三米。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从空中爆开,美轮美奂的同时,象征着毁灭般的死亡!
狂风从光明岛所在的地方爆发,吹垮了沙漠旁的绿洲,大地在*,影响到了一整个大陆板块!
这已经不单单是核爆那么简单了,这一幕,可以称之为。
寂灭!
整个索苏斯弗雷,都因为这一刻,彻底寂灭!
在未来十年内,索苏斯弗雷,绝对无法在适合生命生存!
狂风不止,张玄站在那狂风中央,他身上衣衫破烂,这是一件至宝,都挡不住这能量的侵袭,他大口喘息,右手无力的垂在那里,右臂之上,尽是伤口,显得狰狞,恐怖,还有白骨露出。
在这狂风当中,张玄已经感受不到黑甲人的气息,这让他心中松了一口气。
“咳咳!”
一道轻咳声,突然传进张玄耳中。
张玄才放下的一颗心猛然提了起来,他看向前方,在那狂风当中,在那黄沙四起当中,一道人影,逐渐清晰了起来。
是黑甲人,此时,黑甲人身上的黑甲,已经破烂不堪,露出了他黑甲之下的面孔,他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左右,此时脸上有一道伤痕,从左眉处一直*到右下颚,吓人,狰狞。
黑甲人向前走来,他一把扯掉身上破烂的盔甲,露出健壮的上身,看张玄的目光,充满笑意,“你,让我感到意外,也同时,让我对原始大道,更加期待!一只蝼蚁,掌握原始大道,就能做到这一切,原始大道,是能将废物变成瑰宝的至高存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甲人的狂笑声充斥在这狂风当中。
黑甲人高举右臂,手掌朝天,黑色长枪,在他手掌上方形成,枪尖对准张玄,散发寒芒。
此时的张玄想要抵抗,可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刚才那一击寂灭,已经是他全部力量的总和了,就连这样,都无法重创黑甲人!
武修之道 降龙伏虎
天门之外的人,到底都是一些怎样的存在啊!
在那枪芒前,张玄缓缓闭上双眼,自己一路走来,拼尽全力,又有贵人相助,可在这种对手面前,却显得如此无力,当初,自己父亲,又是怎么走过来的?他放弃妻儿,隐姓埋名二十余年,他的路,比自己更难,他能挺过来,自己作为他的儿子,又怎么能败在这里。
他姓张,嚣张的张。
我张玄,也姓张!我们,拥有同样的血脉!
“轰!”
一团火焰,在张玄胸口,燃烧起来!